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八章 码头刺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嗯”了一声,走了过去,向那鱼篓里望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放在地上的鱼篓带着劲风,突然往张傲秋脸上罩去。

张傲秋早有准备,嘿嘿一声冷笑,脑袋一缩,右脚无声无息往其腹部踹去。

开始张傲秋还不确定这三人是不是真的来对付自己,不过在柴夫发现自己后的眼神跟动作,虽然隐蔽,但既然张傲秋已有心,这些动作再隐蔽,自然也逃不过他眼睛。

修为更进一层,正愁没有人练手,既然找茬都找上门来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渔夫没想到螳螂捕蝉,却被蝉骗了,心头顿时一惊,身形霍得后退,但张傲秋神识罩在他身上,早就预计到他后一步行动。

早已蓄满真气的左脚在地上猛得发力,右脚原样不变,依旧照着渔夫腹部踹去。

一个早有预谋,一个仓惶应敌,高下立判。

柴夫眼见不妙,夹着手中柴枝一抄,右手一抖,满捆的柴枝顿时如乱箭般射往张傲秋后背。

同时一折扁担,一把精钢长剑露了出来。

周围的普通老百姓,包括船上的渔民,见状顿时都是一阵惊呼,纷纷向四周散开逃命。

张傲秋神识看得清楚,真气加速运转,身形一快,右脚脚尖在渔夫腹部轻轻一点,然后接着一点之力,人往后翻,刚刚避过漫天飞过来的柴枝。

“锵”得一声,星月刀在空中出鞘。

渔夫受张傲秋一脚,立即觉得腹部一股大力传来,跟着不由自主一口鲜血喷出,恰好此时漫天柴枝带着真劲赶到,人在空中,避无可避,顿时被柴枝射成刺猬,“蓬”得一声掉在地上,眼见不活了。

张傲秋在空中一个转折,神识早已将柴夫定位,闭着眼睛,星月刀向其瞬间劈出。

柴夫眼见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还没开始就误杀一人,心中顿时一惊,跟着对方刀锋劈到。

雪亮的刀身夹着刀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从空中劈下,当真犹如闪电。

柴夫没想到对方身在空中,还能如此精准定位,心中又是一惊,见对方气势如虹,当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身形一闪,先避其锋芒。

而第三人见阴谋败露,也不再有所隐藏,双手往后腰一抄,两把短刃出现在手中,同时身形加快,往张傲秋落脚的地方杀去。

张傲秋劈出一刀后,真气跟着逆脉而行,在空中的身子,突然顿了顿,接着犹如树叶一般往左飘出一尺。

这一尺的距离,是张傲秋现在的极限,不过比起以前只能移动三寸,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那奔袭的第三人看着空中的张傲秋竟能凭空移动一尺,脸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惊得嘴巴张得老大,足够塞下一个鸡蛋。

但他此时却是全力奔袭,可没有经脉逆行的本事,眼睁睁看着对方轻巧落地,往柴夫杀去。

柴夫刚定下身子,在他移动的时候,就看见同伴杀往对方落脚点,心中已有了盘算,只等同伴能稳住对方两个呼吸的时间,自己就可以赶到从旁协助。

只是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变故,虽然现在两人间隔不远,但都在全速之下,根本没有缓冲的时间,于是现在又变成自己独自应敌。

柴夫即成为杀手,内心早已变得阴狠,见张傲秋杀过来,也是怡然不惧,一振手中长剑,一招“凤点头”,直点对方咽喉。

哪知对方这小子好像早已知晓,急速奔行的身子,在长剑刚刚举起还没有点出的一刻,身形突然往左一折,同时一刀划出,砍向长剑中间。

柴夫见状猛吸一口气,硬生生将长剑往下一垂,只是突然改变真气运行路线,让他胸口犹如大锤锤过,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张傲秋嘿得一声,划在空中的星月刀跟着一个转折,快如闪电削往柴夫持剑右手。

故技重施,刚刚一刀看是凶猛,居然还是虚招。

自此柴夫所有反应都在自己预计之中,让他退就退,让他进就进,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真是太他妈爽了。

柴夫看着刀锋划过来,脸色顿时大变,刚刚改变真气运行已经让他受了暗伤,此时想要躲闪,再也提不出多余真气,“啊”得一声惨叫,右手顿时齐腕而断。

张傲秋毫不停留,跟着一转,后背猛地往柴夫荡开的前胸撞去,一股大力夹着凶猛的真气传去,柴夫顿时被撞得合身而起,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张傲秋一声长啸,借着一撞之力,身形蓦得加速,往剩下的第三人杀去。

那第三人心中此时却是翻起滔天巨浪,自己同伴有什么样的修为,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只是自己也就是仅仅冲过了头,再转身过来,战斗已经解决了。

这脸上还有点稚气未退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修为,看上去空空一片,就像个普通人,但是普通人能如此迅速杀死自己两个同伴?

第三人心中顿生退意,看得见的凶险不要紧,那种不知何时,又以何种方式到来的凶险才是最让人恐惧。

但一想到背后的组织及那生不由死的酷刑,不由心头一横,被杀死总比被折磨死来得爽快些。

看到对方往自己杀来,第三人眼中凶光一闪,短刃在手中一转,不退反进,合身往前冲去。

一寸短一寸险,短兵器想要战胜,只有靠近对方,不过越是使短兵器的人,武学修为越高。

张傲秋心里数着对方步伐,在离自己还有三尺的时候,身子突然一定,犹如一口钉子一般牢牢钉在地上。

同时星月刀高举过头,老老实实一招直劈,刀气翻滚,往那第三人杀去。

那第三人看张傲秋速度,本以为他会跟他短兵相接,而他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哪知场面情况瞬间又变化了。

那第三人哀叹一声,你他妈怎么总不按套路出牌啊。

翻滚的刀气带着狂风,杀伤力根本不是兵器能够抵挡的,除非修为高出对方不少,就像慕容轻狂那样,能布起一道真气墙。

只是这第三人却没有那本事,脚步一错,迫不得已转变方向,而同时张傲秋跟着发动,人在奔行中,星月刀一招斜砍,划往对方腰部。

第三人没有办法,奔行之中根本无力用兵器去挡,只好再一次闪开。

心中顿时一阵憋屈,人还没靠近对方,一招未出,就已经被逼得两次改变方向,气势也更下一层。

张傲秋星月刀跟着变招,真气逆行,身子往对方逃走路线移动,刀锋跟着一个旋转,从下往上一刀撩过。

那第三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站稳脚跟,然后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哪怕是被当场杀死,也心甘情愿。

只是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而且对方身形当真犹如鬼魅,完全违背常识,一会儿左来一会儿右,根本无法提前判断。

那第三人身形刚刚闪过,张傲秋已经在那里等候,刀锋从下划过,只取第三人胯下。

第三人一股狠气上来,干脆不躲,短刃交叉,硬挡一刀。

“当”得一声清响。

第三人被一刀撞击,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飞起,又是一个蓄势已久,一个仓惶应敌。

张傲秋身子略微一顿,消除一震之力后,右脚发力,身形如箭,星月刀在前方划出一个有一个圆圈,将那第三人全身罩住,使其根本无路可逃。

在划了十个圆圈的刀气后,星月刀一刀刺出,串着十个无形的圆环,直点对方胸口。

那第三人身形刚刚站稳,还没有回过气来,第一波刀气圆环杀到,短刃翻飞,破掉一个,后面九个跟着瞬间接踵而来。

那人忙于挡着刀气,而跟在后面的最后一刀,却再也无力分身,眼睁睁看着刀尖点过自己胸口,接着后脑传来一击刀撞,眼睛一闭跟着昏了过去。

张傲秋停下身子,将神识全部放尽,身形展开,来回往返奔走十里,没有在神识里再发现其他可疑气息方才停了下来。

左右看了一下,周围普通老百姓已经跑得一个不剩,而慕容轻狂也一样跟着躲得远远的。

张傲秋眼角瞟过慕容轻狂他们几人,心中暗赞一声:到底是**湖,知道什么时候该现身,什么时候该隐身。

接着又是一阵感叹,躺在地上的三人,两个灵境中期,一个灵境初期,不到一盏茶功夫一死两伤。

想当初,在离圣教不远的那座山村,自己四人对一个灵境期的死域人都差点将小命交代在那里,看来是真的成长了。

张傲秋感叹了一会,提起那个死去的渔夫,直接走到河边远远地抛了出去,生前不做好事,死后用身体喂鱼也算将功补过了。

拍拍手,将剩下两个昏迷不醒的一手提一个,走到码头边,直接上了一艘无人的空船,船桨一摆,往对岸的临花城而去。

到了对岸,张傲秋这回学得乖了,用神识将码头每个角落都搜了一遍,还好这边没有那种阴冷的气息,看来临花城清剿一教二宗真的是很彻底,居然连城外码头都不敢安排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