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九章 登门闹事(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尤三娘闻言冷笑一声道:“真是笑话,在你千金台赌钱的人,也不都是只输不赢的,那些赢钱的人怎么没听说他们要杀人越货,偏偏我阿弟赢了你们一点金子,他们就见钱眼开了?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么?”

于金洪在旁听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他妈的,那可是一百三十五万两黄金啊,堆起来都可以码成金山了,那能是一点金子?

武进刚要答话,此时却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喊道:“都让开,城主大人到。”

围着的人群一听城主大人到,立即闪往一边,让出一条道来。

片刻后一脸虬髯,身着月色长袍的大汉,在后面一众人护拥下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曲兰城城主秦懿童。

曲兰城跟临花城分为离水边两大重镇,只是曲兰城前面临河,后面有山,而临花城背后则是一展平原,可直达中原腹地。

所以一教二宗虽跟曲兰城城主府交好,但还是不遗余力地想打通临花城,就是因为曲兰城天生受地势所阻,不能直入中原。

秦懿童接到尤三娘通报后,其实也是左右为难,烟雨阁跟千金台都是曲兰城纳税大户,而且两边老板都很来事,每月送来的供银都让他无话可说,而更关键的是,两家都还算安分守己,不怎么闹事。

而偏偏让人头疼的是,这两家居然为了一个会点赌术的杨公闹得水火不容。

后来转念一想,这件事本是千金台理亏在先,若尤三娘能借势扳倒武进,一人独得烟雨阁跟千金台,那税钱跟供银也会一粒不少,那武进若是赢了,也是一样,当然了,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是皆大欢喜了。

所以干脆自己两不相帮,站在中间秉公办理,这样既可两边都不得罪,还可以给其他百姓一个廉明的好印象。

所以在接到尤三娘通报后,秦懿童很快就派出人手,让其两不相帮,只跟在旁边,从中弄清事情缘由就可以了。

等那些派出去的人刚跟自己汇报完,就接到尤三娘到千金台闹事的消息,若这两家打起来,那可就不是一般的械斗了,秦懿童也是万般无奈,只好自己亲自匆匆赶来。

尤三娘一见秦懿童过来,立即上前几步朗声道:“城主大人,请为小民做主。”

秦懿童闻言右手按了按道:“昨晚三娘将此事知会与本府,本府怕你们之间有所误会,所以派人全程参与其中,而且后来本府派的人还与尤三娘一起审问过那四人,据他们口供,这件事是他们一时见财起心,所以才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顿了顿接着道:“千金台跟烟雨阁都是曲兰城大户,虽然这件事涉及到尤三娘阿弟,但所幸没造成伤害,而且凶手也已伏诛,本府以为,这件事你们两家最好和平解决,你们看可好?”

尤三娘闻言道:“城主大人所说,三娘本该遵从,只是三娘并未招惹他千金台,但他千金台却动不动就要杀人,幸好这还是三娘后面有些朋友,若是没有这些朋友,只怕我阿弟现在都已不在人世了。”

说完看了武进一眼接着道:“城主大人想要的无非就是曲兰城的平安,不要出什么岔子,但城主你想,像千金台这样胆大妄为,目无法纪的人存在,只怕今日我们和解,明日他又会找点事情出来,三娘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以其以后总是提心吊胆提防他们,还不如今天一次性解决。”

秦懿童虽然是想两不想帮,但在内心里其实还是向着尤三娘这边,因为千金台这次做得太出格了,那四人虽然都揽责上身,但像秦懿童这些个**湖又怎么会不知道里面的猫腻?

秦懿童知道尤三娘不会就此罢手,闻言故意“哦”了一声道:“三娘,那你想怎么解决?”

尤三娘道:“若是曲兰城少了烟雨阁或是千金台,那岂不是天下太平了?”

秦懿童闻言一皱眉道:“三娘的意思……?”

尤三娘挑衅地看了武进一眼,一字一顿地道:“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武进听了却是冷笑一声,也不接话。

秦懿童看着尤三娘为难道:“三娘,若你是想武力解决,那本府可是不答应的。”

尤三娘闻言娇笑一声道:“有城主大人在这里,三娘怎敢如此?”

秦懿童听了不由暗松口气道:“那你想怎么解决,就直接说出来吧。”

尤三娘看了看秦懿童跟武进一眼,悠然道:“八年前,武爷单枪匹马将千金台原来老板姚半指拉下马,当真是豪气万丈,既然今天城主大人在此,我们之间又不能武力解决,那就不如赌一场,赌注就是烟雨阁跟千金台,谁输了谁就离开曲兰城,不知三娘这个方法城主大人可满意?”

秦懿童听了一愣,他倒没想到尤三娘会提出这样一个办法,武进那件光荣历史,当时可是全城皆知,不过若是这样的话,倒也不失是一种最好的办法。

秦懿童想都没想,转头望着武进道:“武老板,尤三娘这个提议本府倒是觉得可行,不动刀动枪,又能解决双方恩怨,你觉得怎样?”

武进闻言先是冲秦懿童拱了拱手,然后转头对尤三娘道:“就凭你?”

尤三娘呵呵一笑道:“三娘跟杨公苦练赌术,一心想在赌桌上为杨公讨回公道,只是可惜,三娘资质愚钝,连杨公一半赌术都没有学到,又怎敢跟武爷对赌了?”

武进嘴角一牵冷笑道:“尤三娘,这是千金台跟烟雨阁之间的事,你不会要请外人吧?”

尤三娘闻言“呸”了一声道:“我尤三娘虽是女子,但也知道廉耻跟信义,可不像某些人,一肚子歪心思,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还不敢认,让下面人顶包,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武进闻言大怒道:“你……,哼,尤三娘,你说的提议我应了,不过既然要对赌,就只能是千金台跟烟雨阁的人。”

尤三娘冷笑一声道:“我说过不像某人那样卑鄙,就自然不会那样做。”

说完转手拉过张傲秋道:“我阿弟可算烟雨阁的人?”

武进闻言一愣,他之所以一再强调要千金台跟烟雨阁的自己人解决,就是怕节外生枝,而且在烟雨阁他能想到的也就是尤三娘,就连杨公都不行,只是一时没有想到旁边站得这小子身上。

秦懿童听了倒是点了点头,这小子可是这件事情真正的当事人,不过因为年纪小,大家都选择性地将他忽略了。

当即上前两步问道:“小子,你阿姐所说的,你可愿意?”

秦懿童这样问已经是变相同意了尤三娘的提议。

武进在旁听了,眼中寒芒一闪而没,接着又恢复平静。

武进这个眼神却被张傲秋收到眼里,嘴角一牵,笑了笑道:“小民见过城主大人,我阿姐的提议小民当然愿意,同时小民也有个提议,既然烟雨阁跟千金台对赌,牵涉事情很大,到时还请城主大人在旁做个见证,免得到时候又有人不认账,那就说不清楚了。”

秦懿童没想到眼前这小子,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胆魄,一点都不紧张,就好像稳赢不输一样,心中顿时生出少年英雄的感觉,当即哈哈一笑道:“好,都说英雄出少年,就冲你这胆识,本府就给你们做见证。”

说完转头对武进问道:“武老板,你怎么说?”

武进见事已至此,也无法推脱,也是哈哈一笑道:“那就麻烦城主大人了,今晚戌时武进就在千金台恭迎各位大驾。”

说完又冲秦懿童拱了拱手道:“城主大人,我就先去准备了。”

秦懿童听出他话语中的不满,脸色微沉,点了点头,也不答话。

等武进走后,城主府的人遣散了四周围聚的人群,接着将尸体收走,而那剩下的四人,则因杀人罪直接带入大牢。

秦懿童却是不走,看了看张傲秋,又对尤三娘问道:“三娘,可不曾听你说起过你还有个这么厉害的阿弟了。”

尤三娘闻言嫣然一笑,瞟了一眼张傲秋道:“城主大人有所不知,我这小弟从小就顽劣,我爹担心他出来惹事,所以一直将他带着身边,不敢放他出来走动,不过现在他也长大了,是该学习学习生意上的事情,毕竟三娘一介弱女子,以后生意上的事情,还是要转交给他的。”

秦懿童听了“哦”了一声,呵呵笑道:“有三娘这样厉害的阿姐,这小子怕是想顽劣都不能了,哈哈。”

尤三娘跟着笑道:“城主大人见笑了。”

秦懿童转头对张傲秋问道:“今晚的赌局你有多大把握?”

张傲秋闻言洒然一笑,胸有成竹道:“稳赢。”

秦懿童闻言诧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道:“稳赢?这么大把握?可不要吹牛皮哦。”

张傲秋听了笑了笑,也不答话。

秦懿童“嗯”了一声道:“好,那今晚戌时本府就看你如何大展神威。好了,你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本府也就不打搅你们了。”

尤三娘跟张傲秋同时拱手道:“恭送城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