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再进一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急速调动丹田真气全力运转,瞬间游遍全身经脉,气势再上两层,好抵挡来自两个玄境高手的威压。

人却不退反进,刀锋直指右手边的慕容轻狂,张傲秋知道此时若不主动出击,等到前面两人汇合之时,也就是自己败亡之刻。

不过这种进退选择也看修行者自己心性,跟修为高低没有任何关系。

有的人宁愿在前进中创造机会,但有的人却会暂时退避,希望能在等待中寻找时机。

到底谁对谁错,当真谁也说不清楚。

慕容轻狂看到奔向自己的一点寒星,脸上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意,右掌收回,左掌从背后伸出,化掌为爪,直接往星月刀刀锋抓去。

而左边的雪心玄跟着变招,长剑使出小巧招式,攻向张傲秋左手。

而且两人还不断地向张傲秋飞速靠拢,张傲秋脸色不变,从神识里看出慕容轻狂的用意,星月刀陡地一沉,身法展开,如一条游鱼,脚步瞬间踏出五部,外人看来就好像张傲秋在前后左右不停晃动。

雪心玄看到张傲秋身法,不由“咦”了一声。

此时星月刀已转移到张傲秋左手,刀身晃动,以小巧对小巧。

而同时身形拉前一步,想要从两人还没有合拢的缝隙中穿出去。

慕容轻狂看了一言不发,右手一招,张傲秋只觉前面空间突然犹如旋涡一样,若是真踏前一步,就会被卷入其中。

张傲秋心中叹了口气,在这场过招比斗中,他一直用着虚而实之,实而虚之的战略,希望能让对方摸不清楚他真实意图,从而在其中找到机会。

但对面两个都是实打实地人精,开始还能被蒙一下,但到后面再想使诈就不可能了。

张傲秋本也没用全力,脚步跟着收回,但此时慕容轻狂左掌已到,逼迫张傲秋全身功力与之相抗。

顾此就不能顾彼。

就那么一瞬间,雪心玄剑尖化为寒星,往张傲秋咽喉直点过来。

避无可避,张傲秋眼睁睁看着这点寒星带着呼啸越来越近,不仅头皮发麻,这是又一次感觉死亡离他是这么近。

但此时他识海内那个太极圆环却突然自主旋转,越转越快,搅动下面的神识跟着旋转,当速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张傲秋感觉有一律东西从自己灵台射出。

而此时雪心玄手中长剑正好还离他只有三寸距离。

好好的雪心玄,突然感到脑袋一阵刺痛,身子不由自主一个踉跄,长剑垂下。

旁边的慕容轻狂见状急忙来救,可就在这时,张傲秋气息突变,一股仿佛来自亘古的悲苍破体而出,而他整个人睁大双眼,直愣愣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慕容轻狂,但眼中却没有半点聚光。

看而不看。

慕容轻狂立即觉察到不对,伸到张傲秋胸前的食指轻轻一划而过。

雪心玄此时也感觉不到脑内的刺痛,不过脸色却是变得苍白,看向张傲秋的眼神带着一丝骇然。

她自己知道,如果那种刺痛再持续一段时间,自己可能就会变成一个废人了。

而张傲秋此时眼前景色突然一变,一下来到了一个宏大的战场中。

震天的喊杀声不绝于耳,目光所及,遍地尸体。

张傲秋看得仔细,这两边军队,一边身着银色戎装,而另外一边却是金黄色戎装。

银色这边军队显然已经出现败像,士兵被金黄色军队压着打,一个一个像麦子一样被收割。

但这边的军士却是死战不退,一个个士兵从张傲秋身边嗷叫着往前冲。

张傲秋转过身去,看到在他身后却是一座没有了城墙的古城,古城残垣断壁,破烂不堪,显然是经历了无数次战争的结果。

就在这时,金黄色军队后方传来一声悠长的号角声。

接着就感到一阵地摇,一声声整齐的步伐声从后方传来。

前方金黄色军士跟着后退,而银色军队也趁此机会集结,重整队形。

但前面金黄色部队实在太过庞大了,满眼所见都是金黄一片。

半盏茶功夫,金黄色军队开始发起总攻,锋利的茅尖闪着寒光,在厚重的盾牌掩护下,一看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银色军队这边站在最前沿的一个军官,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后面的古城,双眼一行泪水滚下。

跟着转身,口中大声喊着什么,后面的军士跟着大吼着附和,最后那人一声呐喊,银色军队跟着往前。

以自己的生命保护自己的家园,明知必死也毫不犹豫。

张傲秋看得热血沸腾,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出现在这片古战场,但此时也顾不了多想,只是紧紧盯着战场上的一切。

一顿饭功夫,金黄色军队以碾压之势屠尽最后一名银色军士,而以此同时,身后的古城内跟着传来一声钟鸣。

钟声悠久,带着一股悲愤直入人心。

跟着一团大火燃气,大火迅速蔓延,很快遍布全城。

我所守护的是我的故土亲人,哪怕战死,也决不后退。

我所关心的是我的爱人兄弟,哪怕毁之一旦,但我永远也会跟你们在一起。

金黄色军队没想到对方如此决绝,一个个站立不动,呆呆地看着眼前那团大火。

张傲秋看着后面的大火,耳边仿佛还回荡着那带着悲愤的钟鸣声,接着想起刀宗被灭的那个晚上,同样也是这样的大火,同样也是遍地的尸体。

弱小就会被欺凌,只有强大再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两行泪水从张傲秋眼中流出,而那股悲苍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浓,渐渐往外而去,开始蔓延整个藏兵谷。

藏兵谷内的人们,不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悲苍的气息,只是感觉好像心中最心爱的人已远远离开自己,心智弱的人更是伏地嚎啕大哭。

这股气息越攀越高,站立的张傲秋衣决跟着无风自动,刀锋斜斜指向下前方,犹如一尊战神一般。

气息攀到最高峰时,张傲秋修为再做突破,一举进入玄境初阶修为巅峰阶段。

半响过后,这股气息才慢慢消失,而张傲秋却一直站立不动,睁着眼进入入定境界。

夜无霜在旁扶着雪心玄,看了张傲秋一眼,小声道:“师尊,我以后再也不跟他在一起了。”

雪心玄闻言一愣,以为是夜无霜恨张傲秋刚才差点伤了她,右手揉了揉她脑袋笑道:“阿秋能有这样的本事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是,你不要多想。”

夜无霜撅了撅嘴,“哼”了一声道:“就他怎么可能伤得了师尊?”

接着又叹了口气道:“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才人境修为,那时我就已经是天境了,这才过多长时间,居然让他反超了,进入玄境也就算了,哪知这才刚过一天,修为又进一层,这也太打击人了。”

雪心玄笑了笑,这丫头从小就是好胜性子,而且天赋也高,在圣教当真是天之骄女的存在,只是现在却被张傲秋打击的不轻,心中难怪有点小性子了。

慕容轻狂则是眼光灼灼地看着张傲秋,见他半天不动,跟着扬天叹了口气,对着木灵苦笑一声道:“木老弟,恭喜你有这么一个妖孽的徒儿。”

木灵闻言哑然失笑道:“前辈,这个我们不是应该同喜么?”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你这徒儿,老夫还是还你算了。”

木灵听了一愣,诧异道:“前辈,这是为何?”

慕容轻狂看了站立不动的张傲秋一眼道:“不到二十岁,竟然是玄境初阶巅峰修为,老夫怕再过段日子,这小子修为就会超过老夫了,那时候老夫还做他师父,可真是打这张老脸啊。”

木灵听了跟着又是一愣,接着捧着肚子嘿嘿低声笑了好一会,半天后才缓过气来道:“我这做师父的早就被他甩在后面了,正觉着一个人被打脸很孤单,以后将有前辈作陪,哈哈哈,再好不过,再好不过啊,不退,不退。”

慕容轻狂看木灵一脸开心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右手食指点了点木灵道:“你呀,你。”

接着转身对雪心玄问道:“雪教主,没什么要紧吧?”

雪心玄闻言摇了摇头,不过依旧心有余悸道:“阿秋什么时候会精神攻击了?他有此防身,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不会是他对手了。”

夜无霜听了“呀”得一声,再看雪心玄一脸正色,不像是开玩笑,心中顿时翻起滔天巨浪。

连师尊都亲口承认了不久将不是他对手,这……,这还有天理么?

木灵看到夜无霜气鼓鼓的样子,先是关切地看了雪心玄一眼,接着上前对夜无霜笑道:“霜儿,其实你不用这么气恼的,这小子是先天之体,一出生就占了便宜的,再说了,我们这几个以后可能对付不了他,但你却是有千万种法子收拾他的。”

夜无霜开始还听得认真,再听木灵后半段,知道木灵这是在调笑她,当即脸色通红,一跺小脚,拉着雪心玄的衣袖道:“师尊啊……。”

众人看她那小女儿情态,均是抿嘴一笑。

慕容轻狂道:“好了,我们也不要在这里打搅这小子了,只是不知道他从入定中醒来又会有什么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