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七十章 两情相悦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到藏兵谷也是有事,跟慕容轻狂等人招呼一声后,往回看去,见那五百多头人狼依旧规规矩矩地站在原地不动。

张傲秋对驯兽根本不懂,这样子也不知道往下怎么做,不由拿眼瞟了一眼站在后面的五位教官。

这五个教官也是人精,一看张傲秋望过来,急忙上前道:“小先生,驯兽虽然恩威并施很重要,但也不能操之过急啊。”

张傲秋闻言点点头道:“那我现在先将它们解散了?”

其中一个教官看着有些冻得发抖的人狼道:“现在让它们休息是最好的,而且它们也站了一夜了,正是饥寒交迫,我们几个马上给它们送些食物过去。”

张傲秋听了对他们拱拱手诚恳地谢道:“麻烦五位教官了。”

这五位教官见张傲秋态度摆得很低,心中也是高兴,急忙回礼道:“小先生,不碍事,这可是我们吃饭的行当。”

张傲秋跟着笑了笑,接着转头望着狼首,神识放出命令,冷然道:“我下次再来,若是你们这群家伙还是这样,你也不用再活了。”

狼首虽听不懂人话,但意思却是明白,听了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抬头偷偷瞟了张傲秋一眼,只见后者正双眼冰冷地望着它,急忙低下大头,重重点了三下。

张傲秋见它俯首的样子,冷哼一声,跟着转身,将神识对着后面狼群,将刚才的命令又发了一遍。

群狼不敢做声,一时山谷除了风声,再也听不到半点嘈杂。

张傲秋见了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一看木灵他们道:“各位,我们先去共进早餐如何?”

一行人闻言转身,有说有笑地往藏兵谷而去,华风走了一半,突然停下道:“啊,我突然想起在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说完转身匆匆而去,张傲秋一看他脸色略带兴奋,眼光又有点闪躲,不由心中奇怪,嘀咕道:“这老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一抬头,见其他人一脸暧昧的笑容,心中更是奇怪,跟着众人走了几步,张傲秋心中犹自好奇,眼珠转了转道:“我去看看师叔要不要帮忙,你们先吃,也不用等我。”

说完往华风离去的方向赶去,雪心玄看了扑哧一笑道:“这叔侄,倒是有意思。”

张傲秋快走了几步,跟着将浑身气息收敛起来,神识放出,正好看见华风在前面左转而去。

张傲秋有神识探路,根本就不着急,远远吊在华风后面,优哉游哉地左顾右盼。

走了大约一盏茶功夫,前面传来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张傲秋神识探了过去,只见谢梦轩正在教一群孩子们念书。

张傲秋把神识略收,看见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华风站立不动,眼神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学堂里的谢梦轩。

不仅仅人看着,间或地还摇头晃脑地跟着读几句诗文。

谢梦轩所在的学堂离华风站立的位置也不远,一转头早就看见了华风,见华风摇头晃脑地样子,不由冲着他甜甜一笑。

华风一看谢梦轩那笑容,激动地抱拳一砸,跟着一跺脚,完全沉浸在那一瞬间的甜蜜之中。

张傲秋悄悄跟了过去,站在华风旁边,正好将谢梦轩的甜笑看在眼里,一看华风的反应心中顿时了然。

刚想悄悄转头离开,突然想起阿漓,这谢梦轩还是阿漓带过来,师叔要是真跟谢姑娘好上了,那阿漓可是大功臣了。

想到这里,心中“嘿嘿”阴笑两声,跟着在华风耳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华风心神完全放在了谢梦轩身上,而且这也是在藏兵谷,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悄无声息地潜到自己身边来。

听到这声咳嗽,华风当真是吓了一大跳,唬得一转身,自然而然地摆出架势,跟着就看见张傲秋一脸贼眉鼠眼的笑容。

张傲秋转头看了看学堂里的谢梦轩,又转头望着华风奇道:“师叔,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华风一见是张傲秋,心中一团老火升起,正要发飙,突然想起刚才自己的样子可能被这小子看见了,要是这时发火怕是有点欲盖弥彰了。

当即收起式子骂道:“臭小子,鬼鬼祟祟地站我旁边做什么?”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师叔,你不是说你还有事的么?师侄是怕师叔操劳,所以过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哈。”

华风嘴角一翘跟着笑道:“小子,难得你这片孝心,不过师叔这里事不多,你先去忙吧。”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师叔,先别忙赶我走嘛,你也别说,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听过读书声了,正好来听听,一听后觉得甚是入耳啊。”

华风听了白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张傲秋接着道:“师叔,我刚才在后面看见你站在这里摇头晃脑的,是在跟着谢姑娘念诗文么?”

华风听了脸色不变道:“当然了,你不知道学问要温故而知新么?”

张傲秋眼睛一眯,拉长声音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后面又砸拳又跺脚的又是几个意思?”

华风闻言理所当然道:“我们习武之人,就要知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道理。”

一边说一边拉开架势接着道:“你师叔我就是这样啊,随时随地都要练拳,你小子以后可要向师叔好好学习啊。”

张傲秋听了白眼一翻,心中鄙视道:“老小子,还真能装。”

眼珠一转,转移话题道:“师叔,你应该知道,这谢姑娘是阿漓救回来的,我听阿漓说,谢姑娘是武月城人士,以后肯定是要回武月城的,不知师叔以后是在这藏兵谷了还是跟着去武月城啊?”

华风听了倒是一愣,喃喃自语道:“有这么快回去么?”

接着一抬头,正好看见张傲秋正贼兮兮地看着他,再回头一想,顿时羞怒道:“好小子,竟然敢算计师叔了。”

说完一巴掌拍了过去,张傲秋身形一闪,跟着临空一个筋斗,人在空中哈哈大笑道:“师叔,你就在这里慢慢练拳吧,我去找师父去了,哈哈。”

谢梦轩这时也听到这边动静,跟着跑了过来,见华风犹自不放手,急忙叫了一声:“阿风。”

华风听了身子一定,转身见谢梦轩正低头撵着衣角,跟着问道:“谢姑娘,你真的要马上回武月城么?”

谢梦轩闻言一抬头,看着华风满脸焦急的样子,脸色一红,低头小声道:“哪有。”

接着脸色更红道:“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

谢梦轩声音虽小,但华风却是听得清楚,闻言一拍巴掌道:“好,好,好。”

谢梦轩见他连说三个好,后面都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抬头白了他一眼,转头就往学堂跑,一边跑一边道:“其他人都叫我阿轩的。”

凌霄门,风涯渡。

紫陌此时正盘坐在洞内一块大石上,一动不动。

这是他第三次移动地方,每移动一次位置,则深入洞内十丈,到此已经深入了三十丈。

在他第二次移动位置的时候,修为就突破了灵境,这样的修炼速度,就是在旁陪着的莲花生看了也是暗自点头。

洞内寒风呼啸,没有一刻停止,而且越往里,寒意越重,风速越大,渐渐有形成罡风的趋势。

紫陌跟莲花生进入风涯渡已一月有余,两人饮食则由阿漓负责,开始几天,还是一日三餐,跟着就是三日一餐,再后来则是七日一餐。

次日清晨,紫陌盘坐已久的身子微微一动,意识从心湖深处开始一寸一寸浮起,到了灵台处,双眼跟着睁开。

紫陌跟着展开内视,自己修为再上一步,进入了灵境中期。

不由内心一阵欣喜,裸-露在外的皮肤开始细细感受洞内寒风刺骨的寒意,此时竟有种如浴春风的感觉。

后面的莲花生立生感应,同时睁开眼,目光灼灼的看着前面盘坐的紫陌。

半响后,紫陌霍得站起身来,此时的他比起刚进洞时身形消瘦了不少,而且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一脸胡子拉碴,只是隐在长发后的一双眼睛却变得更加黑亮,一眼望过去,就犹如望入一潭深水,深邃却有带着犀利。

紫陌举步走到莲花生旁躬身行礼道:“莲师,弟子目前觉得已无法再往前进了。”

莲花生笑着点点头,亦站起身来,一拍紫陌肩膀赞叹道:“不错,仅仅一月功夫,修为连进两层。”

接着话题一转道:“修炼也要适可而止,既然你感觉不能再进,那就先停下来吧。”

说完转身带头往外而去。

到了洞外,莲花生却停了下来,捡了块大石拍了拍,转身对紫陌道:“过来坐坐吧。”

紫陌“嗯”了一声,依言盘坐在其身旁。

此时虽已进入春季,但风涯渡这片天地,却依旧是白茫茫一片,除了洞口里不断传来呼啸的风声外,再也听不到其他半点声音。

莲花生望着外面寂静而又萧索的大地,叹了口气道:“阿陌,你看这里跟外面有什么不同么?”

紫陌闻言一愣,自然而然地答道:“冰寒刺骨,渺无人烟,一片荒芜。”

莲花生听了点点头,唏嘘道:“是啊,一片荒芜。可正是这片荒芜,却又是它最大的不同之处。”

紫陌闻言一头雾水地望着莲花生道:“莲师,您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