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六十一章 拔刀相助(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神识所看范围,在不久前第二次获得自然之力后,进一步扩大,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三百丈以外,三百丈的距离,就算对方修为再高,也很难发觉他在后面跟踪的身影。

张傲秋跟着神识,一路往右,前面黑衣人速度丝毫不减,就地上留下的水渍就已经是一条很明显的痕迹,更何况还有一个变态的追踪高手在。

前面褐色长袍人也知道一身水渍容易暴露行藏,于是围着山林弯弯绕绕,待不再有水渍流下后,每次下脚都选在突出的山石上,不留痕迹。

若是张傲秋没有神识,想要跟着那褐色长袍人,肯定需停下来仔细观察然后再确定下一步方向,但后面那个黑衣人却是一路领头,每到一处只是稍作停留即随之变换方向。

张傲秋在后面看了也是暗自佩服,他对自己的追踪术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但现在一对比,才知道自己那点微末道行跟别人差距有多大,不由在心里对死域人又高看一筹,看来在死域人中也是大有人才在的。

绕过前面一个山石,山风吹过,忽然隐隐听到前面叱咤打斗声。

张傲秋听了心中暗自一叹,看来那褐色长袍人终究是没有逃脱追杀。

跟着身形加速,同时收敛周身毛孔,以免气息外泄。

张傲秋潜行一段后,神识内已经看得清楚,四个黑衣人将那褐色长袍人围在中间,而领头的黑衣人则站在一旁观战。

张傲秋暗自观察一会,发现那四个黑衣人所站的位置虽然随时变换,但隐隐形成阵势,四人配合,攻守兼备,而且还能以逸待劳。

中间褐色长袍人手持形如月牙弯刀,弯刀金黄一片,竟是纯金打造,刀光霍霍,组成一片金黄刀网,以一敌四。

张傲秋只看一会就知道那褐色长袍人虽然看是威猛,但已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多久就会力尽被擒。

看到这里,张傲秋悄悄撕下一块布蒙在脸上,往前再靠近一段距离,将袖中两条黑蛇唤出,用神识跟其交代一番。

那两条黑蛇虽是灵兽,靠灵气修炼,但却是以吸取其他精血为生,张傲秋跟那七个死域人大战后昏迷三天,两条黑蛇护主也就守了三天,后来张傲秋在山洞打坐四天,两条黑蛇跟着又守了四天,到现在为止,已经整整七天没有进食了。

现在两条黑蛇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况且修为越高的精血对它们修行越有利。

张傲秋一将它们放出,顿时急不可耐,“咻”得一声就消失在草丛中。

片刻后,场中右手边黑衣人突然怪叫一声,猛地回头,还没转过来人就软软倒下,整个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已变成漆黑一片。

其他人看了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旁边一个黑衣人同样怪叫一声跟着倒下。

褐色长袍人趁对方惊慌一团,虚晃一招,身形腾得往外,借机想要溜走。

领头的黑衣人见了大喝几句,同时身形一动,人在空中,长刀一摆,越过褐色长袍人生生将其拦了下来。

剩下两个黑衣人手持长刀,背靠背站在一起,眼神警惕地望着四周。

褐色长袍人心中暗自叫苦,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是眼前这黑衣人的对手。

领头黑衣人一直追踪这褐色长袍人不放,就是因他身上带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因此一心想将其活捉,以便套取更多的秘密,不然以他们五人实力,要想杀人早就已经得手。

但现在变故突起,也顾不了这多,刀刀凶狠,只想尽快将其立毙刀下。

褐色长袍人知道已到关键时刻,也抛开生死,以命搏命。

领头黑衣人看了冷笑一声,看出他现在只是回光返照,刀式加重,招招硬拼,在第三十招的时候,褐色长袍人终现力竭,硬拼一击后,黄金弯刀再也把持不住,被黑衣人一刀荡开。

领头黑衣人眼神阴冷,右脚跨前一步,长刀高举,带着霍霍风响直往褐色长袍人胸口劈去。

眼看就要得手,突然在其左近一道寒芒亮起,犹如一道闪电从上往下对着黑衣人兜头兜脑直劈过来。

领头黑衣人已是玄境中期高手,劈出的这一刀虽十拿九稳,但依旧十成力留有两成,见左侧刀光凶狠,脸色不变,冷哼一声,脚步蓦然转右,刀光一闪,舍了褐色长袍人,往那刀风最盛处挡去。

偷袭之人正是张傲秋,他趁两条黑蛇造成混乱之际,身形早就溜到左近持机在旁。

眼见那黑衣人雪亮的刀光挡过来,张傲秋“嘿嘿”一笑,在空中的身子突然一沉,长刀一卷,顺势往黑衣人腰间划去。

领头黑衣人没想到对方气势汹汹的一刀只是虚招,跟着前方人影一沉,腰间瞬间传来警兆,顿时心头一紧,左脚后退一步,长刀往下。

褐色长袍人见来了帮手,心头一喜,一个翻身脱离战圈,刚站起身就看见张傲秋身形在空中变位,刀法转换犹如天马行空,不由大叫一声“好”。

张傲秋此时占据先机,划在空中的星月刀突然刀芒大盛,犹如将刀身加长三尺。

领头黑衣人长刀倒卷,但心中危险却一直不去,已经打好十二分精神,眼见对方刀身吐出刀芒,不敢硬接,一记“铁板桥”,刀芒刚刚从其胸口划过。

张傲秋看了暗叫一声可惜,口中一声呼啸,草丛中两条黑线往那黑衣人只窜过去。

褐色长袍人则一声不吭扭头对付剩下站在一旁的两个黑衣人。

领头黑衣人眼角余光瞟见两条黑线,心中已然明了,刚才自己两个手下就是被这两条黑蛇袭击而亡的。

弯下如弓的身子来不及起身,干脆往下一倒,身子落地,手中长刀绕着全身划出一个密集刀网,阻止两条黑蛇近身。

张傲秋看不透领头黑衣人的修为,知道对方修为要比自己高,从刚才一连串的动作来看,可能还不止高一成这么简单。

从踏出这江湖以来,张傲秋一直都是以低阶挑战高阶,虽然有几次都差点进入鬼门关,但毕竟还是逃了出来。

这么多次的以弱胜强,已经让他有足够的信心。

而他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无所不在的神识,还有无坚不摧的刀芒,再加上还有两条迅捷如风的灵蛇,就是对方修为比他高两阶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张傲秋一声长啸,星月刀往怀里一收,身子在啸声中往前猛地一窜,刀锋前指,刀芒先一步破入对方密集刀网中。

这完全就是欺负对方刀身不敢与自己刀芒相碰,但若是真能碰上那也再好不过。

果然地上的黑衣人见刀芒刺过来,左掌一拍地面,身子如一根木头一般直挺挺地站起,刚刚避过张傲秋气势汹汹的一刀。

张傲秋在神识里早已看得清楚,借着留在身上的三成力道,腰间用力,身子一扭,刀芒跟着斜斜划出,同时用神识指挥两条黑蛇在空隙间偷袭。

两条黑蛇自跟了张傲秋,一直在他打坐调息的时候,吸收剩下的灵气,特别是上次涌入的自然之力,庞大的灵气也让这两个小家伙得益良多。

现在的两条黑蛇跟在黑月林时已完全不是在同一个档次,这一点就体现在速度之上。

两条灵蛇已经开了灵智,即使不用张傲秋指挥,也知道从旁偷袭,而且来去如电,偷袭不成立即掉头,而且两条蛇互相配合无间,你进我退,围着领头黑衣人盘旋,就像刮起两条黑色旋风,“咻咻”之声不绝于耳。

旁边褐色长袍人跟剩下两个黑衣人同时战在一起,本来他已是强撑不倒,但现在来了帮手,逃命的几率又大了不少,不由精神大振,弯刀霍霍将两个黑衣人完全笼罩在刀网之中。

先前四个黑衣人组成剑阵,攻击防守成威力成几何倍数增加,现在只剩下两人,组不成剑阵,高阶对低阶的威力立刻显示出来。

褐色长袍人也知道,只有尽快解决这两个黑衣人,才能抽出手帮那个蒙面的家伙。

其实在张傲秋偷袭的时候,褐色长袍人一瞬间也有趁机溜走的想法,但当他看过张傲秋修为后,就知道张傲秋想要胜过那领头黑衣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若领头黑衣人干掉张傲秋,以他恐怖的追踪手段,除非自己回到自己势力范围,否则随时都有再被盯上的时候。

褐色长袍人也是杀伐果断之人,以其总是提心吊胆逃命,还不如赌一把,一次将问题全部解决。

所以逃走的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就被掐灭。

双方都抱着同样的想法,场面上立即变得更加凶险。

张傲秋此时也是叫苦不迭,玄境中期的修为压力,实在不是他一个灵境巅峰修为能承担的。

不过张傲秋叫苦,对面的领头黑衣人更是吃惊,一个比自己低四阶修为的人,居然能在自己压力下游刃有余。

过了灵境,修为每上一层,中间又分为三个阶段,越往后提升越艰难,即使同为灵境巅峰修为,但灵境巅峰高阶对中阶,若在公平决斗的情况下,是完全可以将其碾压。

但江湖本多奸险,谁有可能会把自己处于完全弱势地位?所以每个修行之人,都有其他护身法宝,比如张傲秋神识跟两条灵蛇,慕容轻狂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