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3章 换血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青年满脸的尴尬打着哈哈道:“任务可都是您自己选的,你想 挣大钱肯定就有高风险,这不你安全回来了吗,肯定赚 了不少吧,我们这绝对够诚意,怎么在选几个?”。

杨帆略微沉吟心中便有计较,点头道:“嗯,也行,这次有那些任务,咱也是老熟人了,可要推荐几个好的啊,如果这次赚了下次还来你这里买”。

青年心中一喜,看来是个长期饭票啊,当即如数家珍的介绍了起来"怎么公子,你看中了那个”。 杨帆故作犹豫了一下道:“我想接几个高级任务,你交个底什么价位吧”。

青年心中有种骂娘的冲动,你买高级任务,尼玛不早说,害老子白费了半天的口舌,不过脸上却是不厌其烦的又再次介绍了起来,将高级任务介绍完青年累的口冒白烟。

杨帆装作无意的选择了几个天南地北的任务,痛快的交了金币在青年恭敬的眼神中回到了真我阁。这些任务杨帆根本不在意,他就是要将某些人累成死狗。

杨帆回到屋里将龙渊鳄蛋拿了出来,他准备将其炼化了在出去,正所谓身怀重宝必生事端,可看着龙渊鳄蛋杨帆又犯起愁来,这该怎么吃呢难道要喝啊,于是不耻下问道:“小红,这玩意怎么炼化啊”。

赤炎蜥无语道:“你没吃过野生的妖兽蛋啊,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呗,这次只是不退皮而已,本王建议你生吃,这样血脉之力最为强大,弊端就是侵蚀性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其控制住心神,你自己做决定”。

生吃杨帆虽然觉得有些恶心,可为了效果最大化他只能忍了,学着吃咸鸭蛋的模样,敲开了一个小口,张口喝了起来,随着精华的吞入,他只感觉自己的血液像热水一样沸腾了起来。

杨帆强忍着爆裂的疼痛,调转周身元气护住经脉,让血脉能量流遍全身。龙渊鳄蛋散发出的暴利之气笼罩了整个山峰,不少妖兽都惊恐的嘶吼了起来,刘贞几女来到院中感受着漫天的暴戾之气,脸上布满了担心之色。

“ 真不知道他有在修炼什么,搞出这么大阵仗,恐怕内院长老就被惊动”刘贞无奈的道,虽然是埋怨可话语中完全透着自豪。

小梅望着天空中散发的暴戾能量若有所思,不过很快又变得迷茫起来,她最近老是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到摇摇欲坠的小梅,刘贞连忙将她扶住关心道:“小梅你没事吧,这戾气太重你修为低难免会受到影响,咱们先去萧玲的院里躲躲吧”。小梅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默默点头几女快速的离开了真我阁。

她们推断得不错,内院长老很快发现了情况,将此事禀报给了内院院长,此时总部大厅里,“院长,我怀疑杨帆已经被魔兽侵袭,如果不早点灭杀恐怕会酿成大祸啊”一位枯瘦老者厉声提议道。

“哼,哪有那么邪乎,魔兽人那都是上万年前的事情了,即使有侥幸存活的那也是在苟延残喘,怎么可能敢来学院撒野,我看这不过是某种强大妖兽的精血而已”一位白发老者轻蔑的撇了一眼枯瘦老者冷哼道。

不得不说这位白发老者的见识确是渊博,仅凭散发出的气息就能推断的八九不离十。不过很快就有人找出了话茬质问道:“这么强大的精血,如果不是杨帆被侵蚀了,他有什么实力能够获得,这不恰恰证明了他魔化了吗”。

“切,如果这样,薛长老我记得你有一对,远古翻山雕的翅膀吧,那我可不可以说你也被侵蚀了,不然凭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打败翻山雕呢”白发老者笑眯眯的反问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 薛长老被质问的面色铁青,冷汗都流了下来,他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白发老者。

“呵呵,你得到宝贝就是理所应当,别人得到宝物就是邪魔外道,你这二脸理论有些不妥吧,薛长老”白发老者言辞犀利的挖苦道。

“欺人太甚”薛长老一声大喝,周身元气鼓荡而起,磅礴能量对着白发老者轰去。白发老者不屑一笑,大手挥动间,一股凌裂的霸道之意冲天而起,元气巨刀轰斩而出。

“砰”的一声,薛长老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而白衣老者依然风轻云淡的坐在椅子上。

双方的实力明显有差距,薛长老满脸的屈辱就欲在动手,“好了,都是内院长老了,都别这么急躁行么,有事就商量别动手”。坐在首位的院长无奈的出声阻止道。

众长老都暗暗撇嘴,说得好听刚才你怎么不阻止,现在打过了你又在这放马后炮,甚至不少长老怀疑,白衣老者动手就是院长暗地安排得目的就是要来个杀鸡儆猴。

望着安静下来的众长老院长很满意笑眯眯的道:‘关于杨帆得事咱们先观察观察,如果有异常现象在动手不迟,毕竟是天才难保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咱们要给学员一点信心啊"。

众长老都表示同意,只有枯瘦老者身边的几人脸色淡漠没有发表意见,显然对于院长得提议他们是反对得。

真我阁的山峰下,群兽低吼暴躁的它们将无数的树木撞倒,一头庞大的蛮骨神牛走 了出来,对着慌乱的妖兽们低吼了几声,妖兽们这才安静了下来。

蛮骨神牛抬头望着峰顶,自语道:“怎么会有这么纯正的远古妖兽血脉之力,难道说上面的人类击杀了一头上古妖兽不成”。它庞大的身体逐渐缩小,变成一头小牛踏空对着峰顶飞去。

在屋里吃着丹药护法的赤炎蜥有所感应,红影闪烁来到院中,望着蛮骨神牛道:“你不好好的在山下吃草,来峰顶做什么,这里可是人类的地界”。

“呵呵,你不是也在么,这屋里的小家伙怎么回事,这股气息可不一般啊”蛮骨神牛将院中的一株灵药送进嘴里慢悠悠的道。

见到这家伙一副自来熟的模样赤炎蜥一阵无语,发觉自己的脸皮以后还需要继续修炼啊,有模有样的倒了杯茶开口道:“确实不一般,这是偶然从盐湖之地所得,应该是有点远古的意思”。赤炎蜥也没有隐瞒对方,身为天魄境五重的妖兽,凭感知力也能推测出来。

蛮骨神牛诧异的望了一眼赤炎蜥,好奇道:“你难道就不动心,如果吃了可是有机会激活体内的远古血脉之力啊”。“他给过,不过拒绝了”赤炎蜥若无其事的道。

“为什么”蛮骨神牛不解的问道。赤炎蜥见这家伙还在不停的吃灵药,顿时不乐意的说道:“哎哎说话归说话,你别在吃了啊,我怎么感觉你是来混灵药得”。

“切,这等灵药,我一般都不屑吃”蛮骨神牛脸上虽然露出了嫌弃之色,可动作根本没有停下得意思,这脸皮已经无敌了。

赤炎蜥这次是真甘败下风了,鄙夷的道:“差不多得了啊,赶快走吧,一会别被学院的人给抓了,做牛肉吃”。

蛮骨神牛也知道此地不易久待,又吃了几株灵药说道:“希望他快点融合吧,不然附近的妖兽就有可能要暴动了”。

“行了,你赶快走吧”这家伙实在太无耻,赤炎蜥可不敢让它在吃下去,等几女回来那还不得爆发了啊。见蛮骨神牛向外走去赤炎蜥送了口气,看着消失一半的灵药一阵无语。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忘说了,前些天,这院中也爆发了一次血脉觉醒现象,那景象虽然隐蔽,但气息绝对强大,就连我都受到了威压”蛮骨神牛突然郑重的说道。

“还有这事”赤炎蜥惊讶了,难道这几个女的里面有人不是人类不成询问道:“你仔细说说当时是怎么回事”。蛮骨神牛又悠哉的吃起了灵药,赤炎蜥这次倒是没阻止毕竟有求于人嘛!

可眼见灵药都快被吃完了,这家伙还是不吭声,赤炎蜥有些不乐意了,不耐烦的道:“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走,别吃了”。

蛮骨神牛撇了撇剩下的灵药转身离开。赤炎蜥连忙崔问道::‘哎,哎,别急着走,把事情说清楚啊’。“我不知道,怎么说清楚”撂下一句话,蛮骨神牛快速的飞进了山脉里。

赤炎蜥顿时怒了,搞半天这家伙是耍它呢,对着山脉怒吼道:“你个不要脸的家伙,别让本王在见到你,不然非得烤牛肉吃”。

整个山峰群兽颤抖,赤炎蜥虽然没有蛮骨神牛修为高,可那也是天魄境四重的妖兽,这等威压不是一般妖兽能够承受得。

蛮骨神牛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悠哉悠哉的回到了洞府,今天吃了不少灵药,又能修炼一阵子了。赤炎蜥的声音也惊动了不少内院的学员,整个学院都议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