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梅花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送紫天豪离开,怕又打搅夫人静修,遂拱手道:“伯母,我们三人就先告辞了。”

夫人摆摆手道:“不碍事,不碍事,我们一同出去。”

说完上前一步,阿漓站在旁边,刚想要伸手去扶,但不知为什么突然脸儿一红,伸出的手不由僵在那里。

夫人看了不动声色,将胳膊一抬,正好放在阿漓手里,然后笑着迈步往前。

出了佛堂右转,却是一条整齐的石板路,路宽三尺有余,两旁山石嶙峋,大树茂密,整体保持着一种原始状态,仿佛这条路是从这空间里生生挤出来一样。

夫人带着阿漓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张傲秋几个则跟在身后。

张傲秋悄悄碰了下紫陌,冲着前面两人努了努嘴,接着却是坏坏一笑。

紫陌双手一摊,仰脸朝天,一副本就如此的样子,看得张傲秋一阵无语。

前面的夫人一边走一边笑着对阿漓和蔼道:“阿漓,不要拘谨,就当这里是你家好了。

唉,我们家陌儿,什么都好,就是为人有点大大咧咧的,你以后可要多担待些了。”

阿漓闻言一愣,抬头悄悄看了夫人一眼,谁知夫人也正笑着看着她。

阿漓这下更窘,连忙低头应道:“是,夫人。”

夫人闻言呵呵一笑,脚步轻快,往前而去。

半晚时分。

家宴设在后山一处精舍,此处处于大山山腰,隐于大树环绕之中,门前山路幽深僻静,使得整座精舍显得清幽淡雅。

精舍地起两层,处于山崖边,第一层只是六根石柱,将精舍托起,探出悬崖十多尺,而在这其上的第二层才是正室。

在靠近悬崖一边,修有一处回廊,站在回廊上,扶栏望去,前面正是紫陌先前所说的梅海。

放眼望去,眼前这片梅海洁白一片,一直向四周延伸扩散,仿佛无穷无尽,山风吹过,带着阵阵沁人花香,当真是犹如人间仙境。

众人分宾主坐好,紫陌拿起酒壶,把每人面前酒杯斟满。

紫陌笑着对张傲秋三人道:“这酒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梅花酒,你们可要好好尝尝,不过这一壶可是有些年头了。”

张傲秋端着酒杯,放到鼻端轻轻一嗅,在酒香内,隐隐还带着一股花香。

不由暗自一赞,再低头细看,酒被紫陌倒得已满出酒杯沿口,但却不流出,只是形成一个弧拱。

酒色清亮中带着些许琥珀色,只看表象,就知道这是陈酿许久的好酒。

张傲秋忍不住浅尝一口,顿时清香满颊,舌尖一转,酒韵入味,回味绵长。

张傲秋忍不住赞道:“好酒,好酒。”

忍不住击桌吟道:“远香进口惜,回味双目痴。入得三分醉,留有一生思。”

紫天豪听了呵呵笑道:“这梅花酒喝是好喝,而且入口不辣,但却是后劲十足,你们可要小心了。”

张傲秋听了笑着点点头,正要再说,突然脸色一懔,旁边的紫陌跟夜无霜见状,想都不想,立即运气行功,进入戒备状态。

三个呼吸后,张傲秋神色一松,紫陌跟夜无霜也跟着功力散去,以此同时,关闭的房门外传来一长三短的扣门声。

声音响起后,既不见紫天豪招呼,也不见人进来,就好像这扣门声重来没出现过一样。

而此时紫陌脸上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神色又恢复自然。

张傲秋斜眼瞟了一眼大门后,随即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酒杯不语。

紫天豪在旁将这些全看在眼里,看着张傲秋脸上一抹异色闪过,同时心头涌起一股惊异。

紫天豪现在已是玄境高阶中期修为,在佛堂的时候,只瞟一眼,就已经看清了这几个的修为。

紫陌现在已经到了天境巅峰修为,还差一步就能进入灵境,比起他离开凌霄门时的地境中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进四阶,已经让他很是惊喜了。

不过还不到他惊喜,就看见抿嘴一笑的夜无霜,这个圣教圣女,比起紫陌,年纪相仿,但却已进入灵境修为。

如此年纪的灵境修行者,放眼天下又有几人能达到?

夜无霜已经让他惊异了,而他第三个看到张傲秋时,心中更多的是疑惑,因为就他现在的修为去看,眼前这小子修为居然是一时灵境,一时又一片空无。

这种情形,就连他这样的大修行者,也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现在,门外的三个黑衣暗者刚出现,那小子就已察觉,要知道这三人可是暗者中的精英,直接对门主负责,修为均在玄境以上,他们的出现,根本不是一个灵境修为的人能发现的。

而在其中一人伸手扣门时,这小子神色随之轻松下来,仿佛这一切均能隔门亲眼目睹一样。

而更让紫天豪惊讶的是,这小子在这四人当中,隐然为头,不仅自己的儿子,就连那个圣教圣女,都好像以他马首是瞻。

他神色一变,剩下两个立即进入戒备状态,而他神识一松时,这两个也随之戒备解除。

而且这种情况,又是那么自然而然,就好像理所当然一样,这样看来,这小子就不仅是修为的问题,还有其他隐藏的未曾发现的东西。

其实张傲秋自从上次于独叟对话后,一有空就修炼他新开辟的那条路线。

但现在他在这方面才刚入门,真气虽能自主沿这条路线走,但数量时多时少,根本就不稳定。

张傲秋这种能力,若是有外人在,就会在这两条路线之间任选一个运转真气,这样可以避免有心人多有猜疑,从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现在身边可以说都是自己人,也就就任体内真气自己随意循环。

真气沿老路循环,则显示是灵境修为,若沿新路循环,则就是什么也没有,一片空无,犹如普通人一样。

而他袖中的两条黑蛇,一闻到梅花酒香,立即就有所动作,只想爬出来好喝酒。

张傲秋怕这两家伙出来,吓着了夫人,所以神识放出,让它们不要乱来。

就在这时,门外出现三个黑衣人,恰巧进入张傲秋神识,所以才让他有所警觉。

不过当他透过神识看见只有一人上前扣门,知道这三人一定就是凌霄门的人,所以当即松了下来。

紫天豪不动声色,举起酒杯笑道:“来,我先敬几位小贵客一杯。”

张傲秋三人慌忙跟着举杯,一饮而尽。

席间杯来盏往,都说的是一些平时日常趣事,紫天豪也问了些紫陌这段时间的经历,紫陌因娘亲在旁,也就捡些开心的事来说。

不过当紫天豪得知他们刚从黑月林回来,还经历了种种奇遇,顿时对这几个小家伙刮目相看,特别是看向紫陌的眼神,竟然带着些许自豪。

夫人在旁却是听得心惊肉跳,不由一连串地埋怨,千叮嘱万嘱咐,以后可不要这么大胆。

张傲秋几个听了不住点头,夫人说得碎念,也不嫌啰嗦,只觉得满满都是温馨。

而阿漓看紫天豪跟夫人完全没有那种大户人家家长的样子,一直紧张的心也慢慢松下来,开始有说有笑,渐渐融入气氛中来。

这顿饭吃了两个时辰,宾主尽欢。

饭后,一行人也不走,等下人将房间收拾干净后,紫天豪品了一口茶道:“说说你们想要说得吧。”

紫陌闻言正了正身子,看着紫天豪道:“门主,现在死域人大肆进犯我大陆,武月城战事吃紧,秋哥在黑月林驯服了五百狼骑欲组建狼骑军,现在这些狼骑正在连岭山中调驯,圣教雪教主已答应在其中占一支,我想在我凌霄门也挑选一百名灵境以上修为好手,加入狼骑军。”

紫天豪听了不置可否,低头品茶,一言不发。

紫陌等了半响,见紫天豪不做任何表示,霍得站起道:“若是你不同意,我就自己在别的地方招人,总之这战场我是去定了。”

紫天豪闻言放下茶杯“哼”了一声道:“老子有说不同意么?没大没小。”

紫陌一听,大喜道:“可是……。”

紫天豪双眼含威,看了紫陌一眼道:“你好好跟阿秋,霜儿他们学学,遇事冲动,怎么成大事?”

紫陌被训得一愣,看了张傲秋跟夜无霜一眼,见后者两个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呃”了一声,乖乖坐了下来。

夫人在旁对紫陌说道:“陌儿,你三叔跟你大师兄已经带人进入了武月城。”

紫陌听了又是一愣道:“三叔跟大师兄已经进入了武月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紫天豪听了脸色一沉道:“你还好意思问,你以前除了会发脾气,还能做什么?哼!”

紫陌看了看紫天豪阴沉的脸,想起自己以前所作所为,顿时老脸一红,低头不再言语。

夫人见紫天豪当着这么多人面训紫陌,顿时不乐意了,抬头狠狠白了他一眼。

紫天豪看了道:“你看我做什么?你宝贝儿子以前的事你不知道么?”

夫人听了轻“哼”一声,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