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交代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事情安排好,留下铁大可陪他老娘,其他几人则告辞离开。

出了韩青瑶的蜗居,夜无霜一边走一边看着张傲秋道:“阿秋,我觉得你以后也不用做什么别的了,干脆去做月老得了。”

阿漓在旁闻言奇道:“月老?什么意思?”

夜无霜转头对阿漓道:“阿漓姐姐,你师兄就喜欢瞎搭线,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阿漓捎捎头道:“难道你说的是铁大哥跟青瑶姐姐?”

张傲秋听了在旁急忙打断道:“小点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么?。”

接着一甩头道:“告诉你们,你们不要瞎猜,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你们说得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说完生怕夜无霜再问,一把搂着紫陌肩膀道:“小陌子,这几天就要回家了,不如我们今晚就去庆祝庆祝?顺便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那凌霄门,免得我们几个不懂规矩,闹了笑话。”

紫陌看着张傲秋,阴阴一笑道:“是么?”

张傲秋一看他那贱样,就知道紫陌是知道他意思,闻言尴尬一笑,接着白眼一翻道:“怎么,老子今晚请客你还不愿意了?”

紫陌仰天打个哈哈道:“本大师最喜欢就是吃白食,这么好的机会,哪能不去了?”

于是几人一商量,就定在悦来客栈,那地方正是张傲秋跟夜无霜定情之地,同时也是他们事业起步的地方,纪念意义非凡。

不过让张傲秋尴尬的是,进了客栈,里面的人就没有几个不认识阿漓的,倒是他这小先生,反而还不受待见。

当天晚上几人是尽了性,这么多天担惊受怕,辛苦劳累,不仅事情圆满完成,而且还得到一些以前怎么也没想到的意外惊喜。

在席间,张傲秋招出两条黑蛇,让它们将坐在一旁的阿漓认了一遍。

这两条黑蛇通灵,沿着酒桌在阿漓面前停留片刻,两个脑袋对着阿漓晃来晃去,就像是人在细细打量一样,神态甚是有趣。

认完人后,两个家伙却不回去,而是盘在张傲秋酒杯前不肯离去。

张傲秋看得奇怪,笑道:“你们两个难道还想喝酒不成?”

说完将杯中酒倒入盘中,那两条黑蛇闻着气味,立即窜了过去,脑袋扎在盘边,大口喝了起来。

众人不由看了啧啧称奇,重来都只听说蛇是活吞进食,还没听说蛇能喝酒的,看来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还好这两个家伙酒量不大,估计也是第一次喝酒,嘬了几大口,等再抬起头的时候,两个黑脑袋已经开始摇摇晃晃,打起旋了。

还没等在坐的几人反应过来,接着就是眼前一花,两条黑线飙起,沿着酒桌不停转动,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后来连影都看不见,只听见“咻咻”的风声不停。

一盏茶功夫后,两个小家伙也玩累了,在张傲秋面前停了下来,乖乖地爬进藤笼呼呼大睡去了。

张傲秋看了心头暗自抹了把冷汗,还好它们只是在这酒桌上转,要是跑出去转,咬到人了,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同时也暗自庆幸随身带了那藤笼,看来以后这家业可得常备在身旁。

阿漓在旁看得目瞪口呆,半响才回过神来,望着张傲秋道:“秋大哥,这……!?”

张傲秋看着阿漓惊异的表情,拍了拍藤笼笑道:“这两个家伙就是师父说的,不仅速度快如电,而且其毒无比,当时收服它们两个时,差点连命都掉了,嘿,以后这可是打架的好帮手。”

阿漓听了两眼冒星星道:“秋大哥,这样厉害的你都能收服,你真是太厉害了。”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事在人为,事在人为啊。

不过说实话,不冒点险,还真没有这么大收获。”

夜无霜听了白眼一翻道:“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么?”

紫陌在旁一看,连忙转移话题道:“秋哥,我还有个问题,这次回凌霄门就我们四个么?”

张傲秋闻言先是对他打了个赞许的眼神,然后低头想了一会道:“现在这大事已了,现在时不待我,不能再聚一起,须兵分两路了。

回凌霄门就我们四个去,老铁就让他去联系他那帮兄弟,同时也可暗查一下那什么陈沙鸥的下落。”

夜无霜听完咳嗽一声,没好气道:“我说你们两个,说事就好好说事,别眉来眼去的,看着糟心。”

张傲秋跟紫陌对望一眼,均是暗自一笑。

夜无霜看了“哼”得一声,接着道:“铁大哥为人粗直,不善言辞,而且他在一教二宗那边也是死了的人,若是现在出去,让有心人看见了,怕牵扯太多。

不如这样,铁大哥就让他在藏兵谷帮着训练那些人狼,至于你们说的那什么陈沙鸥,就让师尊安排人去查好了。”

张傲秋听了点点头,一记马匹不动声色地拍过去道:“还是霜儿想得周到,这件事就按霜儿意思去办。”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白眼一翻道:“你少来,我警告你们两个,这次回凌霄门一路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别想搞什么花样出来。”

紫陌一拍额头道:“霜儿,这话说得太好了,秋哥别的都好,就是喜欢找事,你放心,这一路上,我帮你看着他。”

阿漓闻言道:“算了吧你,你还看着秋大哥,自己不找事就阿弥陀佛了。”

紫陌看了看阿漓,无语道:“阿漓,你……。”

张傲秋笑道:“好了,都别说了,总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路见不平不拔刀,吼一吼还是要的。

明天我们休息一天,做好准备,这次出去,家伙可要带充足些,可不要临时抱佛脚。”

第二天张傲秋又特意跟铁大可赶回藏兵谷一趟,顺便护送韩青瑶几人一同过去。

沿路张傲秋将昨日商量的事情跟铁大可说了一遍。

虽然铁大可不甚愿意,但鉴于老娘去藏兵谷那边没人照顾,而且更关键的是那些人狼除了张傲秋他们外,还真只认他一个。

铁大可想了想也不再坚持,正好华风那里也差帮手,有铁大可这个只干活不说话的人,正是求之不得。

云历也确实是配合,前脚张傲秋提起要训战马的人,后脚云历就安排了五人过来。

这五人可是黑云卫中最好的驯马教官,黑云卫中最精锐的重甲骑军战马就是由他们负责训练的。

在华风新寻的狼窝处,张傲秋带着华风,铁大可还有五位教官一同过去。

此时正是群狼回山的时候,山谷内各处都是硕大的人狼,或躺或立,或嬉戏打闹,倒是热闹非凡。

狼群闻得张傲秋气味,立即聚了过来,半响后,一声低沉狼吼声响起,聚拢的狼群两边分开,却见狼首带着一头身材相对娇小的人狼慢悠悠地走过来。

张傲秋看了一乐,笑骂道:“你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还摆起普来了。”

狼首闻声一跃而过,到了张傲秋身边,亲热地用头顶了顶。

张傲秋拍了拍它大头道:“老子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这段日子,你可要好好配合这几位教官训练,要是做得不好,小心吃鞭子。”

说完神识放开,将刚才说得话又用神识交代一遍,然后拉着它将五位教官一一认了。

狼首跟在张傲秋后面,哼哼地将五个教官每人嗅了嗅,血红的眼睛却是看着几位教官,一瞬不瞬。

那几个教官虽然训过很多烈马,但哪曾看过比人还高大的狼,当即就心虚了一截,此时被狼首血红的眼睛看着,更是一阵心慌,不由自主后退几步。

狼首看了更是不屑,紧跟几步,欺上前去。

张傲秋在旁看了,一巴掌拍过去,喝骂道:“滚边去。”

狼首低头哼唧一声,依言退后几步,一双眼睛却依然挑衅地看着几位教官。

张傲秋眉头一皱道:“各位教官,你们不要害怕,这家伙看是凶悍,但很好打交道,你们放心,等会我再跟它好好交代交代。”

说完转头对着狼首,神识放出,将狼首脑袋罩住,一脸严肃地将他想要说的一一跟它再交代。

狼首站在旁边,低头听着张傲秋交代,不时看了看几个教官,然后又不时点头,像是在答应什么。

五个教官看了互望一眼,均是一脸骇然,这种情形,那是什么驯兽,这完全是同类之间互相交流。

这样的驯兽本事,不要说他们,只怕连他们的师父也未曾见过。

张傲秋跟狼首交代完毕,又跟铁大可交代了一些,在藏兵谷四周转了转遂告辞返回临花城。

回到大宅,阿漓早已将行李准备妥当,夜无霜爱洁,鉴于黑月林的经历,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多准备了几套换洗衣服。

若以临花城为中心,凌霄门则位于临花城东北一带,虽不是什么苦寒之地,但在冬季,气温也比其他地方要低很多。

由于这次出去,也不赶时间,众人遂决定走管道,顺便也游览一下沿途风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话是错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