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2章 九煞夺命血脉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帆一愣没想到贵为冥幽府的掌上明珠竟然没有出去过,这有点不太可能吧,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冥小姐,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竟然没有半点修为比一般的普通人还不如,这怎么回事。

冥小姐明显感觉到了杨帆审视的目光,小脸上顿时充满了怒火娇喝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睛”。

杨帆尴尬的笑了笑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道歉道:‘还请冥小姐赎罪,我只是好奇而已’。

冥小姐冷哼一声就气冲冲的走了,杨帆连忙跟上这地方错综复杂他转丢了不要紧如果真被当成了奸细那可就冤枉死了。

两人一路来到冥小姐的住处,杨帆再次领略到了什么是穷奢极欲。

看着杨帆一脸惊呆的模样,冥小姐很是得意道:“怎么样,我这里不错吧,是不是从没见过这么好的 地方”。

杨帆认真的点点头,这种奢侈的地方他还真是第一次见,既然你已经看了这么好的地方,那就给我讲讲你们哪里呗。

杨帆闻言不由得想笑,原来她打得是这注意,不过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将王朝大概的地方说了一遍。

冥小姐眉头紧皱有些狐疑的望向杨帆,虽然她很少出去,可也听说了不少外面的事情,修炼界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落后的地方,“你们那里那么落后,你怎么会这么强,那廖亮可是玄冥宗的亲传弟子,已经是天罡境九重巅峰的实力”。

杨帆有些无语,这是什么逻辑落后的地方难道就不能有强者了,只是相对比你们这地方少而已,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说谁知道这大小姐什么脾气,万一惹怒了自己岂不是小命不保。

他干咳了一声耐心解释道:“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落后,虽然是朝廷把持王国,但宗门势力也很强,出来的天骄也不必你们这里弱多少”。

冥小姐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听明白了没有,见她不在追问杨帆松了口气。

“我叫冥颖,你以后叫我小颖就行了,既然你是来赚青玉币的放心等你走得时候我一定让你完成任务”冥小姐突然开口道。

杨帆感激的连连点头他还真怕被强留下,这里虽然衣食无忧,可毕竟不是自己的追求再说外面还有父母他怎么能在这里一直堕落下去,自己的目标可是打败王国第一天骄万法天。

冥颖看着杨帆身上陡然凌厉的气势疑惑道:“你怎么了”。

杨帆回过神连忙收起元气歉意道:“想起了一些事情,刚才没影响到你吧,对了你为什么没有修炼呢,冥幽府这么好的条件,可是有点浪费啊

冥颖的小脸顿时暗淡了下来忧伤道:“我当然想修炼了,可我身体得了重病,一旦修炼就会爆发,为了此事我父王不知道找了多少灵丹妙药,可最后还是没有效果”。

杨帆越听越觉得惊奇,他虽然不知道冥幽府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可绝对超过王国内得任何宗门,什么病竟然连冥王都没招,拱手道:“冥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让在下把把脉”。

冥颖眼睛一亮小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惊奇道:“你还会看病?”。

杨帆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其实他哪里会看病,只是有传承经验吧了。

冥颖将皓腕大方的伸了出来:“那你看看是什么病,这可是许多炼丹大师都看不出得疾病,你要是能查出来,肯定能引起轰动”。冥颖显得很轻松,她根本不认为杨帆能够看出来。

杨帆把着脉眉头紧皱像是在仔细诊断,他脑海中其实正在翻阅传承信息看有没有相似的病列,这多亏冥颖心思单纯,虽然古灵精怪可没往占便宜方面想要不然有杨帆的苦头吃,敢占冥幽府千金的便宜,冥王还不得一巴掌将他给拍死。

就在冥颖等的不耐烦的时候,杨帆却突然问道:“冥小姐,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跟阴寒之物待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冥颖瞪着大眼睛震惊道:“你竟然能够从脉里发现这些”。

杨帆凝重的点点头,“你本身怀九煞夺命血脉,可惜被人夺走然后用寒冰之气隐藏了气息,此方法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只要寒冰之气消失就会露出破绽,所以必须让你常年和阴寒之物待在一起”。

本来满脸不信的冥颖越听脸色越难看,因为杨帆说得基本都正确难道自己真得是被人夺了血脉之力不成,可他父亲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看着冥颖难看的脸色,杨帆并没有在说什么,此事关系太大,对于冥颖的打击肯定不小,至于怎么处理那就不管他的事了,如果冥颖想要修炼只要用丹药将寒冰之气炼化了就成。

冥颖紧紧的盯着杨帆道:“凡木,你可敢将此话与我父亲当面说”。

杨帆连忙摆手道:“那我可不敢,能做此事的绝对是你身边的人,我如果得罪了他们,那我还活不活了”。

冥颖见到杨帆一副怕死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出来鄙视道:“胆小鬼”。

杨帆苦笑,你是大小姐当然不怕了,可他是一个外人如果无端揣测王府的事情,那不是找死吗?

冥颖也知道杨帆的顾忌,交待了一声后就快速的向冥王住处跑去。没过多久一位威严寒气逼人的中年人就跟着冥颖走了过来,“父亲,这就是凡木,就是他发现了我的病情”。

中年人两眼寒光四射仿佛要将杨帆看穿一样,冷声道:“是你发现颖儿的病情?我拜访无数德高望重的前辈都没发现问题,你是如何看出来得”。

杨帆并没有被他的气势吓住镇定的拱手道:“拜见冥王大人,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或许是小子正巧碰上吧”。

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问道:“那你说说你得推断,什么人最有可能做这件事”。

杨帆一阵无语,你们冥幽府的事竟然问我一个外人这合适么,他干咳了一声道:“冥王大人,这好像有点不合适吧”。

中年人打断了杨帆的话说道:‘你不必顾虑尽管说,将你得想法说出来,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你’。

杨帆恭敬道:“那小子就直言了,第一个人就是冥王您”。旁边的冥颖顿时怒声道:“这怎么可能,父王就我一个女儿,他害我就不等于害他吗,凡木你疯了吗”。

杨帆翻了白眼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不是冥王大人的理由,颖儿小姐已经说明白,那么下面就是能够经常接触到大小姐,切对冥幽府府主位置有觊觎的人。

此人隐藏的应该很深,并且得到了冥王大人的重视和信任,不然他不可能有时间夺走血脉,而且此人应该近些年功力会大增或者他的至亲之人会表现出卓越的天赋,根据以上线索应该就能找到可疑之人了”。

中年人眼神阴沉突然寒光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不过很快就隐藏了下来询问道:“现在小颖的情况,血脉夺回来还有没有可能再恢复”他的语气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谦和了许多。

杨帆在他紧张的目光下摇了摇头道:“不能,血脉之所以被称为血脉,就是源于人的根本,小颖的血脉被夺去多年,想来已经被吸收炼化完了,不过颖小姐有根源在只要将寒冰之气化解,应该就能重新产生血脉”。

中年人心中松了口气,任他心思沉稳也被杨帆的大转折给郁闷的不轻,冥颖忍不住打了杨帆一下小脸怒气冲冲的道:‘你能不能检主要的说’。杨帆有些莫名其妙他说的都是主要的啊,还能怎么说。

中年人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小颖想要恢复修炼,都需要那些丹药”。

“一枚通脉丹,加上几枚起滋补作用的造血丹即可”杨帆简单明了的说道,他其实也能炼制,可财不露白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万一冥幽王看中了他的炼丹术不让离开,那到时候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中年人将所需丹药记下就快速离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凑齐丹药,验证一下杨帆所说的是不是真得,如果他一语中的那还罢了,不然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冥幽府。

冥颖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围着杨帆转了一圈大眼睛轱辘辘的乱转,直到将杨帆看得发毛才摇头晃脑道:“真没想到,本小姐随意抓的一个佣兵就有这么广博的见识,我都忍不住想要将你留下来了”。

杨帆心里一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真不该逞这个能,看来以后的好心要多多收敛了,不然惹祸上身啊,心中虽然焦急可脸上还是挂着笑容淡然道:'小子一点都不怕,我相信冥小姐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怎么会不信守承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