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二章 放出长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人被伙计带到天字厅三号包房,里面坐着两个中年汉子,其中一个右手大拇指带着一个玉扳指,正有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而另外一个则干脆闭目养神。

两人听到有人进来,均是拿眼看过来,张傲秋也不矫情,直接一屁股坐在桌旁,而紫陌跟夜无霜则分站在两旁。

伙计笑着对两位中年人道:“杨老板,何老板,这位就是小的刚才跟两位提起的小爷。”

带着玉扳指的杨老板笑了笑道:“这位小哥,听说你想玩骰子?”

张傲秋冲两人拱拱手道:“我只玩骰子,刺激。”

何老板在旁道:“也罢,那就玩骰子吧。”

张傲秋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伙计问道:“不知这里骰子怎么个玩法?”

伙计上前一步笑着解释道:“我们这里骰子玩法很简单,三位贵客轮流坐庄,不论输赢,十局一个轮回,这样大家都可以当当庄家,也增加趣味性。

下注则分为两种,一种压大小,一种压点数,两种随意。若是压大小,赔率则是一赔一,若压点数,则赔率为一赔十。”

张傲秋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桌上的押注怎么算?”

伙计跟着解释道:“很简单,比如这轮小爷坐庄,杨老板压大小,何老板压点数,以一两黄金来计,若杨老板压中大小,那桌上的押注则由杨老板收回,小爷再赔杨老板一两黄金,同样若何老板压中点数,那桌上的押注则由何老板收回,小爷再赔何老板十两黄金,反之亦然。”

张傲秋听了笑道:“不错,这样简单明了,两位老板有何意见?”

杨老板跟着笑了笑道:“我们都是这里的常客了,早就习惯了。”

张傲秋闻言搓了搓手道:“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吧。哪谁先坐庄?”

何老板右手一伸道:“既然小哥新来,那就让小哥先坐庄如何?”

张傲秋冲他点点头道:“好吧,那就我先来。”

身为管家的紫陌此时则由伙计带着去兑换赌牌。

旁边荷官拿过一支骰盅,三颗骰子,荷官放好骰盅,将三颗骰子先放在近旁的何老板前面,意思让其检验骰子真假。

杨、何二人都是熟客,均是一挥手,表示不用看,张傲秋见他们不看,也懒得去看,直接将骰子放入骰盅,上下摇晃两下就放在赌桌上。

杨、何二人一看张傲秋摇骰子的手法,就知道这是个赌场初哥,不由心中暗自好笑。

这次杨老板压的是大,押注十两黄金,何老板同样,也是压的是大,押注十两黄金。

第一次只是试探,看对方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所以都只下了十两。

张傲秋确实在扮猪,但今天晚上却不会去吃这两只老虎。

张傲秋看了笑道:“两位老板倒是同心啊。”

说完吆喝一声:“开了。”

张傲秋揭开骰盅,下面骰子露出,分别是两点、四点、六点,三颗相加十二点,大。

杨、何二人收回赌桌上的押注,张傲秋跟着一人各赔十两。

杨老板笑道:“小哥看来手风不是很顺啊。”

张傲秋毫不在意道:“长时间没玩了,手有点生了,等会我再摇个花样,保证让你们什么都押不中。”

说完盖好骰盅上下左右前后多摇了一会,才放下骰盅道:“怎么样?手法还不错吧?”

杨、何二人也懒得理他,直接押注二十两买小。

一轮庄做完,张傲秋输了将近八百两黄金。

第二轮轮到杨老板坐庄,张傲秋押注都压点数,每次五十两,其中押中四次,输了六次,第二轮又输一千两。

而在第三轮,张傲秋同样,不过这一轮运气要好些,输赢各五次,也就是打了个平手。

三轮庄做完,杨老板笑道:“小哥今晚手气不是很顺,不知还要不要赌下去?”

张傲秋笑道:“谁说我手气不顺了,杨老板坐庄的时候,我输六赢四,而何老板坐庄的时候,我却是输赢各半,这说明我手气越来越顺了,怎么能不赌了?”

杨老板呵呵一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继续吧。”

三人各做三次庄,最后张傲秋整整输了一千两黄金,杨老板赢了四百两,何老板则是六百两。

杨老板对着张傲秋道:“今日天色已晚,要不我们下次再约如何?”

一旁的何老板倒是皱眉道:“明后两日我有个生意要谈,估计是到不了了。”

杨老板道:“陈兄今日说来没到,估计也就这两天了,既然何兄明后天有事,要不我们就定在大后天再聚如何?”

张傲秋可有可无道:“无妨,我这段时间都在曲兰城,既然两位老哥看得起,那我们就大后天再聚好了。”

约好日子,张傲秋也就带着夜无霜跟紫陌两人离开。

出了千金台,张傲秋感到肚子有点饿,随即道:“我们吃点宵夜再回去如何?”

夜无霜最听不得就是吃,闻言立即应道:“好,好。我也有点饿了。”

张傲秋笑了笑,直接转身往后而去。

走了没多远,前面就是一座名为“金凤楼”的青楼,即使天色已晚,楼上依旧有女子站在栏杆前,对过往的男人摇着手中的手绢。

这些女子均是衣着暴露,里面穿着一件红肚兜,外面套件轻纱,身材曲线尽显无疑。

赌坊跟青楼就像一对情侣,有其中一个,另一个也就不远了。

这也可以理解,赢了的人,再到青楼去温-存温-存,既能消乏解疲,又能饮酒作乐,当真是人生几何。

张傲秋瞟了一眼楼上的姑娘,旁边的夜无霜立即寒声道:“看什么看?”

张傲秋捎捎头道:“霜儿,我没看什么啊?”

夜无霜冷哼一声道:“头偏这边来,要是再往那边望,小心我抠出你眼珠子。”

说完转头对紫陌道:“你也一样。”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相视苦笑一下,却是老老实实地偏过头。

走了几步,紫陌问道:“秋哥,今晚干嘛要输这么多?要是阿漓知道了,估计又要给你脸色看了。”

张傲秋撇撇嘴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狼,今日赌桌上,那两个家伙肯定以为我是个赌场初哥,手中金子又不少,所以一定会拉着陈沙鸥过来,若是今日赢得狠了,那他们那还有兴趣找我?”

紫陌听了点点头道:“也对,只是明晚我们还来么?”

张傲秋“嘿嘿”笑了两声道:“明晚还有正事要办,俗话说一张一弛,嘿,两不耽误,多好?”

第二日三人无事,正好曲兰城没有怎么逛过,干脆带着些调味品去游山。

夜无霜一看张傲秋手中的调味品,眼睛就放光,一连催促,恨不得现在就将烤肉咬在嘴里。

三人从曲兰城南边上山,张傲秋边走边道:“霜儿,你可记得,这片山林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夜无霜闻言瞟了他一眼,脸蛋莫名一红,半响后才道:“当然记得,那时候某人还只是人境期修为,一脸傻像,要不是我可怜他,哼。”

紫陌闻言在旁怪笑道:“哈,一脸傻像,秋哥,真是难于想象哦。”

张傲秋不以为意道:“哥这是傻人有傻福,是本事,别嫉妒。”

正说着,突然一阵山风吹来,隐隐带来叱咤声音。

三人对望一眼,同时起身,往来声方向潜去。

越往前,打斗的声音越清晰,三人在一处灌木藏好身子,探头往外一望,只见前方空地上三个黑衣男子正围攻一个黄衫女子。

那三个男子手持长刀,将黄衫女子团团围住,但又不下杀手,显然是想将其活捉。

躲在灌木后面的三人看了场上四人,均是一脸诧异,同时缩回头,夜无霜低声道:“是雪怡。”

张傲秋跟着道:“死域人。”

紫陌接口道:“怎么做?”

张傲秋眼珠一转道:“阿陌,你先出去救雪怡,我到后面偷袭。”

紫陌“嗯”了一声,刚要起身,张傲秋一把拉住他道:“把脸蒙上。”

紫陌从怀里掏出手巾,蒙在脸上,身法展开,人如游鱼般滑了出去,扬天打了哈哈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在此打架,留下买路财。”

场中的黄衫女子一听到声音,身形一震,心神略分,旁边的一个黑衣男子长刀一卷,破开黄衫女子防御,接着血光一闪,黄衫女子一声闷哼,却是右臂中刀。

黄衫女子正是久未见面的欧阳雪怡。

紫陌一看大骂道:“老子让你们留下买路财再打架,居然还敢不听。”

说完身形一闪,陌漓刀兜住正要趁机而上的右边黑衣人一刀划出。

紫陌刚才一声吆喝,本意是想那三个黑衣人看到有旁人出现会暂缓进攻,然后再找机会将欧阳雪怡给救下来。

哪知对方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而且因他那声吆喝,反而让欧阳雪怡受伤,不由火冒三丈。

现在紫陌已经是灵境中期修为,早已不是当年阿蒙,这一刀又快又狠,充满一往无前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