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一章 对局(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瞟了一眼武进,嘴角一牵,露出一丝略带深意地笑容。

武进心头却是暗惊,这次他是拿出了摇骰子的九成功力,居然还是让这小子听出来了,看来还真是个高手。

秦懿童点了点头道:“下边尤老板坐庄。”

张傲秋接过递过来的骰盅跟骰子,右手握着骰盅一划,十颗骰子尽收其中,接着骰盅在手中左右摇晃,待晃到第十次后,“嘭”得压下骰盅,同样后退三步。

同时却抽出一缕真气,从地上往赌桌上游去,这方法他早就想过,也在平时试验过多次,当真是十拿十稳。

真气游入骰盅后,裹住其中一颗骰子正要翻转,后来一想,若是一局就定了输赢,只怕武进会不甘心,不如就先看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要是他这也听错,那就没有办法了。

武进眉头微皱,半响后才道:“三点、二点、一点、四点、五点、六点、三点、二点、一点、五点。”

城主府记录那人同样将记录好的数据递给武进核查,无误后揭开骰盅,报出点数并记录下来。

接着道:“武老板这边所听全对。”

武进听了暗松口气,同时心中大定。

说来奇怪,自己也是纵横赌坛多年的人,以前就是遇见再强的对手,也重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对着这小子,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了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还好第一次听中了。

武进接过骰盅,这次可再不敢大意,拿出全部本事,只听骰子互相撞击声音更加密集,哗啦啦声音连成一片,半响后才“嘭”得压下骰盅。

武进此时精神全部集中在摇骰子上面,对外界其他自动屏蔽,等他落下骰盅,本以为那小子会全神贯注地听骰,谁知一抬头,却发现那小子正跟尤三娘低声聊的热火朝天。

当即一团怒火升起,自己在这里卖了老命的摇骰子,你好歹也配合下,这样完全无视自己存在的态度,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赤-裸-裸地打脸么?

心头暗怒道:老子让你装,等会输了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其实当张傲秋凑过去跟尤三娘说话时,尤三娘心中也是诧异不已,现在都这时候了,怎么还能分心?

现在自己全部身家都压在这小子身上了,也就听天由命,反正也分心了,干脆也就由着他。

本以为在这节骨眼上,这小子会跟自己说什么天大的事情的,哪知让她啼笑皆非的是,这小子居然是一连串抱怨说这几天烟雨阁的菜太淡了,而且不够辣,完全不合胃口,害得他这几天都没吃饱肚子。

尤三娘当即表示,回去后一定给你找个川菜大厨,专门斥候你这小祖宗,不过要是你这场输了,不要说川菜了,就连老娘也要喝西北风了。

张傲秋打了个妥当的眼神,意思让她防一百个心好了。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武进郁闷而又愤懑的冷哼声,张傲秋听了茫然一抬头,看了看武进道:“啊,摇完了?”

此次武进可真是卖了力气,骰盅里有三颗骰子,在骰盅落地后还在滴溜溜转动,这已经是他最大极限了,只是这一切居然都白忙活了,对方根本连听都没听。

张傲秋跟尤三娘聊天时,神识已经透过骰盅看得清楚,之所以故意多聊一会,一来是等那三颗骰子落地,二来也是想恶心恶心那武进。

现在骰子落定,张傲秋随口报出十个数字,然后继续跟尤三娘讨论住宿的问题。

随着记录人最后一句“尤老板这边所听全对”,场上顿时一片寂静,武进内心的不可思议自不消说,就连秦懿童望过来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修行者首练的就是灵觉,开始是眼、耳,然后是其他五官,最后是皮肤,所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是这个道理,而修炼到最高层次则是通过外面的皮肤去感触,就算屏蔽了五官,只通过皮肤感觉空气的波动,就能判断出对方招式的变化。

当然了有张傲秋这样的神识,那就更厉害了。

秦懿童虽没有经过听骰子的训练,但也是灵境中期的高手,这次他也是集中全部精神来听,但也只能听见一片密集连绵的声响,根本无法判断每一颗骰子的走向。

但那小子看上去半点修为都没有,而且整个过程听都不听,居然能全部说中,这让他怎么能不重视了?

而更紧张的就是尤三娘,烟雨阁虽然是圣教一个秘密联络点,但却是她实打实的私人产业,若是因为张傲秋漫不经心地输出去,那真是没地方喊冤了。

所以等那记录人说出那句全对的话,尤三娘整个人都是一松,暗自抹把冷汗,眼神中凝重带着庆幸跟嗔怒地看了张傲秋一眼。

反而杨公倒是一直脸色不变,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样。

张傲秋根本不在乎在场的人怎么看他,接过骰盅跟骰子哗啦啦地摇了起来。

这次摇骰子,张傲秋看似手法随意,却是一缕精神力抽出,透过骰盅控制骰子,而且他也学了一把武进,在骰盅落地后,里面有四颗骰子依旧转个不停。

武进可不敢像张傲秋那样随意,闭上眼睛,集中全部精力听着骰子,待骰盅落地好半天后,才报出十个数字。

记录人验证后说出“武老板这边所听全对”时,武进居然有种精神透支的感觉,心中丝毫没有听中后的喜悦,反而升起一丝忌惮。

秦懿童在旁暗自观察,从武进动作及脸上表情看出,他已经尽了全力,而那边那位却好像只是在做游戏一样,两相比较,这赌局基本上已经定下了输赢,当即心中有了盘算。

两局平手,下局又轮到武进摇骰子。

这局张傲秋没有跟尤三娘聊天,而是摇着折扇斜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身子歪斜着,还翘着个二郎腿,真要坐没坐相,躺没躺相。

紫陌在后面看了撇撇嘴,暗自嘀咕道:真他妈能装,这次回去后,一定要把这些都好好说给阿漓听听,让她看看她那师兄是多么的不靠谱,而紫大师又是多么的实诚,有比较才有鉴别,这话是谁说的来着?真是太他妈有道理了。

武进摇完后,张傲秋闭着眼睛说了十个数,又是全中。

局势又反倒了张傲秋这边,这次他用精神力,在骰盅落地后,控制其中五颗骰子转动。

而武进这次所花的时间更长,都快一盏茶功夫,才说出了十个数,还好也是全中。

张傲秋心中也是暗自佩服,武进那是实打实的本事,而他却是做了弊。

就这样一直到第十局,张傲秋控制十颗骰子在骰盅里转动,此时武进脸色煞白,这是精神透支过大的表现。

考虑了良久,武进才缓缓说出了十个数字,只是可惜,这次只听中五颗骰子。

赌局到此为止,以张傲秋完胜结束。

武进直愣愣地看着桌上的骰子,半天才回过神来,最后颓然坐了下来,想到自己这次输掉了千金台,在一教二宗里的地位就会直线下降,而随之而来的惩罚,已经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秦懿童站起身来,宣布道:“千金台与烟雨阁的赌局,烟雨阁胜出,按照先前约定,千金台从现在开始属于尤三娘所有,本府现在再重申一遍,赌局为双方自愿,若任何一方私自寻仇报复,扰乱曲兰城治安,那就别怪本府不讲昔日情面。”

说完拾起桌上的房契、地契对尤三娘道:“尤老板,恭喜你了。”

尤三娘走过去接过房契、地契道:“多谢城主大人。”

张傲秋在后面站起身来,嘀咕道:“小爷一成功力都没有用到,就让你输得脸色发白,还赌坛高手,切。”

张傲秋声音虽小,但还是被武进听在耳里,顿时目光凶狠地看了过来。

张傲秋看了身子一个趔趄,急忙靠近尤三娘,装着害怕的样子道:“阿姐,你看他看我的眼神好凶啊,我好害怕。”

尤三娘听了心里暗自好笑,你小子也太能装了,嘴上却道:“阿弟,不要担心,他现在只是丧家之犬了。”

张傲秋听了一乐,对着武进道:“丧家之犬哦,哈哈。”

武进看着这毛头小子如此辱骂,心头怒火升起,脸色顿时一片潮红。

张傲秋见了连忙摆摆手道:“哎哎,这千金台已经是我阿姐的了,你要吐血到外边阴沟里吐去,免得喷的到处都是,又要花费人工清理。”

说完又对尤三娘道:“现在挣钱也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是不是阿姐?”

秦懿童听了暗自摇头,这小子一张嘴也确实太损了。

尤三娘却不答话,而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武进道:“武爷,请了。”

武进闻言眼中寒芒一闪,冷哼一声,不过此时因秦懿童在场,若是真是动手,只怕自己这些人会被立即诛杀当场。

最后强自压下怒火,嘶声道:“我们走。”

张傲秋在后面“嘿”了一声道:“哎,慢走不送了啊,欢迎你们下次来玩啊,小爷会给你们留个好位置让你们输钱的,哈。”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4MrgR4'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