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二章 庆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进闻言,阴冷的眼神望过来,冷笑一声道:“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的。”

张傲秋一听,眼神立即变冷,嬉笑的表情霍得一收,一瞬不瞬地跟武进对视着,半响后冷然道:“败军之将,小爷随时伺候你。不过你若是想惹事,嘿嘿。”

武进看到对方眼中森冷的杀机,跟着冷笑两声,出门而去。

尤三娘见现场气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道:“今天高兴,三娘在烟雨阁摆上一桌,请城主大人跟各位赏脸一聚如何?”

秦懿童此时被武进搞得也是心中火起,哪还有心思吃饭,脸色一正转头对尤三娘道:“尤老板,本府看武进估计不会善罢甘休,千金台现在已经易主,正是风口浪尖,以本府看来,不如以装修整改为由,先不忙开张,等这段时间过了,再另择选吉日,到时候本府亲自过来道贺,哼,本府倒要看看他武进还能闹什么花样出来。”

尤三娘闻言,拱手为礼道:“三娘多谢城主大人好意,那就按城主大人的意思办。”

秦懿童“嗯”了一声道:“好了,本府也就不打搅你了,你们自己好好庆祝庆祝吧。”

说完走到张傲秋跟前,拍了拍他肩膀道:“小子,有胆有识,有本事,这段时间忙完后,跟你阿姐到本府那里坐坐,你看怎样?”

张傲秋躬身行礼道:“城主大人厚爱,小民荣幸万分。”

秦懿童笑了笑,对尤三娘道:“有这么厉害的阿弟,你这赌坊怕是屹立不倒了,哈哈。”

跟着摆手作别,转身离开了。

杨公等秦懿童离开后,上前两步,对着张傲秋认真地问道:“你真的只是跟老夫学的赌术?”

张傲秋明白杨公话里的意思,笑了笑道:“杨公,这事我真没有骗你,只是我现在带了张面具,换了个身份,就是想对付武进,这点对杨公倒是有所隐瞒,还望杨公见谅。”

杨公摇了摇头,跟着叹息一声道:“只要能对付武进,其他的老夫都不知道。刚才十局对赌中,老夫也曾认真去听,若是老夫下场,在第八局就已经输了。

只是小哥在玩闹中就能赢得武进无话可说,这份天赋,老夫真是望尘莫及,望尘莫及啊。”

张傲秋听了笑道:“杨公不必如此,小子我也只是天生耳朵灵敏,若论赌术,小子是怎么都比不上杨公的。”

杨公闻言望着他苦笑一下道:“你就不用给老夫脸上贴金了,从此以后,老夫再也不涉足赌坛,看了你这么厉害的后辈,唉,还是留点老脸好一些。”

众人闻言均是哈哈一笑,尤三娘跟着道:“杨公,你今晚也辛苦了,三娘让人先送你到烟雨阁,等会我们再详聊?”

杨公知道他们还有事商量,也不以为意,高兴地说道:“好,今晚痛快,等会老夫可要好好多喝几杯。”

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尤三娘却是眉头微皱道:“即使武进依偌离开曲兰城,但一教二宗只怕也不会放手,以后怕是要多加小心了。”

张傲秋闻言冷哼一声道:“若是将一教二宗全部清除曲兰城,那不就天下太平了?”

尤三娘“哦”了一声问道:“清除一教二宗?如何清除法?”

张傲秋折扇轻轻拍着手心,想了想道:“现在城主府对武进已经心怀芥蒂,一教二宗之所以能在曲兰城落脚,无非就是利益,若是我们能给出相同的利益,同时还能帮助城主府维护曲兰城治安,我想这样的好处,城主府不会不考虑的。”

紫陌听了道:“可是若是这样做,那就要向城主府透露千金台属于一教二宗的秘密,只怕那时候城主会对我们如何知道这个秘密更感兴趣了。”

夜无霜闻言跟着道:“阿陌说的不错,毕竟我们也是暗地活动,曲兰城不比临花城,城主府跟一教二宗没有直接的深仇大恨,要想说服他们全力对付一教二宗,只怕城主也不会答应。”

张傲秋笑了笑道:“曲兰城与临花城相近,两位城主大人肯定会有来往,当然这毕竟只是外力,若这秦城主不买云城主的面,到时候反而造成两城之间隔阂。

嘿,既然秦城主跟一教二宗没有深仇大恨,那我们就给他们制造一点仇恨出来,这样不就可以了么?”

尤三娘听了一头雾水,紫陌跟夜无霜听了却是眼睛一亮,在临花城他们就这样干过,而且那时候他们还什么都不是,现在手上有了这么多资源,还怕找不到法子?

紫陌跟着道:“秋哥,你有什么法子?”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了一教二宗在曲兰城的据点,那下一步就全面调查这些据点都从事什么买卖,平日里都有些什么人来往,既然他们密谋做坏事,那只要我们细心,总有一天会抓住他们的尾巴。”

夜无霜“嗯”了一声道:“这个办法虽慢,但也最是稳妥,我会禀明师尊,让她多调些人手过来,到时候就加入千金台,一来防止一教二宗报复,二来也可以明察暗访。”

尤三娘此时眼神略带深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先前她就有感觉,这些人当中以张傲秋为首,现在在旁听来,圣女跟旁边那管家小子都是依附他的意见。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上去像个普通人,却又能夜闯一教二宗据点杀人,而且心狠手辣,同时更是一个天生赌博的高手,这些都像一个谜一样在她心中萦绕。

张傲秋看到尤三娘眼中的神色,笑了笑道:“阿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尤三娘闻言跟着一笑道:“你真当我是你阿姐么?”

张傲秋理所应当地说道:“既然叫你阿姐,当然当你是我阿姐了。”

尤三娘听了上前一步,拍了拍他肩膀,欣慰道:“好,那阿姐就认了你这个阿弟。”

说完转身娇声道:“回烟雨阁,今晚不醉不归,哈哈。”

当晚烟雨阁贵宾厅大摆一桌,秦懿童虽不来参加,但尤三娘还是请了城主府那几个从旁出力的人。

这顿饭被敬的最多的是尤三娘,其次就是张傲秋。

尤三娘荣升千金台大老板,以后跟城主府大关系的机会更多,所以对敬过来的酒也是来者不拒,酒桌上更是谈笑风生,充分展现了她长袖善舞的魅力。

而张傲秋则是这其中的大功臣,而且赌术高超,算是一战成名,在坐的除了夜无霜跟紫陌知道底细外,其他人都是将他惊为天人。

只是现在张傲秋只能算是个普通人,不能动用修为,完全靠酒量来抗,虽然每次都是浅尝辄止,但也架不住次数多,所以到酒宴散场,张傲秋也是醉的不省人事。

紫陌将张傲秋送入客房,夜无霜担心张傲秋喝多酒伤了身子,也跟了过来。

张傲秋一进客房,体内真气运转,将酒逼出体外,人顿时清醒过来。

张傲秋转头看了看紫陌,嘿嘿一笑道:“紫大师,今晚想不想出去活动活动?”

紫陌身为凌霄门少门主,十多岁就敢离家出走,是个真正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一听张傲秋所说,眼睛一亮,刚要答应,却瞟见旁边的夜无霜正瞪着眼睛看着张傲秋,当即“呃”了一声,又殃殃地闭上了嘴。

夜无霜跟着白了紫陌一眼,冷哼道:“你们两个,一天都不消停么?现在整个曲兰城全城戒严,而且一教二宗自己也加大了戒备,你们现在去,不是送羊如虎口么?”

张傲秋看她气鼓鼓的样子,笑了笑道:“霜儿,这么生气做什么?今晚武进刚输了千金台,一教二宗在曲兰城的一帮子人肯定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在,好手都调过去了,其他据点就算戒备森严,也是有惊无险。再说了,这次我没想着要去拿刀砍人的。”

夜无霜听了不信道:“不砍人,难道只是过去打招呼啊?”

张傲秋嘿嘿一笑,一屁股坐了下来,倒了杯凉水喝了一口道:“我在跟武进对赌的时候,曾跟三娘一起聊天,期间特意说到了伙食问题,从三娘口中得知,烟雨阁有不少火油,今晚我跟阿陌一人抱几坛,放个火就回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的。”

张傲秋见夜无霜犹自不愿意,跟着游说道:“武进输了千金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我也不能天天守着千金台,若是我一走,武进过来砸场子,恐怕以他的赌术,现在还没有人能接得住,所以此人不除,赌坊就开不安稳。”

夜无霜听了微一点头道:“除掉武进跟今晚放火有什么关系?”

张傲秋笑道:“所以我说今晚只放火不杀人,我们放完火,再留下点跟武进有关系的话语或是什么的,一教二宗本就疑心重,说不定除掉武进还不用我们出手了,这就叫趁他病要他命,而且我今晚可是喝得烂醉如泥,城主府的人就是最好的人证,到时候就是查也不会查到我们身上,哈。”

紫陌在旁一竖大拇指道:“秋哥,高啊。”

夜无霜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高你个猪头,哼,我跟你们两个说啊,今晚只准放火,不准做别的。”

张傲秋闻言先向紫陌打了个眼色,然后笑嘻嘻地说道:“霜儿,我知道你担心我们,但你想,小命是我们自个的,我们自己能不小心么?要是我猜错,他们真有高手镇守,那我们打道回府不就完了?”

夜无霜听了不信道:“你们会有这么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