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七章 谋划(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沉吟一会道:“云城主所说确实值得考虑,但此时为多事之秋,而且塞外草原历来就有谋取中原之心,即使没有圣物,一统草原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雪心玄闻言皱眉道:“现在我们缺的就是时间,若我们能将他们一统草原的时间无限期押后,等我们腾出手来,完全可以安心对付塞外势力。”

张傲秋点点头道:“前辈所言甚是,只是死域人对于我们这片大陆来说,是真正的外族,而且他们还犯下滔天罪行,按理说全大陆的人都应该是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但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我们这一小部分人在行动。对这样的外族,我们对付他们都是如此艰难,何况不是元凶的塞外草原。

若是等赶走死域人,那时候我们难免会元气大伤。而塞外草原从很大的层面上来说,对我们中原还只是被动防守,说句真心话,中原的每次强大,都是塞外草原的噩梦,我觉得现在倒是我们一举解决塞外草原的一个契机。”

云历闻言反问道:“契机?”

张傲秋点点头道:“不错,我来举个例子,现在我要做一个买卖,但是我又不方便出面,于是找了一个人做掌柜,在外人眼里,这个掌柜就是这桩生意的老板,明面上的事情都有掌柜来解决,而幕后真正做决策的事情,却是由我说的算。”

木灵听了眼睛一亮,品了一口茶道:“具体说说。”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按苏起所说,现在塞外草原十八部落之间关系是水火不容,就算苏起成功带回圣物,其他十七部落碍于先前所立的血誓,会奉苏起部落为共主,但这个共主很明显只是名义上的,要想真正一统草原,则必须真正得到其他十七部落的臣服,而现在凭苏起一个部落是很难做到的。”

云历听了“嘶”得一声吸了口凉气道:“你的意思是让苏起他们做掌柜?”

张傲秋霍然站起,眼中精芒闪烁,肯定道:“不错,若我们能助苏起崛起草原,并掌控这股力量,那么不仅能解决塞外草原入侵中原的事,而且在对付死域人上,也是更大的一个助力。”

众人听完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张傲秋有如此大雄心,想收塞外草原为自己所用。

一时整个大厅沉寂下来,这得是多大一个手笔,要知道塞外草原也是人才辈出,你想收服别人,别人说不定会趁势而为,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养虎成患,那就悔之晚矣。

半响后云历才哑着声音道:“不知小先生要怎么做?”

张傲秋看了众人一眼,成竹在胸道:“死域人想夺取草原圣物这件事,我相信只要苏起回到大草原,整个草原都会知道,草原汉子一般都是恩怨分明,先不管是不是承认苏起部落为共主,至少对死域人是一致对外的。

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在这个仇恨上再加点火油,趁苏起还在临花城的时候,制造点谣言,就说死域人之所以要得到圣物,就是要一统草原,然后在奴役整个草原,而且还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这个谣言其实也不完全算是谣言,只是让草原各部落更快下定决心。第一步落实后,第二步就是护送苏起回草原,护送的队伍一部分在明,另一部分在暗,期间……,嘿嘿,再像外面透露点消息,引那死域人跟一教二宗的人过来,这样不仅能抓到活的,同时也能让苏起对我们更加感恩戴德。

至于以后进入草原该怎么做,那只能见机行事了,不过我想,这之前这么多难事,还不都是一一解决了,所以事在人为,掌控草原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若不行动,那就永远不可能了。”

雪心玄听完看了张傲秋一眼没有说话,反而转头看了看木灵,木灵瞟她一眼道:“你看我做什么?”

雪心玄抿嘴一笑道:“都说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虽然慕容老爷子也是阿秋师父,但阿秋还是跟你时间最长,耳闻目睹,潜移默化下,自然有什么学什么,所以……。”

木灵被她说的莫名其妙,迟疑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雪心玄不理他,转头向其他人问道:“各位,你们觉得阿秋这个想法怎么样?”

夜无霜白了张傲秋一眼,没好气道:“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是舍不得孩子,又怎么套得住狼了?”

夜无霜说的正是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经常说的,这会说出来,自然是想臭张傲秋了。

张傲秋听了正色道:“霜儿果然不愧是圣女,敢能人不所能,佩服佩服!”

夜无霜听了杏眼圆瞪道:“张傲秋,你的脸皮跟你的修为一样,看来也是见长啊,哼。”

张傲秋“嘿嘿”一笑,也不接话,只是拿眼望着其他各人。

慕容轻狂轻咳一声道:“老夫以为,阿秋说的倒是可以试一下。”

云历看了雪心玄一眼,暗自一笑道:“雪教主是不是连去草原的人手都选好了?”

雪心玄嘴角一翘,看了木灵一眼道:“徒弟想的法子,自然是师父为之出面了,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木灵这才明白刚才雪心玄对他说的话,一摸鼻子道:“若是大家伙都同意阿秋所说,那我就跟风师弟一起陪那苏起去一趟草原好了。”

云历叹了口气道:“都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也罢,我就陪着玩这一把,护送苏起就由城主府担当。”

张傲秋望着云历道:“云城主这趟绝对是只赚不赔,好了,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就有临花城军队在明面,其他好手在暗处,这在暗处的人手,可要好好选选了,因为一旦消息散播出去,一教二宗加死域人,可也不是那么好吃下的。”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道:“一教二宗最善于在暗地下毒,为了以防万一,老夫也跟着去一趟吧。”

雪心玄笑道:“这趟只要有老爷子在,就已经成功了大半了,其他人手我圣教再来挑选。”

夜无霜此时还在生张傲秋的气,接着道:“张傲秋,你这次去不去?”

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道:“霜儿,这么大火气做什么?这趟去草原,你让我去我就去,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好了。”

夜无霜本以为张傲秋会一口答应去的,没想到张傲秋反把皮球踢到她手里,一时更是气道:“你……,哼。”

慕容轻狂怕夜无霜小姐脾气上来,自己宝贝徒儿又要吃苦头,急忙转移话题道:“阿秋,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傲秋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苏起现在内伤很重,即使要启程回草原,也还要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有空,我想先跟霍星含见一面,现在死域人大肆集结在即,武月城物质运送暗道要及早打开,霍星含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云历听了点点头道:“这事等回临花城后,我立即安排。”

张傲秋“嗯”了一声,接着道:“再就是那陈沙鸥,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他的消息?”

雪心玄道:“这个我正要告诉你,那个陈沙鸥一个月前发现他行踪,据接到消息,他这三天后会到曲兰城,而且此人最是好赌,几乎不做生意的时候都是在赌坊里度过的。”

张傲秋听了眼睛一亮,脑中接着灵光一闪道:“哦?嘿嘿,这藏兵谷也是笔大花销,还有以后还要组建狼骑军,就光装备都要不少银子,只是不知道一教二宗在各个城里的势力布置,要是能知道的话,哈,让一教二宗赞助一点军饷再好不过了。”

众人听他前言不搭后语,都是莫名其妙,云历想了想道:“一教二宗的势力布置,倒是有一个人知道,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张傲秋闻言一喜连忙问道:“有谁知道?”

云历于是将最近王须亦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傲秋听了两眼放光道:“真是瞌睡遇见枕头了,哈,等回到临花城,立即就找王须亦,只是可惜,要是阿陌在这里就好了。”

慕容轻狂皱眉道:“阿秋,你到底要做什么?”

张傲秋微微一笑,老神在在道:“他陈沙鸥不是喜欢赌么?我就陪他赌一赌,先将名声打开,然后再在一教二宗开设的各个赌坊一一拜访一遍,嘿。”

木灵听了诧异道:“阿秋,你什么时候学会赌了?”

张傲秋笑道:“师父,我什么时候说我会赌了?”

众人被他说得一头雾水,均是不解地看着张傲秋。

夜无霜眼珠一转,想起张傲秋脑内神识,接着眼睛一亮。

张傲秋看到夜无霜的样子,捎捎头道:“看来霜儿是明白我意思了,这个等会再说。据老铁所说,那陈沙鸥也是做大买卖的,若是拿下他的人审问,毕竟要大费周章,而且也不能做到完全一点风声都不透露出去,但若是让他在赌桌上输的连裤子都没得穿,说不定还会得到其他意想不到的好处。”

雪心玄听完看了木灵跟慕容轻狂一眼笑道:“看来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哦。”

傲霜不是专业写手,自己工作也很繁忙,所以更新也很慢,但不管怎么样,这本书傲霜一定会将他写完,各位对这本书感兴趣的大大们,还请你们高抬贵手,留下一点建议,傲霜在这里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