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 拔刀相助(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领头黑衣人被杀出真火,刀式一变,大开大合,身形却又灵动飘逸,七成功力对付张傲秋,两成对付两条灵蛇,留下一成预防。

张傲秋刚被自然之力洗涤一番,虽然对方给他压力巨大,但体内雄厚的内力源源不断,提供强有力的支援,将对方气势化解。

张傲秋到现在才终于明白风铃老祖说到炼体术的好处,即使只短短修炼四天炼体术,但身体对硬拼之后的反震力的抗衡,却明显提升一个档次。

虽然这是生死相博,但同样也是难得的机会,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体会到平时修炼根本体会不到的东西。

这同样是道,许多的修行者在遇到修炼瓶颈时,都会选择云游天下去完成平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是为了长见识,能跟更多的修行者交流,二也是特意将自己逼入险境,刺激自己在生死之间领悟。

两人很快翻滚六十多招,领头黑衣人越打越心惊,没想到对方韧性如此之强,在这样的年纪能有如此修为,若是假以时日,将是一个难于抗衡的劲敌。

想到这里,领头黑衣人杀机更重,而且场面形式,那边已成一边倒局势,若是让褐色长袍人解决那两个黑衣人,到时候以一敌四,危险就更大了。

张傲秋这时倒是想不到这些,对方庞大的压力,已经让他无暇他顾。

对方刀式看似大开大合,但刀刀相连,若不是顾忌他刀身上的刀芒,十刀就有八刀逼其硬拼,若是那样,即使张傲秋身体再强横,在修为差距下,也会很快败下阵来。

两条灵蛇却是越见狂躁,被它们攻击之人气血旺盛,正是难得美味,但久攻不下,也让它们失去了耐心,开始冒险进击,只要一口咬中,就再也不怕他跑。

张傲秋在神识里看得清楚,刀式跟着一变,不再跟领头黑衣人对碰,而是变成从旁协助两条灵蛇。

场上主次变动,领头黑衣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那两条灵蛇实在速度太快,要不是他身法诡异灵动,恐怕早就成为一具死尸了。

张傲秋撤出战圈,让两条灵蛇自主进攻,神识只是将领头黑衣人罩住,唰唰三刀,劈往领头黑衣人左右中处。

第一刀刀式凌厉,全力施为,直往对方中门而去,此时两条灵蛇正好从左右进攻,若对方挡这一刀,比要被其牵扯,对两条灵蛇就难于防备。

果然对方双脚一错,避开张傲秋这一刀,长刀摆动,迅疾划出两刀,将两条灵蛇逼开。

而此时张傲秋第二刀已到,若从先前张傲秋出刀来看,这一刀完全是劈在空中,但此时却是领头黑衣人自己送上门来。

领头黑衣人冷哼一声,长刀一卷,借留有的一成力道,后发先至,直往张傲秋腰间刺去。

就在这时,两条灵蛇又掉头杀来,领头黑衣人气机感应下,迫不得已,刀式回收,身形往右。

张傲秋第三刀却早已等在这里,体内真气高速运转,星月刀夹着刀风,狠狠一刀斩下。

“当”得一声。

领头黑衣人避无可避,只有硬拼一击,但此时挡出这一刀却只有他两成功力,而张傲秋却又是全力一刀,高下立判,战到此时第一次一刀将对方劈得往后连退三步。

张傲秋此时心中大定,即使对方修为比他高出不少,但若以此法,就是将其立毙刀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心中豪气大生,一声清啸,身形左右不定,趁对方没有缓和过来,往对方杀去。

领头黑衣人此时心头怒火中烧,今日若是被一个灵境修为的年轻人打败,那自己一世英名就此付之东流。

即使此次能投安稳离开,但若失败,也会在心灵中留下裂痕,以后再想提升修为就是难上加难。

只是形式比人强,领头黑衣人虽然愤怒,但心神不动,后退之时唰唰两刀逼开两条灵蛇,跟着身形一闪,借一震之力往后连退三丈,希望跟张傲秋拉开距离。

但这三丈距离一拉开,却让张傲秋气势更甚,脚下“蹭蹭蹭”三步,缩地成寸,三丈距离转眼就到。

张傲秋右手拖刀,还没有到其跟前,星月刀从下往上“唰”得一刀拉出,跟着身形突然往左,又是“唰唰”两刀。

领头黑衣人经过对方刚才那宛若天成的三刀,心中已有定义,但心中却是根本不相信,这三刀实在太过诡异,速度、力道跟契机把握的丝毫不差,在不可能中把握那个点,以弱敌强,绝对不是一个如此年纪的人能够使出来的。

领头黑衣人在后退的这瞬间时间,体内真气迅速游走一个周天,长刀一摆,就要接那从下往上撩过来的一刀。

张傲秋这一刀只有刀型,没有刀实,但刀气却如实质。

这股一往无前的刀气,带着惨烈,凝若实质,就连领头黑衣人玄境中期的修为,也不敢硬接,无可奈何下,长刀贴着身体一转,身形自然而然往左而去。

而张傲秋第二刀又是故技重施,早已等在那里,领头黑衣人被憋出真火,长刀一顿,气势陡升,即使真气在此时运转不顺,也强行一刀劈出,以强对强。

哪知对方好像预先知道他的想法一样,第二刀使出却是虚招,见他强行出刀,站在原地的身子毫无征兆地蓦然往右移出三寸,跟着第三刀杀来。

而那两条灵蛇,同样精怪,在领头黑衣人强行劈刀出去时,一左一右重又缠过来。

恰好此时张傲秋第三刀杀到,这下三面受敌,领头黑衣人闷哼一声,右脚一顿,身形如电,迅速后移。

这是第二次被逼后退,气机牵引下,张傲秋跟着身形加速,刀芒宛若天成,从右上斜斜劈下来。

领头黑衣人怒吼一声,这一刀给他威胁是打斗以来最让他心悸的一刀,若是没有两条灵蛇翻身再攻,他至少有十种方法将这刀化解,但此时毕竟不是平时,万般无奈下领头黑衣人只好再退。

就在此时,后面一片金云压下,却是褐色长袍人偷袭杀到。

这下变成四面受敌,领头黑衣人此时第一次有逃走的念头,此念头刚一起,气势顿时一窒。

修炼到他这样的境界,已经是气由心生。

这里的气不仅仅是真气,还指的是气势,气势强大的人,即使站立不动,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一旦气势弱下去,即使修为再高,心已怯,十成功力也使不出一半来。

领头黑衣人气势一顿,心中立生悔悟,两种心情夹杂,一错再错。

张傲秋跟那褐色长袍人都是修行中人,哪还看不出其中道理,均是精神大振,此消彼长,一个星月刀在外大开大合进行牵制,另一个将弯刀诡异发挥极致,埋身近斗。

一时场中人影翻飞,刀刀相击的声音密集不断。

而那两条灵蛇因有了褐色长袍人的加入,身上压力顿轻,窜起角度更加刁钻,让领头黑衣人防不胜防。

终于在相斗百招以后,雄蛇在领头黑衣人移动之际,抽冷咬中其后颈,领头黑衣人只觉后颈轻轻一痛,接着视线开始模糊,脚步踉跄一下,还想再往外走几步,却觉得全身无力,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褐色长袍人见那黑衣人终被干掉,双腿一软,也跟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张傲秋此时倒是精神充沛,四周游走一转,看对方是不是还有什么同伙。

一边走一边暗自嘀咕道:师父第一次进黑月林采三生草,差点被一条玄鳞烛日蟒干掉,现在自己有两条,怎么还费这么大工夫?

其实这也是慕容轻狂没有说清楚,他遇见的可是一条成年玄鳞烛日蟒,要是张傲秋这两条也是成年的话,即使不用他动手,也能将领头黑衣人摆的妥妥的。

只是玄鳞烛日蟒拥有上古邪龙烛九阴的血脉,其生命悠长,等它到成年就不知道还要修炼多少年了。

一盏茶功夫后,两条灵蛇也进食完毕,张傲秋将其召回,在领头黑衣人身上顺了顺,从其怀里掏出一张画卷。

张傲秋将画卷打开,上面画的正是褐色长袍人的面相,张傲秋转头看了褐色长袍人一眼,画像倒是栩栩如生,褐色长袍人神韵跃然纸上,一看就是高手画师水准。

张傲秋将画卷丢给褐色长袍人,望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来你身边还有其他人。”

褐色长袍人接过画卷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画像如此逼真,如不是身边熟悉之人,又怎么可能画得如此传神?

正如张傲秋所说,这身边还有其他人,这其他人很显然就是叛徒。

张傲秋看他阴晴不定的脸色道:“此处是是非之地,还是早点离开。”

褐色长袍人闻言点点头,将画卷收入怀中,站起身来,先将场上两人痕迹清除,至于那五个黑衣人,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做肥料好了。

这次张傲秋领头,直往山林深处而去,那褐色长袍人显然是身受内伤,急需一处安静的位置调息。

两人专走那些险峻蜿蜒的山路,走了一个时辰,褐色长袍人再也支撑不住,在后面一头栽下,昏了过去。

张傲秋看了二话不说,转身将其抗在肩上,身形一刻不停,往前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