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凌霄门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一早,四人出了临花城,在离水岸边码头上船,先要走几天水路,然后再从陆路前行。

这一路闲来无事,张傲秋难得静心下来修行。

自进入灵境,据说是可以窥天道,但天道是什么,他也只是听人说起,有个朦胧的感觉,但说道具体情形就不知道了。

所以张傲秋一有空就开始打坐调息,调动丹田真气沿新开辟的道路与神识交流。

这样做了几天,一天晚上,很久未曾发声的独叟突然道:“小子,你这样修行不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哦。”

张傲秋听了一愣问道:“适得其反?”

独叟“嗯”了一声道:“不错,修行本就讲究机缘,虽然后天努力很重要,但那只是基础。

而你跟其他人又不一样,一来你无极刀宗心法本就是自然之道,要的是顺其自然,你这样强行人为操作,违背心法,极为不妥。

二来你丹田内真气及识海内念力,很大一部分都是得自自然之力,就像那绿色真气,即使是那金色及红蓝真气也是一样,在培养它们的时候,一样要遵循自然之道的。

所以像你这样刻意为之,也许会有点效果,但长久来看,可是得不偿失啊。”

张傲秋沉吟半响后道:“那我要怎么做?”

独叟呵呵一笑道:“怎么做?能怎么做,还不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眠呗。”

张傲秋听了疑惑重复道:“饿了就吃,困了就眠?”

独叟“嗯”了一声道:“你要知道,修行本是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可是天地永不变的规则,要想有所成就,就要找到这其中的奥秘。”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心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修行在于心,心境到了一个成次,修为自然会跟着上升。

不过要想有那心境,就必须要经历世间大磨难,没有经历是不会有感触的。”

独叟这番话,张傲秋以前也听华风说过,虽然内容不一样,但意思相同。

张傲秋听完,不自觉点了点头道:“不错,老人家说得在理,那我现在就按以前一样打坐调息好了。”

独叟笑道:“不过也不光打坐调息,老子看你现在识海内念力初具精神力,虽然只是雏形,但胜在量大,所以你现在有空,倒是可以炼化你那把破刀。”

张傲秋听了不满道:“什么破刀,神兵利器好不好。”

独叟闻言哑然失笑道:“神兵利器?哈哈,真他妈笑死老子了,小子,你可真是井底之蛙。”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你知道为什么那啸月狼,还有你袖里的那两条小蛇被称为灵兽么?那是因为他们具有灵性。

你那把刀,就算削铁如泥,最多也只能算是锋利而已,要想做到你说的神兵利器,那还差得远了。”

张傲秋一听来了兴趣,急忙问道:“按你老人家的意思,要是我这把刀也具有灵性的话……。”

独叟道:“不错,那时再说是神兵利器还差不多。

不过神兵利器亦有几个层次,这个以后再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你那把刀跟你心意想通。”

张傲秋听了喃喃自语道:“心意相通?”

想了一会,张傲秋接着问道:“那我现在要如何去做?”

独叟闻言道:“你先要试着将你识海内的精神力附加在你那刀上,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培养过程,至于具体如何操作,那就是因人而异了,不过老子以前就是用笨办法,将念力中的精神力抽出,一日复一日地加于兵器上的。”

张傲秋“哦”了一声道:“那你炼化兵器用了多长时间?”

独叟叹了口气道:“十年,十年才小有所成。”

张傲秋听了张口结舌道:“十年?”

独叟没好气道:“怎么,嫌时间长啊?”

接着话风一转道:“不过你小子变态,不要这么长时间也说不定。”

张傲秋听了满脸黑线,“呃”了一声不再言语,抽出星月刀,开始他第一次炼化。

张傲秋无意之境已到了无我无相阶段,体内真气亦能配合其自主循环,而且头顶百会穴跟双足涌泉穴也不止一次自动吸收灵气。

于是张傲秋心里打算,看能不能一分为二,就是一边是自己用心炼化星月刀,一边则是体内真气自主打坐调息。

而这一试,又试出另一片天地,因为靠真气自主循环,本就是暗合无极刀宗心法无为而为的最高层次。

只是这心法要求修行者体内真气充盈到如水似波的地步,同时这真气还能自主循环。

真气如水似波就是要将丹田内真气压缩如水波一样,要想达到这样的层次,至少也是在玄境以上,只是要到玄境以上,又是谈何容易?

而真气自主循环,对张傲秋来说,虽然未达到大成,但也不是那么难,但对于其他修行者来说,则是难于想象。

因为真气存于丹田,通过修行积累,在打斗时,要想调用真气,则必须通过各自心法,从丹田源头发出,再游走到想要去的位置。

而不用时,真气则又归于丹田,只是在经脉内保存细微的真气。

所以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就是真气能自主在经脉内游走,这样不仅能随时修行,而且更能防备突发状况。

只是这样的境界,在整个无极刀宗史上还没有几个能做到,所以心法大典上虽有如此记载,但后辈之人也只是将它当做传说来看。

张傲秋在刀宗的时候,一心想的就是如何玩得开心,而且那时他还仅仅是人境初期,根本就没有资格去看那心法大典。

而后来刀宗又经历那场大劫,木灵也被活捉,更没人来教他是什么情况。

所以就算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反正该有的就有,没有的也不强求。

三日后,四人在一个叫风波渡的渡口下船,自此走陆路,斜插连岭山脉,折向北而行。

当初紫陌赌气离开凌霄门,也没看路,走哪算哪,后来游荡到阿漓所在的村子,认识了阿漓,再后来认识了张傲秋。

所以现在让他原路返回,就连紫陌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只能就这大方向前进了。

好在这一路无惊无险,也没走什么弯路,再十五日后,四人即到了凌霄门山下。

此时已进入六月,这里整体气温明显低于其他地方,时不时有阵阵凉爽的风吹过,让人感觉写意舒爽。

这里是紫陌的地头了,因此也是当仁不让,在前面带路。

这里的山如连岭山脉一般,高大但平缓,不像魔教所处的山林,直上直下,陡峭险峻。

山上主要以落叶松,樟子松,红皮杉及白桦,山杨树木为主,特别是松树,更是随处可见。

这些松树有的长在山腰,有的就在路边,成片成片的,遮天蔽日,形状各异。

而在山路边,一眼看到的却是开着洁白花朵的梅花,一株连着一株,三五成群,连成一片白色花海。

还没走近,就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传来,令人心旷神怡。

紫陌见几人对这花感兴趣,遂道:“这花是我们这里的特产,我们叫它东北梅。

不过虽说是梅,但它又跟其他地方的梅花不一样,其他地方的梅花均是花开五瓣,但这里却是四瓣花。”

张傲秋几人走近细看,果然如紫陌所说,所有花瓣均是四瓣。

紫陌站在一旁,看了笑道:“这梅树可以长到十多尺,一般六月就开始开花,花期长,而且梅树耐旱,耐寒,即使哈气成冰,它也一样长得茂盛。”

夜无霜四周看了看,笑道:“阿陌,要是有这样一片梅海,那住在里面该是多舒服啊。”

紫陌右手一引,转身边走边道:“霜儿,这还真被你说中了,在这后山,就有一片梅海,到时候,我带你们去看看。

而且不光如此,用梅花酿的酒,那更是口感纯正,入口清香,回味不绝哦。”

张傲秋听了大喜道:“哈,那今晚可要好好尝尝这梅花酒了。”

说完转头对夜无霜跟阿漓道:“你们两个到时也可以喝点,花酒对女子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夜无霜笑着连连点头,转头看阿漓,却见阿漓此时显得格外拘谨,都不知手脚该怎么放的样子。

凌霄门可是紫陌的家,这次过来,虽然跟亲事无关,但毕竟是第一次见公婆,说不紧张那真是不可能。

而且凌霄门之大,完全超出她想象,这还只是在山脚,就已经是连绵一片,要是进了凌霄门正位置,不知道还该有多大了。

阿漓只是一个穷苦人家孩子,虽跟着张傲秋见过些世面,但她至小就知道,大户人家规矩多,何况还是凌霄门这样的豪门大派?

她这一个穷丫头,能适应这些么?

越是想到这些,阿漓越是感到不自在,恨不得现在就打转回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