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四章 疗伤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张傲秋醒过来,已经是七日以后了。

睁眼一看,却是哑然失笑,自己周边搭设了一个简易的小棚,前面留着一扇门,自己与门之间隔着约三尺的距离,摆着个蒲团,若是在这之间摆个香案,那自己就成了受供奉的神仙了。

只是现在从头到脚都是灰蒙蒙一片,真要当神仙,估计也只能做个土地公公了。

张傲秋活动了一下筋骨,站了七天,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酸痛,特别是眼睛,一直睁着,一醒过来眼泪就留个不停。

张傲秋苦笑一声,真气运转全身经脉,一瞬间那种不适感就消失无影无踪。

正当他准备走出这小棚子,却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张傲秋一听就知道是夜无霜,心中突然一动,嘿嘿阴笑两声,又站在原地保持原来姿势不变。

果然下一刻门口身影一闪,夜无霜走了进来,看了张傲秋一眼,见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动不动,叹了口气道:“唉,你怎么还没醒过来啊。”

说完慢慢坐在蒲团上,捏着衣角接着道:“昨天收到小陌子飞鸽传书,说是他现在进入了灵境中期,已经出关,只是凌霄门还有些事需要处理,所以要耽搁几天,不过时间也不会太长,也就这几天就会返程了。

小陌子说他进入灵境中期,跟你修为相差不远了,语气很是自得啊,只是等他回来,知道你已经进入玄境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一副表情,想想都精彩,嘿。

唉,只是这几天我跟铁大哥可就惨了,被师父、师尊两人轮着训,上午是师父,下午是师尊,变着花样的整,可我们又没那么好的天赋,不像你,打一场架,还没打完居然入定了,还真是奇葩。

其实我还好,只是铁大哥……,唉,铁大哥虽话不多,但我看得出来,他是憋着一股劲在,每次训练都像拼了命似得,搞得浑身是伤,休息一下又接着上,我担心要是这样下去,怕真要出什么事了,可是师父说平时不流汗,战时就流血,还好师父是‘毒医圣手’,铁大哥的伤很快就会复原。

还有你啊,总是让人家担心,我知道你入定是好事,但每次都搞这么长时间,上次在独叟前辈修炼的山洞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唉,我既希望你入定时间越长越好,又希望你能快快醒过来,而且你看你,一身都是灰,还好这次没有洗经伐髓,不然又是一身臭味,那就好笑了。”

正说着,外面有传来两人脚步声,夜无霜往外看了一眼,转头道:“师父跟铁大哥来了,我也要出去了。”

夜无霜挽起衣裙,刚出门口就听见慕容轻狂的声音问道:“阿秋还没醒过来么?”

夜无霜摇了摇头,看了铁大可一眼道:“铁大哥,你伤好些了么?”

铁大可憨憨一笑道:“妹子,你别担心,俺皮粗肉厚,睡一晚上就没事了,倒是你,这几天一直担心阿秋,又要训练,可别伤了身子。”

慕容轻狂听了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做什么,你来我往的,是嫌训练太重了么?”

铁大可急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俺只是担心霜儿,俺一个粗人,不知道怎么照顾人,俺……。”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打断道:“没有就好,跟你们说,一天境界没有提升,这样训练就一天不断,等阿陌跟阿漓回来,他们也是一样。”

夜无霜吐了吐舌头笑道:“师父,境界提升可是没有止境的。”

慕容轻狂听了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不错,不过只要你们修为跟我们一样,那就可以免除训练了。”

夜无霜“啊”了一声,却是抿了抿嘴不敢再说。

正在这时,张傲秋却是拍着身上灰尘走了出来,铁大可第一个看见,“啊”了一声欣喜道:“阿秋,你醒了?”

张傲秋笑着点了点头,这时慕容轻狂跟夜无霜两人闻声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慕容轻狂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诧异,以他的修为,即使是三十丈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有所警觉,而这次张傲秋走出来,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居然一点感应都没有,难道这小子又有什么新的突破?

张傲秋到没想到慕容轻狂脑子转着这些念头,笑着大声招呼道:“师父,你们先练着,我这一身脏兮兮的,先去沐个浴了。”

接着转头对夜无霜道:“霜儿,小陌子回来后,哥哥帮你虐他,不就是灵境中期么,居然敢在你面前自得,还有啊,我以后入定前一定先跟你说一声。”

夜无霜听了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接着转念一想好像哪里不对,再一想明白过来,不由大怒道:“张傲秋,你刚才是存心的吧?”

张傲秋“哈哈”一笑,不等夜无霜发飙,闪身一溜烟地跑的没了踪影。

等木灵他们知道消息的时候,张傲秋正悠闲地在澡池子里哼着小曲。

洗完澡换了一身青衫,推开门却见木灵正等在门外。

张傲秋看见木灵,急忙上前笑道:“师父,我正要去找你,没想到你居然知道了。”

木灵闻言诧异道:“找我?”

张傲秋道:“准确的说是找你跟师叔。我刚才想了一下,你跟师叔修为一直不能更进一步,很大的原因就是体内阴阳先天不调,而我丹田内真气,应该很容易解决这个事情,这事宜早不宜迟,等会把师叔叫过来就开始吧。”

木灵“嗯”了一声道:“这也好。”

张傲秋想起华风跟谢梦轩,嘿嘿笑了笑道:“师叔是不是又在那边听课?”

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华风的声音道:“小子,你是不是皮痒了?”

张傲秋一吐舌头,暗自道:“这点子也太背了。”

转身却笑道:“师叔,师侄这不是要向你学习么?学问就是要温故而知新,多练点书总是有好处的。”

说完生怕华风找茬,又转头对木灵问道:“师父,你在这里等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木灵点点头,脸色一正道:“我想回刀宗一趟,你要是有时间就陪我走一趟吧。”

张傲秋一听,跟着收起笑脸,沉声道:“师父,其实我也早想回去一趟了。”

说完抬头看了看天,想起黑月林那座神秘的地府道:“师父,我们无极刀宗是不是真的得到了无极丹跟乾坤图?”

木灵闻言苦笑一声道:“这些都是江湖传闻,无极丹是你在黑月林找到的,至于乾坤图更只是听过名字,连长什么样为师都不知道,而且你师祖仙去时,为师跟你师叔一直守候在旁,若是真有这两样宝贝,你师祖那时候也会交代我们的。”

张傲秋听了嘿嘿一声冷笑,脸色一沉道:“看来我们无极刀宗是被人摆了一道了。”

接着眼中寒芒一闪,低声自言自语道:“只是这人会是谁了?”

木灵摇了摇头道:“为师被一教二宗关押时,他们一直在逼问这两样宝贝的下落,从这点看,一教二宗应该也不是知情人,只是这个谣言却是从阴宗被灭开始,没多长时间就天下皆知,而且这两样宝贝要说不在我们手里,只会越描越黑,当年老祖为了避免这些麻烦,所以才会避世于莽山。

这段日子,为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一教二宗以前跟我们无冤无仇,而且我无极刀宗当时势力也不小,若不是有叛徒出卖,就算是败,那他一教二宗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所以若是仅仅因为江湖谣传,就如此孤注一掷,这不是智者所为,这里面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华风在旁接口道:“我们退一步想,假设一教二宗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报仇,顺便正好可以得到这两件宝贝,所以若一教二宗与我们有仇是个**桶的话,那么这个谣言就是***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不错,这散布谣言的这个人就好像在下棋,我们正好成为棋子,不过这个人可以慢慢再查,一教二宗却是要先除掉为快。”

三人正说话时,那边慕容轻狂等人训练也结束了,一众人跟着一起用过午膳。

午膳过后,张傲秋就开始给木灵及华风把脉,这种治疗张傲秋以前跟华风做过,只是那时候修为太低,无法断根。

但这次不同,现在他丹田内真气已经以那绿色真气为主,雄浑的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对这次治疗,张傲秋是信心满满。

而且随着他修为增加,神识也越来越强,分心二用对他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先是华风,因华风以前就医过一次,所以上手很快,三个时辰后就彻底根除。

而木灵这花的时间要长很多,一来他在一教二宗关押期间,多次受天魔大法折磨,就算后来复原了,但经脉很多都有损伤,二来当年因情所困,心头淤积,成为心魔,幸好现在有雪心玄在旁,让他又再次看到希望才有所好转,但多年的淤积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排出的。

这一治疗,竟用了整整十个时辰,不仅根断阴阳不合的局面,而且将其体内受损经脉全部医好,自此才还他一个完整的修行条件。

不过这连续的治疗也让张傲秋疲惫不堪,一调理完就直接打坐冥想,害得夜无霜想要找他发脾气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