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八十一章 紫陌归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人正谈着,辛七带着霍星含走了过来。

这些日子不见,霍星含人消瘦了不少,但给人感觉就像一杆屹立的标枪,军人气息浓厚。

霍星含先是对云一行了个军礼,然后才转头对张傲秋道:“秋兄弟,你来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星含,这段时间受训,感觉还好?”

霍星含笑了笑道:“还好,也是大镇守教导有方,星含感觉获益良多。”

云一微微一笑,拍了怕张傲秋肩膀道:“你们先聊,等聊完了霍星含再来找我。”

说完带着辛七转身而去。

张傲秋目送两人走远,悠悠道:“今日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回去武月城,将你所说的秘密通道打开,你现在可曾愿意?”

霍星含道:“这段日子,我时刻都想着那些死在死域人手中的兄弟跟亲人,每每想到他们,我就不要命地训练,为的就是早日回去,能亲手为他们报仇。”

张傲秋点点头道:“好,既然这样,那你就收拾一下准备出发,等会你去找大镇守,他答应让你在伺候营中多挑些好手跟你一起过去,你走的时候不用来找我,我去武月城时,自然会去找你。”

说完将以后的联络方式细细说了一遍,等霍星含熟记在心后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日中午,张傲秋跟夜无霜受训完毕,一众人刚坐下来,就听见大门外突然传来“哈哈”两声大笑,接着一个声音传过来道:“本大师又回来啦。”

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听了对望一眼,均是抿嘴一笑。

两人起身,刚走出院子,就看见紫陌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张傲秋一扯夜无霜衣袖,两人同时喊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紫陌见了顿时停下脚步,眼珠一转,犹豫了一下,片刻后试探着问道:“你们这是几个意思?”

夜无霜笑道:“当然是欢迎紫大师出关归来了。”

紫陌闻言戒备道:“有这么好心?”

脑袋往后一探,看见慕容轻狂等人正笑着望着这边,捎捎头小声道:“我先想想。”

说完带着阿漓越过张傲秋两人,跟各位前辈一一见礼。

张傲秋也跟了过来,见阿漓有些局促,顿时知道缘由,上前一步对木灵道:“师父,这是徒儿代你收的小徒弟。”

说完转头对阿漓道:“还不过来拜见师父?”

阿漓闻言上前两步走到木灵面前,双膝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叫道:“师父。”

张傲秋代师收徒一事木灵早就听华风说起过,只是当时他被救出来时正在重病中,阿漓虽在左右,但那时候也不好提及此事。

等张傲秋几人从黑月林带回三生草治好木灵,他又在调养阶段,等他彻底康复后,阿漓又跟紫陌去了凌霄门,所以师徒两人直到现在才正式相认。

张傲秋这时端过一杯茶递给阿漓,阿漓接过茶杯,双手高高举起道:“师父请喝茶。”

木灵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阿漓,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后,将茶杯递给张傲秋,一把扶起阿漓道:“做我徒儿这么久,为师却一天都没有照顾你,真是委屈你了。”

张傲秋在旁听了不由神色黯然,木灵所说的委屈,其实含有另一层意思,若是刀宗还在,堂堂掌门收徒,仪式又怎么可能是如此简单?

阿漓闻言正色道:“师父,阿漓能入刀宗,已是天大的恩赐,阿漓不委屈。”

木灵闻言点点头道:“好,好,好孩子。”

说完转头对张傲秋交代道:“阿秋,你是师兄,可要好好照顾你师妹。”

张傲秋沉声应道:“是,师父,我会的。”

一旁的慕容轻狂等人跟着上前道贺,木灵带着张傲秋跟阿漓一一回礼,虽然这收徒仪式简单,但礼节却不能费。

等到这一切弄完,紫陌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高兴,等下我去找陶管家,让他准备一桌丰盛的晚宴,跟木前辈及阿漓贺喜。”

张傲秋这几天一事接一事,正是心烦,难得有机会放松一下,当即附和道:“那感情好,哈,不醉不归。”

木灵几人也是高兴,同时点点头,木灵笑道:“阿陌跟阿漓刚回来,你们年轻人聊,我们老家伙就先退出了。”

紫陌接口道:“木前辈跟雪教主风华正茂,师父也是老当益壮,都哪里老了?”

雪心玄瞟了木灵一眼,转头对着紫陌笑骂道:“油嘴滑舌。”

夜无霜在旁跟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哦。”

刚说完转念一想自己也是跟他们聚在一起的,急忙“呸”了两声道:“我跟阿漓姐姐可不是,就他们两个。”

众人听了不由轰然大笑起来。

待到木灵几人离开,张傲秋几人就着石桌坐了下来。

紫陌拍拍桌子悠然道:“秋哥,这段时间修行怎么样啊?”

张傲秋闻言跟夜无霜对望一眼,知道戏肉来了。

跟着脸色一正,叹息一声道:“唉,这段时日修行完全不必往日,速度慢了不少啊。”

紫陌满不在乎道:“秋哥,你以前进阶速度太快了,现在慢下来也是好事,先稳一稳。”

接着语调一转,洋洋自得道:“本大师这段时日倒还是马马虎虎,本来还以为要闭关个一年半载的,没想到一个月就连进四级啊。”

转头一瞟,却看见夜无霜正鼓着腮帮子,拼命憋着气。

紫陌大头凑到夜无霜近前,左右仔细看了看疑惑道:“霜儿,你鼓着个腮帮子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在旁又叹了口气道:“霜儿是觉得紫大师进阶太快,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比较,所以自己跟自己憋气在。”

紫陌“哦”了一声,笑了笑道:“秋哥,其实这也没什么,本大师也就稍稍进了那么一小步,一小步哈,前面还有更多的荆棘等待这我去砍伐啊!”

张傲秋听了认真地点点头,谦虚道:“是啊,我们都应该像紫大师学习啊。”

紫陌摆摆手道:“哎,不能这么说啊,我还是很谦虚的。啊,对了,秋哥,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我怎么看不出来了?”

阿漓看着夜无霜努力憋着笑,就知道是在调侃紫陌,心中好笑,也不说破,抱着茶杯等着在旁看戏。

夜无霜在旁道:“唉,阿秋自回来以后,在藏兵谷站了一晚上就进入了玄境,第二天师尊跟师父联合训他,居然还没训完就入定了,入定也就算了,更奇葩的是居然修为又进一层,现在是玄境初阶中期修为了。”

紫陌一听,一拍大腿霍得站起来,不相信喊道:“什么?玄境?一天进一层?”

张傲秋闻言愁眉苦脸道:“唉,速度还是慢了些,不太满意,不太满意啊。”

夜无霜先前听紫陌洋洋自得地说话就憋着笑,现在看紫陌斗鸡一样的表情,再转头看着张傲秋一本正经装傻,实在是憋不住了,也顾不得隐藏,拍着桌子格格大笑起来。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大笑的样子,正色问道:“霜儿,你怎么能这样笑话我了?”

这话听着没什么,但到夜无霜耳朵里,知道这是张傲秋挤兑紫陌在,觉得更加好笑,一时哈哈喘不过气来,捧着肚子辛苦道:“师尊啊,快来救我。”

坐在另一边的雪心玄听了,拿眼望了过来,摇了摇头道:“一个代掌门,一个圣女,一个少门主,这还那有点样啊?”

慕容轻狂笑道:“他们身份是高,但现在却还都是孩子,由他们去吧。”

雪心玄听了在旁诧异道:“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还帮着他们说话?”

慕容轻狂闻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其实老夫也是运气,若不是遇见他们这帮小家伙,也许现在要么是没命了,要么就是还在东躲西藏。平时对他们严厉一些,也是不希望他们跟老夫一样,被人追着赶,但适当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劳逸结合嘛。”

紫陌看夜无霜笑得辛苦,也算明白过来,哼唧两声道:“哦,你们两个,哼,幸好还是本大师英明,刚进门的时候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原来你们两个挖着坑在这里等我在。”

接着一屁股坐下来,摇头晃脑道:“秋哥一天进一层是很厉害,但本大师一个月进四层也不差,哈。”

阿漓一听,撇了撇嘴道:“真是厚脸皮,也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