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章 相互猜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人回到密道,紫陌小心地摘下面具问道:“秋哥,刚才你那一掌没下死手吧?”

张傲秋笑了笑道:“当然,要是下了死手,还有谁帮我们传递消息?不过即使没下死手,估计那家伙也撑不过几天了,嘿嘿。”

紫陌跟着笑道:“今晚这一架打得真他妈过瘾,不知道一教二宗的人知道消息后,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哦?”

张傲秋道:“现在不去管他,先回去好好洗洗,然后在烟雨阁转转,让其他人都见到我们。”

紫陌“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两人刚起床,尤三娘就找了过来,夜无霜也跟着过来。

张傲秋跟紫陌一见,也不说话,直接跟两人去了后院密室。

一进门尤三娘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昨晚的事是你们两个做的么?”

紫陌看了尤三娘一眼,奇道:“三娘,很大动静么?”

尤三娘白了他一眼道:“现在整个曲兰城都戒严了,你说动静大不大?”

紫陌听了咕哝一声道:“也就杀几个人而已,用得着这么大阵仗么?”

尤三娘看着他无语道:“你们昨天也搞得太血腥了,咦呃,还有被劈成两半的,真是看了就恶心。”

张傲秋跟着问道:“怎么三娘一早还过去看过了?”

尤三娘点了点头道:“今早天还没亮,城主就将在曲兰城所有有江湖背景的老板,帮派头目都叫了过去,期间大发雷霆,发誓要查出凶手,让我们所有人都协助调查此事,并开出一万两白银的悬赏,当然了,这一万两有一大半是那院子的主人出的。”

顿了顿接着又问道:“你们昨晚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吧?”

紫陌笑了笑道:“三娘,你就放一百个心,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还是做什么,他们就算掘地三尺也绝对不会查到我们的。”

夜无霜皱着眉头道:“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去招惹一教二宗的人,三娘,吩咐下面的伙计,让他们这段时间也老实点,不要因小事惹祸上身。”

尤三娘点了点头,过了一会自言自语道:“只是那‘武哥’又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对望一眼也不说破,这事尤三娘知道的越少越好。

尤三娘想了一会接着又展颜一笑道:“你们两个还真是了不得,十五个人,还有四个灵境高手,嘿,居然全军覆没,我到曲兰城还重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不过你们下次要做的时候可得提前知会一声,再怎么三娘也要给你庆祝一下。”

张傲秋笑道:“三娘,这事你还是别插手了,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尤三娘看了他一眼,眼珠一转道:“也罢,这事我不管,不过千金台的事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我恨不得今天就去那里当老板娘。”

张傲秋道:“你这心愿应该要不了多久了。”

尤三娘闻言喜道:“那感情好,我给你们想好身份了,就说你是我小弟,在外帮我经营其他生意,这次过来就是专门替老姐我出气的。”

紫陌想了想道:“你的家事武进他们可知道?”

尤三娘一听就明,笑了笑道:“我的身份复杂的很,他们想查早就查出来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那就好,就按三娘的意思办。”

等尤三娘走后,紫陌问道:“秋哥,我们这几天还做不做?”

夜无霜没好气看了他一眼道:“这几天你们可想都不要想,若我是一教二宗的人,自己据点发生这么大事情,肯定会调一些高手过来,别忘了,这里是曲兰城,可不是临花城。”

张傲秋点点头道:“霜儿说的不错,这件事就先凉他一段日子,再说了,只要一教二宗还在曲兰城,什么时候过来搞他一下都可以,也没必要在风口上作案。”

紫陌闻言立即殃殃地道:“那这段时间岂不是很无趣?”

张傲秋道:“怎么会无趣了?你们那炼体术修炼的怎么样了?”

紫陌一听立即又来了精神道:“秋哥,你还不说,那东西还真管用,我还只修炼了一段时间,就感觉比以前力气大了很多,这风铃大师当真是个高人。”

曲兰城东城门一座四合院内。

这座四合院真是张傲秋在东城门查探出那三座形成犄角的据点其中一个。

四合院比起其他四合院要大三倍不止,分为前后两院,对外是做布匹生意。

后院密室内,满满当当坐满了人,个个均是一脸严肃。

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沉声道:“这件事到底是何人所为,你们可有线索?”

下面人闻言却是一阵沉默,半响后在其左旁一人道:“现在唯一希望就是等何老三醒过来,不过据现场来看,却是有几人不同位置都有被咬过的伤口,而且几天前,上一个据点六人,也是出现这种被咬过的伤口,从这点上看,这两次凶手应该是同一批人,而且按伤口来看应该是毒蛇。”

山羊胡须的老者阴沉沉道:“江湖上有几个是善使蛇的?”

旁边另外一人道:“善使蛇的一般都是玩毒物的,江湖上有名的也就那么几家,一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韩家,统治整个苗寨,只是这韩家处于大山深处,根本不与外界接触,很少有弟子出来走动,另外两家则是湘北的萧家跟湘西的霍家,这两家只是小门派,两家之间一直斗来斗去,应该也没理由搞到我们这里来。”

跟着又是一人阴测测地说道:“在何老三旁边,却有‘武哥’两个血字,不知这又如何解释?”

众人一听,立即均望向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汉子。

这中年汉子外貌约在五十上下,国字脸,本是相貌堂堂,只是鼻梁高耸,形如鹰钩,破坏了整个形象,一双丹凤眼总是似睁似闭,让人看不出内心所想。

一身衣着华贵,右手转着两个铁胆,一看就是一副大老板派头。

此人正是千金台老板武进。

武进一看一众人都看向自己,冷笑两声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难道还是我主使的不成?”

先前说话的那人也是阴阴一笑道:“武老板,何必动气了,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再说了,‘武哥’那两个血字也不是我忽悠出来的,明摆在那里,大家都看见了。”

武进冷哼一声道:“柳湘榆,你那点心思就不要拿出来说了,不就是眼馋我做了千金台老板的位置么?有本事你我赌一场,要是你赢了让你又何妨?”

顿了顿接着道:“‘武哥’这两个血字确实是在现场,但那又能证明什么?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成双,再说了,世上姓武的也不止我一个,而且何老三在地上写的‘武哥’,多半是凶手不小心透露出来的,而那时他又恰恰还未昏迷,正好听见,所以这个‘武’也可能是‘四五’的‘五’,平常人都叫三哥、四哥、五哥的,这也很正常啊。”

其他人一听,也确实有道理,总不成凶手还特意告诉何老三这个“武哥”就是这个“武”,不是“四五”的“五”。

柳湘榆见众人均是暗暗点头,脸色微微一变,低下头,眼中凶狠的目光却是一闪而没。

正说着,外面一人来报:“禀长老,何老三已经醒了。”

山羊胡须老者闻言眼中寒光一闪,点了点头略带深意地说道:“我们先过去看看。”

何老三此时正躺在隔壁卧房,脸色苍白如死人。

山羊胡须老者见了对旁边禀告的那人问道:“雪莲丹有喂下么?”

那人点点头道:“正是喂服了雪莲丹才醒过来的。”

山羊胡须老者闻言“嗯”了一声接着问道:“可坚持多长时间?”

那人恭恭敬敬道:“回长老,可以坚持三个时辰。”

山羊胡须老者听完右手一挥,那人躬身行礼后退了出去。

山羊胡须老者走到床前道:“何老三,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

何老三先是无力地冲他拱了拱手道:“何老三见过长老。”

顿了顿接着道:“凶手是两个人,虽然他们蒙着面,但其面向特殊,其中一人脸上有一条刀疤,从左额头斜划过鼻梁,下面虽然被蒙住看不见,但我估计那刀疤应该到了右下额,此人年纪应该在三十上下,另一人一双眉毛稀稀拉拉,眼神阴冷,从蒙面面巾下看到的,应该是颧骨高耸,脸容消瘦,年纪稍微偏大,大约四十上下。”

何老三一边说,旁边已有人就这他所说的开始画像,何老三说完,像已画完,拿给何老三看过,又改了些地方,直到第五次何老三才肯定地点了点头。

山羊胡须老者见了立即道:“将这两张画像送往城主府,让其在各处张贴,同时命令在曲兰城所有的人都密切注意这两人,只要他们还没离开,总有一天会出现的。”

山羊胡须老者说完,立即有人应声,跟着推门出去布置。

山羊胡须老者转头对着何老三跟着问道:“除了这两人,还有没有其他,比如蛇?”

何老三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从开始我就没有看见蛇,只是听那刀疤汉子喊过几次‘看暗器’,那刀疤汉子狡猾的很,有时候是真有暗器,有时候又没有,只是真有暗器的时候确实有兄弟们中毒倒下。”

山羊胡须老者听完眉头微皱,喃喃自语道:“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