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四章 灵州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且这次不仅救出了王须亦及邢二的家人,连同梦萝山庄里所有的人质都救了出来,这可是一大宝,凭这些家人,王须亦有八成把握可以将那些人策反,而且现在身边还有个慕容轻狂,根本就不用担心体内慢性剧毒的事。

要是那样,此增彼消,对一教二宗打击就非常之大了,毕竟这些人都是其教内核心力量。

云历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营救任务会带来这么大的效益,所以他赞王须亦好计谋也是发自内心。

慕容轻狂对王须亦的称赞毫无表情,老神在在地品着茶一言不发。

云历现在是真心高兴有王须亦的加入,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一教二宗自作孽不可活,看来连老天都要收拾他们了。

云历看了木灵一眼,想了想接着问道:“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王须亦胸有成竹,想都没想接口道:“下一步先清理临花城,断去他们的眼线,同时发兵阴阳山脉,切断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有外面各大赌场、青楼,各地生意往来都慢慢一个个清理掉,嘿,同时将人质被救出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出去,等一教二宗知道梦萝山庄的事后,我再来和那些旧时同僚叙叙旧。”

云历早就想拔掉一教二宗这个眼中钉,一听王须亦的计划,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如何清理临花城?”

王须亦闻言从怀里掏出一张薄纤递给云历道:“我所知道的所有在临花城的密点全部都在上面,即使他们可能因为我的原因将这些密点撤出,但只要有心,顺藤摸瓜,相信会有不少收获。”

云历接过薄纤仔细看了看,越看脸色越是阴沉,想不到一教二宗在临花城埋的钉子会有这么多,这上面还有好多都是意想不到的。

云历看完,眼中杀机一闪,缓缓道:“一教二宗,嘿。”

张傲秋跟夜无霜这次着急赶路,所以没有走来时那条路,而是取道凌霄门不远的灵州城,此城亦是天下三十六城中一城。

灵州城距离凌霄门约一百五十里的样子,其城主与紫天豪交好,毕竟两个庞然大物同处一块地方,做朋友总比做敌人要好。

灵州城往西五十里即为离水,相当于离水从其旁边流过,蜿蜒而下直达临花城。

这天下三十六城,有十五城均在离水边,基本上快占了一半。

只是灵州城跟凌霄门之间的路却是大山相隔,山路极其难行,所以当时回凌霄门时紫陌没有选择在灵州城下船也是这个道理。

不过现在不同,张傲秋是心急着要赶回去,加上他们两个灵境期修为,又都是在山中长大,这点山路在他们看来,跟坦途没有多大区别。

傍晚时分,两人进入灵州城。

按两人预先安排,先在灵州城歇息一晚,虽然赶路,但也不用昼夜不停,毕竟死域人集结也是在七个月以后。

一进灵州城,张傲秋跟夜无霜就有所发现,不过这个发现倒是好事,因为这里也有圣教的秘密基地。

在城门外,有着大大小小各种犹如孩子涂鸦的炭笔图形,这些图形形状各异,但却反应很多信息。

夜无霜身为圣女,当然一看就明,不动声色,带着张傲秋在灵州城七转八转,最后到一家名叫“同福”的客栈落了脚。

两人开好房间,进了屋夜无霜低声对张傲秋道:“这里是我教的一个据点,等会我出去转转,看有什么发现。”

张傲秋闻言点点头,也不担心,既然这里是圣教的地头,那还能有什么事?

待夜无霜离开,张傲秋喝了杯茶,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寻思着等会吃点什么好祭下五脏府,也就出了房门往外晃悠悠而去。

这家同福客栈比起临花城的悦来客栈只大不小,而却装修典雅,小桥流水的很富有情趣,光是前院后院里的空间构造及方位,就可以看出这里的老板在建筑这间同福客栈是实实在在花了心思的。

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定的后院贵宾房,也是这间客栈最好的几件客房。

张傲秋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后院的园林景观,这几天虽然赶路,但跟夜无霜在一起,难得有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张傲秋一直心情很好。

正哼着小曲,突然前面一个假山拐弯处走来七个白衣男子。

这七个人穿着跟灵州城本地人穿着大同小异,咋一看毫无区别,但张傲秋只看了一眼,就感到奇怪,因为这几人给他的感觉总好像在哪见过。

而且这七个人均是面沉如水,一路走过来彼此之间没有半点交流,而更重要的是,以张傲秋现在的修为,竟然看不出这七人的修为。

也就是说这七个家伙每一个的修为都比他高。

这下勾起了张傲秋的兴趣,他不慌不忙越过一座亭台,眼睛依旧像欣赏风景一样,但眼角余光却不时瞟向前面那七人。

这七人显然也是前来住店,而且正好住的位置就在张傲秋楼下。

张傲秋亦步亦趋,大摇大摆缓步走过,到其跟前,假装不经意从旁走过,在那七人打开房门的时候,张傲秋很随意一瞟,却看见房内桌上放着几把长刀。

这长刀张傲秋再熟悉不过了,上次在离圣教不远的山村,就是这样的长刀,差点让他跟铁大可两人回不去。

张傲秋漫不经心地踱步走过,心头却暗骂道:他妈的,竟然是死域人,怪不得看的眼熟了。

既然是死域人,偷偷摸摸跑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更要好好查查了。

不过若是通过圣教力量去查,可能会让他们有所警觉,要是打草惊蛇,就找不到他们要做的真正目的了。

像这样的人,一般警觉性都比较高,一个不好要么是让他们突破重围,要么就是得到几具尸体,因为就算你再小心,也防不了他自己服毒自尽。

所以思来想去,张傲秋还是觉得先不忙动手稳妥一些。

张傲秋几步回到房间,将神识放开,下面七人分住在三个房间里,一个个现在都坐在地上,正细细地擦拾着各自的长刀。

这些人也是奇怪,也不互相交流,就好像个个都是哑巴一样。

张傲秋正看着了,这时夜无霜推门进来。

张傲秋抬头看了一眼夜无霜问道:“有什么消息?”

夜无霜闻言绣眉微皱道:“收到消息,师尊已回圣教。”

张傲秋听了“咦”了一声道:“雪教主会圣教去了?这节骨眼的她赶回去是不是你们教内出什么事了?”

夜无霜摇了摇头道:“我也有这种担心,生怕再有像上次大师伯那样的事,可是我翻看了所有来往消息,一切都很正常。”

张傲秋左手摸着下巴想了想道:“霜儿,会不会是因为狼骑军的事?”

雪心玄等人在藏兵谷第一次见到人狼的时候,就曾当众答应,说是那五支狼骑中,她圣教要占一支。

“狼骑军?”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不错,很有可能就是狼骑军的事。因为你以后肯定是狼骑军一员,而且还要上战场,所以这一百狼骑士可就要好好挑选了。”

夜无霜冰雪聪明,一听就明,点了点头笑道:“那还真是麻烦师尊了,嘿。”

张傲秋听了摇摇头道:“霜儿,我觉得挑选狼骑军人手这件事,你最好还是赶回去一趟好一些。”

夜无霜闻言奇道:“师尊不是回去了么?为什么还要我也回去?”

张傲秋看着她一笑道:“你师尊的人,你都调得动么?”

夜无霜细细一想,还真是这回事,若是雪心玄去挑人,她肯定是挑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这种人当然不错,只是这些人可能有很多只听教主,其他人一律不认,就像西北双煞一样。

虽然他们知道夜无霜是圣女,是下一代教主,他们可以保护她,爱护她,但却不一定听她命令。

就算是有教主命令,也有可能面服心不服,而战场瞬息万变,就需要统帅对下面将士如臂使指,若是有人不绝对服从将令,稍有犹豫,那这种情况在战场上就是妥妥要命的事。

所以说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啊。

夜无霜听出张傲秋的意思,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很久没有回去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张傲秋笑了笑,下面那七个死域人,这件事他想自己来做,因为就算加上夜无霜,要是被发现了,以他们现在的修为,还远远不是对手。

所以张傲秋就想把夜无霜支开,要是夜无霜知道这事,绝对不会同意张傲秋一人去冒险。

张傲秋接着问道:“那你决定什么时候回去?”

夜无霜沉吟一会道:“既然死域人马上就要集结,这事宜早不宜晚,我现在就走。”

张傲秋“嗯”了一声,夜无霜见张傲秋同意,刚要转身去做准备,却感到腰身一紧,接着人被张傲秋搂入怀里。

夜无霜见张傲秋又搂又抱,以为他是舍不得自己,娇笑一声道:“阿秋,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你不用担心。”

张傲秋点点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一路小心。”

夜无霜反搂着张傲秋,柔声道:“我知道的。”

两人静静相拥一会,夜无霜嘟嘴在张傲秋脸上印了一下道:“阿秋,我会很快回来的。”

张傲秋点点头,放开夜无霜道:“我送你出去。”

夜无霜乖巧地点点头道:“嗯,不过你先等我一会,我安排一下再走。”

半个时辰后,张傲秋将夜无霜送出客栈,看着她远去,接着后面又有两个身穿灰袍的老者跟了上去。

两人与张傲秋擦身而过,后面老者回头深深看了张傲秋一眼,眼神中透露出惊异跟友善。

张傲秋冲他微微一点头,知道这两人是暗中保护夜无霜的人,同时也放下心来。

至于他眼中的惊异,张傲秋知道他的潜意思,也没有想着去解释。

而且解释也解释不了,他这是打着旗号地要拐走圣教下任教主,跟他们解释也不怕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