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一十章 对局(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戌时。

千金台一如往常灯火通明,只是却没有一个赌客,安静的让人极不习惯。

张傲秋三人还有杨公跟着尤三娘刚一到大门口,门口就有人上前接引道:“尤老板,这边请。”

尤三娘今日特意去请来杨公,杨公一听说真要与那武进对决,当即抛开所有事情,直接跟了过来。

这次去的又是另外一间大厅,这个大厅比起其他张傲秋所到过的厅,显得档次又高一层,不管是装修还是格局,都是极尽奢华,让人有一种纸醉金迷的沉沦感。

进了大厅,武进坐在一张豪华靠背椅上,早已等候多时,一见张傲秋他们进来,眼中立即射出一丝寒芒,显然是对其恨之入骨。

尤三娘也不说话,与张傲秋就着赌桌坐了下来,双方人马已到,就等秦懿童这个重要的见证人了。

双方均是沉默,一时大厅静的落针可闻。

张傲秋掏出折扇“什”得一声打开,晃悠悠地摇了摇,眼神四顾,饶有兴致地欣赏起大厅的装修来。

片刻后张傲秋笑道:“阿姐,这大厅装修的太俗了,等你做了千金台老板,这装修可得重新换换了,不然我可不来。”

尤三娘闻言“噗嗤”一笑,知道这是张傲秋在打压武进心理,顺着接口道:“其实阿姐早就想好了怎么对千金台的改造了,就等你将它送到阿姐手上了。”

张傲秋“嘿嘿”一笑,却不答话,笑声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跟藐视天下的气概。

张傲秋笑声刚落,对面传来一声怒喝声道:“毛都没长齐整的小子,居然如此口吐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张傲秋跟尤三娘却不理他,自顾自地跟着讨论千金台以后怎么布置,怎么装修的事宜。

说话那人是武进手下一位得力干将,见他说的话完全被对方当成了空气,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拍桌子怒道:“等你们输了,爷爷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张傲秋闻言“啧啧”两声道:“怎么你们千金台的人都只知道张嘴说大话么?小爷就在这里,看你怎么来将小爷碎尸万段?”

说完还嚣张地往前走了两步道:“来呀,你不是很凶的么?你过来啊。”

那人闻言霍得站起,正要上前,却听武进爆喝一声道:“给我站住。”

张傲秋看了,嘴巴一撇“切”了一声嘀咕道:“都他妈怂包。”

武进听了却是冷笑一声道:“小子,你要是想用激将惹我发怒,我就劝你省了这份心。”

张傲秋闻言不屑地“呸”了一声道:“我跟我阿姐好好说话,干他个屁事啊,还激将,小爷要赢你,还用得着激将么?真当自己是根葱啊?”

武进就是涵养再好,也看不得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忍不住霍得站起大怒道:“小子,你是找死么?”

张傲秋装着惊慌的样子,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又是一个哈哈道:“武进,刚才你说小爷找死,哼,今早上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昨晚的事不是你主使的,你这前后矛盾的,是在打自己的脸呢,还是满嘴放屁啊?”

武进一听刚要动手,念头一转,若自己真的出手了,只怕真是中了这小子计了。

念到此处,武进冷笑一声,悠然坐了回去,也不接话,端起茶杯老神在在地品起茶来。

张傲秋一看武进坐了回去,晃悠了两下才坐了回去,哼唧一声道:“没种,哈。”

又等了一会,外面传来一声传唤声道:“城主大人到。”

片刻后秦懿童在一众人护拥下走了进来,刚一进门就嗅到了剑拔弩张的味道,不由苦笑着嘀咕道:“还真是不省心啊。”

屋内的人见秦懿童进来,均起身见礼道:“见过城主大人。”

秦懿童摆摆手道:“好了,不用多礼了。”

说完在一个身材同样火辣的女子带领下坐到了赌桌中间为他特意准备的靠背椅上。

秦懿童坐好后道:“你们两家东西都带来没有?”

武进跟尤三娘应了一声,均拿出各自房契、地契,然后交到秦懿童手中。

秦懿童看了看道:“既然这事是你们双方同意,那不管谁赢谁输,都按协议来办,但是本府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若输的一方想要蓄意寻仇,在我曲兰城制造事端,那就是以城主府为敌,本府以你们两家都私交很好,所以你们不要让本府难做,你们可听明白了?”

武进跟尤三娘闻言对望一眼,尤三娘道:“烟雨阁没有问题。”

秦懿童听了转头望向武进,武进跟着道:“千金台也没有问题。”

秦懿童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么现在赌局开始,不过本府不懂这里面的规矩,所以你们之间有什么要约定的,在赌局开始之前先说清楚,以免造成歧义,本府只见证你们输赢,至于这里面的道道可就没办法了。”

武进闻言道:“既然尤老板来了是客,那就由尤老板点规矩好了。”

张傲秋听了也不客气,笑了笑道:“好,既然武爷暂为千金台老板,所谓客随主便,那就由我们定规矩好了。”

秦懿童听两边说的,特别是张傲秋说的“暂为”两个字,不由暗自一笑,这还没开始就已经在言语上交锋上了。

张傲秋接着道:“八年前武爷的壮举让我一直仰慕不已,既然武爷最拿手的是赌骰子,那我们今天就赌骰子,而且我还听闻武爷可以控制十颗骰子,那我们骰子的数量就定位十颗。”

尤三娘听了在旁愕然道:“为什么不是十二颗?”

张傲秋笑了笑道:“阿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在别人拿手的绝活上将他一巴掌拍死,让他永远都生不起跟我在赌桌上对决的心思。”

张傲秋这话,武进直接自动过滤掉了,但尤三娘刚才说的那句话却让他心中兴起了滔天巨浪。

骰子每多一颗,其中变数就不知道要大多少,八年前他跟姚半指对赌时,十颗骰子十听八中,这八年过去了,随着他修为的增加,对骰子的控制也跟着增加不少,但十颗骰子还不能完全十听十中,但比率已可达到九成。

尤三娘问那小子为什么不十二颗,而且表情毫不做作,显然那小子真的能控制十二颗骰子。

十二颗骰子,这是什么概念,武进这么多年的赌坛生涯,还没有听说过那位能听中十二颗骰子的,更何况对面这小子还是如此年纪。

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小子能让尤三娘如此放心拿出烟雨阁做赌注,恐怕还真是有本事的。

念到此处,武进不由收起了对张傲秋的轻视,望过来的眼神也变得凝重几分。

张傲秋接着道:“大家都很忙,特别是城主大人,更是日理万机,所以也就不要耽误时间,就一局定输赢。

赌局很简单,双方互摇一次骰子,听错的算输,若是双方都听错,算平局,双方都听中,也算平局,然后进入下一局。

同时为了避免产生出千的嫌疑,摇骰子的人衣袖卷高,双手摊开进行检查,摇完骰子后退后三步,另一方说出骰子点数后,由城主大人安排城主府的人记录,并揭开骰盅,同时将骰子点数记录下来,形成书面证据,大家看这样可好?”

武进听张傲秋所说,话语不急不慢,思绪调理清楚,而且更是一脸轻松,一点都没有大战前的紧张,不由警惕心再提升一成。

当即脸色不变道:“可以,方法简单明了,我接受。”

秦懿童听了跟着道:“好,既然双方已定下规矩,那就由尤老板这边检验骰子跟骰盅。”

武进听了右手一挥,自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端着一个托盘过来,托盘上放着一个骰盅跟十颗骰子。

张傲秋拿起骰盅,神识透了进去,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然后又一颗一颗拾起骰子垫了垫,最后点了点头,意思没有问题。

秦懿童见张傲秋验完,笑了笑道:“你们两家谁先坐庄?”

张傲秋右手一伸道:“既然武爷为主,那就武爷先来好了。”

武进诧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要知先坐庄可是占了先机,因为若是第一次听错的话,必然会对自己信心产生影响,而这小子想都不想就让出这个先机,难道真是隐藏的高手?

武进深吸一口气,笑道:“小哥年纪虽小,但这份心胸胆魄却让武进佩服。好,既然小哥谦让,那就由我抛砖引玉好了。”

说完拿起骰盅,老老实实将十颗骰子放入骰盅,右手一圈,骰盅翻花般滚动,只听哗啦啦一片骰子碰撞声,片刻后,武进压下骰盅,然后右手一引,同时退后三步。

张傲秋神识透过骰盅,看见里面还有两个骰子还在滴溜溜地转动,不由心中暗自佩服,这武进身为千金台老板,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张傲秋装着思考的样子,等那最后两颗骰子落地后才道:“一点,三点、四点、三点、五点、六点、四点、三点、二点、三点。”

张傲秋说完,城主府自有人进行了记录,记录完毕再拿给张傲秋核对了一遍,然后走过去揭开骰盅,同时报出点数,并记录下来。

完毕后,那人道:“尤老板这边所听全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