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八章 登门闹事(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人闻言也不以为意,漫不经心道:“反正也是快死的人了,就让你逞点嘴舌功夫,不过等会我却会留你性命,但是却要拔光你的牙,割了你的舌头,你看如何啊?”

话音刚落,后面一个女子声音娇笑道:“这个主意好,不过等会我也会这样对你的。”

那人闻言霍得转身,只见外围款款走来一位女子,正娇笑莹莹地看着他。

那人赫然道:“尤三娘?”

尤三娘笑道:“武进就这点出息么?输不起就想杀人越货?”

那人道:“尤三娘,我千金台跟你烟雨阁井水不犯河水,你少来横插一杠子。”

尤三娘闻言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杀的是我阿弟,你跟我说井水不犯河水?”

那人闻言一愣道:“你阿弟?”

然后狐疑地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张傲秋道:“尤三娘,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尤三娘“呸”了一声道:“放屁,老娘什时候跟你开玩笑了,不是我阿弟,我这巴巴地赶来喝西北风么?”

那人看着尤三娘愤怒的表情,立即转弯道:“尤三娘,这是个误会,我们不知道这小子是你阿弟,若是知道……。”

尤三娘一把打断道:“都是些不要脸的东西,武进逼杨公上赌桌,用尽卑鄙手段,现在也是一样,怎么,若他不是我阿弟,你们就不要脸的杀人再把输了的金子抢回去?”

那人被骂的脸上阵红阵白,但这事却是自己理亏在先,也不好讲理,当即道:“尤三娘,事已至此,你想怎么样?”

尤三娘冷笑一声道:“我想怎么样?你们要杀我阿弟,你说我会怎么样?若不给你们点厉害,你们当老娘是泥捏的了。”

说完右手一挥,厉声道:“上,留四个活口,其他全部杀掉。”

那人没想到尤三娘一点余地不留,跟着道:“尤三娘,你想清楚了,这会挑起烟雨阁跟千金台之间仇杀。”

尤三娘冷笑一声,也不答话,接着在其后面人影丛丛,刀剑并举,直杀过来。

自尤三娘接到夜无霜发出的消息,立即吓了一大跳,心中不断问候武进十八辈祖宗,这里面可是有圣女在啊,要是圣女在她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即使圣教不像一教二宗那样冷血无情,但她也只能提头去见雪心玄了。

所以她这次带来的圣教在曲兰城几乎所有的力量,光玄境修为的就有四位,另外还有八个灵境修为,十个天境修为。

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扳倒武进的大好机会,所以尤三娘一边紧急召集人手,一边潜人立即通知城主府,让其派人在旁全程参与,以便以后有人证明。

**湖就是**湖,考虑事情滴水不漏。

那人一见这场面,知道此事难于善了,趁着对方还没有杀到跟前,一振手中长剑,只取面前的张傲秋。

只要拿下对面这小子,就有了谈判的筹码,那样才会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紫陌跟夜无霜见了同时冷哼一声,紫陌陌漓刀在空中一弹一挑,雪亮的刀锋以硬对硬,往来人长剑砍去。

夜无霜同时身法展开,如魅影一般飘到来人左侧,长剑一展,一团剑花撒向其左腰。

一个大开大合,一个小巧灵动。

后面的尤三娘一见夜无霜出手,顿时历啸一声,双脚一顿,人如轻虹般腾起,同时右手在腰间一抹,一把软件弹出,只取那人后颈。

那人也是狠角色,长剑不偏不让,与紫陌的陌漓刀硬拼一击,同时借一震之力,人迅速往后,想要脱离左侧长剑威胁。

但夜无霜这段时间,在慕容轻狂跟雪心玄双重压力下,临场应变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那人脚步一动,手中长剑跟着伸长,以剑带人,招式不变,剑花依旧笼罩其左腰。

就这一点,已经看出夜无霜在修为上的进步。

那人身在空中,刚才跟紫陌硬拼一击,正是气血浮动,见夜无霜长剑始终不离,心中暗叫糟糕。

若是没有紫陌在旁虎视眈眈,他到还有方法解救,但现在却只能一退再退,而更要命的是脑后一点寒风带着凌厉地穿刺感,让他不由头皮汗毛倒竖。

眼见再退下去也不是办法,那人嘴中发出一声历喝,身形在空中硬生生避往右侧,不过他毕竟没有张傲秋经脉逆行的本事,只这一下,就让他口吐鲜血,身受内伤。

紫陌眼见后面的尤三娘赶过来,也不着急,就着那一震之力返回张傲秋身边,陌漓刀在身前虚晃,给那人造成压力,而更重要的是,现在张傲秋不能出手,所以紫陌必须在他身旁保护。

尤三娘很快接近,软剑在空中一曲一弹,直划那人背心大穴。

夜无霜随即变化招式,长剑一收一带,右脚一顿,借力如落叶飘起,后发先至,剑尖直点那人前胸。

这下前后夹击在电石火花之间完成,那人真是一口气都还没喘过来,而更要命的是体内真气因为逆行,带动气血翻滚,根本再无力阻挡,只觉胸口微一刺痛,接着后脑一顿,一股大力传来,只觉天旋地转,跟着昏了过去。

尤三娘一见人已得手,顾不得其他,冲着夜无霜小声急道:“圣女,你没事吧?”

夜无霜闻言摇了摇头,眼神环视场内,此时战斗已接近尾声,这完全是一边倒的打斗,四个玄境对三个灵境,其他圣教灵境高手对那些天境,若是这还有问题,那真是不用混了。

尤三娘一见场面控制住,当即下令道:“将所有人不管死活,全部带走。”

回到烟雨阁,尤三娘自跟城主府的人一起审问那四个留下的活口,这审问也是简单,那四人都是在千金台经常出现的人,不要说城主府派来的人,就是尤三娘这个不进千金台赌坊的人都知道。

人证物证都在,由不得那四人不低头,他们也明白,自己这四人算是完了,不过若是能保住上面的武进,也许长老考虑到自己忠心,从而放过自己家人。

所以四人异口同声,说是他们见钱眼开,想要做一笔无本买卖,于是就擅自行动,将所有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尤三娘听了气得牙痒痒的,期间各种威逼利诱,都不能让这四人改口,因有城主府的人在,又不能私自用刑,就这样一直审到临晨,最后也只好如此。

天色刚亮,尤三娘等城主府的人离开后,立即招人过来,将那些尸体及那四人全部带到千金台。

十一具尸体一字摆开,而那四人则被压得跪在一旁。

由于千金台是日夜营业,此时正是赌了一通宵的人离开,一出大门口,看见这样一个场面,都吓了一跳,不过人就是一个爱看热闹的物种,见了也都不走,特别是那些昨晚输了钱的人,更是想看看千金台怎么丢丑,所以一会功夫就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个满满当当。

尤三娘见人都围满了,上前两步历喝道:“武进,你给老娘滚出来。”

这声喝骂,可是用了真气的,不要说周围的人,就是方圆百丈距离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片刻后,武进带人下来,一看场上情况,面色一寒,冷然道:“尤三娘,好歹你也是有脸面的人物,如此像一个泼妇一样骂街,成何体统?”

尤三娘闻言冷笑一声道:“不错,我尤三娘确实是有脸面的人物,不像你千金台,卑鄙无耻,输了钱就想杀人越货。”

尤三娘话音刚落,周围立即传来一片嗡嗡的议论声。

跪着的四人中一人见状立即嘶声道:“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见财起心,跟武爷没有关系。”

尤三娘听了,身形一闪,右手一扬,照着其左脸,老大一个耳刮子抽了下去,这一巴掌可是暗含真劲,那人被封了修为,顿时被打落三颗牙齿合着一大口血。

武进一见历喝道:“尤三娘,你要做什么?”

尤三娘闻言,眼神满含杀机望向武进,冷然道:“做什么?你的人想杀我阿弟,你说我要做什么?”

武进闻言大吃一惊道:“你阿弟?”

张傲秋闻言摇着折扇,一摇二晃地走上前来道:“武爷,就是小爷我了。”

武进听了转头看了于金洪一眼,他们只想到这小子可能是烟雨阁的人,但没想到居然是尤三娘的阿弟,这下怕真是难于善罢甘休了。

尤三娘看了武进一眼道:“我阿弟到曲兰城帮我打理生意,闲暇时想要出去玩玩,他别的不爱,就是喜欢赌两手,我知道我烟雨阁与你千金台有恩怨,所以特意让他不要声张,而且还一再交代,不管输赢,都凭自己本事,千万不要闹事,只是没想到我一片好心,最后还是惹来了你们这帮不要脸的东西。”

武进不说在一教二宗,就是在这曲兰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何曾被人当着这么多人如此辱骂过,当即怒道:“尤三娘,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刚才也听见了,这些都是他们自己所为,跟我武进有什么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