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卿卿我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等他们两人扯完皮,开口问道:“雪怡,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欧阳雪怡想了想道:“我要先查探出梦萝山庄一事到底是谁做的,然后再找到那些人质现在什么地方,只有这些搞清楚了,才知道那五十六人到底是谁,然后再去想办法联络那五十六人。”

紫陌在旁道:“人质的事你不用查了。”

欧阳雪怡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查,难道你知道在哪里?”

紫陌“嘿嘿”笑了两声道:“我当然知道,因为这件事就是我们的人做的。”

欧阳雪怡闻言惊异地看了看紫陌,然后又看了看张傲秋跟夜无霜,半响后才道:“梦萝山庄戒备森严,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张傲秋怕紫陌口快将王须亦给说了出来,闻言急忙接口道:“这事你就别管,若我们能将那五十六人的名单交给你,你能多长时间联系到他们?”

欧阳雪怡摇摇头道:“一教二宗内每个人都有另一个监视,而这另一个你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要想将他们无声无息带走,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据我所知,梦萝山庄里关押的人质中有我以前隐杀组的人,倒是可以从这上面打开口子。”

张傲秋想了想道:“你现在要是露面,估计很快就会被你爹他们知道,到时候你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欧阳雪怡闻言不由黯然神伤,沉默了一会道:“在一教二宗内,除了舞姨是真心疼我,爹跟二叔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可以为了那所谓的大业牺牲一切,即使是我也一样,而舞姨在他们三个当中又是最弱,要是真有争执,舞姨熬不过他们的,秋大哥刚才说的极有可能发生。”

紫陌在旁道:“七杀教、天邪宗、不净宗分为三个帮派,为什么这三个帮派能如此团结,不出一点纷争?”

欧阳雪怡道:“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从我懂事开始就是这样了。”

夜无霜道:“雪怡,这些日子你住哪里?”

欧阳雪怡无所谓道:“哪里都可以,一般都是在荒野山林。”

张傲秋听了不由叹息一声,堂堂大小姐居然会到如此境地,当真连个普通女孩子都不如,而自己这边又不能将她带在身边,倒不是不相信她,而是怕她知道了会伤心。

想了想,张傲秋道:“既然这样,那等会让阿陌送你回临花城,我们在临花城有栋大宅子,你可以住在那里。”

顿了顿又转头对紫陌道:“你送雪怡回去后,就去将那五十六人的名单拿过来,至于后面的行动,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你们两人自行商议决定。”

紫陌闻言道:“可是……。”

夜无霜明白紫陌要说的意思,打断道:“我觉得阿秋这个办法可行,这里的事情我跟阿秋来办就是了,反正也就是几笔生意的事,也没什么要紧的。”

紫陌一想,回临花城一去一来也就两天,加上名单的事情,总共最多也就三、四天的时间就能搞定,也耽误不了什么,于是点点头道:“生意上的事情你们两个去办,生意外的事情,你们可要等我回来,我可最喜欢热闹了。”

张傲秋笑了笑,看了看外面天色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两个就早点出发吧。”

等紫陌跟欧阳雪怡离开后,夜无霜担忧道:“不知道阿漓姐姐看见雪怡会有什么表情?”

张傲秋叹了口气道:“这些事已经是阿陌的家事了,我们想帮忙也不知道怎么帮,既不能拆散他跟雪怡,也不好劝说阿漓接受雪怡,总之这事情还是阿陌让自己去头疼好了。”

说完转头看了夜无霜一眼,见后者正幽幽地望着他,不由心头一紧道:“我这人是最怕麻烦的了,所以像这种头疼的事,我是不会有的。”

夜无霜笑语吟吟道:“是么?”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笑脸如花的容颜,居然没来由打了个寒战道:“当然了。”

到了晚上,天空居然开始下起了细雨,本来张傲还打算今晚自己一人行动的,但后来一想,这次紫陌回去估计要被两个女人搞出一肚子邪火,要是等他回来让他知道这事没有等他,借题发挥的把火发自己头上,这冤大头还不不当为妙。

于是当晚干脆什么事也不想,老老实实打坐调息。

第二天,下了一晚上的细雨依旧如烟云笼罩整个曲兰城,张傲秋见反正也没什么事,难得又这几天悠闲,而且更重要的是难得只有他跟夜无霜在一起,当然不能辜负了这大好时光。

两人撑着油纸伞,继续上山欣赏山中风景,此时两人往相反的方向一路沿着山路手牵手慢悠悠地往前走。

走了约一个多时辰,前方传来哗哗的枝叶声响,夜无霜听了快步上前,弯过一个大石,前方豁然出现大片大片的凤尾竹。

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轻纱一般笼罩天地,一弯绿水似青罗玉带绕林而行,远山黛隐身姿影绰。雨露拂吹着挺秀细长的凤尾竹,汇聚成珠,顺着幽雅别致的叶尾滑落而下,水晶断线一般,敲打在油纸伞上,时断时续,清越如仕女轻击编钟。

夜无霜一时看出了神,半响过后指着前方蜿蜒的石板路道:“阿秋,我们一直往前怎样?”

张傲秋此时也觉得这竹海波澜壮阔,看上去不由心胸开阔,也正想一探清幽,既然夜无霜提议,当然一口答应。

两人顺着石板路慢慢往前,走走停停,不一会前面一座茅庐隐隐在密密麻麻的竹林探出一角。

张傲秋指了指那茅庐道:“霜儿,我们到那里休息一下,怎样?”

夜无霜到无所谓,可有可无地点点头道:“也好,这细雨太密,衣服都淋湿了。”

走到茅庐前,两人却发现茅庐里空无一人,里面的桌椅都积着一层细灰,显然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张傲秋笑了笑道:“这倒是好,免得打搅主人。”

夜无霜看了也是高兴,兴奋道:“阿秋,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借宿怎样?”

张傲秋万事由她,正好这里风景又好,环境清幽,真是两情浓密,卿卿我我的好地方。

当即张罗着擦洗桌椅,然后又出去打了几只野味,就这茅庐里原有的炉坑烤起肉来。

这一通忙活,天色也渐暗,本就是阴雨天,天黑的也就更早了。

两人吃过烤肉,张傲秋又在地上铺了一些干草,一屁股坐了上去,夜无霜则如小猫一样偎依在他怀里。

张傲秋右手抚摸着柔软的蛮腰,鼻端飘过一阵阵处子幽香,不由有点心猿意马,低头看了看偎依在自己怀里的佳人。

张傲秋小声叫道:“霜儿。”

夜无霜闻声抬起头来“嗯”了一声,即使是光线暗淡,但那不点而赤的樱唇依旧清晰可见,张傲秋只觉心跳加快,忍不住对着那小嘴吻了下去。

夜无霜没想到张傲秋会亲她嘴,这还是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真正拥吻,当嘴唇相接的时候,两人均觉脑袋轰得一声,同时沉静在那奇妙的感觉中。

张傲秋大手跟着往上,眼看就要抚上夜无霜那高耸的酥-胸,这时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又是一声叽里咕噜的声音想起。

张傲秋一听打了个激灵,这叽里咕噜的腔调他再熟悉不过了,居然又是死域鬼。

张傲秋抱着夜无霜一跃而起,同时双脚扫动,将铺好的干草搅乱。

夜无霜正神识迷糊,还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张傲秋这一动,到把她吓了一跳,刚要张口去问,却见张傲秋又低头亲了她嘴一口,然后道:“死域人。”

说完身子一翻,悄无声息地出了茅庐,在一处山石后隐藏下来。

夜无霜见他这时候还不忘占自己便宜,当即不依,举起拳头就锤了下去。

张傲秋望着她无声地呵呵笑了两下,神识往前铺开,恰恰六个死域人进入神识里。

张傲秋心中暗叫侥幸,若不是这几个死域人出现,自己跟夜无霜两人干柴烈火的,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要是真走到最后一步,估计师父跟雪前辈将自己生吞的心都会有了。

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个寒颤,暗自提醒,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不过刚刚那拥吻的感觉又确实太美妙了,忍不住就想再来一次。

这样想来想去,直到那六个死域人进入茅庐才清醒过来。

张傲秋甩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脑外,将心神放在那六个死域人身上,同时跟夜无霜比划了一下,这六人,两个灵境修为,四个天境修为。

张傲秋冷笑一声,又送口粮过来,岂能放过。

随即招出两条黑蛇,神识罩着两个蛇头,将自己的想法吩咐给它们。

吩咐完毕,两条黑蛇很人性化地点了点头,接着“咻”得一声,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