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三章 算计得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应了一声,带着阿漓将张傲秋跟夜无霜一直送到山脚。

阿漓虽不是第一次在外,但看着张傲秋跟夜无霜就要离开,不知为什么,总是心中难于割舍,于是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张傲秋反复催促,这才放手让他们离开。

张傲秋看了紫陌一眼道:“阿陌,等我们走后,你在沿路安排几个飞鸽传书的驿站,要是有什么消息,可以及时知会。”

紫陌点点头道:“这事好办,凌霄门在这周边本就有很多暗点,你放心,这事我立即就办。”

夜无霜在旁抿嘴一笑道:“阿陌,希望尽早看到你哦。”

紫陌跟着笑道:“放心,你们很快就会看到我了。”

三日后,一条林荫大道上,驶来五辆满载货物的马车。

走了一截,前面大路突然出现一条宽约六尺的横沟,第一辆马车上的人一见,立马跳下车,四周巡查一遍。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异样,而且他们这五辆马车载的都是些生活用品,每一件值钱的物件,即使全部被抢去了,也值不了多少银子。

所以这些人根本就毫无戒备之心。

前面马车停下,后面的马车跟着停下,一群人均下车聚在一起左右看了看,其中一人奇道:“他妈的,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谁他妈没事挖这么大条沟的?”

看了一会也没看见挖沟的人,却在旁边树空里发现了两个人,一个年纪老的,一个年纪小的。

年纪老的那个,头发胡须花白,正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晒太阳,年纪小的那个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脸上没有二两肉,乍一看,就活像一个骷颅。

人群中一人上前,踢了小的一脚问道:“喂,老子问你,前面那条沟是怎么回事?”

那小子被踢得一个激灵,爬起来捎捎脑袋,小心翼翼地回道:“回这位大爷,刚才有两帮人在这里吵架,一帮说是左边李家村的,一帮说是右边王家村的,李家村的人说这条路是他们修的,王家村的一两银子都没有出,但现在王家村的人都在用这条路,所以李家村的人就让王家村的人交修路钱,王家村的人不愿意出银子,李家村的人一气之下就把这路给挖断了,说是干脆谁都走不成。”

那小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围着的人也算是听明白了,这事他们也知道,都在这里住了上十年了,这其中有很多还都是本地人。

问话的那人听了摸了摸下巴恨生道:“他妈的,早不挖迟不挖,偏偏等老子从这里过的时候就他妈的挖沟。”

说完抬头看了一眼那蓬头垢面的小子道:“小子,你给大爷将这沟给填了。”

那小子点了点头,接着一脸为难地面色道:“各位大爷,我们爷孙是从外地逃难过来的,这几天都没吃过一顿饱饭,小子帮大爷们填沟当然一百个愿意,但实在是饿得慌,没有力气干活啊。”

问话的人仔细看了看那小子,确实是面黄肌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瘦,那是半夜时候都能出去装鬼吓人的那种瘦。

问话的人想了想,从后面车上掏出几个馒头道:“给你几个馒头,快点吃了好干活。”

那小子接过馒头,一连的点头哈腰表示感谢,然后转身拿了两个馒头递给那躺着的老头道:“爷爷,有馒头吃了。”

那老头听见有馒头吃,睁开半眯的眼看了一下孙子道:“这馒头哪来的?”

那小子指了指后面一群人道:“爷爷,是后面的大爷们给的,这两个馒头你先吃,我还要帮大爷们填沟了。”

说完往嘴里塞了个馒头,也是饿得狠了,三口两口就吃了个精光。

两个馒头下肚,那小子也来了力气,在旁边找了枯树折断了做铲土工具,然后又在双手上啐了一口唾沫,接着就开始挖土。

不过这沟也够宽了,再加上他那工具也不趁手,连挖带耙,一直搞了一个时辰才把沟给填满。

那群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在旁一连串的催促咒骂,见沟好不容易填好,也不耽搁,直接上车就走。

不过那沟是填好了,但刚填好的土根本就是个软的,所以马车轮子一过,就直接陷里面了。

先前那人一看,冲那小子骂道:“他妈的,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帮大爷推车。”

那小子被骂的一缩头,答应了一声,就跑到后面去推车。

旁边的老头见孙儿推车都使出了吃奶的力了,也连忙颤巍巍地跑过来在旁边帮忙。

还不说,多一个人多份力气,老头一加入,马车也就很顺利过去了。

后面几辆马车也就都靠了这爷孙俩,等所有马车都过去后,先前那人对着两人喝骂道:“两个东西,赶紧将这沟压实了,要是下次大爷过来看见路不好,小心老子拔了你们的皮。”

那小的听了连忙答应。

待到马车都走远了,那小的眼中历芒一闪,舌头舔了舔细薄的嘴唇阴**:“老子会让你们好好尝尝扒皮的滋味的。”

说完转向身旁的老头恭敬问道:“老爷子,得手了?”

老头“嗯”了一声后,也不说话。

这一老一小正是慕容轻狂跟铁血大牢里的阿成。

三日后,一场豪雨从天而降,夹着狂风闪电,肆虐着这片天地。

这场雨从早晨一直下到傍晚,还没有半点停歇下来的意思。

丑时过后,梦萝山庄外闪过十几条黑影,紧跟其后则是黑压压一片人影,远看去至少有两百人以上。

所有人都是黑衣黑罩,全身只露出双眼。

到达山庄大门外,王须亦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慕容轻狂小声问道:“老爷子,时辰可到?”

慕容轻狂“嘿”笑一声,微一点头。

王须亦见了,立即右手一挥,右手边五人带着约五十人从梦萝山庄大门右侧潜入,两个呼吸后,左边人跟着再动。

王须亦看着两组人都进入山庄,向旁边的慕容轻狂略一点头,遂带着另一组人直往大门而入。

剩下的人,每三人一组,迅速散在山庄外围,个个劲弓利箭,严密监视山庄四周,任何逃出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直接射杀。

半个时辰后,山庄大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一人手持一面红色小旗,连续挥动三下,接着又隐身不见。

片刻后,十辆黑色马车从外面山林使出,所有马蹄跟车轮都包着厚厚的棉布,行走在外面风嚎雷鸣中,犹如一串从地狱而来的幽灵。

又过了半个时辰,进去的马车又一辆辆驶出,到得最后一辆马车出来,后面的大门跟着无声无息地关上,接着两组人分左右从墙头跃出。

直到所有的人都已撤出警戒范围,外围的弓箭手才悄悄集结,清点人数后迅速转身而去。

梦萝山庄依旧静悄悄地矗立在风雨中,仿佛一切事情都未曾发生一样。

卯时,青天堂医馆。

王须亦换了一身米色衣衫带着同样一脸刀疤的邢二静静地坐在一旁。

云历、慕容轻狂跟木灵则坐在其对面。

云历一清嗓子道:“王先生好计谋,当真算无遗漏。”

王须亦先是敬佩地看了一眼慕容轻狂,哑着嗓子一拱手道:“王某只是对梦萝山庄熟悉而已,正真厉害的还是慕容老爷子,一手毒功神乎其技,当真让人佩服。”

因梦萝山庄里面全部都是一教二宗核心人物的家眷,比如王须亦跟邢二等,为了防备其中有人叛教而想营救其家人,梦萝山庄专门建在连岭山一个偏僻的山腰,此处三面悬崖,只有一面可以进出。

梦萝山庄里面的所有饮用水及饮食全部由一教二宗安排专人从外地拉来,就是怕有心人会在其井水或是泉水中下毒,而且梦萝山庄位置偏僻,地势险峻,就算是山中猎户,也极少有人会到那里去。

王须亦的计谋是先将软筋散的毒下到运送的饮食上,当然这种软筋散被慕容轻狂改良过,在体内是循序渐进的,不然一中毒就有反应,梦萝山庄的人肯定会立即警惕,万一消息传递出去那就麻烦了。

而且这毒还要下的巧妙,让运送这些饮食及清水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拉的货已经被下了毒。

所以这就要慕容轻狂这个“毒医圣手”出马了,先是跟阿成假装成逃难的爷孙二人,然后安排人挖断通往梦萝山庄的唯一道路,接着找个理由填沟推车,借机将毒传出去。

按慕容轻狂的说法,此毒一下,三日后丑时发作,果然王须亦带人进去时,梦萝山庄里所有的人都软到在地,毫无知觉,所以王须亦才说出“神乎其技,让人佩服”的话。

当年灭无极刀宗也是采用的这个方法,不过欧独舞下的毒,无极刀宗的人还有防抗力量,现在两相一对比,那用毒的本事就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所以这次任务看是危险,其实也就是去逛逛,不过以王须亦的性格,在行动前早就做好了最坏打算,所有布置一个不落,全部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