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九章 诊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正想着在,码头那边过来两队巡逻军士,张傲秋一看正好,一个飞身上前招呼道:“各位军爷。”

领头的小队长闻声转头一看,连忙回礼道:“原来是小先生。什么军爷,军爷的,小先生是要折杀我们么?”

张傲秋一看对方客气,也跟着回礼道:“这位大哥好说了,以后兄弟们有什么事,直接到青天堂,费用全免。”

那小队长一听,眼睛一亮,他们当兵的,不说打仗,就是平常训练,受伤也是经常的,黑云卫的待遇是好,但他们这些小兵就不想了。

所以发下来的军饷,除去一些日用开销,用的最多的就是买伤药了,张傲秋现在对他们承若的,也算是帮了他们大忙了。

何况青天堂的招牌在那里,到那里看病,效果也比其他药堂也要强多了。

而且经过这次以后,青天堂每月专门抽出一定时间,定期到军营为这些底层的士兵看病,一应费用全免,而此举也将青天堂的名声再推高一个层次,青天堂里的人,只要不是违法犯罪,在临花城当真是能横着走。

反正那些药材也不是自己出钱买的,无非就是浪费点劳力罢了。

小队长闻言笑道:“那我就代我们那些弟兄谢谢小先生了。”

张傲秋摆摆手道:“应该的,应该的,各位大哥保护临花城安危,劳苦功高,使我们这些市民能有个安稳的生活环境,我们还应该感谢你们了。”

小队长一看张傲秋态度诚恳,心中也是感动,转头对旁边的军士道:“弟兄们,你们都听见了?以后青天堂的事情都给老子长着眼睛。”

说完转过身来认真道:“小先生,你叫我等可是有什么事情?”

张傲秋“哦”了一声,指了指船上两个昏迷的人道:“这两个家伙是我抓到的奸细,请各位大哥立即送往铁血大牢,不过这些都是各位大哥的本事,小弟就先告辞了。”

张傲秋这话说的很明白,就是将这功劳拱手送给这些军士,那小队长也是人精,一听就明,立即道:“小先生放心,我等这就去办。”

说完转身招呼一声,后面的军士早就拿出绳索,跳上船去,先将两人捆成粽子,然后一根长枪从绳子中间穿过,两人抬一个,麻利地就上了岸。

张傲秋一看就知道这些是老手,就算这两人半路醒来,就这捆绑架势,就是灵境修为想挣脱也难。

当即笑了笑,冲小队长一拱手,转身离开了。

不过这事还是早点让城主府知道的好,不然铁血大牢的家伙们是不会相信他们的,就这些小兵也能抓住两个灵境修为的高手?

张傲秋也不去管慕容轻狂几人,进了城门调头往城主府而去。

刚走到城主府门口,老远就看见辛七在大门口转悠,急忙大声招呼道:“七哥。”

辛七听到声音转头一看,跟着小跑步地赶过来,一通的埋怨道:“啊,小子,你们这些家伙跑哪去了?也没个音讯,感情是把七哥给忘记了吧?”

张傲秋看他那丑脸一脸的激动表情,心里也是一暖,陪笑道:“七哥,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七哥你啊,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一直在外面劳苦奔波,唉,没一天安稳日子啊,这不我刚回来就赶着过来找七哥你了。”

辛七闻言一脸的不相信道:“你真是专门过来找我的?”

张傲秋“嗯啊”一声点点头道:“那是当然了,不过我找七哥还是有点事情的。”

辛七一听是真,咧嘴一笑,重重拍了拍张傲秋肩膀道:“好兄弟,说吧,什么事,七哥给你办得妥妥的。”

张傲秋笑着一抽嘴道:“哎呀,七哥这是修为见涨啊,你这一巴掌都快把我肩膀拍碎了。”

辛七闻言一个白眼道:“没事调侃你七哥是不?”

张傲秋摆摆手道:“不敢不敢,对了,七哥,我刚才在河对岸抓了两个奸细,现在安排巡逻的大哥们送去铁血大牢了,不过这两个奸细是灵境期修为,我怕他们送过去,铁血大牢的人不收,所以想请七哥代为知会一声。”

辛七“哦”了一声正色道:“两个灵境期的奸细?那可是捞到大鱼了。”

说完跟着问了一句道:“你抓的?”

张傲秋笑着点了点头。

辛七“呃”了一声,叹了口气道:“看来兄弟修为才是真的大涨了,七哥我可是丢脸了。”

张傲秋闻言摇摇头道:“也是运气,七哥不必如此。”

辛七笑了笑道:“跟你说个事,城主想要派兵支援武月城了,现在正在大肆招人,抓紧操练,哥哥我以前嚣张跋扈,坏事做了不少,现在也想过来了,所以我也报了名,现在在大镇守手下办差,等以后真的进入战场,老哥也能和你们并肩作战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阵感叹,当初第一次见到辛七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没想到现在会有这么大转变。

当即拱手道:“七哥是办大事的人,将来一定会军功赫赫的。”

辛七一摆手道:“你就不要瞎恭维老哥了,好了,你的事我马上去办。”

说完刚要转身,张傲秋一把拉住道:“七哥,今晚兄弟坐庄,正好霜儿也要过来,我们一起好好喝一杯。”

辛七听了疑惑道:“怎么阿陌跟阿漓不在么?”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阿陌跟阿漓出去办点事,估计也就这两天就要回来了。”

辛七想了想道:“那干脆等阿陌他们回来我们再聚吧,那时人多也热闹不是?”

张傲秋一想也是,也不差这一两天,当即点头道:“那行,我听七哥的。”

张傲秋告别辛七,等他回到大宅的时候,慕容轻狂等人早已经到了。

雪心玄看着张傲秋走进来笑着夸道:“小子,当真是不错了,三个灵境修为居然在你手下撑不过一盏茶功夫。”

夜无霜听了却在旁边一嘟嘴道:“师尊,你就知道夸他,却把我训得要死。”

雪心玄听了“哼”了一声道:“怎么,就训练了几天就开始叫苦了?你怎么不想想,现在你的临场应变比起以前要强多少?”

说完话题一转接着道:“就算是阿秋,也同样要跟着受训的,不过……,阿秋受训就交给老爷子好了。”

木灵闻言诧异地看了雪心玄一眼,接着又瞟了瞟张傲秋,心中一股欣慰夹杂着自豪的情绪油然而生。

这可是我的徒儿啊,现在居然连玄境中期的高手都不敢跟他对局了。

几人正说着,陶管家带着陶翠翠从里面转了出来。

陶管家对着众人一拱手道:“各位,午膳已经准备好了。”

陶翠翠还是一如既往地害羞,躲在陶管家后面低头不语。

张傲秋看到陶管家,突然想起苏起,连忙问道:“陶管家,上次我带回来的那人这些天还可好?”

陶管家闻言苦着脸道:“那位爷可真是个怪人,自从住进来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呆在房子里,连一日三餐也是送到门口,不过我看那位爷好像是生了病,有次我偶尔看见他,见他脸色苍白,还上去问了几句。”

张傲秋“哦”了一声,皱眉道:“那陶管家现在带我过去看看。”

陶管家一弯腰应了一声,接着转身带头而去。

苏起的身份慕容轻狂几人也是知道,后面还有大事与之商量,当即也跟在了后面。

弯弯转转地走了一会,陶管家在一座不起眼的房门前停了下来道:“这里就是了。”

张傲秋四周一看,暗赞道:“到底是跑江湖的,还真会选位置。”

原来这座房子与宅子里其他建筑隔开,单独隐在周围大树之中,而且外表破败,一看就是一间杂货屋。

而且更重要的事,这间屋子只有一条路可以到达,只要有心,外面任何过往的人都会了然于胸。

张傲秋看了点点头,上前敲了敲门道:“苏兄。”

半响后,房门咿呀一声打开,脸色苍白的苏起出现在大门后面。

苏起看了张傲秋一眼,埋怨道:“你几个意思?把我往这里一扔,自己却去逍遥快活。”

张傲秋不好意思捎捎头,陪笑道:“苏兄大人大量不要见怪,兄弟我可不是去逍遥快活,而是有正事要办。”

苏起这时已经看到张傲秋后面的人,嘴巴张了张又闭嘴不言,身子一让,将众人请了进来。

张傲秋看着苏起脸色问道:“苏兄,你可是受了内伤?”

苏起也不隐瞒,点了点头道:“这伤来得好奇怪,住进来两天后伤势才发作,我这几天一直再想那些天发生的事,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着了道。”

张傲秋道:“这个等以后再想,现在还是先医好你的伤。”

说完转身请过慕容轻狂接着道:“这位是我师父,医术可是天下无双。”

苏起听了眼神一亮,冲慕容轻狂一拱手道:“有劳老爷子了。”

慕容轻狂微一点头道:“老夫先给你诊诊脉。”

苏起点点头,转身坐在桌子旁,挽起衣袖。

慕容轻狂上前两步,刚走到苏起身边,却突然“咦”了一声,接着眼色复杂地看了苏起一眼。

苏起被慕容轻狂这一眼看得心底发毛,不过脸上却是神色不变。

好在慕容轻狂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就开始闭目诊脉,苏起这才心中暗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