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五十章 五行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从精舍出来,张傲秋忍不住问道:“阿陌,你们说的风涯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紫陌闻言,先是看了阿漓一眼,见后者只是望着旁边的梅花发呆,心头暗自叹息一声,半响后道:“从我们这里往北约一百里,有一个山洞,洞宽约三丈,高约六丈,洞深不知几许,反正从没人下去过。

这山洞洞口形如巨人的大嘴,洞口上下甚至还有像牙齿一样的石笋,这里人都说那山洞就是地狱的恶鬼,想要爬出地面,但被神仙给定在那里,永世不能移动。

那恶鬼在被定住前,心有不甘,张嘴狂嗷,于是那嘴就化为这么一个山洞。

山洞内终年不断有阴风吹出,据说这风来自地狱,因此其风寒冷刺骨,越往里,风越寒,而且不仅如此,风声吹过,听在耳里,就像千百地狱恶鬼在嗷叫,让人听了,很容易产生各种幻念,从而神智不明,成为疯子。”

夜无霜听了不由打了个寒颤道:“阿陌,什么地方不好去,你非要到那里去?”

紫陌看了夜无霜一眼道:“那里虽然环境恶劣,百般不好,但那阴风对我们凌霄门的逍遥真气却有很大的好处,所以在风涯渡开辟了两个地方,一处用于修炼,一处则用来关押犯人。”

紫陌说完,见阿漓还没什么反应,不由朝张傲秋努了努嘴。

张傲秋看了心领神会,转头对阿漓道:“阿漓,你看……。”

张傲秋还没说完,阿漓抬头嫣然一笑道:“秋大哥,你想说什么阿漓知道,我虽然修为低下,但决定的事,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什么时候出来,我就什么时候离开。”

紫陌闻言刚想再说,但嘴角张了张却不知该说什么,一时不由愣在那里。

张傲秋见阿漓心意已决,也不好再劝,只好道:“那行,你们决定过去的时候,我跟霜儿也一起去,好歹也帮阿漓搭个茅屋吧。”

紫陌听了摇摇头道:“风涯渡五十里范围内被化为禁区,外人一律不能入内,老爹这次能同意阿漓到那里去,已经是破了祖规了。”

张傲秋跟夜无霜听了不由面面相觑,没想到到那破地方还有这么大规矩,感情去受罪还是被恩赐了一样?

但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出口,张傲秋“呃”了一声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紫陌闻言哈哈一笑道:“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该定的事也已经定了,唯一还没办到的就是人手问题了,不过这事来日方长。

现在本大师的打算,就是带着你们将这里风景浏览个遍,将这里的美食美酒吃个遍。”

夜无霜一听美食,不由咽了下口水道:“阿陌,够意思,哈。”

刚才一顿饭因为有长辈在,四人都吃的比较谨慎,特别是阿漓,基本上就没吃什么,所以现在紫陌一提美食美酒,几人立即响应,要接着再大吃一顿。

紫陌见众人都兴趣高涨,遂提议就到他住的地方去吃。

几人一听正好,免得在别的地方喝酒后吵吵嚷嚷的,打搅其他人休息。

紫陌住的地方位于凌霄门西南,离刚才的精舍大约三里路的样子,此处是凌霄门最为险要所在,名为“云涯渡”,地处半山腰一块硕大的平台上。

而这处平台又是从后面大山上延伸而出,平台后面宽大,越往前越窄,远远看去,犹如一条舌头伸出,因此又称为“龙舌岩”。

在这“龙舌岩”上,一共修有六间阁楼,其五间建造在靠近悬崖边上的四周,隐隐将第六间三层阁楼环在中间。

几人在紫陌的带领下,来到这“龙舌岩”,隔得老远就看见山路前一块大石上刻着的“云涯渡”三个大字。

张傲秋看着紫陌笑道:“阿陌,你这里的地名好像都有‘涯渡’二字,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讲究?”

紫陌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这也是听我老爹说的,据说我凌霄门在百年前,曾有过一次大劫,差点就烟消云散,幸好有个化境大能出手相助,才算安然度过那场劫难。

那个化境大能名讳即为‘凌涯渡’,为了纪念这位恩人,于是从那时候起,凌霄门所有地名都带有‘涯渡’二字。”

夜无霜听后疑惑道:“百年前?那时候不正是历天涯一统江湖,四海升平么,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劫难?”

魔教之所以叫“魔教”,正是百年前这个历天涯从中作梗,以致圣教被其他江湖门派视为敌人,至此举步维艰。

夜无霜身为圣教圣女,自然对这个背后使刀的历天涯没什么好感,所以一天紫陌说是百年前,就立即想起了历天涯。

紫陌闻言正色道:“我老爹还说,那次劫难发生的很是蹊跷,敌人毫无征兆突然出现,而且那些人身法、内力修为完全不是一个门派,但却配合得当,功力相辅相成,使得攻击力大增。

这件事后,当时老祖一边恢复门派元气,一边暗自派人手四处巡查,但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查出当时到底是谁要对付我凌霄门,自此成为一个无头公案。”

张傲秋一边听一边走,紫陌所说,立即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无极刀宗,只不过刀宗显然没有凌霄门运气好,不过还好的是找到了对头,还找到了师父、师叔,只要有人在,那就有希望,就像百年前的凌霄门一样,到底谁会笑到最后,还真不一定。

想到这里,张傲秋心情豁然一开,只觉全身一松,藏在心底的那处阴霾到此时才真正一扫而空。

走在旁边的夜无霜立即有所感应,俏目奇怪地望向张傲秋,只见后者嘴角含笑,步履祥和,身心更是一片空灵,似乎又有所悟。

不过这毕竟是好事,夜无霜看了一眼也就收回目光,心中同时涌起一片欢喜,只要他好,天地就是完美的。

几人越过刻有“云涯渡”三个大字的大石,前面就是紫陌居处所在。

夜无霜在两栋阁楼前站定,“咦”了一声道:“五行阵?”

阿漓闻言好奇问道:“五行阵?什么五行阵?”

夜无霜又仔细看了看前面六栋阁楼道:“所谓五行阵,自然脱离不了五行之间的关系,因此,要了解五行阵之原理,首先最基本的是要了解五行之间相生相克的关系。

具体地讲,五行之间相生的关系是: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正好构成了一个如图所示的圆形的循环系统。

而五行之间相克的关系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外围五栋阁楼布置暗含五行,即金、木、水、火、土,中间那栋阁楼处太极位。外围五栋阁楼随着敌人进攻随时可以变换属性,阵势圆转浑成,不露丝毫破绽。”

阿漓从没接触过这些东西,自然听了一头雾水,张傲秋在旁沉吟片刻后问道:“若我引人来攻……?”

夜无霜随即应道:“假如两军对垒,我攻敌守,敌方使用的五行阵法。我方的主攻目标是敌方的“金”,我方的战术是理所当然的派出将领“火”出战,因为火是克金的、是金的克星和死敌,这样自然是胜券在握的事。

但是,在实战中,当我方的“火”去攻敌方的“金”时,殊不知“金”的左右两边是“土”和“水”的紧密护卫,而水是克火的、土是泄火的,此时此刻,敌方的五行阵法展现了它的灵活机动性,敌方必然是将“水”改为先锋主力来对抗我方之“火”,而敌方之“金”则转变成后援的角色,且形成土生金、金生水的流通形成,即敌方之力量有源源不断之象,而我方所处的则是克泄耗之窘境,故自然难以占到便宜。”

紫陌听完“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而是右手一引道:“里面走。”

夜无霜看了微微一笑,也不说话,走到近前看着头顶硕大的灯笼问道:“我们一路走来,这灯笼应该变换了九次了吧?”

紫陌闻言一撇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说完四周看了看接着道:“‘云涯渡’是凌霄门历代门主继承人居住及处理公务之地,在凌霄门地位仅次于门主的‘凌涯渡’,我老爹也曾在这里住过。

从进入‘云涯渡’范围,沿路共分为九段,九也是级数,亦有九九归一之意,从外而内,灯笼颜色由深变浅,知会沿路接应人手。”

夜无霜听了“嘻嘻”一笑道:“果然是戒备森严,这一路怕有六处暗桩吧?”

张傲秋在旁接口道:“是十八处。”

紫陌一搂张傲秋肩膀哈哈笑道:“管他几处,我们现在就开始大吃大喝。”

夜无霜看着前面的紫陌又恢复到在临花城那时的模样,哪有半点少门主的样子,不由就想到自己,自己跟他们在一起,又哪有一点像那个雍容华贵、冷颜凌气的圣女?

想到这里,夜无霜“咯咯”一笑,拉起阿漓的手,在后面小碎步地跟了上去。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x225J5'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