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六章 谋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说给他玉盒,这里面就有两个信息,自己带着玉牒怎么也摆不脱敌人追杀,看来不是自己隐匿功夫不到家,而是对方也能感应到玉牒所在,若是那样,部落内一直传承的秘法说不定已经早就被悄悄传出去了。

再加上在那领头死域人身上搜到的自己画像,内奸是妥妥存在的,只是这个内奸又会是谁了?

另外一个信息,张傲秋给自己玉盒,那么说明他已经知道玉牒能被追踪,而玉牒虽是古物,但第一次接触到玉牒的人,若是不用秘法,无非看到它表面价值很高,但绝对不可能对玉牒生出感应的。

可是要是那样,这小子又是怎么知道玉牒的秘密的?

张傲秋看他脸色变化不定,笑了笑道:“先将玉牒收好,有什么不明白的以后再想好了,现在赶紧先吃饱饭,说不定等会就要离开了。”

苏起眼神复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见后者神色正常地大吃特吃,干脆也放下心事,将玉牒放入玉盒中收好,然后也开始大吃起来。

半夜时分,张傲秋两人被叫醒,接着被带到离水河边一个仓库,带路的人扔给两人一人一套粗衣,放下两个货框。

张傲秋跟苏起打了个眼色,两人麻利套上粗衣,将旁边的货框抗在肩上,跟着前面运货的人往外而去。

走了不多远就是岸边码头,在码头上停靠着一艘货船,两人跟着大部队将货框搬上货船。

一上货船,就有人过来接洽,直接将两人安排到三层客房后离开。

张傲秋望了一眼货船外悬挂得一面火焰标识的大旗,居然是灵州城官方旗帜,看来圣教跟灵州城官方势力关系也很不错。

一路无话,两人在货船上接着睡个回笼觉,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后,张傲秋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门,依着船栏杆看着沿河离水风光,也算写意非常。

三日后,两人在临花城码头下船,这下是真正进入自己地盘,到了城门口,还没掏银子,两旁站岗的军士就已经招呼上了,堂堂青天堂小先生,谁敢不打好关系,说不定哪天有个三病两痛,也好找人说话。

苏起到没想到居然连城门口守城门的军士都认识张傲秋,不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张傲秋也不说话,直接将他带回大宅,回家一看,除了陶管家跟陶翠翠两人加上一帮丫鬟家丁,其他的一个都不在。

一问才知道,夜无霜前天跟雪心玄一起刚到,不过第二天就去藏兵谷了,慕容轻狂一辈子在山野里呆习惯了,干脆在藏兵谷又起了间丹房,将一应灵草全部搬过去。

张傲秋一拍额头,得,花了五十万两银子买了个空房子,幸好还有陶管家跟陶翠翠,不然这房子还真要破败了。

当即安顿好苏起,让他在大宅里住几天,同时也能安心疗伤,至于藏兵谷,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好。

接着转头就往藏兵谷而去,也要去见见夜无霜他们,免得他们担心。

只是此时天色已经暗淡,天边一抹乌云压过,显然是要有大雨的前奏。

这藏兵谷是一日比一日热闹,整体架构已经完成,谷里建筑星罗棋布,又隐而不显,而且各自功能分配清晰明了。

张傲秋没急着进谷,在谷外转了转,以他现在的神识,很快就发现山谷内外三道防线,最外围围山谷一圈共有三十六处暗桩,每三处暗桩形成一个隐形的品字型,确保此范围内视线无死角。

再往内则是各种机关消息,所进出安全路线隐而不露,不是谷内自己人,外人一时很难发现出来。

最内一道防线则是在建在谷内的十二座高塔,每座塔顶安有三台攻击弩弓,可以不间断射击。

这些在张傲秋上次离开时已经初具规模,现在更加完善,将整个藏兵谷防得滴水不漏。

这也正常,有慕容轻狂这个跑路高高手,再加上陈公聪明的脑袋,撞出这样的火花再正常不过了。

张傲秋施施然走进山谷,才发现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居然所有人全部到齐,就好像集体欢迎他归来一样。

众人见面,当然又是一番欢喜,慕容轻狂等人一见张傲秋,眼中均是一丝诧异之色闪过,尤其是木灵跟华风,眼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惊异同时夹带着欢喜。

慕容轻狂看了木灵跟华风一眼,嘴角翘起,眼中一丝笑意闪过,正巧华风回头看见,不满道:“老爷子,你这笑得有的不地道啊。”

慕容轻狂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转头望着张傲秋道:“不到二十的灵境巅峰修为,真是不服都不行啊。”

而木灵则是望着张傲秋呆呆出神,张傲秋小时候因懒得修炼而被自己揍的情景竟然在此时如电闪般在脑海里回放,自己孩子长大了,修为都跟自己持平了,但是刀宗却又没有了,一时心中五味陈杂,不知该说什么。

张傲秋见这么多人都望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捎捎头道:“呃,这个……,我这是厚积薄发,呵呵,厚积薄发。”

华风听了白眼一翻道:“你十六岁时才人境修为,短短三年时间不到就到了灵境巅峰,这要是叫厚积薄发,那老子那该是积攒多厚了?”

众人一听轰得一声大笑起来。

张傲秋听了倒是灵光一闪,木灵跟华风修为一直上不去,一方面是因为各自心魔,另一方面则是没有了寒玉床。

而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两个当初的心魔应该早已解开,只是体内阴阳不能调和,如果解决这个问题,那岂不是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而自己丹田内海量的得自自然之力的绿色真气,做到阴阳调和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想到这里,张傲秋望着木灵跟华风正色道:“师父,师叔,等下我跟你们把把脉,我有办法说不定真的能让你们厚积薄发,修为再上一层。”

华风听了眼中精光一闪,上前一步喜道:“小子,你说的当真?”

张傲秋笑了笑道:“应该有九成把握。”

华风知道张傲秋性格,一般都不会把话说满,他口中的九成把握,那基本上已是铁板钉钉了。

华风满脸喜色,他在灵境已经停留了太长时间了,原本这一生都没有破境的念头,现在有这大一个转折,怎么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兴匆匆转头看了看木灵,见后者依旧神色木然,“呃”了一声没有说话,只好向张傲秋打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师父还是你自己搞定。

张傲秋见了微微一点头,望着木灵道:“师父……。”

刚想再说,却见木灵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不绝,最后居然眼泪都笑了出来。

雪心玄在旁看了心头一酸,她知道木灵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无极刀宗被一教二宗所灭,虽然有内奸出卖,但还是在他手上没有了,他就是刀宗的罪人,即使平日不说,但心中的压力可想有多大。

现在张傲秋这个如他亲子一般的徒儿如彗星般崛起,又让他看到了希望,压抑已久的心魔解开,在他心里其实比华风更要欣喜若狂。

木灵笑完后,一抹眼角泪花,一脸轻松道:“今日是我最开心的日子,等今日所有事了,晚上我们三人单独喝个痛快。”

其他人都知道无极刀宗的事,也知道木灵心中痛苦,也不怪他一来就将张傲秋抢走,纷纷上前道贺。

木灵拉过张傲秋,让其持掌门礼一一答谢,其他看了心如明镜,这是木灵已经将无极刀宗掌门之位传于张傲秋了。

众人一番热闹后,最后到了聚义厅,大伙坐好,问得最多的还是张傲秋这几天的经历,正好张傲秋也想将苏起这件事跟大伙讨论讨论,于是将事情重头到尾叙述了一遍。

不过这叙述中隐掉了差点被死域人干掉的事,不然夜无霜听了又要好一阵担心。

在这其中,又将紫天豪告诉他关于死域人大军集结的消息说了一遍。

众人听了,均是眉头深皱,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抵御死域人还只是刚刚起步,没想到危机来得这么快。

云历虽是城主,但却是军人出身,沉默半响后,第一个发言道:“塞外草原的圣物绝对不能让那人带回去,现在不要说我们,就是整个中原都是一盘散沙,若是两面受敌,而天下三十六城,包括各大门派又各自为政,那到时候就是真正的生灵涂炭了。”

云历话音一落,剩下人又是一阵沉默不语,因为云历所说的,是不用推断也能想象得到的。

雪心玄瞟了张傲秋一眼,见他脸色平静,想到那苏起正是他带回来的,若是张傲秋跟云历一样的想法,那可能早就将其暗地解决掉了,绝不会拖到现在。

当下一笑道:“阿秋,对这件事你是当事人,说说你的想法吧。”

张傲秋抬头看了云历一眼,却是欲言又止,云历见了呵呵一笑道:“小先生,这里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考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