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尤三娘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闻言脸色一红,啐了一口小声道:“什么小两口,净瞎说。”

说完跟着转移话题道:“据传回来的消息,陈沙鸥已于前日离开曲兰城。”

紫陌听了“啊”了一声道:“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道:“我还没说完了,陈沙鸥常去的是曲兰城一家名叫‘千金台’的赌坊,固定在三号贵宾包间,据常和他一起赌博的人说,陈沙鸥会在三天后回来,因为他们已经约好了赌局。

此赌坊幕后老板名叫武进,人称武爷。不过‘千金台’赌坊以前的老板却不是他,而是一个外号名叫姚半指的人,武进此人来历诡异,据说八年前,武进单枪匹马独闯‘千金台’,与姚半指连赌三天三夜,最后大胜而归,自此赌坊易主,一直到现在。”

紫陌撇撇嘴道:“单枪匹马?鬼才会信。能开赌坊的人,哪个不是后台强硬,能把后台老板逼上赌桌的,只怕武进后面撑腰的来头也不小,不然若是他一个人,恐怕早就被剁成肉末喂狗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沉吟一会道:“管他武进还是文出,这家赌坊既然是一教二宗的产业,迟早要将他扳倒,嘿,我们倒是可以从陈沙鸥下手打出名头,然后制造一个什么声势,同样逼出武进,哈,那到时候千金台可就是我们自己的产业了。”

紫陌听了摇了摇头道:“秋哥,我以为我已经是胆大包天了,但说句实话,跟你比起来,还真是差个档次。”

张傲秋一抱拳道:“好说。”

夜无霜看他们两人互相吹捧,没好气道:“你们有这个时间跟精力么?再说了,维持一个赌坊运转,背后需要不少的各色人才,你到那里去找这些人?”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霜儿,你先别着急嘛。人才只要出得起银子,自然会有,而且赢下千金台后,赌坊老板也不一定非要我们出面不可。”

夜无霜“哦”了一声问道:“难道你有人选?”

张傲秋道:“烟雨阁的尤三娘如何?”

夜无霜也是聪明人,一听张傲秋所说,眉头微皱立即陷入沉思中。

紫陌在旁兴致高昂地问道:“秋哥,你到底想怎么做?”

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想了想道:“开个赌坊就像造了个金窝,尤三娘在曲兰城也算是上得台面的人物,若由尤三娘出面,假意眼红千金台,也想从中分一杯羹,那必然会引起武进的反击,你来我往,事情闹大后,则自然逼其双方对赌,到时候就可名正言顺的拿下千金台。

而且这场豪赌不管谁赢谁输,毕竟只是生意上的事,明面上最多也就是武进跟尤三娘两人之间结成死仇,一教二宗想要报复,也只能暗地下手,不过那时候已经有圣教接手,一教二宗也只能暗自神伤啊。”

夜无霜听了“噗嗤”一笑道:“暗自神伤?你真有这么大把握能够赌赢武进么?”

张傲秋闻言不屑道:“若是丢几个骰子在你面前,你还数不清上面的点数,那除非你是个瞎子了。”

夜无霜点了点头道:“那拿下千金台后怎么做?”

张傲秋笑道:“我这人不贪心的,若真能拿下千金台,我只要十成中的一成就够了,我想这个提议圣女应该很感兴趣吧?”

夜无霜也是杀伐果断之人,听了当即拍板道:“好,既然如此,若真能拿下千金台,就按一九分成。”

夜无霜倒是不在乎分给张傲秋多少成,但她毕竟是圣教圣女,以后若拿下千金台,生意还要圣教的人来打理,如果分成太高,恐怕下面人会有异议。

所以此时站在圣教的立场上,夜无霜也必须要珠粒必争,不然就算是圣女,也不好跟下面人交代。

张傲秋一拍巴掌笑道:“成交。”

接着转头对紫陌道:“少门主,凌霄门想不想也来玩一玩?”

紫陌一听疑惑道:“什么意思?”

张傲秋站起身来,背着双手走了两步,豪情万丈道:“一教二宗的产业也不止曲兰城这一家赌坊,各大城镇都有,我们要扳倒的也不是这一家两家,而是要全面开花,到时候若全部由圣教出面,恐怕走多夜路终遇鬼,引起一教二宗的怀疑,若是有其他势力介入,不但可以减轻圣教人手压力,同时也能让一教二宗疑神疑鬼,说不定到时候还有其他收获了。”

紫陌听了“嘿嘿”一笑道:“凌霄门很久没有出过那座大山了,这好的事,本少门主怎么会没有兴趣了,我也依你,一九分账。”

夜无霜在旁问道:“阿秋,你为什么不把这些都留给刀宗了?”

张傲秋闻言脸色一黯道:“刀宗现在这样子,要重回往日荣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可能要好几代人的努力,现在的刀宗,最大的目标是星火传承而不是这些,再说了,你们两家壮大了,还能少的了我刀宗么?”

夜无霜怕他伤心,“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好了,先把先前的事办好,其他的以后看一步走一步吧。”

顿了顿接着道:“现在就算你能看透骰盅,但毕竟一天都没接触过赌博,若是进了赌场,连个方道都搞不清楚,那真要让人笑掉大牙了,正好这几天那陈沙鸥不在,我让尤三娘找了个赌博高手来教教你们基本赌术。”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不错,还是霜儿考虑周全。”

三人取下人皮面具,休息了一上午,待用过午膳后,由夜无霜带着两人前往烟雨阁后院。

烟雨阁后院占地约三亩地的样子,因为烟雨阁做为圣教秘密联络点,所以整个后院与前面客栈完全分开,不对外经营。

在城镇有限位置里,能拿到这么大块地,却不做任何经营,从这点来看,烟雨阁已不是一般的客栈所能比的了。

刚进后院,张傲秋就看见院门前站着一位女子。

此女子约三十上下年纪,身着淡绿色长裙,袖口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勒出几片祥云,下摆密密麻麻一片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的锦缎裹胸,发髻低垂斜插碧玉詹凤钗,端庄得体。

张傲秋细看下,虽此女子着装得体,但却是媚相天成,有种让人一见就想亲近的感觉。

修为在灵境初期,按此年纪,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

不过若不是有这样的天资,圣教也不会让她一人在此独挡一面,毕竟不管你是多么花容月貌,若不没有两把刷子,再大的产业也会被有心人给巧取豪夺。

那女子见三人过来,躬身行礼道:“三娘见过圣女,张公子,紫公子。”

夜无霜大刺刺地只是“嗯”了一声,张傲秋跟紫陌却是抱拳还礼道:“三娘好。”

尤三娘见圣女带过来的两个年轻人一点架子都没有,顿时心生欢喜,转身一引道:“圣女,两位公子请。”

说完当先在前带路,张傲秋转头看了夜无霜一眼,知道他已将自己跟紫陌的身份透露给了尤三娘。

不过对于尤三娘,若他没看错,尤三娘应该是修炼了一种媚功,而且功力还不低。

男人看女人,若是直接那种一-丝-不-挂的反而没有兴趣,反而那种衣装庄重,外表冷艳拒人千里,但骨子里却有一种媚艳的女子,更能让男人倾之若附,回味绵长。

夜无霜回了他一个眼神,也不说话,跟着举步往前。

烟雨阁整个后院打造的犹如一座小小林园,在前面就是一条九曲长廊,廊下则是一潭池水,两边各有一座造型各异的假山。

长廊在池水上蜿蜒,走不远就有个岔口,有的甚至一个位置出现三处岔口,若是不熟悉的人第一次来走,只怕没多久就要转昏了头。

半盏茶功夫后,尤三娘带着三人走到长廊一个出口尽头,前面四周遍植高大的树木,此时正是初夏,大树枝叶繁茂,将此处遮挡的严严实实,同时又达到很好的隔音效果,使得整个环境清幽静谧,凉爽怡人。

尤三娘上前几步,推开前面的房门,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站立在门后,见到尤三娘抱拳道:“尤三娘。”

尤三娘“嗯”了一声,转身介绍道:“这位是杨公。”

然后又对着杨公一一介绍道:“这位是夜姑娘,这位是张公子,这位是紫公子。杨公,就是这两位公子想跟你学习一下基本的赌术。”

杨公一一见礼后才道:“承蒙三娘看得起,小老儿也是班门弄斧。”

这杨公显然不是圣教中人,但能进入烟雨阁内院,显然在曲兰城地位也不低。

尤三娘介绍完毕,也就带着夜无霜转身直接离开了。

杨公待尤三娘跟夜无霜两人离开,带着张傲秋两人落座。

三人坐好后,杨公看着张傲秋跟紫陌,神情严肃问道:“不知两位小哥学习赌术是为了什么?”

张傲秋跟紫陌闻言对望一眼,没想到这老儿居然会问起这些。

紫陌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道:“我们两兄弟也长大成人了,想到江湖上闯荡闯荡,虽然学了些三脚猫把式,但长辈教导,江湖险恶,一切都要小心为上,为了防止被人骗了还不知道,所以想了解一些基本赌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