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6章 冒充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首位的路盛率先开口羡慕道:‘凡兄弟的条件的确不是我们能及的啊,我们整个路城也没有一个天天靠吃丹药提升修为得啊,不知道凡兄弟是那个宗门的弟子,也好让我们敬仰一番啊’。

杨帆被雷的外焦里嫩,我靠这都行,不过看到众人期盼的眼神,他想要出口否认的话语又给咽了回来,他不是爱慕虚荣,他是怕这些人不相信反而觉得自己在骗他们。

可话又说回来了,自己也算半个宗门子弟吧,华盛学院前身可是宗门势力,虽然现在没半毛钱关系了,可作风还是宗门作风啊,说是宗门弟子也不算骗人。

于是杨帆捏着鼻子认了,干咳了一声道:“我得宗门平实比较低调,甚至很多人都不记得,不过我们宗门的规矩倒是世间常流行”。

“哦”路盛则是更加的好奇了,什么规矩能在平常百姓家流传,于是笑着道:"哈哈,凡兄弟,真是够低调得,如果不方便,那我们听听宗门规矩也不错"。

底下的众人则有些不耐烦了,认为杨帆迟迟不说是在装大掰蒜,其中一人冷哼道:“爱说不说,什么意思,这么多人等着呢,什么大宗们还不敢让人知道了,不会是太小不好意思说吧”。他话音未落,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路盛无奈歉意的对杨帆笑了笑。杨帆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如果不是感觉路盛为人不错,他才懒得搭理这些人,张口闷掉一杯酒杨帆豪气的吟唱道:“隐隐世间宗,快意寻常乐,逍遥醉义中”。

整个院中顿时寂静了下来,不少人瞪大了双眼看着杨帆,不过也有些人不明所以,路盛压住心中的震撼笑道:“原来是名门高徒,真是我等的荣幸啊,我是万龙学院的学员,早就听过你们宗门的大名了”。

这是路盛得真心话,他们在学院经常讨论王朝中的宗门,每每提起重乐宗都肃然起敬,这是一个极其低调的宗门,可其实力绝对不低于圣仙宗,此宗门得人数虽然少,可每个人都是绝顶强者,本来路盛以为这些都是传说,今日一见果然不假,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强的实力,根本不是一般宗门能够培养得出来得。

杨帆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反正没有承认,只是吟了一首诗而已。众人见路盛更加敬重的语气,对于杨帆的身份越发的好奇起来,对着依然痴呆的人问道:“怎么,你们猜出了这小子得身份了吗”。

本来还恍惚的青年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压低声音道:“你放尊重点,你知道此人是那个宗门的人吗,说出来绝对让你惊得站起来”。

问话的青年一脸的不屑,他也不是没见过宗门里的人物,再说自己赖好也是学院学员好不,一般宗门子弟他还看不上眼呢。

被问青年见到自己被鄙视了冷声道:“怎么你还不服气,这可是第二大宗门,重乐宗的弟子,你觉得你惹得起不”。

“什么”问话青年蹭得一下战了起来,满脸的震惊之色,旋即又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了,连忙干笑了一声坐了下来,目光偷偷瞄了杨帆一眼仿佛是怕被发现一样。

场下议论的大概都是如此,一个个得眼中都露出了敬畏的目光,他们虽然都是学院弟子,可与杨帆比起来差的就有点远了,再说重乐宗不与世人争利,人们心中自然敬重。

路盛不想氛围这么诡异,举杯道:“来,大家在一起举杯,以后出门在外希望都能互相帮衬”。杨帆自然不介意将酒杯举起,众人也连忙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一杯酒下肚,众人这才再次放开了起来。

酒过三巡,君子自醉,众人之间得那点戒备都随着烈酒消散而去,粉色袍服青年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凡公子,之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不过上次交战没能尽兴,咱们在切磋一下如何”。

众人都起哄的叫起好来,杨帆也痛快的喝 了一杯酒身法一闪就再次出现在了舞池上。粉袍青年一跃而起直接发起了攻击,他知道自己不是杨帆的对手,所以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杨帆酒意在心,天罡境六重巅峰的实力爆发而出,功法运转间身体直接变成了银白色,面对着轰来得攻击他哈哈一笑,罡体护住身体竟然直接放弃了攻击。

众人都是大惊,暗想凡木不会喝多了吧,即便他在强,挨上了这攻击恐怕也会血肉横飞吧。花袍青年也是一惊,可拳势已老根本来不及收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拳砸在了杨帆的身体上。

“砰”轰响声传出,一道身影重重的砸进了湖水之中,众人都情不自禁站了起来,目光望向湖面,心中不由得嘀咕,不会被打死了吧。“哈哈痛快”一道身影破水而出,身上白烟弥漫被打湿的衣服很快恢复如初。

望着一脸轻松惬意毫发无伤的杨帆,众人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这还是人吗?天罡境五重高手的一击,竟然连防御都没能打破,即使专修了横炼功法也不至于这么强吧,这重乐宗果然个个都是变,态啊。

粉袍青年满眼敬佩得道:“凡公子,你这实力真是让我心服口服,在下认输了”。杨帆也谦虚的拱拱手道:“你也很强,只不过恰巧我修炼了防御功法了而已”。

众人恍然,难怪,这样他们的心里还能好受些,就在粉袍青年回到座位时,一位青衫青年一跃而起朗声笑道:“我也来领教一下,凡兄弟得高招,请多指教”。

杨帆淡然一笑武者好斗在正常不过,反正现在他也吃饱喝足了活动一下也好。

刀剑相撞间火花四射,两人的身影都靠着急速运转的元气拔地而起,青衫青年的刀法不错,可惜秘籍品级有些低,武技威力明显不足,两人一击对轰后,都双脚轻点水面借力再次对碰了起来。

座位上的众人则是啧啧的称奇出声,“没想到凡兄弟的剑法也如此精妙,无敌的防御,加上犀利刁钻的攻击,这简直是无敌的组合啊”。

“是啊,你们发现了没有,无论功法还是武技阶别都很高,王兄与他得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要是真轰杀起来,早被压制了”。众人纷纷赞同目光中流露出了羡慕得神色,大宗们就是好啊,修炼的都是高阶秘籍。

青衫青年突然一声大喝,周身能量疯狂汇聚,一股嗜血的气息弥漫而出“煞血无边”。杨帆知道这是对方得最强一击,心神一动剑意破体而出,凌厉的元气将周围的岩石顷刻间切成了碎末,“奔逸绝尘”。

众人现在真是震惊的麻木了,杨帆的底牌简直如无底洞一样啊,每一个都让他们无比震撼。“剑意”路盛用已经干涩的喉咙艰难的说出了两个字。

“砰”元气炸响声将众人惊醒了过来,青衫青年闷哼出声,身影跌落而下就在他快要坠入水中时,却被杨帆接住,两人身子一跃同时落在了舞台上,暴雨般的掌声陡然响起,叫好声更是此起彼伏。

两人都是郑重的一拱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接下来其他人也都踊跃加入切磋交流了起来,虽然没有杨帆的比赛惊艳,但还是热闹非凡。

杨帆观看着比赛与路盛几人喝酒聊天,原来他们几人都是四大学院的学员,之所以现在在路连城是他们回来探亲得。这让杨帆暗暗心惊,这几人在学院只是普通学员,修为最低的竟然已经是天罡境五重,这可比华盛学院强太多了。

月上柳梢头,夜色已经很晚,杨帆有些醉意的离开了路府,路盛虽然极力挽留可杨帆还是坚持要回客栈休息,毕竟还没熟到那种程度,再说住到路府也不方便做事。

回到来福客栈给赤炎蜥点了两桌菜,杨帆就又整理起宝物来,他现在要搜集提升冉泯剑的材料,虽然都很稀有可为了提高战力,花再多的钱也值得的,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将之前的那些宝物交给学院了。

杨帆不是后悔那些宝物的价值,而是后悔没好好检查,说不定那里面就有他所需要的材料呢,看来回到学院后,要找院长问问,望着自己手里只有今天购买的陨铁材料时,杨帆顿时泄了气,目前来看想要提升冉泯剑,几乎是痴心妄想。

赤炎蜥吃着美味佳肴,望着一脸沮丧的杨帆讽刺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子,我发现你就是个顾头不顾腚的家伙,别说你搜集不到材料,即使聚齐了你能炼制吗,你能找到能炼制得人嘛,即使有,提升成功了你敢用吗?,恐怕到时候你刚出门就会被人杀人夺宝了”。

杨帆一愣,他光想着材料了,还真没想其他得,如今被赤炎蜥这么一提醒,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他满脸尴尬的将东西收了起来,又将那个奇怪的石头拿了出来,赤炎蜥撇了一眼便不在理会,低头胡吃海喝起来。

杨帆在其上看了两眼,抽出冉泯剑开始小心翼翼的切割了起来,他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藏得是什么秘密,很快石头被慢慢切开,一股荒芜的气息弥漫而出,这让杨帆顿感舒爽不已,就连荒芜真经都兴奋得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