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八十五章 烟雨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苏起离开,张傲秋看着手中的玉盒皱眉道:“这东西还真是个烫手的山芋,把它藏在什么地方好了?”

夜无霜笑道:“当然是藏兵谷了,有师父他们在那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张傲秋点点头道:“也是。”

紫陌在旁道:“秋哥,看你心不在焉的,想什么了?”

张傲秋放下玉盒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总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那天在码头被人刺杀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既然对方明显是冲着我来,那么很有可能已经对我进行了全面摸底,你们几个说不定也在对方黑名单上了。”

紫陌满不在乎道:“我当是什么了,这有什么,你不找麻烦,麻烦来找你,还能怎么着?当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不成还束手就擒,任人宰割?”

夜无霜“嗯”了一声道:“阿陌说的对,而且这些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况且涉及到的人和事那么多,也不可能一下就解决掉,不过我们现在要加倍小心,时刻提防倒是真的。”

张傲秋沉声道:“我刀宗血仇一定要找一教二宗算清楚,死域人犯我家国,也一定要将他们赶出去,我只是担心在我做这些的时候会牵涉到其他无辜之人。”

夜无霜想了想道:“临花城相对还算安全,等会让陶管家吩咐下去,宅子里的其他人不要擅自离开临花城,如果他们不愿意就让他们不要再做好了。”

紫陌在旁笑着凑过大头道:“秋哥,既然危机四伏,那么我们更应该主动出击才行啊。”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紫陌一听漫天撞屈道:“霜儿,怎么能叫坏主意了?我看你们易容术这几天也学得差不多了,只是想提醒一下秋哥而已了。”

紫陌从小学易容术,那时候没有什么修为做基础,所以觉得难度很大,但现在张傲秋跟夜无霜一个玄境修为,一个灵境修为,上手就要容易多了。

易容术除去面部容貌改变外,最难的就是控制自己身体,而修行本就是控制身体这个小天地,从而逆天而行,踏破这天地规则。

张傲秋闻言点点头道:“也罢,我们就明天出发,等会找来阿漓,兑好银票,就让我们先去讨点利息,哈。”

当天晚上,张傲秋就跟慕容轻狂及木灵谈及此事,两人也不反对,只是吩咐要多加小心。

正好慕容轻狂也要回藏兵谷,那边丹房跟那些奇珍异草还需要照顾,木灵见大家都要离开,干脆也带着阿漓一起去藏兵谷。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将养在笼子里的两条黑色招出,这一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多一个底牌也就多一份机会。

三人带着阿漓兑好的三万两金票跟十万两银票出了门,本来以张傲秋想法,是要将手上一百万两银票全部带走的,阿漓当时就吓一跳,带着一百万两银票去赌博,这是要赢还是要送啊?

两人几经讨价还价,阿漓最后才同意支付四十万两银票,其中三十万两银票兑了三万两金票,还有十万两就先不动它。

紫陌跟夜无霜看着这两师兄妹你来我往,乐得在旁看热闹,惹得张傲秋老大不满,哼唧了好半天。

出门走了老远了,张傲秋犹自不满,瞥了紫陌一眼道:“阿陌,等你做了凌霄门门主后,凌霄门绝对在你手中要扩张好几倍。”

紫陌听了奇道:“秋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还看出我如此雄才大略?”

张傲秋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道:“哼,雄才大略你个头,你有这么个精打细算的老婆,能不扩张么?”

紫陌听了暗自跟夜无霜对了一眼,均是抿嘴一笑,偷偷一乐。

三人也不着急,沿着临花城主街道晃荡了一圈,直到午后安逸吃完午饭后,才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将人皮面具跟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换好。

张傲秋此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面色略显苍白的公子哥,夜无霜则变成一个年纪约在三十左右的冷面女子,而紫陌依旧带上那个老者面具。

三人换好后,相互对望一眼,均感到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张傲秋从怀里掏出一把折扇,“什”的一声打开,细着嗓子道:“今日本公子高兴,就带你们两个好好见识见识。”

夜无霜看了白眼一翻,无语道:“德行。”

这一通忙活完,天色也见晚,三人收拾心情,直往码头而去。

一出临花城城门,张傲秋就将神识放开,现在这当口,还是一切小心为妙。

刚一上船,张傲秋神识里立即感应到两道阴冷的气息,顺着神识看过去,在其左前方一个麻脸汉子,手里提着个鱼篓,身子靠在船舷上,眼睛似看不看盯着前方,而在不远处,则是一个形如小孩的侏儒,正对着上船的舷口坐着,手里转着两颗铁胆,时不时对着入口瞟过两眼。

张傲秋不动声色,悄悄向跟在后面两人打了个眼色,右手比划两下,紫陌跟夜无霜一看就已明白,眼光自然环扫而过,但那两人的样子却以记在心头。

三人要了两间房间,安顿下来后,紫陌问道:“秋哥,那两人要不要……?”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两条小鱼值不得我们动手,不过既然送上门来了,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了。”

说完一屁股坐在在床上闭目盘膝打坐,紫陌知道他已有打算,也不多问,合衣往床上一躺,悠闲地翘着二郎腿。

张傲秋神识透过船上层层木板,看到那两人在船开以后即挪动位置,一前一后进入左侧最里端的一个房间。

张傲秋见了,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将神识收回,一心开始打坐了。

由于他们乘坐的是人货两用的船,沿途时有停靠,因此直到第二日早上才抵达曲兰城码头。

张傲秋三人下了船,悠闲地往城门而去。

三人入城后直往城内“烟雨阁”客栈,这家客栈是圣教在曲兰城的资产,也是对外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经营烟雨阁的掌柜却是一个女子,此人江湖人称尤三娘,是地地道道的曲兰城人士,为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曲兰城上至官府,下至百姓都愿意到烟雨阁消遣。

一来这里食材地道,酒水正宗,童叟无欺,二来最主要的是尤三娘貌美如花,却又风骚撩人,让人一见就情不自禁。

烟雨阁是其祖传生意,在尤三娘手中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已是曲兰城最顶层的客栈,在外人眼里这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其中却是内藏玄机。

三人在客栈里要了三间上房,张傲秋居中,夜无霜在左,紫陌在右。

休息片刻,夜无霜自去接洽不提,紫陌却背着双手进了张傲秋房间。

一进门紫陌就问道:“秋哥,昨晚那两人怎么样了?”

张傲秋“嘿嘿”一笑,招出两条黑蛇道:“都喂了这两家伙了。”

紫陌看了眼睛一亮道:“也是,倒是忘了这两宝贝,只是不知一教二宗的人发现那两具尸体,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张傲秋跟着笑道:“他们会有什么表情我不知道,不过肯定会疑神疑鬼,这样也好,多送些这样的人过来,也好给这两家伙当口粮。”

接着看了看身旁的两条黑蛇疑惑道:“这两家伙怎么还是这么点,这都好长时间了,居然一点都没长,也不蜕皮,这蛇不是每年蜕皮三到四次的么?”

紫陌听了洋洋自得道:“亏你还是这两家伙主人,没听师父说么?这两是玄鳞烛日蟒,不是一般的蛇,可是有上古邪龙烛九阴的血脉。

烛九阴知道么?古书中有记载: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暝为夜,吹为冬个,呼为夏。身长千里,在无启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南山下,西北海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暝乃晦,其视乃明,风雨是揭,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你想这烛九阴身长千里,睁开眼睛就是白昼,闭上眼睛就是夜晚,吹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还能呼风唤雨,这两家伙有它的血脉,那能是一般的蛇么?”

张傲秋听完疑惑地看着紫陌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读书的料啊?”

紫陌闻言白眼一翻道:“本大师自幼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抱膝危坐,笑傲风月,你知道什么?”

张傲秋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地,听完不自觉地拍手鼓掌道:“今天第一次知道,吹牛皮还能吹得这么押韵顺溜的,紫大师不亏是大师,佩服,佩服啊!”

紫陌正待反唇相讥,这时房门推开,两人转头一看,却是夜无霜走了进来。

夜无霜一进门就警告道:“你们这么大声,也不知道掩饰,若是有心人听见了,岂不是会有怀疑?”

张傲秋道:“声很大么?”

夜无霜没好气道:“大不大我不知道,不过反正我是听见了。”

紫陌倒是认真道:“霜儿说的没错,是我们大意了。”

夜无霜闻言一踢张傲秋道:“看看人家紫大师,谦虚诚恳,你就知道装模作样。”

张傲秋点点头道:“霜儿说的是,我以后一定会像紫大师好好学习的。”

紫陌在旁听了咳嗽一声,试探着问道:“你们小两口这是在一唱一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