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九章 联合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临花城,青天堂医馆外,傍晚。

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手杵木棍站在门外,透过额前垂下的凌乱发丝,隐约可以看见他脸上或深或浅的刀疤。

刀疤翻着红肉,犹如一条条蜈蚣盘在脸上,看上去格外渗人。

那人在门外阴影角落里站了好一会,才左右小心看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迈步缓慢向大门走去。

这处青天堂医馆,因张傲秋这个小先生早已声名鹊起,只是原来那处铺子,位置实在太小,根本应付不过来川流不息的人群。

后来只好在城中另找了间铺子,这就宽敞多了,有前后院子,还有专门的熬药间。

云历知道慕容轻狂跟张傲秋根本没个稳定时间来坐堂,于是又在外地重金聘请了几个好大夫,以应场面。

现在这个时段,正是医馆打烊前,看病的人最少的时候,里面的伙计忙着收拾,大夫们也准备着就要离开了。

中年汉子走到医馆正中,四周看了看,正巧在医馆右手角落里,一个老者还端坐在椅子上,整理着桌上写好的什么东西。

中年汉子犹豫了一下,脚步转右,缓步往那老者走去。

那老者闻得声响,漫不经心地抬头瞟了一眼,见中年汉子的模样,愣了一下,右手一引道:“坐。”

中年汉子依言坐在老者面前的靠椅上,低头一言不发。

老者边整理桌上的东西,边问道:“何病?”

中年汉子微一抬头,低声道:“身子有点不舒服,麻烦大夫把把脉。”

声音低沉沙哑,就像锉刀摩擦铁板一样,真个过耳难忘。

老者闻言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欧独舞没有给你解药么?”

话音刚落,中年汉子身子不动,腰下却带着靠椅蓦地后移,接着一个筋斗,落在大堂中间。

刚要闪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力气,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顿时豆大的汗珠顺着他脸颊滚滚落下,本就通红的双眼,显出一丝悔意跟无尽的焦虑。

老者站起身来,缓步跺了过来,在中年汉子面前三尺位置站定,悠然道:“说出你的身份,也许还有合作的可能。”

中年汉子闻言,通红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面前的老者,脸色犹豫不定,半响后,整个人蓦地一静,豆大的汗珠消散不见。

老者看了微微一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右手一引道:“请。”

中年汉子微一点头,转身跟随其后,仿佛刚才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

而此时的他,步伐轻灵,身形潇洒飘逸,整个就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跟刚才进门的样子有着天地之别。

到了后院,老者轻轻推开房门,带头进了屋。

中年汉子跟在后面,此时房内灯火通明,略一打量,笑着拱手招呼道:“圣教雪心玄雪教主、甘惠英甘堂主,无极刀宗木灵木掌门。”

雪心玄上前一步,仔细打量了一下中年汉子道:“对我们蛮了解的嘛,不过恕我眼拙,阁下是……。”

中年汉子再次抱拳道:“在下王须亦。”

甘惠英“咦”了一声道:“算死草?啧啧,你这样子,也真下得了手啊。”

王须亦双眼一抬,毫不在意道:“干我们这行的,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不然如何成事?”

木灵听了冷哼一声道:“那你现在成事了么?”

王须亦闻言神色一片漠然,眼中一丝倦意闪过,嘴角牵动,最终却是无言无语。

雪心玄看了,娇笑一声道:“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在临花城出现。”

王须亦闻言苦笑一声,带动几道伤疤翻起,惨笑一声道:“在下已是无处可去,唯有回来一碰运气。”

原来王须亦跟邢二两人自上次逃脱后,为了怕被一教二宗发现,于是自毁容貌,毒哑了嗓子,隐姓埋名,东躲西藏。

这期间,两人一边逃亡,一边打听家人被关押的地方,只是这地方,本就是欧阳尊者他们故意泄露出来,所以并不难打听到。

那地方王须亦在熟悉不过,因为那里本就是他自己一手设计的。

也幸好王须亦以前在一教二宗位高权重,通过各种手段,攒下来不少解药,不然就他们体内的****,就早已要了他们的命。

但王须亦以前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出于谨慎的本能去做,所以积攒的解药也不多,而且跟邢二两人共用,就更加不够了。

眼看手上的解药还能撑最后一个月,王须亦跟邢二两人一咬牙,决定回临花城青天堂看看,看那里大夫是否真那么神,能解他们体内之毒。

而正好这几天慕容轻狂被云历那丹方还有无极丹搞得头昏脑涨,静极思动,又没什么地方去,干脆就到医馆来坐坐诊,也算是换换头脑。

没想到这么巧,王须亦就自己送上门来,还真是到的早不如到的巧啊。

甘惠英闻言奇道:“碰运气?龙潭虎穴的,你碰什么运气?”

王须亦转身看着慕容轻狂,不答反问道:“这位老爷子应该就是‘毒医圣手’慕容轻狂吧?”

慕容轻狂听了,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道:“甘堂主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了。”

王须亦道:“在下身中慢性剧毒,手上解药不多,所以想来看看,传的神乎其神的青天堂是否能解我这毒。”

雪心玄听了一笑道:“确实是碰运气,那你认为我们会医你么?”

王须亦闻言,眼角闪过一丝自信的光芒,缓缓抬头看着雪心玄道:“刚进来时,确实是毫无把握,但现在见到各位,在下却又十足的把握。”

雪心玄嘴角露出一丝讥笑道:“哦?”

后面的木灵走到桌边坐下,端起一杯茶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说完语气一顿,品了口茶突然问道:“灭我刀宗,阁下是否也有参与?”

王须亦闻言脸色一黯,眼光闪烁,脸上表情阴晴变化不定,半响后才猛然一定,显然是下定决心,低声道:“整个计划全部是由在下策划。”

话音刚落,只听“叮”的一声震响,木灵食指猛地弹在杯沿上,脸上目无表情,整个人安静不动,只是右手小指不断抖动。

雪心玄闻声转头望去,双目射出一丝关心跟忧虑,转头再看王须亦时,眼神中一丝杀意闪过。

半响后,木灵再度端起茶杯,语气平静地道:“说出你要说的。”

王须亦心底暗叹一声,拱手道:“木掌门不亏一派之主,胸径气度在下佩服。”

顿了顿王须亦垂头低声道:“等所有事了,若在下有幸未死,必会给木掌门一个交代。”

木灵听了脸色漠然,一言不发。

王须亦深吸口气接着道:“在下想跟各位做个交易。”

甘惠英在旁诧异道:“交易?”

“不错,交易。我王须亦为一教二宗办事多年,这其中有很多行动跟布置都是我一手包办,而且在下更熟悉他们各地人手布置及各种生意往来,若各位能帮我做成一件事,我王须亦必会竭尽所能,跟各位一起,将一教二宗剿灭干净。”

甘惠英听了冷哼一声道:“即使没有你,我们一样会把他们连根拔起。”

王须亦闻言笑了笑道:“这个在下深信不疑,只是一教二宗的实力到底有多大,我想各位并不一定真正清楚,就算是我,也有好多东西并不知情。

你们要想将他们连根拔起,可能要走很多弯路,甚至……甚至会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一些你们熟识的朋友。”

雪心玄双目寒芒一闪,冷然道:“莫要夸大其词,我们要是不答应了?”

王须亦闻言一愣,一丝苦意浮上脸颊,漠然道:“我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若各位不答应,要么现在就杀了我,要是你们不杀我,我就自己去办那件事,只是……只是……。”

甘惠英接口问道:“只是什么?”

王须亦突然急喘几下,猛地抬头,双眼充满浓浓的哀伤,平视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深深的无助。

半响后,王须亦平息下来,无力拱手道:“如果各位没有别的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说完缓缓转身向门口走去,背影显得格外落寞孤寂。

刚到门口,背后响起木灵低沉的声音:“等一等,说说你想让我们做的事。”

雪心玄闻言霍地转身道:“阿灵!”

木灵看着前面的王须亦,眼神清澈而又复杂,漠然道:“他说的没错,若有他相助,我们可以减少很多损失,我不想再看到有亲人朋友离去。”

雪心玄由自心有不甘,恨声道:“可是……。”

木灵摆摆手,打断雪心玄道:“听听也不妨。”

王须亦闻言转过身来,看着木灵道:“在下跟一个朋友的家人被他们软禁在一个地方,若各位能将他们救出,在下必会兑现承若。”

慕容轻狂在旁道:“救人?你可有什么计划?”

王须亦闻言傲然道:“算死草的名头,在江湖上可不是白叫的。”

雪心玄看着王须亦道:“哦,那你自己……。”

王须亦神色一松道:“做交易总不能太贪心不是?”

木灵想了想道:“若阁下是一片真心,给你解药也不是不行。”

王须亦闻言仰天长叹口气道:“在下多谢木掌门好意。

这段时间只要没事的时候,在下都会想起以前所做种种,直到现在才真正明白,报应二字当真不假。

在下体内的毒,就让它一直跟随在下,等所有事了,在下就找个安静的位置,用它了此残生。”

顿了顿,王须亦接着道:“不管各位最终决定如何,三日后在下都会再来一次,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