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65章 相伴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嘀嘀嘀——

一阵闹铃声响起,不断回响在空荡的房间里。睡在床上的男子伸手摸了摸,眼睛都没睁,直接把手机的电池扣了。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男子依旧紧闭双眼,皱眉怒吼道:“干嘛?”

“修哥,快点,咱们要迟到了。”门外传来郑鹏焦急的声音。

武修继续睡着,突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迟到?噢!对了,今天还得上课。”

武修这才反应过来,他“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赶紧收拾洗漱了下,和江天他们往学校赶。

江天他们昨晚由于也喝的多了,只是去洗浴城泡了会,便迷迷糊糊回家睡了。

哥几个一路小跑,刚到校门口,校门关了。

他们知道,直接进学校肯定要按迟到去门卫处登记。那会影响班分,被刑宁宁知道,肯定没好果子吃。于是哥几个站在校门口想了想,为了刑宁宁能拿到更多的奖金,翻墙吧!

对于翻墙进出学校,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自然很熟悉路况。哥几个直奔厕所那边,由于那边的砖墙不知道被哪位先辈整的凹凸不平,而且那边还没有监控,是非正常出校门的最佳选择地方。

这也是很多人喜欢来厕所抽烟的一个原因,万一一个不开心,不想上学了,从这里不用请假,可以直接离开学校。

哥几个站在离墙几米开外,一个俯冲,很熟练地爬到墙头,坐在了墙上。

“谁!”

突然一个很小心谨慎的声音传来,吓的武修他们一个哆嗦。

按理说这会应该是上晨读的时间,学生们都该在教室,毕竟很快会有政教处负责人查班级出勤。

哥几个顺着声音看去,武修和郑鹏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只见厕所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站着一个男子,俩人正蹲着抽烟聊天。看起来他们也是刚来,因为烟刚点着不久。

“王亮,咱们还真是有缘啊!”

武修他们从墙上跳下来,看着面前的王亮笑了起来。

王亮眉头一皱,说道:“是你们?”

武修点点头,冷笑道:“是啊,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不过既然遇到了,咱们刚好算算昨晚的帐。”

“昨晚的帐?”王亮看着武修,疑惑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他妈在这给老子装,哥几个,干!”

说着武修带头就朝王亮冲了上去,王亮一看躲不过了,把烟吐到一边,直接和身边的男子迎了上来。

武修一拳朝王亮的脑袋招呼过来,王亮脑袋一偏,一拳回了过来。武修抬胳膊一挡,王亮又一脚踹来,武修往后一退躲开了。

王亮紧握拳头,刚要继续朝武修动手,郑鹏从旁边一拳抡到王亮脑袋上。王亮顿了下,武修一脚踹到王亮身上。王亮往后退了一步,江天上去一把搂住王亮,直接就将他绊倒了。

这时武修不知道从哪捡来一块板砖,照着王亮的脑袋一下招呼了上去,瞬间鲜血就流了出来。接着三个人照着王亮就是一顿踹打,没多久王亮就抱着脑袋,躺在地上不动了。

另一边郝运来和冯飞刚把另一个男子打倒在地上,这下哥几个又围着另一个男子一顿踹打。没几下,男子也一脸痛苦的表情,躺着不动了。

武修扔了手里的板砖,蹲在王亮身边,说道:“告诉李乔,我不想惹他,并不代表我不敢惹他。他要想干,让他光明正大来,我随时奉陪。”

看着武修他们离开了,王亮躺在地上,表情异常凶狠……

当武修他们赶到教室时,刑宁宁正在查人数。

看到正要走进教室的这几个人,她一脸厌恶的表情,没好气道:“你们几个,为什么又迟到?你们知不知道,迟到了被门卫登记,是会扣咱们班班分的。你们好意思让全班辛苦挣得的班级荣誉,毁在你们手里吗?”

“老师,我们没有走正门。我们是翻墙进来的,门卫没登记。”冯飞一脸贱笑的表情,说道:“放心吧,不会扣咱们班班分的。”

“——”

武修他们瞬间就郁闷了,纷纷一副不认识冯飞的样子。他们很统一往边上跨了一步,想和冯飞保持距离。

看到刑宁宁表情变了,武修赶紧解释道:“老师,其实我是早就来学校了。只是昨天晚上不小心吃坏了肚子,就去上厕所了。”

江天和郝运来也赶紧往前走了一步,说道:“是啊老师,我们也是走在教学楼下才看到冯飞的。我们早上走时叫他,他让我们先走,所以今天我们不是一起来的。”

“——”

冯飞一听这几个人这么说,瞬间就怒了。他看着众人,刚要说话,却听到刑宁宁的责骂声:“冯飞,你翻墙进学校还这么理直气壮?大门不走,走偏门,怎么?门卫那边没登记,你是不是觉得很光荣?既然迟到了,就给我到外面罚站去。”

刑宁宁听到这几个人都没被登记,瞬间脸色缓和了很多,但她还是要处理这件事。

“武修、江天、郝运来,你们三个不回座位愣着干嘛?是不是也想站外面?”

三个人一听刑宁宁放过了自己,如释重负,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们看着一脸委屈,慢慢走向教室外面的冯飞,均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他们统一闭上了眼睛。

“同学们,这学期又完了。你们也知道,从明天开始,咱们就要期末考试了,大家抓紧时间复习。争取这次考个好成绩,这样回家才能过个好年……”

不知道为什么,武修开始感觉,他现在每次听到老师的声音,就想神游四方。

转头看着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江天,他觉得这小子太过分了。都快考试了,还这么能睡,你对得起老师的栽培和家人的期望吗?

兄弟,就是要无论风雨,始终相伴。

兄弟一场,武修不想让江天一个人这么堕落下去。于是他把两个胳膊平放在桌子上,脑袋紧紧地挨着胳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