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中埋伏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夜无霜三人离开后,张傲秋施施然回到客栈,在前院一楼大厅,点了一盘卤牛肉,一大盘酱肘子,还有几个青菜,最后还叫了两壶酒。

对张傲秋现在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随着识海内精神力越见凝练,几顿不吃也没什么,但饿着肚子,滋味总是不好受,所以每次能吃的时候,张傲秋绝对不委屈自己。

半个时辰后,张傲秋将桌上的菜一扫而空,肚皮吃了个溜儿圆。

慢悠悠回到房间,张傲秋神识一扫,下面七人都还在,于是抽出一丝精神力附在其中一人身上,接着盘膝坐下,放出两条小家伙,摆好星月刀,开始每日的打坐调息。

第二日天还没亮,张傲秋神识一动,人立即清醒过来,一抄放在膝上的星月刀,从后窗合身一团,一个翻身,悄无声息地落到后院一处矮树后。

人一落地,身法立即展开,同时神识放出,恰好此时,那七人从客栈左边假山处跟着翻出院墙的情景落入神识内。

张傲秋现在神识随着精神力的提升,已经可以查看到八十丈的距离,这种查看距离的远近,还不是依次递增,而是精神力凝练到一个点后,跟着成倍数飞跃。

张傲秋自己也是无意中发现这个情况,没想到炼化星月刀还能带来这样大的好处,所以现在他只要一有空,就开始修炼精神力。

前面七人身形时缓时快,脚步不停,半个时辰后,到达城门处,正好此时城门打开,几人也不说话,跟着鱼贯出城。

张傲秋在后面远远的吊着,八十丈的距离,就算是境界比他高的这七人,也没有发现后面已经有人跟踪。

七人出城门左转,越走越偏,半个时辰后,进入城郊荒野地带。

再往前,一座破庙出现在张傲秋神识里,而那七人在庙门前分为两组,一组三人折往东行,一组四人继续向前。

张傲秋一看那破庙,立即想起在曲兰城,同样是一座破庙,却是他跟夜无霜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想到这里,张傲秋心头莫名一阵欢喜,前面七人分开的情况也没细想,下意识跟着前面四人那一组继续往前。

一刻钟后,前面一块空空的草地,张傲秋神识看见那四人在空地前方的四处山石后隐藏起来。

心里顿时一咯噔,中埋伏了。

张傲秋心神一动,趁着现在还有段距离,刚要掉头离开,却见后面三个白衣人分三个方向包抄过来。

在来之前,张傲秋内息刻意走的第二条线路,所以现在在外人看来,也就是一个人境初期修为的样子。

张傲秋见后面三人越来越近,干脆装着赶路的样子,不慌不忙迈步往前。

走了一段,前面埋伏的四人也现身出来,张傲秋一看四人站成环形挡住去路,四双冰冷地眼神正冷冷地看着自己,装出慌张的样子,左顾右盼,看到后面跟上来同样冷冷跟上来的三人,更是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这七个死域人都是灵境中期以上修为,而且个个都是经历生死,心神修炼坚如磐石,这次过来就是要跟一教二宗接头,商讨军队集结的事宜。

因为大批军队即将集结,每天光消耗的粮草就是一个大数字,死域人来自大海另一头的大陆,从那里坐船运粮,海上风平浪静还好说,若是来点狂风巨浪,十船能运来两船就不错了。

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再加上他们那块陆地,基本都是山,也产不出多少粮食,更不谈供应这么庞大的军队。

所以死域人选择跟一教二宗合作也是迫不得已,这次他们过来,就是想让一教二宗在短时内筹集大量的粮草,并能安全送到武月城外。

张傲秋惊恐地看着围着他的七人,胆战心惊地咽了口口水问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前面四人中间一人,眼神冰冷地将张傲秋打量一番,半响后才问道:“你是谁?”

张傲秋跟那人对望一眼,心中一懔,此人眼神不带丝毫感情,看他仿佛就像看个死人一样,显然就是一个杀人如野的冷血人物。

心思电转中,嘴上却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是……,我是灵州城的人,我要到前面的村子里去,你们……,你们拦着我做什么?”

前面那人也不答话,眼神往后一瞟,张傲秋见了,知道他们要下杀手了。

果然在神识里,后面一人缓步上前,边走边从怀里掏出一把形如匕首的短刀。

张傲秋装着听到脚步声,急忙回头,见来人拔出短刀,急忙抽出手中的星月刀,右手紧握刀把,对着来人骇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动手了。”

来人看了看张傲秋手中的刀,嘴角一牵,露出一丝阴沉沉的笑意,满脸不屑地走到张傲秋刀尖前站定,冰冷地眼神挑衅地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看着他眼睛,紧张地将刀举了举,对准来人心脏部位,一言不发。

后面先前那白衣人见状,短促说了句鸟语,前面那人一听,手中短刀微动,准备直接抹喉。

哪知就在这时,张傲秋刀尖吐出一截红蓝绿的刀芒,直接穿入他心脏,一击毙命。

那一抹刀芒又短又快,刚刚刺穿来人心脏,又没有从后背穿出。

由于两人站得太近,其他六人也根本就没把张傲秋当回事,而且这一切发生太快,所以直到那人扑倒在地前,他们都没有想到同伴已经被杀了。

张傲秋一见那人扑倒,立即吓得左蹦右跳大叫道:“死人啦,死人啦,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前面两人立即有一人快步上前,扶起倒地那人的肩膀,刚要将他翻身过来查看,此时异变突起。

张傲秋右脚一蹬地,身形猛地飙起,一丝刀光亮起,照着蹲着那人兜头杀去。

蹲着那人心神完全放在死在地上那人身上,加上四周都是自己人,根本就没想到会有如此巨变。

电石火花间,那人来不及移动,上身立即随着刀风后仰,右手本能抬起,刀都来不及抽出,合着刀鞘一挡。

“当”得一声巨响,那人应声一口鲜血喷出,跟着人软到在地。

张傲秋知道今日难于善了,所以这一刀十成内力用了九成,加上又是偷袭,对方就算是比他修为高,他也有十足的信心一刀制敌。

蹲着那白衣人是灵境中期高阶修为,刚才仓皇失措地一挡,十成内力用了不到一成,虽然他修为比张傲秋要高,但也挡不住如此大差距的内力相拼,当场重伤不起。

剩下五人看了均是一愣神,一个人境初期的小子,一刀将一个灵境中期的人劈得重伤不起,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小子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

为首那人最先反应过来,低喝一声,腰间长刀瞬间抽出,一言不发,对着张傲秋一刀劈出。

这一刀是他含恨出手,刀未至,气势已将张傲秋牢牢锁住。

张傲秋立即觉得肩头一沉,整个人顿时失去灵动的感觉,就仿佛被瞬间定住一样,心中不由大骇,仅仅只是气势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那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

就在这要命时刻,张傲秋只觉脑内神识迅速往下,带着一丝凉意瞬间掠过心头。

借着这一丝凉意,张傲秋顿时觉得肩头一松,同时体内浑厚内力逆脉而行,带着身形向左飘移三寸距离。

紧接着一道刀光在他身旁划过,就这三寸距离,让张傲秋险险避开眼前必杀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