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三章 放火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曲兰城东城门那座四合院内。

果然如张傲秋猜测那样,武进输掉千金台,一教二宗一众人等立即聚在一起讨论对策。

长老脸色阴沉地看着武进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输给一个黄口小儿?”

武进闻言颓然道:“那小子真是妖孽,武进涉足赌坛这么多年,还重来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高手。”

武进话音刚落,对面的柳湘榆阴测测地说道:“武爷可是我一教二宗的赌术高手,小弟是自认不如,可是要是说完败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那小弟可是怎么都不敢相信了。”

武进眼神冷冽地看了柳湘榆一眼道:“你什么意思?”

柳湘榆跟着道:“这段日子,我一教二宗在曲兰城可不太平,先是两处据点被人灭杀,接着又出现‘武哥’两个字,然后现在武哥又输掉了千金台,这怎么不让人有点联想了?”

武进一听,知道这柳湘榆是要借刀杀人,冷笑一声道:“前面两件事上次已经说过,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而且这次跟烟雨阁对赌,也是于金洪自做主张,想要杀人越货,这件事我想于金洪应该跟长老禀明过,若不是有这一节在先,又怎么能牵出那小子?”

柳湘榆闻言冷然一笑道:“武爷倒是撇的干净,那按你这么说,这些都跟你没关系,那两个凶手就是凭空冒出,输掉千金台也是毫无办法?哼,我一教二宗的规矩大家可都是知道的,你的这些作为,不光会害了你自己,也会牵连到长老身上。”

那长老一听柳湘榆所言,脸色更是难看,武进一看,心头一凉,估计自己这次是要被当做替罪羊了。

当即对着长老道:“长老,输掉千金台是武进无能,但前面两件事却是与我无关,而且今天输掉千金台,以后我还可以想办法将它赢回来。”

柳湘榆接口道:“赢回来,你有那本事么?今日输得一败涂地,明日你就能……。”

长老一摆手,打断柳湘榆冷然道:“现在我们在全城布局,但那两个凶手还是渺无踪影,上面已经很是不满,现在有多出这件事,若是不能很快解决,有什么后果你们都知道。现在先想办法进行弥补,在这里争来争去有个屁用?”

下面众人闻言均是一脸漠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武进自从坐上千金台大老板位置,因千金台收入巨大,因此越来越受上面重视,而武进自持赌术高明,在一教二宗内无人取代,也已开始慢慢坐大,有时候对长老虽是表面顺从,但骨子里却有取代之意。

所以长老对其心中早有不满,只是自己有没赌博这方面的能力,因此虽然不喜,但也只能忍着。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武进输了千金台,就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这次发生这么多事,正好要找个人背黑锅,除掉武进,这机会当真是再好没有了。

长老冷眼扫了众人一眼,接着暗地里给柳湘榆使了个眼色。

柳湘榆看了心领神会,开口说道:“查出那两个凶手跟赢回千金台都需要慢慢布置,不可能短时间看到效果,现在我们差的就是这个时间,而且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两件事还可以慢慢来,但如何应付上面的人却是当务之急,可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让我们全体受罚。”

在座的众人都是**湖,柳湘榆这话一说立即就明白他的意思,所有人均不由转头看向武进。

武进一见,知道大势已去,所谓墙倒众人推,自己一人已是孤掌难鸣了。

当然他也不会如此就范,当即冷笑一声道:“你们都这样看着我,无非就是想牺牲我一个保全你们自己,哼,这里的事我会跟上去去说,但是我只承认我输掉千金台这一件事。

而且中原这么大,也不止我一教二宗一家在开设赌坊,那小子我是赌不过他,但其他人我还没放在眼里,以我的赌术,在其他地方,其他人手里再赢一两个赌坊过来又有何难?”

长老闻言,脸色更是阴沉,武进这话也有道理,只要有这身赌术,就像有了个会下金蛋的母鸡,上面听了,说不定真会放过他,如果那样的话,那岂不是要有自己来承担责任?

想到这里,长老脸色一缓,跟着一笑道:“武进你也不要灰心,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事情当然是一起面对,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但是缉拿凶手的事可不能有半点松懈,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柳湘榆走到长老跟前,忧心道:“长老……。”

长老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冰冷无情,半响后做了个抹喉的手势,缓缓道:“做的干净点。”

张傲秋跟紫陌换好衣服跟面具,一人手里抱着一个火油坛,背后还背一个,一路嘻嘻哈哈地从密道出了烟雨阁。

张傲秋虽然嘴上说有惊无险,但行动上却是一路谨慎,此时已过子时,路上行人稀少,哪怕是这样,张傲秋依旧放出神识,专走墙角光线暗淡的地方。

在来之前,张傲秋就已想好下手的位置,到了这附近,张傲秋跟紫陌两人隐在暗处,将这建筑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扫了几遍,然后低声道:“屋顶有三人,外面大树上两人,前院五人,后院四人,其他在屋内的有七人。”

紫陌闻言低声骂道:“他妈的,布置这么多人做什么?”

等了一会接着问道:“里面有没有高手?”

张傲秋笑了笑道:“嘿,三个灵境,其他的都在灵境以下。”

说完小心地放下火油道:“等下我先过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你借机将火油丢进去,记住,火油可要丢在房子上,那样才能烧他个热火朝天,哈。”

紫陌听了点了点头,将六坛火油摆好,张傲秋愣愣地望着夜空,一顿饭功夫后,才低声道:“我叫‘上’的时候,你就扔火油点火。”

说完转身悄然而去,片刻后屋顶发出一声闷哼,接着一声嚣张的怪笑声响起:“一教二宗的龟孙子们,爷爷又来报仇了。”

话音刚落,四周立即传来几声怒吼,跟着密集的兵器相交声响起。

紫陌全神贯注地看着屋顶,半盏茶功夫后,一声“上”的声音传来,紫陌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火油连珠扔出,接着火引一丢,大火立即燃了起来。

之所以选择这处据点下手,就是因为这处据点的房子为了美观,采用全木料搭建,现在浇上火油,那更是烧的不亦乐乎。

里面立即传来惊呼声,围上来的一教二宗的人一时慌了手脚,不知是该先救火还是先抓人。

正当他们两头不顾的时候,紫陌合身串出,往张傲秋身边会合,一声不吭,拖刀就砍。

那三个灵境高手一看,立即道:“其他人立即救火。”

对面两人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灵境中期,自己这边三个灵境高手,就算不能擒敌,但只要拖住他们一段时间,其他据点的高手迟早会前来支援。

这放火两人虽然蒙着面,但一个刀疤脸,一个眉毛稀疏,正是上次杀人凶手,若是这次将他们擒住,那可就是大功一件了。

这时大火熊熊已蔓延至屋顶,张傲秋跟紫陌可不想变成烤猪,跃身而下,专往阴凉地方走,后面三个灵境高手一声不吭,跟着紧追不放。

而那两条放出去的黑色虽然是灵蛇,但毕竟还是蛇,天生惧火,大火一起,跟着往旁游走,不过现在到了阴凉位置,那就不客气了。

张傲秋看到火势越来越大,担心一教二宗的人看见过来增援,急着招呼一声道:“快走,那边今天心情不好,可不能再出事了。”

对面三人中一人闻言狞笑道:“想走?老子让你们有来无回。”

张傲秋冷笑一声,也不答话,左手往腰际一抹道:“看暗器。”

对面三人闻言顿时吓了一跳,这两人不仅相貌,就连杀人的手段在画像上都有一一详细说明,所以当一听到“看暗器”,立即想起那些全身乌黑的尸体。

三人同时后撤一步,兵器回防,护住身前三尺空间,哪知却挡了个空,接着听到对方一声鄙视地笑声道:“没种的蠢货。”

三人抬头再看,对面两人已经调头就跑,三人同时一声怒吼,也顾不得那暗器不暗器的,跟着紧追不舍。

谁知他们一心只想追敌,却没有防范背后,本来两天黑蛇速度就快,再加上现场一团吵杂,三人又一心放在前面张傲秋两人身上,根本就听不见两条黑蛇接近的声音。

三人刚越过院墙,其中一人突然感觉颈部一痛,跟着就一头栽了下去,旁边两人见了当真唬了一跳,也顾不得追敌,急忙回身防护。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尖啸声,再回望时,那两人早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