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零七章 下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千金台。

那老者派出人手后,跟着立即前往千金台后院。

进了后院,一座独立的二层小楼掩在树荫之下,周边灯火稀少,隔着大树只能隐隐看见小楼一角,在这黑夜之中,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老者直接踏入小楼,楼内立即闪出一人拦住其去路。

老者见了低声道:“我要见老板。”

来人冷冰冰地道:“候着。”

接着人影一闪而没,半响后,来人站在楼梯口冷然道:“老板在等你。”

老者“嗯”了一声,缓步上前,来人不疾不徐跟在他后面。

到了二楼,武进正坐在一张宽大的靠背椅上,神情木然地看着手中的一张薄纤。

听到脚步声,武进眉毛一挑,看了老者一眼问道:“老于,有什么急事?”

老者名叫于金洪,自武进坐上千金台老板宝座后,一教二宗就派他过来,明面上说是要辅助武进管理千金台,但暗地里的情况,双方都心知肚明。

武进也是枭雄人物,岂容身边有他人出现,只是碍于一教二宗压力,所以才不得不虚与委蛇,所以对于于金洪自然也防着一手,只让他负责赌坊上一些台面上的事情。

于金洪也乐得如此,只要武进没有什么异心,其他的都可睁只眼闭只眼。

于金洪听武进问起,跟着将今晚跟张傲秋对赌的事情说了一遍。

武进听完,不置可否,只是将手中薄纤一递,后面那人立即接过,送到于金洪手中。

于金洪先是诧异地看了看武进,然后接过薄纤细细看了起来,看完后不由暗吸口凉气道:“这小子是烟雨阁的人?”

武进冷哼一声道:“这小子跟陈沙鸥对赌,结果大胜,陈沙鸥想杀人夺钱,却反被其制,被下了****,而且还被讹诈了一大笔黄金,只是在这其中却是提到烟雨阁,至于这小子是不是烟雨阁的人,现在还不好定论。”

于金洪想到自己派出十五人,也是打着跟陈沙鸥一样的心思,也是想杀人夺钱,若是这小子真是烟雨阁的人,只怕人财两空不说,还会捅出一个大篓子。

而且这事武进还不知情,一切顺利还好说,若是真捅出篓子,只怕武进会趁机将自己除掉。

想到这里不由心中暗自后悔,不该没调查清楚就匆忙出手,一想到一教二宗对失败者的惩罚,额头立即冒出冷汗。

武进看于金洪紧张的样子,冷然道:“输了只是技不如人,也没什么要紧的,老于你如此紧张做什么?”

于金洪听出武进话语中的杀机,心中更是后悔,放下薄纤惨然道:“我已派出十五人去追杀这小子了。”

武进一听,一拍桌子霍得站起来历喝道:“你说什么?”

接着又问道:“派出去多长时间了?”

于金洪道:“快一个时辰了。”

武进闻言快速走了几步,想了想道:“这段日子,我教在曲兰城两处据点被人偷袭,上面正大力施压追查,此时正是关键时刻,若那小子是烟雨阁的人,要是杀了他,惹出尤三娘那个疯婆子,恐怕一时难于善罢甘休。

而且烟雨阁谋我久已,现在却是白白送她一个借口,老于啊,老于,你也算是**湖了,怎么能如此鲁莽了。”

于金洪当时也是被张傲秋气得急怒攻心,根本就没考虑其他,只想将这小子碎尸万段方泄心头之恨。

而且他这次派出去的十五人,有五个灵境期高手,就是想一举必杀,不留后患。

只是没想到,这中间居然牵扯上了烟雨阁,而且早不早晚不晚的,偏偏又是在两处据点被毁的关键时刻。

武进看这于金洪阵红阵白的脸色接着道:“千金台在明面上是我做老板,实际情况你也清楚,烟雨阁若要找麻烦,而且又占着理,恐怕就是城主府也不好插手,若是一不小心让有心人查出千金台背后的东西,那你我二人可不是掉脑袋这么简单了。”

于金洪一听,脸色更白,望着武进急道:“武爷,你可有什么别的法子?”

武进闻言冷笑一声道:“烟雨阁的尤三娘在曲兰城影响力并不比我低,而且她真要找上门来,我们还不能动用背后的力量,你让我想别的法子,我能有什么别的法子?”

于金洪跟着道:“武爷,总不能就这样让她找上门来吧?”

武进后面那人听了阴测测地说道:“于老板,这件事是你挑起来的,武爷可并不知情,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只怕这事还得于老板你自己解决。”

于金洪听了一愣,心中立即明白过来,武进这是要借刀杀人,此时心中虽很,但现在却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闻言一丝怒意闪过,跟着又低声道:“不错,这事是我挑起,但千金台在外人眼中还是你武爷做老板,就算我说这件事是我做的,尤三娘又能善罢甘休么?”

后面那人闻言道:“尤三娘倒还好说,无非多周旋一段日子,至于其他的,才是最重要的。”

于金洪一听就明,那人说的其他的,正是背后的一教二宗。

当即身子一垮,颓然道:“好,我自己去跟长老说明。”

武进道:“据传回来的消息,那小子只是让陈沙鸥将金子凑齐后送往烟雨阁,也并不一定他就是烟雨阁的人,不过若是这样当然更好,尤三娘虽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起码还有回旋的余地。

不过万事就怕万一,先有准备,事到临头也不慌,老于你跟长老说起时,也将情况表明,若这次你派出的人能得手,自然毁尸灭迹,让尤三娘无从查起,若是不能得手,派出去的那些人也不能留,不过一次损失这么多好手,只怕上面也会大发雷霆了。”

紫陌听张傲秋所说,倒也无所谓,只要刺激,在那都一样,倒是夜无霜一听立即想起了烤肉,在旁立即道:“好啊,好啊,这就走。”

张傲秋闻言得意地看了紫陌一眼,紫陌见了撇了撇嘴,摇摇头,嘴巴张了张,无声地说了句:无耻。

张傲秋见了哼唧两声,凑到夜无霜跟前道:“那我们去买点调料如何?”

夜无霜一听嘴巴不由自主动了动,眼睛跟着不自觉地就往街边卖吃的摊子上瞄去。

张傲秋看了暗自好笑,当即道:“管家,少爷肚子饿了,我们就在这里吃点宵夜吧。”

接着偷偷瞟了夜无霜一眼,见后者小脑袋一个劲地点头,顿时心里有了数。

张傲秋跟紫陌就着夜无霜,在一家卖粉肠的摊位上坐下,一人点了一小碗,吃点是个意思,留着肚子等下吃烤肉。

紫陌付了银子,顺便将老板桌上的调味品一并全部买下,装在一个盒子里,悠悠然往山上走去。

近处山上也并不全是黑灯瞎火,廖无人烟,特别是靠近曲兰城的山脚,比城镇内还要热闹。

张傲秋三人兴趣盎然地边走边逛,时不时停下来看看,慢慢地越走越远,越走越偏。

张傲秋走出了兴致,高兴大声道:“管家,反正已走到这里了,不如我们就更进一步,体会一下山里的静幽如何?”

紫陌知道张傲秋话里的意思,当即道:“既然少爷高兴,那我们就陪少爷一起好了。”

张傲秋哈哈一笑道:“好,这就走。”

几人越走越偏,渐渐地人烟稀少,四周景色也因少了灯火而变得暗淡下来。

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道:“三娘的人跟过来没有?”

夜无霜摇了摇头道:“消息时传出去了,至于是不是及时跟过来,我就不清楚了。”

张傲秋一想也对,领头的只发布命令,至于执行情况就看平时的训练了。

当即放尽神识,四周二十丈外,那十五个人隐隐将他们围住,而更远处,又有四人远远观望,其中一个正是尤三娘。

张傲秋见了小声道:“点子来了,三娘他们在后面。”

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微一点头,张傲秋随即大声道:“你们看那边山林是不是像匹骏马?走,到那边去看看。”

紫陌顺着张傲秋手指方向看去,一看顿时一阵无语,那片山林连骏猪都算不上,还他妈骏马,真是瞎忽悠。

张傲秋到不管这些,兴高采烈地在前带头,走了好半天后跟着一屁股坐下道:“累死少爷我了,实在走不动了,管家,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紫陌一看周围,这里正是山林里一处前湾,四周大树密布,人迹罕至,还真是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当即心领神会地回道:“这地方安静,我先把地方清一清,少爷先坐会。”

话音刚落,后面出来一声阴测测的声音道:“三位,我们一起如何?”

紫陌跟夜无霜闻言立即向张傲秋靠拢,张傲秋看着外面不断出现的人影,紧张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做什么?”

紫陌左右看了看,冷然道:“灵境期的不少啊。”

先前那人笑道:“管家跟这位……,啊,护卫?两人可都是灵境期,若是我们不来几个灵境期的,岂不是小看你们了?”

夜无霜冷笑道:“就不知你们这些灵境修为的是不是跟千金台那老家伙一样,嘴上嚣张的不得了,最后还不是输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