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危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人正说的高兴,这时房门打开,三人回头一看,却是阿漓醉眼朦胧地走了进来。

阿漓今天真的是非常高兴,虽然很早就由张傲秋代师收徒,但毕竟没有正式行拜师礼,因此还不算是正式刀宗弟子。

今天了结这个心愿,有了个正式归属跟名分,以后走到哪里都能大声说出:无极刀宗弟子阿漓。

虽然这个大宅子就是她的家,慕容轻狂也是她师父,周边的人对她也非常照顾,但内心里还是总觉得差点什么,而今天这个仪式弥补了她内心的空白,自此感觉人生好像才真正完整。

回到卧室,阿漓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思绪一直漂浮在以前经历的那段日子:若不是遇见紫陌,也许自己已经死在了那个矿区,若不是遇见张傲秋,也许还会将紫陌都给搭进去。

而就算紫陌将自己成功救出,若不是张傲秋,也许现在自己已经跟着紫陌回到了凌霄门,就算紫陌深爱自己,但自己一个穷苦出生的丫头,在凌霄门内肯定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而就算紫陌爹娘不反对自己跟紫陌在一起,但受其他人排挤的苦肯定是少不了的。

一时想来想去,不由感叹自己命真好,虽然现在自己亲人一个都已不在,但却得到了这么多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人。

想来想去睡不着,干脆起身去找紫陌,这么高兴的事,当然要找个人好好一吐心肠。

紫陌一看阿漓进来,悄悄向夜无霜打了个眼色,夜无霜一看就明,将桌上的玉盒扒了过来。

阿漓虽然喝了很多酒,但神志还不迷糊,看到夜无霜的动作问道:“霜儿妹妹,这玉盒是做什么的?”

张傲秋看了紫陌一眼,接口道:“哦,这玉盒是我送给霜儿的。”

阿漓闻言小嘴一嘟,走到桌边坐下道:“秋大哥,你真是偏心,好歹我也是你师妹,怎么只记得霜儿妹妹就忘了小师妹了?”

张傲秋听了一乐笑道:“阿漓,这可不是我偏心,这玉盒可不是礼物,是给霜儿是要办事用的。”

阿漓“哦”了一声,当即眉开眼笑道:“那还差不多。”

张傲秋怕阿漓再纠缠,从怀里掏出两本小册子转移话题道:“正好阿漓过来了,我这里有本修炼秘法,你们两人一人一本。”

说完将小册子分别递给紫陌跟阿漓接着道:“这里每个人人手一本,一个不少。”

紫陌接过小册子一看奇道:“炼体术?这是你从哪找来的?”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这可不是我找出来的,而是一个法号风铃的大师送给我的。”

阿漓听来在旁惊讶道:“风铃大师?”

张傲秋看她表情也是奇道:“怎么,你认识风铃大师?”

阿漓道:“当然认识了,上次我跟师父去取清瑶姐姐的那本账簿,就是风铃大师给我的。”

说完把那次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这事在座的三人还真是第一次听阿漓说起,这也不怪阿漓,只因上次她第一次开杀戒,总不是件愉快的事,所以在内心就刻意想去忘记,更不会主动跟其他人提起,而这事对慕容轻狂来说就是一件小事,完全都没放在心头,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张傲秋听完,眉头深皱道:“这风铃大师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我们?”

紫陌倒是满不在乎道:“秋哥,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风铃大师实实在在帮了你跟阿漓,那说明他就不是我们的敌人,再说了,越是这样的前辈高人,越是隐藏自己的来历行踪,要是我们刻意去追查,反而不好。”

张傲秋听了点点头道:“不错,阿陌说的有道理,而且风铃大师跟我说过有缘还会再见的,既然想不清楚,那就等有缘见面时再说吧。”

紫陌“嗯”了一声,接着问道:“秋哥,这炼体术修炼之后有什么好处?”

张傲秋闻言笑道:“那好处就多了,这炼体术分为几层,若是修炼到大成,在同修为人面前可是刀枪不入,而且还能扩大丹田容量。”

紫陌闻言倒吸口凉气道:“有这么厉害?那我可要好好修炼修炼了。”

张傲秋道:“当时风铃大师给我这本炼体术时曾跟我说,这是他根据我体内真气运行情况为我量身定制的,后来我将那本炼体术拿给师父看过,师父看了以后,进行了一些修改,也就是将顺序倒了过来,你们手上的这本就是师父修改过后的。”

紫陌凑上前问道:“秋哥,那你现在修炼的怎么样了?”

张傲秋道:“我也只是比你们早几天而已,不过自我感觉身体比以前要强横很多,这在跟师父对战的时候就体现的很明显,连师父都说现在他要伤我,都要用到七成力道了。”

阿漓在旁听了满眼冒星星道:“秋大哥,你真厉害,师父可是玄境巅峰修为了,他那七成力道,唉,我是想都不敢想。”

张傲秋闻言笑着揉了揉她脑袋道:“你只是修炼晚了些,假于时日也会走到这一步的。”

紫陌小心收好小册子跟着问道:“秋哥,这些天有什么安排?”

夜无霜闻言一笑道:“有什么安排?哈,还能有什么安排?你跟阿漓姐姐两人明天老老实实接受几位前辈们的训练吧。”

紫陌听了却是脸色一正道:“不错,正是要好好受训,我要尽快提升修为,一刻都不能耽搁。”

张傲秋跟夜无霜听了互望一眼,他们本以为紫陌听到受训的事会立即叫苦连天的,没想到态度却是完全相反。

张傲秋一拍桌子,豪情万丈道:“紫大师说的不错,现在时不待我,一刻也不能耽搁。”

子时。

临花城外破庙。

庙外除了密密的山林外,一片荒芜,其实周围却是杀机暗藏,戒备森严。

半响后,三声急促的夜枭声传来,庙内盘坐打坐的七个黑衣蒙面人立即闻声站起。

同时庙门“咿呀”一声打开,一个精瘦的黑衣人出现在门口,同样黑衣蒙面,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阴冷的眼睛。

庙内七人见状依次打过一套手势,站立在门口的黑衣人冷然看过后,才缓慢抬起双手同样做了一套手势。

庙内七人见了,同时拱手行礼道:“上者。”

来人冷哼一声,走进庙内正前方,转身大刺刺地坐了下来。

待到其他人都坐好后,上者阴冷的眼神在其身上一一扫过,接着沉声道:“这次招你们一起过来,是因为这两日二十二组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我派人到他们日常蹲守的地方探查过,却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顿了顿,上者接着道:“二十二组三人蹲守在临花城对岸码头,据查探回报的消息,前日这三人与一个年轻人发生械斗,一死两伤,只是当时那些山民在械斗开始就四散逃走,所以得到的消息不算完整,不过据说那个年轻人还不过二十岁样子,而且据容貌描述,十有八九是临花城青天堂小先生张傲秋。”

上者话音刚落,下面立即传来轻微“撕”得一声吸气声。

半响后,下面一个黑衣人疑惑道:“二十二组三人均为灵境期修为,就算是我们要想达到这样的战果,也没有这个能力,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这……。”

上者心头暗叹一口气,其实在他刚得到这个消息时又何尝不是这样想。

一阵沉默过后,上者道:“不管消息是不是属实,张傲秋此子都要认真对待,今日召集你们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下次若是在遇见此子,不可轻易妄动,派人跟踪其行踪,同时立即与相邻近的组联络,集中力量一举灭杀。”

下面七人听了不由面面相觑,这样的安排还是第一次出现,而且还是对付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

上者看他们反应就已猜出他们心中所想,冷然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时刻要记住,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小心总没有大错,你们不要忘了自己身后的那些人。

不过我也知道,这次上面发布的奖赏丰厚,就那三年的自由,就已可以让人铤而走险,不过你们要知道,我们这里别的不多,但像我们这样的人却是不少,死一个补充一个,死一组补充一组,就算是我们这九组全部死绝,同样还是有人补充进来的。”

上者说完,下面又是一阵沉默,半响后其中一人问道:“上者,接下来该如何安排?”

上者“嗯”了一声道:“十八跟三十二组接替二十二组,你们两组自行分工,剩下各组位置依旧,在留意张傲秋的同时,加紧追查王须亦跟邢二的下落,这段日子上面逼得很紧,若是让其他分舵的人占了先机,我想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下面另一人问道:“那二十二组受伤的两人……?”

上者听了阴阴一笑道:“若你是他们,你会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