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二章 自作孽(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沙鸥重重一拍桌子,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大厅。

张傲秋看着陈沙鸥离去的背影,鄙视地摇了摇头道:“居然是个输不起的人,真他妈晦气。”

然后看着杨、何二人道:“两位老板还要不要赌下去?”

杨、何二人互望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张傲秋缓缓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道:“可惜时候尚早,等会不知去哪打发时间了?”

站在旁边的伙计一听,立即凑上前来笑道:“小爷手运这么好,今晚肯定要大赢,既然这桌散了,小爷何不尝试跟我们赌坊的人赌一赌了?”

伙计敢在张傲秋手运如此好的情况还拉他下场子,是因为这场子上对赌的情形他是从头看到尾,就张傲秋那摇骰子的手法,真的是没眼睛看,连自己都不如,也不知道走得是什么狗屎运,居然还赢了,而且居然还他妈赢这么多。

伙计现在看着张傲秋,这看得就不是一个人,那看得就是一座金山,一条超级大肥羊啊。

张傲秋闻言倒是认真想了想,本来他是想出去跟着陈沙鸥的,这陈沙鸥既然害了铁大可,自然不可能只让他输这么两三万两金子就放过他。

不过现在伙计这么一说,倒是有个借口直接跟赌坊人接触,比起千金台来说,陈沙鸥只不过是根小毛毛,况且后面还有圣教的人盯着,也不怕他跑哪里去。

想到这里,张傲秋点了点头道:“也好,反正时间还早,那就去见识见识。”

伙计听了大喜,弯着腰右手一引道:“小爷,您这边请。”

张傲秋大摇大摆地跟在伙计后面,至于赌桌上的赌牌,自有紫陌这个管家去收拾。

这次伙计带着张傲秋进入另一个贵宾大厅,这个厅比刚才那厅要大上不少,里面已经有六个人,也是一样赌骰子。

伙计殷勤地引张傲秋坐下,对面是一个女荷官,前面一局刚刚下注完成,六人有五人押大小,一人买点数,却是全军覆没。

张傲秋大刺刺地一屁股坐下,先没急着下注,而是冷眼看了两局,那荷官摇骰子的手法跟花招,比起张傲秋刚才展示出来的秘法,那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张傲秋看了犹自不服,吐了口酸味嘀咕着道:“华而不实。”

在第三局张傲秋下注一百两,买十六点,骰盅揭开,三颗骰子分别是六点、五点、五点,正好十六点。

张傲秋自得地哼了声道:“我就说吧。”

张傲秋这声音虽小,但荷官却是能够听见,妙目扫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待所有赔付都搞定后,又开始下一局。

对于千金台,张傲秋倒是有点犹豫,本想一次就狠赢一把,但后来想了想,要想逼出武进,还得慢慢来,而且现在事情太多,还是一件件来好了。

快到子时的时候,张傲秋输了八百两金子,见时辰已晚,也就收手不赌了。

那伙计看了急忙凑过来道:“小爷,不知这几天还会不会过来了?”

张傲秋可有可无地道:“看时间吧,若是有空的话,当然是要过来玩玩的。”

伙计看他兴趣不高,也不以为意,跟着道:“小爷赌术一流,刚才是手运转过了,所以小输一点,若是下次一来就到这里赌,以小爷的赌术跟手运,那绝对是包赢不输啊。”

张傲秋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是么?”

伙计连忙点头哈腰道:“那是当然,我怎么敢骗小爷了。况且小爷这几天的赌局我都在旁边看过,小的对小爷的赌术是真心佩服啊。”

张傲秋听了倒是高兴,面露笑容道:“好,那小爷我就天天来,到时候还是你陪着,要是真按你说的包赢不输的话,小爷少不了你的赏赐。”

伙计一听,更是眉开眼笑,心中暗喜,这条肥羊,也是头笨猪,老子就等着看你以后怎么哭。

张傲秋带着紫陌两人出了千金台,刚一出门,就直觉感到好像有所不对,当即神识放开,却见在赌坊四周多了好些个陌生大汉,而且这些人自自己一出门,都虎视眈眈地望向这边。

张傲秋顿时心中有数,对紫陌叫了声:“管家。”

紫陌应了声走了过来,张傲秋凑到他旁边小声道:“等会我会让你跟霜儿带着金票先走,不过不要走远了,只要不让这边上的人看见你们就好。”

紫陌一听,眼睛四周转了一圈道:“有埋伏?”

张傲秋冷笑一声道:“什么埋伏?我估计就是那陈沙鸥输了金子不服气,想用下三滥的法子要回去,嘿,老子正要找他,没想到这小子是茅坑挂布袋,找死着急了。”

想了想接着又道:“不过不能这么爽快地杀了他,这样好的机会,不敲他几十万两金子出来,岂不是对不起他今晚的布置?哈。”

紫陌听了同样阴笑两声,点头表示明白。

张傲秋伸了个懒腰道:“管家,你们两个带着金票先回去,少爷我想去舒坦舒坦。”

夜无霜在旁将他们刚才的话听得清楚,闻言问道:“少爷,你要到哪里去?”

张傲秋装着不耐烦的样子道:“啰嗦,少爷我想去隔壁金凤楼去找姑娘,你也要跟着去么?”

夜无霜听了冷哼一声,老大一个白眼,低声道:“你敢。”

紫陌怕夜无霜真个生气了,连忙过来道:“少爷那你自个小心些,可要早点回来啊。”

张傲秋瞟了夜无霜一眼,右手挥了挥,接着转身往金凤楼而去。

张傲秋一路哼着小曲,一边装着逛街景,等紫陌跟夜无霜走了看不见踪影后,才晃悠悠地往金凤楼方向而去。

刚过了一条街,在一个背光的地方,前面猛地出现两条大汉,张傲秋正惊讶时,背后又走出两人,其中一人用匕首抵着张傲秋后腰低声道:“别动。”

张傲秋装着惊慌的样子,连忙道:“各位大哥,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前面一个汉子一声不吭,一拳照着张傲秋肚子抽过去,低声喝骂道:“小子,要想身上不多个窟窿,你就老实点,别叽叽歪歪的。”

张傲秋痛得自然而然弯下腰,连连咳嗽不止。

前面那汉子鄙视地看了弯腰咳个不停的张傲秋,对着后面两人使了个眼色,后面另一人立即掏出一个麻袋,将张傲秋从头套到尾,然后自有一人走出背光位置,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片刻后一辆马车过来,后面两人将张傲秋一把抬起,直接丢在了马车上。

张傲秋装痛“哎哟”了一声,声音刚落,就感到腰间被狠狠踢了一脚,同时一个声音传过来道:“老实点。”

马车弯弯绕绕,行驶了约一个时辰后,张傲秋神识看到,马车最后停在一处四合院后侧。

估计这里应该就是陈沙鸥的一处宅子,只是这处四合院倒是僻静,四周都是大树,离其他建筑物甚远,确实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马车停下后,张傲秋又被抬了下来,跟着被狠狠往地上一摔,接着套在身上麻袋被取了下来。

张傲秋装着刚见到光亮,眼睛眯成一条缝,半响后,从侧门出走来一人,张傲秋看得清楚,正是陈沙鸥。

陈沙鸥走到近前,先是“嘿嘿”阴笑两声,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阴阳怪气道:“小哥,手气很好啊,居然赢了老子这么多金子。”

张傲秋却是定定地看着他,一声不吭。

陈沙鸥只当他是被吓傻了,也不以为意,洋洋得意道:“其实了,我这人还是比较讲规矩的,就按道上价格,一根指头一万两金子,你这手脚加起来就是二十万两,手掌、脚掌各五万两,这就又是二十万两,一截小臂、小腿十万两,上臂跟大腿了,算了,我们也算是熟人,也都十万两吧,一只眼睛五万两,一双就是十万两,鼻子跟舌头还有两只耳朵就各两万两吧。”

说完对旁边一个师爷模样的人道:“哎,算算,就这小子身上的东西,共要多少两金子?”

那师爷默了墨道:“回陈爷,一共是一百三十八万两金子。”

陈沙鸥一听,装着大吃一惊的样子道:“啧啧,想不到你小子还怎么值钱啊,这样吧,我这人最好说话了,零头就抹掉算了,就算你一百三十万两,你看如何啊?”

张傲秋听完慢慢站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冷然一笑道:“小爷身子金贵,这价格说真心话,不高。”

陈沙鸥见他不慌不忙的样子,先是一愣,接着扬天打了个哈哈,就像看傻瓜一样看着张傲秋道:“小子,你倒是明事理,我喜欢,哈哈。”

旁边几人看着张傲秋,一脸鄙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陈沙鸥笑完对张傲秋道:“那……,这位小爷,你准备什么时候支付这一百三十万两金子了?”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我说我要支付了么?”

陈沙鸥被他说了一愣,再仔细看了看张傲秋,确定这就是一普通人,一拍桌子厉声道:“他妈的,死到临头还敢调戏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