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九章 直杀而入(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场中行动电石火花,那人后撤一步刚要转身,却正好进入张傲秋刚才劈出的一刀处,张傲秋刀身虽走,但刀气犹在,凝若实质,聚而不撒。

那人大吃一惊,他也算是江湖老手,但却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诡异的打法。

当即没有办法,只好硬生生身子一顿,只是经脉内的真气却是跟着一窒,而此时紫陌陌漓刀带着风声狠狠砍了过来。

“当”的一声响,场内兵器第一次接触,拉开了血战的序幕。

紫陌这刀来得恰到好处,正是那人真气运转不畅的刹那,只一刀就将那人劈得往后连退好些步,脸色一片潮红。

而他后退的身子,却正好挡住想要前来围拢的其他人,一时腾出一大片空间。

紫陌大呼一声“痛快”,身形跟着上前,陌漓刀由下往上,身子一转,刀身借着旋转之力,更是虎虎生风。

也就这么一个呼吸的时间,只要错过这一刹那时光,那人左右两旁的人就能形成合拢,同时也将那人救下。

但也就这一刹那,紫陌雪亮刀锋先一步杀到,那人避无可避,后退的身子还没站定,只好匆忙一剑横档。

又是“当”的一声。

那人长剑直接被劈得脱手而飞,接着一条血红从他胸口出现,那人摇晃了两步再也站不稳,往后一头栽倒。

仅仅两刀,就干掉一个灵境中期的高手,若是放在平日,那人跟紫陌也是旗鼓相当,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但生死搏斗中,本来很多就是借势,这个势不仅是人,同时也可以是环境,所以说一个聪明的人,即使修为不及对方,只要不相隔太远,能善于借势,也是完全有可能战胜对方的。

紫陌一刀得手,脚步一错,身子一扭,如水中受惊吓的游鱼,迅速退开,避开对方其他人的锋芒。

张傲秋早已转到紫陌身后,星月刀上下翻飞,挡住另外两个灵境高手的夹击。

另一个灵境高手本想先救先前那人,只是场中形式发展太快,加上他先前又是身处后院,等赶到时,已经被自己人生生挡在外面。

张傲秋见对方已形成包围,噘嘴发出一声嘘声,这时紫陌已转过身来,陌漓刀将其中一个灵境高手招式接了过去。

与张傲秋对决的灵境高手,手持大斧,斧势沉重,连绵不断,张傲秋一连硬接好几斧,装作不支,脚步踉跄,往一旁人多的地方闪去。

持斧高手见己方一个照面就损失一人,也是杀出了真火,见张傲秋后退,面容狰狞,怪笑一声,脚步一错,跟着往前。

而正在这时,从后面包抄上来的两个天境高手,整个人却是莫名其妙一阵抖动,接着软绵绵地摔倒在地。

持斧高手正好正面对这那两人,见此情景,不由一阵错愕,斧势自然而然略微停顿一下,张傲秋嘿嘿一笑,退后的身子突然向前,没有一丝停顿,同时星月刀从身侧隐蔽划过,刀芒一闪而没。

持斧高手只觉手头一轻,再看时,自己的大斧居然只剩下了个斧柄,顿时心头大骇,身形猛得一顿,跟着就向后撤。

但此时张傲秋已站稳先机,岂能让他如此轻易离开,星月刀一圈一砸,将其左路封死,逼其往右。

而右边正好是另一个灵境高手赶过来的路线,被持斧人身子一当,心中暗骂一声,身形往左一闪,同时手中长剑全力杀出,将张傲秋劈往左侧的刀式挡住。

张傲秋一声不吭,身形却毫无征兆地往右突然加速,对方如暴风雨杀来的长剑顿时刺了个空,而临空的身形却又将后面几人挡住。

两人见状同时怒吼一声,打到现在,场面完全被对方牵着走,合围不但没起到作用,反而对己方造成牵制,这种憋屈让他们一时怒火中烧。

持剑人大喝一声:“其他人退后,小心他有暗器。”

同时长剑一展,往张傲秋追去,持斧人恨恨地将斧柄一扔,夺过己方一人手中长刀,刀锋一卷,跟着在旁夹攻。

而先前无缘无故倒下的两个天境高手,两人只当是张傲秋暗中用了带毒的暗器。

所以两人一边打,一边留心张傲秋的左手,生怕对方又暗地里来一记。

张傲秋也乐得如此,“桀桀”怪笑一声,左手往后一撩,同时大喝一声:“看暗器。”

那两人闻声唬得一跳,身形生生顿住,一剑一刀化成一个圆圈将自己身前罩住。

哪知却是一场空,张傲秋大笑道:“蠢货。”

星月刀趁势往前,犹如一道长虹,狠狠砍向那持剑人。

两人被张傲秋一顿讥笑,心中怒火更重,持剑人见张傲秋长刀划来,脸上露出狠色,长剑后发先至往刀锋最盛处挡去。

他是灵境巅峰修为,何惧一个灵境初期的一刀。

哪知对方看是全力的一刀却是虚招,见长剑过来,刀式临空一转,以刀带人,身形跟着飘动,砍向旁边的持刀人。

持剑人这一剑却是用错了力道,全力一击却刺了个空,就如用千斤之力去提一根稻草一样,顿时觉得胸口一窒,如虹的剑式在空中逼不得已地顿了一顿。

以此同时,又是“当”的一声巨响。

持刀人见张傲秋砍往同伴,刀式跟着收回,本想在两人硬拼一击后从旁偷袭,心中正是一喜,没想到对方长刀却瞬间砍向自己。

雪亮的刀锋如一道闪电,持刀人大吃一惊,长刀下意识挡了过来,十成力道却用不到一半,一刀就将其劈得连连后退,步了先前一人后尘。

而刚刚这一刀的力道,显然不是一个灵境初期修为的人能使出的,心中顿时雪亮,对方是有意隐瞒修为,同时大恨,只是这时自己一口气喘不过来,连想要张嘴提醒同伴都办不到。

张傲秋“哈哈”一笑,右脚跨出,缩地成寸,大喝一声:“看刀。”

持刀人心头大骇,顾不得形象,借势就地一滚,哪知对方身子一旋,长刀划过,却往持剑人腰际划去。

又是虚招。

持刀人在地上连翻几个滚,一咕噜爬了起来,堂堂灵境期高手,何曾如此丢脸过?

心中恨不得要将对方生吞活剥,张嘴正要提醒同伴对方修为,却感觉脚踝处微微一阵刺痛,等他想去看时,却是天旋地转,跟着眼睛一闭,刚爬起的身子又“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持剑人在旁看了目赤欲裂,大吼一声:“一起上。”

说完身子往左一侧,同时长剑迎向划往自己腰际的长刀。

紫陌陌漓刀翻滚,也不管其他,只是一心将自己对面的灵境高手牵制住,剩下的张傲秋自会搞定。

散往外围的其他人闻声跟着一哄而上。

张傲秋星月刀跟对方长剑却是一沾就走,一个旋身,同时叫道:“看暗器。”

持剑人条件反射地往后一退,张傲秋呵呵一笑,长刀卷过,两个地境高手连一合都没挡住,带着一蓬鲜血往后就倒。

持剑人见又挡了个空,知道又被对方调息了一把,心头更怒,大吼一声,长剑如风般往张傲秋杀去。

张傲秋看着对方剑势如虹,身形顿时如一片落叶一般,一时左一时右,星月刀同时挥挡,将后面夹击刀剑荡开。

持剑人深吸口气,长剑扩大范围,将张傲秋身前三尺位置团团罩住。

张傲秋又是大喝一声:“看暗器。”

这时持剑人再也不管,长剑剑势不变,身形往前标去。

哪知此时自己左近两人却突然毫无征兆地身子一软,持剑人吓了一跳,见张傲秋左手又往后,知道对方又要放暗器,如风的剑势突然一顿,撤了回来,护住自己身前三寸位置。

张傲秋见状哈哈一声讥笑道:“蠢货。”

身形跟着上前,星月刀从下划过,同时刀身一缕刀芒暴涨三尺,就像刀身生生加长三尺一样。

持剑人这下真是大吃一惊,刀身能吐出刀芒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一吐还是三尺长,不由自语道:“什么鬼?”

刀芒瞬间就到,持剑人下意识伸剑去挡,只听“嗤”得一声,刀芒轻松划断长剑,接着直接将其从中劈为两半。

一时一蓬鲜血如喷泉一样四散喷出,撒得漫空一阵血雾,张傲秋一刀得手身形跟着后退,避开那漫天的血雾。

跟紫陌对决的那人一见,只觉心胆俱寒,刀式一收,就想后撤。

紫陌嘿嘿一笑,陌漓刀刀式暴涨,将其牢牢盯住,一个仓皇后退,一个气势如虹,双方差距就此拉开。

剩下的其他人见了,顿时一声喊,四向散开,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张傲秋哪能让这几个逃走,嘴角发出嘘声,顿时满场“咻咻”声不绝,很快就解决战斗,这下这两黑蛇又可以报餐一顿了。

张傲秋怕夜长梦多,朝紫陌低喝一声道:“快点解决,武哥还等着了。”

紫陌却是历喝道:“现在能提名字么?”

张傲秋“嘿嘿”阴笑一声道:“死人还知道个屁。”

说完刀式一卷,跟着在旁夹攻,一个玄境,一个灵境,再加上对方已无再战的勇气,很快被张傲秋偷袭一掌,一口鲜血喷出,跟着往后就倒。

紫陌本想上前再补一刀,张傲秋一把拉住,使了个眼色道:“扯呼。”

紫陌一见恍然大悟,一收陌漓刀跟着张傲秋后面,翻过院墙而去。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VGLSaK'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