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三章 牵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慕容轻狂含笑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事,“啊”了一声道:“阿秋,为师忘记问你了,你在采那三生草时,可有遇见玄鳞烛日蟒?”

张傲秋闻言,将两臂伸出,双手张开,嘿嘿笑道:“各位,看好了。”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众人只觉一眨眼,再看他手上,已经多了两条直立而起的黑蛇。

慕容轻狂看了倒抽一口凉气,指着黑蛇惊呼道:“玄鳞烛日蟒,玄鳞烛日蟒,居然还是雌雄一对?”

接着惊异的眼神转向张傲秋,见后者一副理所当然笑嘻嘻的表情,不由叹了口气,转身拍了拍木灵肩膀道:“木老弟,恐怕要不了多久,我们两个当师父的就要仰仗这小子了。”

说完不待木灵回话,接着上前两步,定睛看着张傲秋手掌上直立而起的两条黑蛇道:“老夫曾说过,上次到黑月林采那三生草是九死一生,就是因为这玄鳞烛日蟒。

你们不要看它小小个子不起眼,但快速如电,而且其毒无比,据说它的毒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解药。你们或许感觉不到它有多毒,但老夫一生在毒物里打滚,却是清楚。

当年老夫运气好,进入黑月林没多远就找到了三生草,想到了灵物四周必有毒物,但没想到是这东西,唉,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要不是那时老夫修为已过玄境,怕刚进那圈子就要被它偷袭成功了。

直到现在,老夫每每想起,都是没来由的后怕。”

云历听完目光灼灼地看着张傲秋手上的两条黑蛇,半响后转头对身旁的木灵问道:“木兄,小先生曾说贵宗有一套驯兽秘法,不知是不是真有这么神奇?”

木灵还在病床上的时候,雪心玄就将张傲秋的过往说给了他听,而且特别强调有些地方不可让外人知晓,所以对这方面的问题早就打好腹稿。

木灵笑了笑道:“云城主,本宗确实是有一套驯兽秘法,但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云历闻言奇道:“你不知道?”

木灵点点头道:“不错,我确实不知道,因为我不会。我刀宗历代祖师在江湖上收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修炼秘法,这驯兽秘法只是其中一套,不过这套秘法,据我所知,刀宗这么多代弟子,还只有阿秋一人学会了。”

说完抬头望天,喃喃自语道:“只是可惜那把大火……。”

云历犹自不信道:“还有这样的事?”

夜无霜看云历将信将疑的表情笑道:“云城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圣教念力修炼大法,整个圣教也就二师伯一个人会,就连我师尊,贵为圣教教主,也只能在旁干瞪眼,嘿。”

雪心玄闻言,笑骂道:“你个丫头,没大没小。”

云历听了也跟着笑道:“世事无奇不有,看来我想打那驯兽秘法的主意是搞不成了。”

木灵见云历直接承认是想得到驯兽秘法,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他心头舒服,遂笑道:“有阿秋在,城主还担心什么?”

云历叹了口气道:“别人有总比不上自己有啊,而且小先生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也不可能一辈子都窝在临花城的。”

张傲秋闻言笑道:“云城主,以后不管小子到哪里,只要城主召唤,必第一时间赶到。”

云历听了笑道:“呐,呐,这可是你自个说的啊,你们到时可都要给我作证啊。”

众人听了“轰”得一声大笑。

待笑完,张傲秋对慕容轻狂问道:“师父,这两个小家伙平常吃什么的?这个我也不知道,别到时候给饿死了。”

慕容轻狂笑道:“玄鳞烛日蟒虽是剧毒之物,但也属于灵兽,之所以它们会呆在三生草内,就是因为三生草能释放灵力,可以让它们修炼。

你上次送回的三生草根土,为师已经将它种下,这三生草是灵物,生命极其旺盛,用不了多久,就又会长出新叶的。

至于这两个家伙平时吃的,你就不要管它,只需将它们放出,它们自会自己觅食,但这也只限于山林,回了临花城可就不能乱放了,要是不小心伤了人命可就不好了。”

张傲秋闻言双手一翻,再抬起时,那两条黑蛇已不知去了哪里,嘿嘿两声笑道:“师父,这个我当然知道了。”

雪心玄看张傲秋欣喜若狂的样子,笑了笑问道:“阿秋,你们下步准备做什么?”

张傲秋道:“等这里事忙完后,我们几个就要陪阿陌回趟凌霄门。”

雪心玄闻言点点头,看了看紫陌,柔声道:“阿陌,虽然我不知你跟你爹之间是有什么事,但身为人子,还是先退一步。”

紫陌点头正色道:“是,前辈。”

夜无霜在旁道:“这次去凌霄门,阿陌想将阿漓姐姐也带着一起。”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道:“这样也好,阿漓也该多行走江湖,出去闯荡一下,见见世面。”

当天所有人都留宿藏兵谷,张傲秋找个避开云历的机会,将无极丹的事情说与慕容轻狂几人知道。

众人听完,更是一脸诧异跟不相信,特别木灵跟华风,震惊地就差掉眼珠了。

江湖传言,无极丹是被无极刀宗所有,现在居然在黑月林的一座神秘地府里找到,这下更勾起了两人兴趣,商议等这里事了,一定要去那地府看看,也许在那里,还能找到更多关于刀宗失落的传承。

只是无极丹这件至宝涉及太广,要是消息泄露,一不小心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因此众人商议半天,还是决定将无极丹及其丹方留在慕容轻狂手上,以防万一。

陈公见慕容轻狂过来,最是高兴,一再叮嘱等慕容轻狂忙完了,要到他那去看看。

第二天,张傲秋带着慕容轻狂在狼群中一一看过。

“毒医圣手”的名头还真不是白叫的,不仅能当人医,同样也能做兽医。

而后张傲秋又带着狼首将藏兵谷的人一一认了一遍,免得他有事不在这里,搞出什么误伤就不好了。

等这事忙完,张傲秋几人返回临花城,做去凌霄门的准备。

回到大宅后,各人分开,各忙各的。

铁大可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过不了多久又要外出,所以这次回来,第一件自去找他老娘。

哪知一到住所却扑了个空,四处找遍了,也没看见老人家的影子。

这下可把铁大可给搞慌了,急忙去找张傲秋几人。

阿漓听了笑道:“铁大哥,你先别慌,我知道大娘在什么地方。”

说完带头往外,一路弯弯绕绕,弯得张傲秋头都晕了,转头问阿漓道:“阿漓,我们这宅子有这么大么?”

阿漓闻言“噗嗤”一笑道:“秋大哥,也不知你这主人家是怎么当的,自己家的房子又多大都不知道,这我真是第一次听到。”

刚说完,前面传来婴孩咯咯的笑声,接着两个大人的笑声跟着传来。

铁大可一听,暗自松了口气。

原来自铁大可带着老娘住进这宅子,虽然衣食无忧,但铁大可经常不在家,老人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倍感寂寞。

所以没事就常在外面转悠,正好那天看见韩青瑶带着孩子在一个角落里种菜。

韩青瑶虽然住在这宅子里,但她生性要强,不想白住了还要白吃,因此就在这宅子偏僻地方开了些菜园。

而且她自己又在外面找了分工,挣些生活费。

恰巧那天老人家遇见,于是就上前攀谈,一回生二回熟的,也就渐渐热络了。

老人家喜欢孩子,而铁大可又老不成家,加上韩青瑶为人贤良淑德,孩子又乖巧淋漓,慢慢地,老人家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后来干脆就搬过来住了。

韩青瑶也巴不得如此,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有人帮着看孩子,她自己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做工赚钱了。

等张傲秋几人转过去,韩青瑶一看来这么多人,还以为是要让她搬走,一时慌了神。

阿漓也是苦命人,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看韩青瑶样子,就知道她是误会了,急忙上前道:“青瑶姐姐,铁大哥回来没看见大娘,非常着急,所以小妹就带他过来看看了。”

说完掏出一些糖果,自去逗那小孩。

韩青瑶闻言暗自松了口气,急忙招呼几人坐下,忙着去倒茶。

张傲秋看了看铁大可,又看了看韩青瑶,心头一动道:“嫂夫人,你这段时间在这里住的可好?”

韩青瑶闻言道:“多蒙各位照顾,住的还好。”

张傲秋点了点头,接着道:“不知嫂夫人有没有什么绝活儿?”

韩青瑶被问得一愣道:“公子,你的意思是……?”

张傲秋笑道:“嫂夫人别误会,是这样的,我看嫂夫人一人独居这里,也是孤单,我有个建议,不知嫂夫人愿不愿意?”

韩青瑶道:“公子请说。”

张傲秋道:“我们还有个地方,那里人很多,而且还有不少半大的孩子,人多热闹,嫂夫人可以到那里去,那里还有很多事,可以根据各自所长分配工作。

还有那谢梦旋,知书达礼,识文断字,而且她父亲以前也是私塾先生,要是一起过去,还可以教那些孩子读书。

有了事情作为寄托,人也会活的更充实,而且更重要的是,那里绝对安全。”

阿漓在旁听了笑道:“秋大哥,你这主意不错,我也可以去常住么?”

张傲秋摇摇头道:“你不行,你还有别的事要做。”

韩青瑶想了想道:“公子说得这个办法很好,我愿意过去一尽绵薄之力。”

阿漓道:“嗯,等下我再跟梦旋姐姐说下,谢晨那小子,要是听说有玩伴,不知要多开心了。”

张傲秋看了铁大可一眼道:“既然嫂夫人同意,老铁,那你就负责护送嫂夫人她们。”

铁大可闻言看了他娘一眼,老人家也正一脸的期盼看着他,遂道:“好的,俺娘也跟着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张傲秋笑道:“当然,当然,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