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初学赌术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公听了“嗯”了一声道:“若是这样最好,你们一定要记住,十赌九骗,小赌一下可以,但千万不可沉迷。”

说完叹了口气道:“天下之倾家者,莫速于赌;天下之败德者,亦莫甚于博。小老儿一生浸淫赌术,再回首,才发现当年的想法都是错的。”

张傲秋接口道:“相唤相互日征逐,野狐迷人无此酷,一场纵赌几家贫,后车推鉴前车覆。老爷子放心,这点我们两人还是知道的。”

杨公听他如此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赞道:“好,很好。两位小哥一看就是人中之龙,小老儿倒不是抬举两位,而是因小老儿一生浸淫赌术,别的没有,一双眼睛看得应该八九不离十。

所以刚才小老儿才一再强调不可贪赌,要知道你们都还很年轻,有如此天资更应该成就一番大事业,而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欢愉而浪费老天给予你们的天赋。”

张傲秋跟紫陌此时不由对面前的杨公肃然起敬,拱手肃然道:“老爷子教诲,我们两人铭记在心。”

谈自此时,杨公也是对面前这两个小娃子心生喜欢,“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顿了顿,脸色一正接着道:“其实赌博能够流传千古,不但千门万类,而且博大精深,只要懂其一二,就能傲视赌坛。

赌博一般分两类,其一是棋牌类,如六博、樗蒲、塞戏、弹棋、围棋、马吊、押宝、花会、字宝,还有骨牌、双陆、叶子戏等。

其二就是动物,有斗鸡、斗鹌鹑、斗画眉、斗鹪鹩、斗蟋蟀以及斗鸭、斗鹅,还有赛马、走狗等。

而且各个赌场都有各自的布局和手法,像小老儿这样的赌鬼,只要进场打个转就知道这是何家开设的赌场,他们有什么禁忌或是规矩,若是有时间,小老儿可以慢慢教你们,其实赌场跟战场一样,在家里练得再好,也只是演练,终究还是要出去见真章,只要下的场子多了,走的地方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有所了解。

但是不管哪家赌场,都有个禁忌,就是没有‘十一’这个数,同时也不准说十一,因为在牌九中由‘么五’和‘么六’组成的十一点,几乎是必输无疑。还有就是‘十’,因为十点在牌九中是最小的,骂人‘憋十’,就是源于这张牌。同样‘二板六’也是骂人的话,因为二板是四点,配上个么六,正好是十点。

好了,上面说的只是赌博的基本常识,那现在两位小哥准备具体学习其中哪一样了?”

张傲秋不答反问道:“听说千金台是曲兰城最大的赌坊,而幕后老板武进武爷更是赌中高手,不知这位武爷最喜欢什么赌法?”

杨公闻言先是脸色一黯,接着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如实答道:“武进最擅长的赌法就是骰子。”

张傲秋闻言跟紫陌对望一眼,当真是瞌睡遇见枕头,还真是刚刚好。

张傲秋随即道:“那我就学骰子吧。”

杨公听了眉头微皱道:“你可要想清楚,骰子是赌术中最难学的一种,不管是听骰还是摇骰,要想精通都非一朝一夕之功。”

张傲秋点点头道:“我学武的时候,我家师傅就说了,我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手巧,耳朵灵,况且江湖一直传言,说当年武进单枪匹马将千金台前任老板拉下马,这等风采,也值得我等小辈瞻仰,反正也不是真去赌博,学学也无妨。”

杨公听完,目光灼灼地看了看张傲秋放在桌上的一双手道:“你这双手晶莹剔透,十指纤长,到真是一双巧手,也不知你是怎么练出来的,”

说完叹了口气道:“若是放在十年前,就冲你这双手,小老儿必不会放过你,会想尽办法将你收之为徒,只是现在……,唉。”

感叹了一会,杨公又转头问紫陌道:“这位小哥,你又想学哪种了?”

紫陌无所谓道:“反正我对赌博兴趣也不大,只是想知道一些基本的东西,免得以后被人骗而已,既然秋哥想学骰子,那我也就学骰子吧。”

杨公“嗯”了一声道:“那既然这样,小老儿就教你们骰子的赌法吧。”

说完弯腰打开放在身边的一个百宝箱,从中拿出一个骰盅跟几幅骰子出来,将其一一摆在桌上。

杨公指着桌上的骰子道:“骰子是最容易做假,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将骰子钻空,然后在里面放入水银、铅或是象牙粉,这些都叫药骰,稍微高明一点的,则是在里面塞入铁屑,然后再以吸铁石在桌下操控,配合手法,确实可以要单开单,要双开双。

但这些都是低手所为,正真高手有听骰之术,只凭借骰子落在骰盅底部时,骰子之间相互碰撞摩擦发出的尾音,可把一点至六点是那个向下的声音区分出来,把握点数,以小老儿来说,可达八成的准绳。”

张傲秋闻言咂舌道:“八成?那岂不是难逢敌手了?”

杨公却是苦笑一下道:“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手之外还有更高手,所以你们不管学那样东西,功夫也好,学问也好,赌术也罢,千万要记住,不可因为自己有些本事就得意忘形,切记,切记。”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此时确把眼前这位白发白须的杨公当成老师,因为他不光是在教他们赌术,同时也是在教他们做人。

而且从他的口气中听出,可能以前这人有过很辉煌的时刻,只是后来遇见了什么事,才会让他如此心生感触。

张傲秋跟紫陌听了均是肃然点头,杨公拿出其中两颗骰子递过来道:“这是两颗正常的骰子,你们先掂量掂量,完了后再试试剩下的骰子,看能不能将其中的药骰区分开来。”

说完又将桌上的几幅骰子打乱,然后分成两组,分别推到张傲秋跟紫陌面前。

张傲秋跟紫陌拿起手上那颗正常的骰子垫了垫,然后再将剩下的骰子一一试过,很快就将其中的药骰挑了出来。

杨公看得目瞪口呆,半响后问道:“你们以前真没接触过骰子?”

张傲秋老实答道:“老爷子,我们两兄弟以前确实没有接触过这些,可能是我们练了几天把式,所以手感应灵敏些罢了。”

杨公闻言,略带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小老儿虽然没有学过武学,但也知道一点,以前有很多自称武学高手的人找过小老儿,只是他们那些高手却很少有一次就区分正确的,而且还用时这么短,看来你们所学的把式,还真不是一般把式。”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张傲秋跟紫陌一个玄境,一个灵境,若是连这些骰子的重量差别都分不出来,那真是不用出来混了。

杨公想了想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学更难一点的吧。”

说完拿过骰盅,将桌上骰子扒到一边后道:“既然你们手巧,那我们就直接先学摇骰。摇骰之前,最重要的是要把握骰盅的重量。”

说完将把握骰盅的技巧说了一遍,然后放慢动作又演示了几遍,到两人真看明白后,才将骰盅递了过来道:“你们两个试试。”

张傲秋接过骰盅,放在手上垫了垫,脑中细细回想了一遍杨公刚才所说所做,沉静片刻后右手一翻,骰盅在其手上犹如翻花一样,摆弄各种姿势,转个不停。

杨公看了片刻右手压了压道:“好了,好了,再转小老儿眼都要转花了。”

张傲秋停了下来,将骰盅交给紫陌,紫陌同样不用片刻,就将骰盅摆弄的混熟。

杨公叹了口气道:“看来不能与常规方法来教你们了,那么我们再跳一步,学习摇骰。”

接着从桌上骰子中只取其中三颗放入骰盅道:“既然你们已经掌握了怎么控制骰盅,那下一步就要难一些。能熟练地控制骰盅是基础,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只有控制好了骰盅,才能进一步体会骰子在骰盅里如何运转。”

说完又详细地解释了一遍如何控制骰盅里的骰子,接着做了几个失败的动作,让他们细细观察体会,等两人明白后,又做了一遍正确的动作,果然是想要几点就是几点。

杨公不厌其烦地重复做了好几遍,然后才交给张傲秋跟紫陌,这次可不比控制骰盅,就连他们如此修为的高手,也摸索了好些遍才达到杨公要求。

紫陌最后一次揭开骰盅,见自己摇出的骰子点数正确,不由捎捎头道:“好像也不难啊。”

杨公闻言没好气道:“你是第一个在小老儿面前说这种话的人,而且还是如此年纪,你们两个的天赋好得确实让小老儿都心生妒忌了。你们知道么?就小老儿的天赋,达到这个火候也整整用了五年,你们居然只摇几遍就能达到,确实是人比人气死人。”

PS:傲霜对于那扑街的数据确实有些无奈,写书到现在一直凭着自己的喜好在坚持,只是付出努力后总是一败涂地也太打击人了。

傲霜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本书,但若是有的话,还请能留下你的意见,还有帮傲霜多多宣传宣传。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