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章 试比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化身贵公子与管家的张傲秋跟紫陌在曲兰城大街上悠闲地四处闲逛。

此时正是夜色正浓,街边灯火灿烂,路上游人如织,一长溜的小摊沿着街边摊开,摊位上摆放着各式小物件,有女人用的梳子、发簪以及各色胭脂,还有琳琅满目的各种吊坠、首饰,更有馋死人的吹糖人、煎白肠、皂儿糕、粉羹以及馓子,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张傲秋摇着折扇四处走动,兴致盎然,而后面紫陌老管家则沉着脸紧紧跟在后面。

他们现在去的第一个所在,正是上次两人在曲兰城大闹一场的地方,后来偷听得知一教二宗人将那处据点暂时放弃了。

只是不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处据点是不是又重新启用了?

张傲秋看是漫不经心,实则早已放出神识,对沿路的街道两边的房子都进行了探查。

曲兰城与临花城相比,面积约为后者的七成,同样身为离水河边重镇,曲兰城设三个城门,一个码头,城门分东、西、北,南面靠山,而张傲秋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靠近码头的东城门。

整个曲兰城也属东城门这边一块最热闹,来往船只上的各色人等,都会从东城门入城,所以包括烟雨阁、千金台这些顶级客栈、赌坊都选址在离东城门不远的位置。

人多带来了收入,同时也是鱼龙混杂,最方便进行情报交流。

一个时辰后,张傲秋在东城门处就发现了一教二宗的三处据点,只是这三处据点均设在人多繁华处,而且互相形成犄角,守望相助。

张傲秋与紫陌在一处小摊位坐下,一人叫了一份煎白肠外加一份粉羹。

紫陌看了看四周,凑过去小声道:“秋哥,这三处位置怕是不怎么好处理。”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先不管这些,我们今晚只是探路,等会再到其他位置去看看,回去后将所有一教二宗的据点都绘制成图,只要有心,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紫陌见他这么说,也就“嗯”了一声,开始专心对付面前的煎白肠跟粉羹。

等他们慢悠悠吃完,时辰已接近子时,路上行人渐渐变得稀少,张傲秋伸了个懒腰道:“管家,现在天色已晚,少爷我要回去睡觉了。”

紫陌沉声道:“是,少爷。”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让尤三娘送来一份曲兰城地图,这份地图是曲兰城官方地图,详尽到每条街每间房屋以及具体名称。

这样的地图一般绝不会传到民间,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尤三娘在曲兰城官方路子很广。

不过这也正常,一家顶级客栈若没有官方影子,也很难在东城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拿下这么大块地盘。

张傲秋找到昨晚发现的三处位置,用朱砂标明,抬头道:“三娘,这三处地方尽快查出他们的底细。”

尤三娘略带怀疑道:“张公子,这三处……,是一教二宗的据点?”

张傲秋肯定地点点头道:“三娘你放心,在这事上我不会开玩笑的。”

尤三娘道:“你们昨晚只出去了几个时辰,这三处据点你们是怎么找出来的?”

张傲秋神秘笑了笑道:“山人自有妙计,这两天我们会将曲兰城转个遍,那时候他们的据点分布就会在这地图上清楚显示出来,即使我们这段时间不能全部对付他们,但对圣教这也是极好的资料。”

尤三娘初见张傲秋两人时心中就有些惊异,首先是她看不透他们的修为,紫陌是灵境中期,修为已经高于她,修为看不出来但还可以感受到,如此年纪的灵境中期修为,也小小打击了一把她傲娇的心理。

而张傲秋则是完全一片空无,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但尤三娘的直觉告诉她,这人绝对不简单,因为很多时候,都是他在拿主意,就连圣女也甘愿以他为首,这种情况虽然微妙,但那感觉绝不会错。

若是仅仅智高于人也可以理解,但从其制定的计划来看,这人绝对是胆大包天的家伙,若手中没有真章,绝不会让自己陷入如此险地。

特别是张傲秋刚刚标出的三个一教二宗的据点,就连自己在曲兰城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家伙只是出去逛逛就能找出来,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念及此处,尤三娘望向张傲秋的眼神凝重中带着惊异,半响后才道:“好,那我马上安排人手对这三处地方进行查探。”

张傲秋倒没注意尤三娘眼神变化,只是低头皱眉看着地图上三处朱砂红记,听尤三娘所说,略一点头道:“这三处位置处于东城门繁华位置,若是偷袭则很难脱身,但若是强攻,则造成影响太大,而且这三处位置互成犄角,相互之间位置距离又不远,一处遇袭,另外两处可以很快赶到,这还真有点棘手啊。”

紫陌想了想道:“若我们采用声东击西的方法,是不是可以打破缺口?”

张傲秋“哦”了一声问道:“声东击西?如何个声东击西?”

紫陌道:“若我们在其他位置也发现一教二宗的据点,而且那些据点守护不像这三处这么严密,那我们就在那几个地方先大搞几场,让他们紧张起来,那时一教二宗的人就会将人手集中在我们闹事的地方,等他们在那里等着的时候,我们再杀个回马枪,嘿,这样岂不是安全多了?”

张傲秋听了眼睛一亮道:“紫大师这个主意不错,所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好,那我们今天就再去曲兰城转转。”

尤三娘在旁打断道:“你们出去转,那骰子不练习了?”

张傲秋满不在乎地说道:“已经学会了,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尤三娘“呃”了一声,瞟了他一眼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们,而是若你们以后要对决武进,实在不是就会一点就可以了。”

顿了顿又问道:“你们两个以后谁下场子?”

紫陌笑了笑道:“那要如何三娘才能放心了?”

尤三娘理所当然地说道:“至少要比我强。”

紫陌“哦”了一声,然后指了指张傲秋道:“以后都是他下场子。”

尤三娘也不啰嗦,直接抄起旁边的骰盅道:“六颗骰子,我摇十次,若你能听中八次,那我就不再过问。”

张傲秋点了点头,心想:若不拿点东西出来,就算以后打着尤三娘的旗号与武进对赌,尤三娘自己都没有信心,那自然会在安排上畏手畏脚,这样也许会无形中埋下败笔。

以其这样,到不如一次给足她信心,想到这里,右手一引道:“若我十听十中了?”

尤三娘脱口而出道:“那不可能。”

张傲秋也不以为意,笑了笑道:“既然武进极限是十颗骰子,那也就不用六颗了,直接上十二颗吧。”

尤三娘听了嘴巴张的老大,“啊”了一声道:“十二颗?我没有听错?”

紫陌在旁道:“三娘,你没听错,十二颗骰子,十听十中。”

尤三娘这下不服气了,若是摇骰子,自认为应该跟他们不相上下,但听骰子自己可是苦练了三年多,现在的极限只能达到六颗,而且最好成绩就是十听八中。

所以刚才跟张傲秋说六颗骰子十听八中,是因为他们毕竟到现在为止还只学了两天,就算再怎么天才,能达到这样的成绩已经是逆天了,若是这样,再假于时日,超过武进也不是不可能。

而张傲秋听了不但不反对,反而直接将骰子颗数翻了一倍,这样听骰子的难度就不是简单的相加了,这就由不得尤三娘认为他是在吹牛皮。

尤三娘在骰盅往桌上一放,右手一撩裙摆,右脚踏在凳子上,抬头双眼凌厉地看着张傲秋。

两人这才看见尤三娘泼辣的另一面,不过越是这样的女子,越能让男人产生征服的欲-望,再加上修炼媚功,静下来时我见犹怜,这两中气质融合在一个人身上,更衬托出尤三娘一种独特的魅力。

尤三娘也不多言,直接用骰盅一一划过十二颗骰子,骰盅在秀手上翻滚不休,只听里面骰子哗啦啦响个不停,片刻后“砰”的一声将骰盅盖在桌面上,然后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傲秋看了笑了笑,毫不犹豫道:“一点、三点、四点、六点、三点、五点、六点、两点、一点、三点、四点、五点。”

尤三娘听他说完,霍得揭开骰盅,细细一看,果然一个不差。

一时不由目瞪口呆,犹自不服,娇喝一声道:“再来。”

一连九次,每次都是骰盅刚落,张傲秋就准确报出相应点数,没有半丝犹豫,十听十中,更没有一次出错。

十次过后,尤三娘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骰盅,颓然道:“我苦练三年,居然抵不过你只练一天,怪不得杨公常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三娘佩服。”

张傲秋道:“三娘不用这样,各人天赋不同,我能十听十中,也只是我耳朵天生灵敏而已。”

尤三娘苦笑一下道:“你不用安慰我,即使耳朵再灵敏,也不可能只练一天就能达到如此效果的。”

说完又是精神一振道:“既然这样,那武进已完全不是你对手,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CghNlE'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