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71章 不影响嫁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泉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这个人性格不合群,还是让我想想吧!”说着武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转身一看,洛诗雨早已走远,她的背影也只剩下了一个大概的轮廓。而自己送给她的那束花,却静静地躺在路边。

“不好意思泉哥,我有点事,先走了。”

武修冲吕书泉挥挥手,拿起路边的花,边擦拭脸上的血迹,边朝洛诗雨的方向追去。

吕书泉看着武修的背影,刚才微笑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阴沉……

“那个谁!你等等我啊!”武修叫喊着,气喘吁吁跑到洛诗雨身边,委屈道:“跟你说话呢!你为什么不理我?”

洛诗雨没好气道:“无赖!我跟你说过了,我不叫‘那个谁’。”

“额!那我也跟你说过,我不叫‘无赖’。”武修辩解道。

洛诗雨瞥了眼武修,作势就要离开。

武修有些郁闷:凭什么你给我起外号就行,我就不能给你起外号?

当然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赶紧上前挡在洛诗雨面前,说道:“你等一下!”

“干什么?”洛诗雨有些不耐烦。

武修关切道:“刚才我看你摔倒后磕到石块上了,我想看看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你可以走了。”

洛诗雨想离开,却被武修挡住了去路。她有些不悦道:“你想干什么?再不让开,信不信我喊人了?”

“我信!但你是因为我而受伤,所以就算你喊人,也要让我看一眼。我保证,如果你真没事,我立刻离开。”

看到武修认真又关切的神情,洛诗雨想了想,说道:“行行行,你看吧!”

得到洛诗雨的准许,武修赶紧上前观察。

武修慢慢靠近着洛诗雨,呼吸着洛诗雨身边的空气。洛诗雨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武修猜想,那或许就是女性特有的体香吧!

由于是第一次和异性近距离接触,还是自己心中的女神,武修感觉心跳不断加速,手心出汗,他特别紧张。

洛诗雨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和异性接触,此刻她脑海里很乱,内心如小鹿乱撞。她有些不好意思,便微闭着双眼,却没想到武修居然更加紧张。

“你——脸红了。”洛诗雨轻声说道。

一字一句,直击武修内心。

“——”

武修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用尴尬的微笑缓解此刻的紧张,他尽量避免与洛诗雨眼神接触。看到洛诗雨前面的头发刚好挡住额头,武修吞吞吐吐道:“你……头发……挡住了,我……能不能……”

武修伸手比划了下,示意想拨开头发看。

洛诗雨没说话,武修不想前功尽弃,便认为是得到默认许可。他调整了下心态,伸出手,很温柔地拨开洛诗雨额头的头发。

看着洛诗雨的额头,武修表情凝重,默默叹了口气。

洛诗雨觉察到武修不对劲,疑惑道:“怎么了?”

“都怪我,让你受伤了。”武修自责道。

洛诗雨愣了下,刚才她是感觉到额头有一点疼,可她并没有在意。此刻看到武修的神情,洛诗雨有些担忧道:“很严重?”

“嗯——不过应该不会影响你以后嫁人。”

“啊!有镜子吗?我想看看。”

洛诗雨听到武修这么说,瞬间害怕了。

“还是不要看了,我怕你承受不住打击。”武修为难道。

武修的话,让洛诗雨更害怕了,她自然也更想看看自己的伤情。

“我可以的,你相信我。”

看到洛诗雨充满担忧又坚定的神情,武修叹了口气,说道:“镜子我没有,用手机屏幕吧!”

洛诗雨接过武修的手机,赶紧低头用屏幕看自己的额头。

白净的皮肤被擦伤,只是破了一点皮。洛诗雨长舒了口气,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她有些不满地瞥了武修一眼。

“你是因我而伤,将来要嫁不出去,我负责。”武修很真诚地说道。

“切!无赖,我才不要你负责。”洛诗雨白了武修一眼。

武修笑了笑,将手里的花又一次塞到洛诗雨手中,说道:“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哎——”

没多久,武修便跑回来了。他很开心地拿出一个创可贴,上面还用彩笔画了一个企鹅聊天时的心疼表情包。

“来,给你贴上。”说着武修不等洛诗雨拒绝,便很温柔地拨开洛诗雨额头前的头发,细心帮她贴上创可贴,还轻轻吹了口气。

“大功告成。”武修拍了拍手,然后对洛诗雨说道:“好了,我走了!”

担心洛诗雨会拒绝收他的花,武修说完便匆匆离开。

看着武修远去的背影,洛诗雨喊道:“喂!”

武修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洛诗雨,担心她是不是要让自己回去取花。

“你——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洛诗雨伸手示意了下武修额头的伤,然后举起手里的花,说道:“还有,谢谢。”

武修松了口气,他笑了笑,转身背对洛诗雨挥挥手,很满意地离开了。

当寒假的铃声响起时,校园学子都兴奋的叫吼着,他们终于放假了。

郑鹏家。

今天这里格外的热闹,除了武修哥几个,赵茜和雒铃也来了。

看到两个女生在厨房不停忙乎着,江天笑道:“修哥,你啥情况啊?不是说你和5班那谁——洛诗雨是吧?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

“修哥应该快了吧!你没看他昨天一身伤回来,还那么开心,这肯定是爱情的力量啊!不过话说以修哥你昨天的神情,我怎么都感觉你不像是挨打了,更像是去享受了。”

武修看着郝运来,紧握拳头,威胁道:“你再瞎说,信不信我让你的抗击打能力,呈抛物线增长趋势往上走。”

“哎呀!玩笑而已,说着玩呢!”郝运来赶紧赔着贱笑说道……

晚上只有武修和郑鹏、郝运来喝的多,最后他们三个被江天和冯飞抬回房间睡了。

至于江天和冯飞,由于各自媳妇在身边,他们并没有放开使劲喝。倒不是说他们不敢,只是俩人今晚有一个很统一的终极目标——带媳妇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