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佛教密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和尚之所以如此慎重交代,是因为精神力修炼不同于丹田真气,实在是不易,用一点就少一点,再要想补回来,又是一个长久积累的过程。

所以以其用微弱的力量去出击,还不如将这微弱的力量积攒起来,慢慢壮大。

但他不知道的是张傲秋丹田真气跟识海神识早已能够互通,已经是一个逆天的存在,只是他自己还不清楚他体内的这种情况是多么的厉害罢了。

老和尚说完,看了看张傲秋还没有入鞘的星月刀道:“小施主,你的佩刀可否让老和尚看看?”

张傲秋应了一声,将放在身旁的星月刀双手举起递过去道:“大师请看。”

老和尚接过星月刀,左手持刀把,右手摊开,在星月刀刀身上慢慢捋过去,如此往复三次后道:“若老和尚没有看错,小施主这把刀应该是加持了精神力的吧?”

张傲秋闻言点点头,也不惊讶,对方连如何修炼元神都知道,感应星月刀上的精神力当然不在话下。

老和尚看张傲秋点头,眼中露出一丝赞许道:“小施主如此年纪,居然能够用精神力炼化兵器,说出去真是要让人惊掉大门牙了。”

张傲秋被他夸得老脸一红,捎捎头不好意思道:“小子也就是瞎胡闹,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

老和尚听了一笑道:“瞎胡闹?唉,小施主真是过谦了。”

说完脸色一正道:“神兵之所以称之为神兵,是因为其有灵。要想神兵有灵,则必须用灵力炼化。

这种灵力炼化,一种是天地灵气,一种是人的灵气。以天地灵气炼化的神兵,如轩辕剑、炼妖壶等。

轩辕剑内蕴涵无穷之力,为斩妖除魔的神剑,而炼妖壶古称九黎壶,乃上古巨宝之一,拥有不可思议之力,据说能造就一切万物,也有惊人之毁坏力量,内部有著奇异之空间,空间之大能将天地收纳于内。

以人的灵气炼化兵器,虽比不上上古神器,但却可以跟主人心意相通,自成阴阳,形为太极。

炼化到最后,你这把刀既是一个太极的变体,太极图最早的形态就是两个阴阳鱼围绕着中间一个圆圈,乃太极阴阳为完全平衡时的形态,而平衡后的太极图,中间圆圈早已空化成为圆圈。

兵器灵性修炼到了水火相容,不用时藏之无形,即合道体,争斗时既是术之功用,全其变化而以道御术。

但术之功用必然落于有形,控制有形生命最核心的除了心神,还有就是呼吸。

一呼一吸为一息,道家有“龙性缠绵,虎性狰狞”之论,以龙喻心,心念纠缠,绵绵不绝,以虎喻息,呼吸一断,生命就得死亡,所以“虎性狰狞”。”

张傲秋听了一脸茫然,好半天后才呐呐地说道:“如果按大师所说,那小子要是继续炼化这把刀,到最后岂不是可以让这把刀随着心意随意变化大小?”

老和尚闻言点点道:“不错,世间万物皆有灵,有灵就有自身变化,即为术法。你说的这种,虽然听起来像传说,但没有依据,又如何能成传说了?”

张傲秋听老和尚肯定的回答,惊得张大嘴巴,这把刀还是他自己亲手打的,用了多少铁,打了多少锤都一清二楚,就这些铁,通过精神力炼化,还能变大变小?

老和尚看张傲秋表情,知道他不相信,也不再说,现在不能,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能。

老和尚交代完,自站起身来,对张傲秋合仕道:“老和尚言尽于此,小施主好自为之。”

张傲秋见老和尚起身,连忙跟着站起,听他道别,躬身行礼问道:“还没请教大师法号?”

老和尚闻言微微一笑,转身漫步而去,接着四方有四个小和尚现身跟随其后。

五道身影连闪,片刻不见人影。

跟着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道:“老和尚法号风铃,小施主,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哈哈。”

声音缥缈,却又清晰如在耳边。

张傲秋对着声音来处抱拳行礼,心里却嘀咕道:“风铃?这法号倒是古怪。”

原来这老和尚正是上次阿漓在无暇寺里见过的那个风铃老祖。

张傲秋还在愣神,识海里的独叟却急道:“小子,快把那炼神术打开看看。”

张傲秋听到独叟所言,立即想起风铃老祖说的元神一事,开口问道:“刚才风铃大师说的元神,老爷子应该知道怎么修炼吧?”

哪知独叟闻言一叹道:“老子也不知道。”

张傲秋听了一愣,诧异道:“不知道?你不是破碎虚空了么?怎么可能不知道?”

独叟黯然道:“老子现在只是本尊留下的一缕精神力,本尊让知道的,老子就知道,本尊不让知道的,老子也不知道啊。”

张傲秋听了暗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还是要靠自己了。”

“不过若按那小和尚所说,只要努力,以后你识海内就会培养出元神了。”

张傲秋听了一拍大腿,对啊,独叟虽然现在还只是一律精神力,也有很多东西不知道,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子在那里,修炼成元神只是迟早的事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不由嘿嘿傻笑两声,别人修炼一个元神都难如登天,哥一下就有两个,那岂不是要牛炸了天?

一看手上的两本小册子,心头又是一喜,不管修炼怎么难,起码有了个努力的方向,再怎么也比摸着石头过河要强多了。

只是这风铃大师还真是奇怪,自己跟他又不相识,救了自己还可以说刚好路过,无缘无故送自己这两门功法就有点想不通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问道:“这风铃大师老爷子知道么?”

独叟闻言“嘿嘿”一笑道:“他是佛教密宗的人。”

“佛教密宗?”

“不错,不过你小子跟佛教密宗又没有关系,好好的为什么要送你这两门功法?这可是门中大忌,真是奇了怪了。”

佛教密宗和禅宗的本质是相同的。只是一个隐,一个显;一个拆掉了所有的门,在广阔的宇宙中教;一个却拉起了帐篷,盖起了房子,甚至拱起了密室教。

谁是密室?心是密室;谁是天地宇宙?还是心。

暗小如密,大显如宇,所言皆心。因为都是讲心的,所以密宗和禅宗完全一样,没有本质差别。即使没有本质不同,为什么密的却要隐秘;而显的却要大显呢?还是因人的根器不同,为“信”故而成隐显。

三宗教人,都向心归。禅为去相,去相到心;净土去污,去污见心;密护心法,护而见心。三教别法,同说一心。三教如同三条河流,虽发源地不同,但入海时仅有一个入海口,这个“口”就是相和离相。要想成佛,必离相,必不能着。着相就像堵住了河流的入海口,那河流没进入大海啊。

所以不管哪门所教,要想成就佛道,最终必须来到相和离相之教上,否则,无道可教,无佛可成。见相离相,是佛;见相不离,是着。无论哪门之修,最后,请从相上离去,请从相上见佛。但记住,没相佛不显,没佛相何在?相即是佛,佛即是相,相佛不二。

密宗属于大乘里面的善权教,是在宣说究竟一乘法时针对还不能立即发出菩提心的弟子善权而说的法。

所以密宗的修行是从小乘法起修,而一乘法是不修习小乘禅定和瑜伽的,因为小乘禅定和瑜伽是无念定,不能度众生。一乘法的菩萨以十善业为根本戒,以慈悲为发心的基础,以深发大悲平等普度一切众生为修行的无上法。

以成就圆满佛果,能度一切众生皆成佛道为修行的目标。而密宗因为其行者我执较深一些,所以佛不强调一定发慈悲心,更多的宣讲自度之法,以通过观想培养启发慈悲心为修行的无上法。

张傲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一个佛教密宗的大师看中,摇了摇头道:“不管了,先看看这炼神术到底有些什么?”

接着环顾四周,那七个死域人尸体已不见踪影,应该是那后出现的四个小和尚给处理了。

想起先前那场打斗,张傲秋不由自主心中一寒,要不是风铃老祖出现,现在早就进鬼门关了,这种不吉之地还是少呆为妙。

张傲秋收起星月刀,将两本小册子贴身收好,神识放开,转头就走。

半响后,神识内出现一个天然山洞,张傲秋看准方向,往那山洞直奔过去。

这山洞倒也隐蔽,正好方便他静心研修那炼神术。

张傲秋将两条黑蛇放出,让它们在旁警戒,经历这些事后,小心一些总不是错。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li8UWS'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