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七章 追杀令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子时。

临花城外一座破庙。

三个黑衣人从暗处闪出,身形划过月影,悄无声息落在庙门口。

其中中间领头黑衣人眼神阴沉地四周看了看,半响过后才举步上前,伸手推开庙门。

“吱呀”一声,破败不堪的庙门发出一声渗人的声音后缓缓打开。

庙内燃着一堆篝火,篝火两边正坐着同样六个黑衣人。

六个黑衣人泾渭分明,三人一组,中间两人靠近火堆,后面两人分坐在其后。

门一推开,六双阴冷的眼神立即同时望了过来。

进门的黑衣人站在门口静立不动,眼神一瞟看清庙内情形,嘴里轻哼一声,两手抬起,做出一套手势。

里面靠近篝火的黑衣人看了站起身来,跟着做了一套手势。

进门的黑衣人冷冷地看得清楚,等里面两人手势做完,才迈步上前,一屁股坐在火堆旁。

前面两人也不说话,跟着坐了下来。

左手边黑衣人沉声道:“十八。”

旁边的黑衣人跟着道:“二十二。”

进来的黑衣人见了嘴角一撇道:“十五。”

旁边两个黑衣人立即抱拳见礼道:“见过上者。”

进来的黑衣人正襟危坐“嗯”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三个画轴,当着众人展开,每张画轴上右下角均盖着九道青烟的印章。

展开的三张画轴,第一张画轴画的是王须亦,第二张则是邢二,第三张赫然却是张傲秋。

黑衣人沉声道:“各位,奉上命,各分舵、堂口见到这上面三人立即杀无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即使遇见不能击杀,也要即刻通报消息。”

顿了顿接着道:“第一人为‘算死草’王须亦,第二人为‘胖煞’邢二,而第三人则是临花城人称小先生的张傲秋。

王须亦跟邢二以前在七杀教任职,几个月前因办事不力,上头下令除掉,不过两人生性狡猾,逃离组织追杀,现在影踪全无,而第三人却是最近在临花城风头正起,靠一手医术远近闻名的小先生张傲秋,据回报消息,此人跟临花城城主走得甚近,而且名字与无极刀宗余孽张傲秋同名同姓,因此上头有令,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说完收好画轴,右手一挥,后面两个黑衣人均从怀里掏出同样三张画轴,分别送到旁边两个黑衣人手上。

报号“十五”的黑衣人看着旁边两人收好画轴冷哼一声接着道:“临花城范围内的其他各组已经收到消息,你们是最后两组,这件事我们大家福祸与共,若是我们这个分舵的人完成任务,人人都有奖励,特别是活捉或是杀死上面三人的,直接升任付舵主,同时奖进级丹三颗,而且额外多送三年的解药,可以在三年内与家人同住。

各位,这个奖励不能不说是很丰厚了,希望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这三人除了张傲秋还有机可寻外,剩下两人却是渺无踪影,所以人人都有机会。

上次追捕王须亦跟邢二行动失败,教主跟两位宗主未曾责罚,是为天大的恩情,这次事情要是再办不好,哼哼,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后果是怎么样的。”

旁边两人听了前半段先是眼神发亮,而当听到后半段时,却又是同时眼神一黯。

“十五”说完以后,阴冷的眼神如毒蛇一样看着旁边两个黑衣人,半响后道:“你们还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提出来。”

“十八”脸色犹豫了一下道:“上者,张傲秋虽目标明显,但却是在临花城内,现在临花城我们一教二宗根本进都进不去,而且里面的联络点被剿得十去八九,这……。”

“十五”闻言冷哼一声道:“没有办法自己想办法,难道别人还会把脖子伸过来让你砍么?”

“十八”抬头一看“十五”脸色不善,连忙低头应道:“是,上者,是下属愚钝。”

“十五”见了嘴角一牵,一丝阴笑一闪而没,顿了顿接着道:“若是没有什么疑问,那就散了吧。”

“十八”跟“二十二”闻声急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道:“恭送上者。”

张傲秋跟夜无霜此时两人正静静偎依在一起,两人心中都希望时间永远像此刻这般静好,永远不要再往前走。

相偎相依心相印,恰是情深处!

虽然两人关系周围人都知道,但毕竟现在还没有成亲,而且夜无霜现在还是圣教圣女,行为不能太过逾越。

虽然两人不愿意,但也没有办法,于是手牵着手,一步一踱地慢慢往回而去。

只是张傲秋却没有想到,在同一山脉的另一个地方,此刻已经有无数双冰冷地眼睛正隐在暗处冷冷地盯上了他。

张傲秋打坐醒来,窗外天色已经微亮。

伸了个懒腰,嗅了嗅自己身上一身的烟火味,张傲秋想起昨晚的情景,嘿嘿一笑,悠闲地哼着小曲往澡堂而去。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刚出澡堂,就看见前面木灵跟华风两人联袂而来。

张傲秋一看两人气色,就知道已大有改观,笑着上前道:“师父,师叔,恭喜了。”

华风哈哈一笑,重重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好小子,真有你的,老子现在感觉整个人就好像去了层枷锁,真是重来没有这么舒爽过。”

张傲秋难得谦虚地笑了笑道:“师叔夸奖,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华风笑着点点头道:“算你小子懂事。”

顿了顿接着道:“现在心情大好,我决定要重开铁炉,将那些没有完成的东西一鼓作气打完了,哈哈。”

三人正说着话,那边慕容轻狂跟雪心玄还有夜无霜也跟着过来,张傲秋看人都到齐了,雪心玄老远看见张傲秋招呼道:“阿秋,你醒了?看来这藏兵谷还真是你的福地啊,连着奇遇不断。”

张傲秋闻言捎捎头不好意思道:“都是运气,都是运气。”

顿了顿接着道:“等会用完早餐,我就要回临花城了,那边事还很多,可不能耽误了。”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接口道:“正好为师也是静极思动,那等会就陪你一起回去吧。”

慕容轻狂虽然想在丹药上再进一步,但前期的丹药却是炼制成功了,对云历也有交代,所以现在也很轻松。

雪心玄点点头跟着道:“云城主那边也要去看看了,等会也算我一个吧。”

夜无霜在旁高兴地拍拍手道:“那好,我也去,正好小陌子跟阿漓姐姐这几天就要回来,第一站肯定是临花城大宅,我们就在那里等他们好了,嘿,我还真想看看,小陌子灵境中期后会嘚瑟成什么样子,哈哈。”

木灵看他们几个说的高兴,也跟着道:“要去一起去,这边也没有什么事了,而且现在我身子也被阿秋治好了,也该活动活动了。”

众人一致相应,到让张傲秋没有想到,不过这样也好,走到哪里都能热闹,也不担心寂寞孤单。

用过早餐,一行人就同时回临花城,华风却是选择留了下来,这边有着他的春天,而且心情正舒畅,自然舍不得离开。

众人出了山后,立即分开,各自隐入路边行人中,分开等着渡船。

张傲秋见他们如此小心,当即想起独叟教导,不论何时、何地,跟何人在一起,都要时刻保持警惕,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心头一懔,将神识跟着打开,既然老**湖都这么说,应该错不了。

刚一打开神识,立即有三道阴冷气息在其范围内被感应的清清楚楚。

神识能够感应出气息,这还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只能“看”,不能感应,看来这一次入定,一次冥想,境界真的是提高了。

神识已经拥有了感知的精神力,正是踏入筑基的门槛。

张傲秋不动声色,调动神识向那三道气息寻去。

很快三人就被看得清楚,其中一人打扮成渔夫,正坐在离水岸边卖鱼,第二人则是脚下放着一捆柴火的柴夫,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四处张望,就像等着什么人一样,而第三人正站在人群里悠然等着渡船。

三人形态自然,毫不做作,只是眼珠中偶尔一转,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气息。

柴夫第一个发现张傲秋,身形微微一颤,跟着背起脚边的柴火,也往码头这边过来。

同时隐在柴火后面的左手,对着渔夫打了个手势。

渔夫看了,脸色不变,收起鱼篓,跟着站了起来。

另外第三人看见渔夫跟柴夫动了起来,身子跟着往这边慢慢靠拢,一边走一边隐蔽地观望四周。

渔夫正要往柴夫那边靠过去,一抬头却看见张傲秋正悠然地向他走了过来,还以为自己已经暴露,心头立即戒备,刚想先发制人,却听张傲秋笑道:“喂,这位大哥,你这鱼篓里可有像样的新鲜大鱼?”

那人听了心中暗松一口气,立即笑道:“小哥,我常年在这离水岸边打鱼,怎么可能没有大鱼了?”

说完提起鱼篓放在身前,招呼道:“小哥,你自己过来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