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一章 二次约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山羊胡须老者想了一会又接着问道:“你在地上写的‘武哥’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何老三道:“当时那刀疤汉子冲另外一人喊了句‘快点解决,武哥还等着了’,而另外一人跟着回了句‘现在能提名字么?’,那刀疤汉子又道‘死人还知道个屁’,后来属下中了那刀疤汉子一掌,那时他们以为我死了,所以就没有再理会。”

山羊胡须老者跟着问道:“那你为什么想到写武学的‘武’,而不是四五的‘五’?”

何老三咳嗽两声,喘了口气道:“因为另外那个眉毛稀少的人说‘现在能提名字么?’,所以属下想,既然是名字,那肯定不是四五的‘五’了。”

武进在旁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口天‘吴’了?”

何老三闻言想了想道:“当时场面混乱,我也是一听而过,武老板说的也有这个可能。”

武进听了阴冷的眼神看了柳湘榆一眼,然后转头对山羊胡须老者道:“长老,武进现在应该是清白的吧?”

山羊胡须老者闻言却是不答,沉默一会对何老三道:“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何老三拱拱手,诚惶诚恐的说道:“何老三办事不力,还望长老开恩。”

山羊胡须老者“嗯”了一声道:“这事不怪你,你放心。”

何老三闻言大松了口气,脸露喜色道:“多谢长老。”

一行人走了出来,山羊胡须老者对众人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两个凶手,然后逼出幕后主使,老夫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对付我们,而且还能这么准备把握我们据点的位置。”

下面一众人轰然应道:“是,长老。”

山羊胡须老者皱眉想了一会接着道:“将现场有疑似被蛇咬过的尸体处理好,老夫要请教内神医过来看看,有什么暗器能让伤口成为这等模样。”

里面立即有人应道:“是,长老。”

山羊胡须老者冷眼看了站在下面的一众人等,寒声道:“这事一天没有查出来,在这的所有人一天都逃不了干系,老夫先将事情压下不往上报,但时间也不能太长,就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过了三天,这件事如何责罚,就看教主的心情了。”

山羊胡须老者说完,下面众人却是一阵沉默,半响都无人开口。

山羊胡须老者心中也是一叹,挥了挥手道:“都散了吧。”

武进转着铁胆,阴沉着脸上了门外一辆马车,沉声道:“回千金台。”

马车一路向前,武进突然问道:“你说到底是谁想要陷害我?”

这时马车后现出一人,声音沙哑道:“会不会是那柳湘榆?”

武进闻言冷哼一声道:“哼,柳湘榆,这老贼跟我不合已久已,不过这事就算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做,瞻前顾后的胆小鬼。”

车内一时陷入沉默,半响后,后面那人道:“在曲兰城,跟武爷有仇,而且又背景复杂的就只有烟雨阁的尤三娘了。”

武进闻言无声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道:“派人密切监视烟雨阁,有任何疑点都立即报我知晓。”

后面那人立即应道:“是,武爷。”

武进跟着冷哼一声,眼中冒出一丝丝寒光自言自语道:“尤三娘这个臭娘们,处处跟我作对,这次的事最好不是你做的,若真要与你有关,嘿嘿。”

当天晚上,张傲秋三人换上另一幅面具,大摇大摆地往千金台而去。

那伙计早就等在门口,这位小爷可是真正豪客啊,这两次就光赏钱就得了不少。

张傲秋还没到门口,那伙计就远远看见,一路小跑过来,脸上笑开了花,哈着腰道:“小爷,您来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问道:“那三位老板到了没有?”

伙计闻言夸张地做了手势道:“哎呀,我的小爷,那三位老板可是早到了,现在等小爷颈子都望长了。”

张傲秋看他笑了笑道:“那既然这样,你还在这啰嗦什么?”

伙计听了右手轻轻拍了自己右脸几计道:“小爷说得对,是我啰嗦,是我啰嗦,小爷,二位,这边走。”

张傲秋进了房间,陈沙鸥三人正坐在一起聊天,当即拱拱手笑道:“三位老板见谅,小弟来晚了。”

说完接着又苦着脸道:“不过三位老板也是太早了吧,小弟我也刚吃完晚饭就赶过来,难不成三位一大早就来了?”

杨老板闻言呵呵一笑道:“小哥说笑了,我们三人也是刚刚到,屁股都还没坐热了。”

张傲秋听了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若是等久了,那可真是小弟的罪过了。”

接着一屁股坐在赌桌旁道:“那开始吧?”

陈沙鸥三人跟着坐了过来,赌局开始。

陈沙鸥上次输了一大笔金子,回去以后将当晚赌局一一细想了一遍,确实想不出对方有出千的地方,但他又不服气,听骰子虽然不是很厉害,但三个骰子还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失误。

所以这次陈沙鸥直接将骰盅推给张傲秋道:“小哥你后来,就由你先坐庄吧。”

张傲秋看了笑了笑,对杨、何二人道:“两位老板没意见吧?”

杨、何二人现在是跟陈沙鸥一条战线,在张傲秋没来之前,三人就仔细商量探讨过,只是这三个老赌棍探讨来探讨去也没得出一个结果,所以陈沙鸥就建议让张傲秋先坐庄,然后三人同时仔细观察,看能不能发现其端倪。

张傲秋见杨、何二人没有意见,当即也不客气,挽起衣袖道:“好,那小弟我就不客气了。”

张傲秋接过骰盅,这次摇的时间稍长些,不过也就是前后左右那么胡乱摇动,看不出半点手法。

一时厅内鸦雀无声,只听见骰子在骰盅里哗啦啦的滚动声。

片刻后,张傲秋“蓬”地放下骰盅道:“三位老板请下注。”

陈沙鸥这次是集中精神,听得格外仔细,等张傲秋放下骰盅后,又犹豫了一下,才下了五十两黄金买九点。

旁边的杨、何二人没有听骰子,而是另有分工,就是两双眼睛仔细盯着张傲秋,看他有没有出千。

杨、何二人见陈沙鸥买了九点,想了想,杨老板下注五十两买小,何老板则跟陈沙鸥一样五十两买九点。

张傲秋看他们下定,一揭骰盅道:“开了。”

骰盅揭开,里面骰子却是一点、三点、四点,共计八点。

陈沙鸥看了咒骂一声道:“真他妈邪门。”

张傲秋却是叹了口气道:“我这摇骰子的功夫可是跟高人学过的,苦练了好几年了,偶尔听错一次两次很正常。”

陈沙鸥没好气地看着自吹自擂的张傲秋道:“小哥还真是高手,每次都让我听错一点。”

说完赔出五百两接着道:“希望小哥手运一直这么好。”

张傲秋只当听不懂他话中的讽刺意味,一拱手笑道:“那就借陈老板吉言了。”

等桌上所有赔率落定后,张傲秋装好骰子开始下一局。

这次陈沙鸥下注时间更长,犹豫了半天才下注五十两买十二点,旁边的杨、何二人却不敢跟了,一个买大,一个买小。

骰盅揭开,里面骰子却是一点、五点、六点,正好十二点。

陈沙鸥看了兴奋地一拍桌子道:“我就说了。”

张傲秋呵呵笑道:“陈老板真是高手,小弟摇骰子时都用了秘法,居然还是让你听中了。”

陈沙鸥懒得理他,收了赌注道:“下一局。”

以后四局,陈沙鸥连续听中,信心也慢慢回来了,旁边的杨、何二人也开始相信他,下注也越来越大。

在第七局,陈沙鸥直接下注二百两买十四点,杨、何二人各下一百两,同样买十四点。

骰盅揭开,里面骰子却是四点、五点、六点,十五点。

张傲秋一见长舒口气,一擦额头心有余悸道:“还好扳回一局,不然今晚就要提前回家了。”

这一局张傲秋一次就进了五千两,刨除前几把输出去的,还倒赢二千两。

双方这次进入拉锯战,心里都不服气,二话不说,直接开始下一局。

后面三局张傲秋每次都是险胜,赢得陈沙鸥连脾气都没有,一轮就吐出了九千两,而杨、何二人则各输一千两。

第二轮则由陈沙鸥坐庄,张傲秋每次都下注一百两买点数,而杨、何二人只是象征性的买买大小。

这一轮张傲秋悠着劲,没把都装着很仔细再听,一会换左边耳朵,一会换右边耳朵,脸上表情丰富,让站在后面的紫陌跟夜无霜差点要笑出来。

下注的时候也是格外小心,对听不准的只卖大小,前三把每次都对,从第四局开始,张傲秋每次都下两百两买点数,连中六局,就这一下又让陈沙鸥掏出一万二千两。

陈沙鸥输的脸都白了,望向张傲秋的眼神也渐渐变得凶狠。

今晚带了二万多两金票,本想显耀显耀,同时将上次输的赢回去,没想到这次又输了个精光。

按规矩输光了赌注的,就算自动弃权,没有再赌下去的资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