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一章 莲花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到了中间那座阁楼,张傲秋停了下来,看着牌匾上“醉星楼”三个大字笑道:“紫大师,这三个字好像是你那鸡扒的吧?”

紫陌看着张傲秋,一脸鄙视道:“鸡扒?有这么造诣高深的鸡扒么?”

张傲秋“切”了一声,仰头仔细看了看那三字道:“我看这三个字,介于行草之间,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最末这个“楼”字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可见在写这三个字的时候,人并不是很清醒。

但观整体陈容取势险峻,结字造型或倚或正,或重或轻,倒也有有“来如雷霆收震怒”之美。不过……。”

阿漓正听得有味,听得张傲秋停顿,不由问道:“秋大哥,你不过什么?”

张傲秋闻言看了紫陌一眼,却没有接话。

紫陌见了脸色一黯,叹口气道:“这三个字是我一次醉酒后写的,之所以写这三个字,因为在这楼顶一处位置看天上星星最是有趣,特别是喝酒以后,感觉整个天空朦朦胧胧,即清楚又看不明白,有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那次有件事,现在想来还是自己错了,不过那时候却不这么认为,本来老爹是要过来责罚我的,但看了我醉后写的这三个字,一言未发,却吩咐将这三个字做成牌匾挂起来。

后来我酒醒以后才知道这事,当时还以为老爹明白我的心意,哪知……,唉,现在才知道,他是明白我,但我却不明白他。”

张傲秋跟夜无霜听了对望一言,也是沉默不语,他们三个都是一门一派的继任人,这种经历又怎么可能没有过了?

张傲秋拍了拍紫陌肩膀道:“想当初,我又何尝不是一样。”

叹了口后,随即鼻子动了动道:“哈,老子闻道香味了,这正好肚子饿了,霜儿,阿漓,我们有口福了。”

几人鱼贯而入,在这一楼大厅的桌上,已有下人开始在陆续上菜。

凌霄门地处东北,这里的菜的特点是一菜多味、咸甜分明、用料广泛、火候足、滋味浓郁、色鲜味浓、酥烂香脆,烹调方法长于熘、爆、扒、炸、烧、蒸、炖、,以溜、炸、酱、炖为主要特点。

东北菜讲究吃的豪爽,吃的过瘾,所以色香味中的色几乎入不得厅堂,配菜单一,一般只有两三种食才,只用葱、辣椒等简单调味料,所以一般菜色不佳。

东北菜的代表菜有白肉血肠、猪肉炖粉条、锅包肉、东北乱炖、小鸡炖榛蘑、溜肉段、地三鲜、扒三白、赛熊掌、拔丝地瓜、酱骨架,杀猪菜等等,东北人喜好吃的酸菜和用蔬菜蘸大酱的蘸酱菜也是东北饮食区别于其他菜系的一大特点。

这其中又有咸鲜味的,这类菜的代表有扣肉、扣肘子、红烧鱼、红焖鸡块、四喜丸子、红焖肉等。此味型调制时,酱油要满足色泽需要,色泽一般要深一些。加入酱油后,用盐补充咸味,调料的用量以不掩盖原料的鲜味为度,咸鲜味可略重一些。

另外还有咸辣味,如烧辣子鸡、炒辣子鸡、辣子肉丁、双辣鱼片等,还有咸甜味的,如鸡、鱼、虾、肉等,主要用于 大虾、 肉段、 鸡腿、 飞龙、香酥鸡、香酥鱼。

而那梅花酒也是正宗二十年陈酿,也就是说这酒酿出来的时候,在座的这几个都还没有出生。

这顿饭因为没有外人,所以吃得痛快淋漓,张傲秋跟紫陌两人推杯换盏,海吃湖喝,无拘无束,不亦乐乎。

而夜无霜这个小吃货,虽然吃得东西不多,但每种菜肴都尝了一遍,也将她那小肚子吃得个滚圆。

吃完饭几人也不走,反正房间多得是,几人洗浴一遍,也就各自安歇了。

张傲秋已进入房间,就抽出星月刀开始每天的炼化,自从他开始炼化星月刀开始,不仅识海的神识不见减少,反而更渐凝练。

这也是对的,就像打拳,即使你有再高深的拳法,但长期不打,拳法也会慢慢生疏,张傲秋现在用神识中的精神力炼化星月刀,就像每天打拳一样,天天淬炼精神力,自然也就越来越凝练了。

精神力的凝练,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他“看”得更远更广,而且外间反应到神识上的情形更加清晰动人,甚至连小草茎叶内的汁液流动都能感受出来。

这样的动人感触,让张傲秋喜不自禁,恨不得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这种炼化上来。

而且现在他已经初步掌握了一心二用,一边用精神力炼化星月刀,一边自主打坐调息,也不觉得累。

随着精神力的凝练,张傲秋感觉自己现在打坐好像真的可以做到天人合一,融入到这片天地之中。

连自己身体都感受不到,又哪有什么累了?

本来开始的时候,张傲秋还想让独叟帮忙炼化星月刀的,但那老小子不知道现在在忙什么,居然好一段时间半点响动都没有。

张傲秋开始还想进入识海去看看,但后来一想,那老家伙虽然住在自己脑袋里,但毕竟年纪大了,也有个人隐私不是,所以独叟不出声,张傲秋也就不好意思去麻烦他。

第二天一大早,几人洗漱一边,在大厅里吃过早餐,正商讨着先到那个地方去玩,这时门外走来一个人。

此人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身披黄色僧袍,左手捏着一串佛珠,在门口站定,借着晨光,仿佛整个身子都能发光一样,宝相**。

紫陌一看此人,急忙几步上前,躬身行礼道:“莲师。”

黄袍僧人右掌树立胸前,微微一笑,算是回礼。

转头看向张傲秋三人,眼中精芒一闪,兴然道:“三位小友人中龙凤,当真了得。”

张傲秋见紫陌身为少门主都对先前这僧人如此礼数,知道这人身份在凌霄门肯定不低,遂上前行晚辈礼。

这僧人法号莲花生,一身佛法精深,在凌霄门虽无实权,但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为他就是门主代表,而且一般都是在重大事情上,门主不能出面时,才由他全权代表门主处理。

这种情况是从凌霄门立派开始就已存在,就是每任门主身边,必有一个僧人辅佐,而这些僧人据说来自一个神秘教派,这个神秘教派所在的秘密也只有门主一人知道。

每任门主谢世或是交权后,下任门主都会根据门中秘典,自己到那神秘教派选择一位僧人,而且这选择也不是随便挑选,而是两人之间要有大机缘,也就是说你一进去,转了一圈,看到这个和尚很对眼,好了,就你了。

这大机缘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对眼肯定必须的,不然要选个拧着来的,那就是一生麻烦了,因为这种仪式上,一旦选定,就不可更改了。

而莲花生大士,在佛教中本身就是化身,以阿弥陀佛为法身,观世音菩萨为报身,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佛身口意的三密应化身,由阿弥陀佛放光在湖中莲花上化生。

所以每任僧人一旦选定,都会隐去自己原来的法号,而改名莲花生,一是说明其佛法精深,二也有“化身”的含义。

这任莲花生大师,也可以说是紫陌的授业恩师,在紫天豪忙于公务之时,就是由他教导紫陌修行。

而这位大师教徒极严,稍有不尽力,绝对罚得让你不敢再犯下一次,虽然紫陌贵为少门主,但在这方面的待遇却一点都没有落下。

紫陌现在的年纪,能有天境修为,一部分是他自身天资所在,另一部分就是这位莲花生大师督学严厉,打下牢固的基本功的原因。

所以以紫陌神经大条的性格,对这位授业恩师也是又敬又怕。

但现在凌霄门已经是豪门大派,高山一般的存在,等闲事物不用请出莲花生大师,所以就连紫陌,也很少看见他。

而现在看见这位莲花生大师,那到底是发生什么大事?

所以紫陌一见到他,立即上前,一是尊敬,二也是担心那不知道的大事。

但紫陌想错了,修炼之人,都是随性而为,莲花生这段日子一直都在潜心修炼,这几日突然静极思动,遂往见紫天豪,恰巧听说紫天豪要请张傲秋几人,于是就自己请命走这一遭。

莲花生右手虚扶,含笑道:“三位不必多礼,门主有请三位过去一叙。”

说完转身在前带路,走了几步回首对紫陌问道:“听说你要进风涯渡?”

紫陌恭敬回道:“是,莲师。”

莲花生停住脚步,侧身接着问道:“据说还是你自愿的?”

紫陌听了老脸一红,想起自己以前顽劣,虽然被罚的厉害,但却还真没有一次主动修行,不由呐呐道:“是,莲师。”

莲花生“嗯”了一声,看着紫陌,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点头道:“总算是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