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前辈过招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张傲秋赶回去的时候,慕容轻狂等人刚用完早餐,张傲秋告了声罪,拿起碗盛了碗稀粥,呼啦啦两口喝完。

喝完稀粥,张傲秋砸吧砸吧嘴,还有点意犹未尽,由衷赞了句:“没想到稀粥的味道都能做的这么好,不知道这是出自哪位高人之手?”

旁边的铁大可闻言却是老脸一红,夜无霜看了抿嘴一笑道:“阿秋,这稀粥了是青瑶姐姐熬得,不过这柴火了却是铁大哥起的。”

张傲秋听了拖长声音“哦”了一声,嘿嘿一笑道:“看来这藏兵谷要改名字了。”

雪心玄在旁奇道:“改名字,好好的改什么名字?”

张傲秋意味深长地看了雪心玄跟木灵一眼,笑了笑道:“师叔跟老铁的春天也到了,还有其他的小草了也在慢慢发芽,你们看就改为姻缘谷怎么样?”

雪心玄一听,脸色莫名一红,啐了一口道:“没大没小。”

说完一双妙目却不由自主地向一旁的木灵瞟去。

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看在眼里,双双对望一眼,心照不宣地偷笑了一下。

张傲秋怕雪心玄尴尬,连忙转移话题向慕容轻狂问道:“师父,你那丹药炼制的怎么样了?”

慕容轻狂闻言笑了笑道:“已经完成了。”

张傲秋听了眼睛一亮道:“真的?那真是要恭喜师父了。”

慕容轻狂看他那样子,眼神却是露出思索之色道:“只是为师想要将这丹药更进一步,但是在这上面却是困难重重,这段时间却是想破脑袋也没有办法,不过说不定你倒是可以在旁帮忙。”

张傲秋诧异地指了指自己道:“我?师父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可不会炼丹的。”

慕容轻狂嘿嘿笑了两声道:“你不会炼丹是不错,但你却是有神识,完全可以透过丹炉看清里面丹药的情况,这就相当为师多了双透视眼,这对炼丹的成功率可是大有帮助的,而且为师本也决定要将这炼丹的本事传授于你们几个的。”

张傲秋听了颓然道:“师父,艺多不养家的。”

雪心玄闻言在旁噗嗤一笑道:“小子,你还推三阻四,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学却学不到的。”

慕容轻狂也是哑然失笑道:“你们想不学也是不能的,这事过两天再说,现在你跟为师一起到外面过两招。”

张傲秋没想到慕容轻狂一下会来这招,一时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夜无霜却拍手叫好道:“好好,我跟铁大哥这段时间可是被师父训惨了,正好阿秋来替补,哈。”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幸灾乐祸的表情,一脸无语,正要说话,慕容轻狂却对一旁的雪心玄道:“雪教主,我们一起?”

张傲秋闻言顿时一脸苦相道:“师父,你也太看得起徒儿了,你一个人我都受不了,这……。”

慕容轻狂却是一脸正色打断道:“要是你在外面遇见两个玄境高手,是不是也能这样?”

张傲秋闻言心神一颤,知道这是慕容轻狂为他好,而且他刚进入玄境,根基不稳,也正需要一场大战来打牢基础。

当即起身低头认错道:“是,师父,徒儿知错了。”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转身带头往外而去。

练武场。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两人分开站立,隐隐将对面的张傲秋环住,而其他人等则是站在一旁观战。

张傲秋凝神静气,慕容轻狂两人随便这么一战,竟然有种封死自己所有路线的感觉,一时不知该如何出手。

但张傲秋也知道不能再等,自己本来跟这两位修为上相差不少,若是等他们气势上来,那真的不用打,直接投降算了。

张傲秋此时不得不强迫自己去细细回想当时刀宗被灭的如地狱般的惨景,同时想起那死域人残暴行径,体内真气沿着第二条路线疯狂运转,一股凝然的气势拔地而起。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没想到张傲秋气势能起的如此之快,而且还如此凝实,不由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两个玄境高手,一个玄境巅峰修为,一个玄境中期修为,两人联手对付张傲秋,也是有心考量他,所以自身气势上的缓慢,就是想多留点时间给张傲秋,让他能尽情发挥,从而才能达到因材施教的目的。

所以张傲秋站在场中,虽感到危险压力,但还没有那种气势威压,相对来说,还是慕容轻狂两人变相地放了水。

张傲秋体内真气本就可以自主循环第二路线,让其看来就像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只是感觉上隐隐带着一丝空灵。

而现在真气在张傲秋操控下,疯狂在这条路线上流转,一时整个人明显给人一种空无的感觉。

旁边观战的夜无霜看到此处,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接着立即用右手蒙住小嘴,但脸上却是一片惊骇之色。

木灵则依旧是那种古井不波的表情,只是在那一刹那,眼神豁然一亮。

“锵”得一声,星月刀出鞘。

接着神识铺开,将练武场每个角落都笼罩其中,同时整个身子犹如狂风吹过的小草,左右摇摆不定。

三个呼吸后,张傲秋身形突然发动,人影一闪笔直进入场中,右手边的慕容轻狂见状右手微微一动,刚想上前,场中的张傲秋却是身形蓦然往左一折,雪亮的刀锋连划三刀,往左手边的雪心玄攻去。

慕容轻狂此时看了却是心神一动,本来他跟雪心玄商量好的,因他修为较高,可能是张傲秋主攻对象,所以他想将计就计,以他为诱饵,拖住张傲秋,然后雪心玄在旁主攻,做到一击退敌。

但场中的张傲秋此时好像看穿了此点,慕容轻狂刚想动,张傲秋已经闪到了一旁,对主攻的雪心玄主动发起攻击。

雪心玄看着眼前一点寒星,充满了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气势,即使以她玄境中期的修为,也不敢直接挡其锋锐,手中长剑弹起,划向张傲秋右手,身形却是同时往左让开。

哪知这是张傲秋第二刀刚刚赶到,雪心玄毕竟是经历了各种生死大战的高手,气机感应下顿时发现张傲秋布下的陷阱,只是她却没有张傲秋经脉逆行的本事,魅影身法展开,脚步在方寸之间转动,却刚好避开张傲秋第二刀。

此时右边的慕容轻狂也看了出来,脚步一错,身形突然出现在张傲秋身旁,右掌拍出,刚好是张傲秋第三刀落点的尽头。

张傲秋似乎早有预料,星月刀在空中一弹,凌厉的第三刀原来却是虚招。

只是慕容轻狂身手太快,右掌临空变招,中指曲起,对准星月刀中部一指弹去。

“当”得一声,一声清响响起。

张傲秋此时整个身体却犹如波浪一样,急速抖动三下,同时身体借这一震之力飞快后退。

慕容轻狂知道他刚才一弹之力,被张傲秋以怪异的身法卸去了八层,剩下的两层已经不能对张傲秋造成伤害。

不由心中一叹,张傲秋体内丹田的真气雄厚程度,慕容轻狂可是一清二楚的。

张傲秋边退边运转真气,将慕容轻狂侵入经脉的真气逼出,而此时慕容轻狂跟雪心玄两人却是身形在一刹那重叠。

张傲秋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顿,经脉真气逆转,带动身体反向前进,对着重叠的两人一刀劈出。

这一刀集结了他此时所有的精气神,雄浑的刀气破刀而出,卷起一阵狂风,闪电般向前面两人划去。

雪心玄此时处于慕容轻狂身后,气机感应到张傲秋这一刀的凶狠,叱咤一声,右脚一顿,魅影身法展开,身形一错,空中留下一道残影,身形如电,但划过的痕迹却又犹如慢动作一样,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夜无霜看了心中一懔,随着她修为增长,魅影身法已经可以做到在方寸之间腾挪,但比起刚刚雪心玄使出的魅影身法,才知道真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夜无霜知道这次可能受益颇多,当即凝神静气,脑袋高速运转,将自己代入场中的每个人,看如果是自己,在当时情况下会如何去做。

雪心玄真人在一刹那已到张傲秋左侧,长剑一展,攻其右胸,迫他挥刀自救。

而首当其中的慕容轻狂此时脸色凝重,双手推出,顿时一股真气如墙挡在前面。

张傲秋面对一挡一攻,口中长啸一声,刀式不变,攻向慕容轻狂的气墙,而右手手腕跟着一翻,星月刀以手腕为轴,刀锋划出一个浑圆,同时身体被刀身所带,如陀螺一样旋转起来。

慕容轻狂看了大喝一声道:“以刀带人,好。”

张傲秋这一转,恰恰避开雪心玄当胸一剑,星月刀瞬间在身前划出是个圆圈,布下刀气圆环,希望能阻挡两人片刻,能回口气后再战。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看出张傲秋心意,一掌一剑,划过圆环,将那些刀气直接打撒。

高阶修为的碾压,有时就是这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