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九十八章 直杀而入(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看了眉头一皱,接着哈哈一笑道:“我就说我摇骰子手法一流,他们总不相信,现在看见了吧,哈,三位老板都听不出来了?”

陈沙鸥无语地看了一眼卖宝的张傲秋,没好气道:“快开吧。”

张傲秋听了立即吆喝一声:“开了。”

这次开的是一点、五点、三点,共计九点小。

张傲秋看了看骰子,又看了看桌上的押注,一拍额头道:“幸好三位押注的是大小,阿弥陀佛。”

赔了黄金后,张傲秋将袖子挽得更高,双手十指交叉往外,只听“啪啪”几声骨头脆响,跟着道:“我要拿绝活了。”

说完抱着骰盅一通乱摇,最后放下骰盅擦把汗道:“要是你们这次也能押中,那我以后就都不赌了。”

陈沙鸥三人知道他只是说笑,这次陈沙鸥听得清楚,押注一百两买十三点。

旁边的杨、何二人却不敢再跟,只是各压一百两买大。

张傲秋也不再说,直接揭开骰盅,里面显出四点、五点、三点,却是十二点,大。

张傲秋拍了拍手庆幸道:“还好还好。”

这局收陈沙鸥一千两,各赔杨、何二人一百两,算是赢了八百两。

陈沙鸥看了脸色一变,内心开始有所动摇,难不成自己真听错了?

虽然信心有所动摇,但陈沙鸥却有赌徒本色,下一局继续赌点数,不过这一局却让他扳回一局。

看着自己听对的骰子,陈沙鸥脸色这才稍稍平静下来。

不过剩下四局,陈沙鸥却是接连听错,八千两黄金到此输了一干二净,杨、何二人也各输四百两跟六百两。

陈沙鸥将最后赌牌推给张傲秋道:“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下次再来?”

张傲秋一边清理着赌牌一边点头道:“可以啊,三位老哥定日子,小弟准到。”

陈沙鸥想了想道:“我明日还有点事情要办,要不我们就约在后天怎样?”

张傲秋摊摊手道:“我无所谓。”

说完站起身来,旁边的夜无霜自帮他收好赌牌,那伙计带着去扣出赌坊提成,换回金票。

出了千金台,没走多远,张傲秋跟夜无霜对望一眼,夜无霜霍得转身,手按剑柄冷喝一声道:“若是再跟在后面,小心我长剑杀人。”

说完清冷的眸子左右环扫一番,才再转身往前。

张傲秋冷笑一声道:“是千金台的人。”

夜无霜诧异道:“千金台?我们现在又没赢他们的金子,跟着我们做什么?”

张傲秋笑道:“今日赢的也不少了,自然要引起千金台注意,要是我不跟陈沙鸥他们对赌,而是下千金台的场子,他们早点有个提防不是更放心么?”

夜无霜闻言皱眉道:“那我们后天还过来么?”

张傲秋拍了拍藏金票的地方笑道:“当然来,要是不赢点回去,阿漓能放过我么?”

回到烟雨阁,张傲秋洗漱完毕,闲来没事,将两条黑蛇招了出来,一手托一个,仔细看了看,好像感觉比以前要重了些。

张傲秋笑道:“这段日子,可有你们吃的了。”

两条黑蛇这几天吸了不少精血,现在正是身体消化,昏昏欲睡的时候,也懒得理他,卷着身子在张傲秋手心上一动也懒得动。

张傲秋看了笑骂一声,盘膝坐好,将两个家伙放在膝盖上,然后眼睛一闭,开始打坐调息起来。

第二日张傲秋一早起来就没看见夜无霜,顿时倍感无聊,不知道要到那里去,于是坐在烟雨阁二楼栏杆上喝着闷酒打发时间。

还没喝两口,张傲秋就就远远看见紫陌一摇一摆地向烟雨阁走了过来,不由暗自一笑,不知两个女人见面,有没有将那宅子屋顶给掀翻?

张傲秋看着紫陌的时候,紫陌立生感应,抬头一看,正看见张傲秋遥遥举起了酒坛。

紫陌嘴角一牵,露出一个无声地笑容,依旧不紧不慢缓步向前。

进了烟雨阁,张傲秋一把拉住他道:“我们那大宅子可保住了?”

紫陌被问得一愣,接着就明白过来,不满道:“本大师是什么人,能让那情况发生?”

张傲秋闻言奇道:“难道她们两个就没动静?”

紫陌笑道:“嘿,阿漓压根就还不知道。”

张傲秋眼珠一转,没想明白,接着问道:“阿漓不知道?你不是想瞒着阿漓吧?”

紫陌一看张傲秋样子,不屑道:“我什么时候说要瞒着阿漓了。”

“那你为什么说阿漓压根不知道了?”

紫陌吸了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道:“秋哥,做事不用这么直接吧?你想,现在雪怡跟阿漓两人住在一起,两人就有机会互相了解,说不定时间长了还会相互喜欢对方,等她们感情不错的时候,再跟阿漓说这事,那是不是要靠谱的多了?”

张傲秋想了想也对,“嗯”了一声道:“这个法子到不错,这是雪怡想出来的么?”

紫陌道:“切,这么英明的注意当然是本大师想出来的了。”

说完话题一转道:“那几个地方你还没有去吧?”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紫大师吩咐过的,我怎么敢吃独食了?”

紫陌“嘿”的一笑道:“这还差不多,要不今晚就来一次?”

张傲秋点点头道:“甚合吾意,不过这次我们换个地方,这两天我都踩好点了。”

紫陌不解道:“换个地方?为什么要换个地方?”

张傲秋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去过一次,当即胡诌道:“你想,我们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两个人,现在到别人地盘去闹事,当然是要避重就轻了,要是那地方有好几个玄境高手,你还一头往里钻,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紫陌想了想道:“也对,不过你踩点那位置就没有玄境高手么?”

张傲秋道:“反正我踩点的时候是没有,晚上就不知道有没有了,看运气了。”

紫陌倒是不着急,咧嘴笑了笑道:“本大师相信你,咦,霜儿了?”

张傲秋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一早起来就没看见人了。”

紫陌“嗯”了一声,也不多问道:“那我们下午做什么?”

张傲秋没好气道:“晚上还有一场恶战,现在当然是打坐调息了。”

跟着又问了一句:“那名单拿到手了么?”

紫陌端起茶杯做了个妥当的手势道:“已经交给雪怡了,不过我让她先不着急动,她一个人我不放心,还是等我们回去后再做打算。”

过了子时,张傲秋跟紫陌进入尤三娘说的那条密道。

在地道里,两人同时换上另外一副面具。

张傲秋脸上这副面具是一个刀疤汉子,一条刀疤从左额头斜斜划过鼻梁直到右下额,平添一股凶狠。

而紫陌这副则是一个阴冷的中年汉子,颧骨高耸,脸肉消瘦,一双眉毛稀稀郎朗。

两人对望一眼,张傲秋道:“这样子倒是适合今晚要做的事。”

说完掏出丝巾蒙在脸上,对紫陌交代道:“等会一切看我手势,万不可轻举妄动。”

紫陌同样蒙上丝巾,点了点表示理解。

密道的出口居然是在后面的连岭山脉中,出口外是一个天然的山洞,正处于一处悬崖边,极其隐蔽,就算让人搜,也很难发现到这里。

紫陌站在悬崖边往下看了看,咂舌道:“圣教也正是下本钱啊,居然将地道掏到这里来了。”

张傲秋出来也四处看了看,这里虽然偏僻,但下山却是方便,不远处就是离河,若是估计不错,在离河边应该长期停有圣教的船只。

两人感叹一番,顺着山坡往下重新进入曲兰城。

此时大街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大半的院子里已经熄灭了灯火,整个曲兰城多半已经进入了梦乡。

张傲秋放开神识,也不往高处走,专走墙角阴影位置,很快两人就到了张傲秋踩好点的一处四合院。

张傲秋蹲在墙角,神识将这院子里外全扫了一遍,屋顶有两人警戒,院子里分别藏有四人,分别位于前院两侧及后院树上。

张傲秋看了一会,伸手对紫陌比划了一下,院子内有十五人,其中四个灵境,八个天境,三个地境。

紫陌小声问道:“怎么做?”

张傲秋“嘿嘿”一笑,放出两条黑蛇,然后站直身子,对着院门一脚踢了出去。

这一脚带着阴劲,院门“哗”得一声飞出,直接砸在前院天井上,发出“轰”的一声响。

紫陌没想到张傲秋这么直接,刚想要问,张傲秋已经跃入前院。

几个呼吸后,院子里的人就围了上来。

其中一人上前大喝道:“阁下是何人,竟然敢闯我家宅院?”

张傲秋哑着嗓子道:“一教二宗的孽种,今天爷爷就来替天行道。”

那人眼睛扫过张傲秋跟紫陌,不屑道:“一个灵境初期,一个灵境中期,就这点修为也想替天行道?”

此时张傲秋改变体内真气运行路线,使得自己修为在灵境初期上下。

张傲秋“桀桀”怪笑一声道:“能不能替天行道,见过真章再说。”

说完一刀划过,直取前面那人。

那人没想到他说打就打,却也是怡然不惧,冷哼一声道:“活捉一个。”

剩下人闻言立即抽出兵器,迅速靠拢,想将两人团团围住。

紫陌在后面却是一声不吭,趁着对方还没有形成合拢,在张傲秋身子刚动的一刹那,同时身法展开,人如游鱼一样,闪往一侧,陌漓刀高举,居然是同时夹攻。

那人没想到紫陌来得这么快,嘴中历喝一声,手中长剑左右摆动,同时后撤一步。

张傲秋神识笼罩整个四合院,见那人刚动,星月刀一刀劈在那人左近空处,接着身子一转,将那人留给紫陌。

PS:今早看新闻,居然听闻黄易大师仙去的消息,实在是太可惜了,在此悼念这位玄学小说大师!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