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章 古玉绿气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日后,张傲秋打坐醒来,此时天色已暗,铁大可自行去打猎,紫陌跟两女则在一旁守候。

夜无霜见张傲秋醒来,大喜道:“哈,今晚可要好好打牙祭了。”

紫陌跟着道:“秋大厨,架子都支好了,就等老铁回来了。”

张傲秋因搞定三生草的事,心情大好,站起来伸了伸懒腰道:“好,今晚就让你们再尝尝本大厨的手艺。”

欧阳雪怡看着紫陌道:“刚才是谁说自己烤肉手艺一流的?”

紫陌闻言脸不红心不跳,“哈”得一声道:“本大师说得,怎么了?我烤肉手艺是一流,只是这位手艺更好罢了。”

欧阳雪怡听了老大一个白眼道:“不害臊。”

不过因不远处就是三生草,张傲秋怕烤肉伤了三生草灵气,关键也是怕独叟再骂他白痴,所以将烤肉架子移的远远的。

于是张傲秋跟夜无霜烤肉,紫陌三人则在三生草旁守候。

这顿烤肉,吃得欧阳雪怡大呼过瘾,居然吃得连骨头都不吐,一连的羡慕夜无霜好命,其间又将紫陌各种数落。

吃完烤肉后,几人坐在一起,张傲秋道:“雪怡,将你那玉蝶再给我看看。”

欧阳雪怡应了一声,背着众人掏出玉蝶递过去。

玉本就易碎,这玉蝶翅膀又薄,不说去割三生草,就连多用点力,都有可能将其折断。

张傲秋拿着玉蝶把玩一番,想起独叟所说不能破三生草灵气,遂想到自己丹田的那股绿色真气。

这股真气得自自然,暗含自然之道,要是将这真气附于玉蝶,不知会不会像星月刀刀芒那样无坚不摧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将玉蝶托在掌心,抽出丹田那股绿色真气,缓缓往玉蝶攀去。

接着一丝绿意从玉蝶下方开始,慢慢从内往外一点点沁出,跟着再一丝一丝扩大。

当整只玉蝶都被绿意沁满,突然绿光大甚,而在这一刻,张傲秋手中的玉蝶就像要活过来展翅高飞一样。

众人对眼前的情景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张傲秋自己也没想到将绿色真气注入玉蝶会有这样美妙的结果。

几人细细欣赏了半天,均是啧啧称奇。

张傲秋手掌一翻,手指轻轻夹起玉蝶中心,将其翅膀对着地下一颗小石块一划而过。

石块在众人注视下,被一剖两半。

张傲秋捡起那石块看了看,石块断面整齐,就像被特意打磨过一样。

张傲秋“哈哈”一笑,真气一收,玉蝶又变回原来样子。

张傲秋将玉蝶还给欧阳雪怡笑道:“想不到这玉还有这般用途。”

欧阳雪怡将手中玉蝶翻来覆去地看,看了半响后道:“秋大哥,能不能再来一次?”

张傲秋摇摇头道:“这个以后再说,你这玉蝶太过珍贵,我怕用多了,会对它有所损伤。

不过你要真想看,等我们出了黑月林,我去找块暖玉,也打制一只玉蝶,那时让你看个够。”

欧阳雪怡听了笑嘻嘻地将玉蝶挂回脖子道:“秋大哥,说话可要算话哦。”

张傲秋心头一叹,脸上却是笑脸不变道:“当然。”

第三日,张傲秋手持玉蝶盘坐在三生草旁,双眼直直地看着三生草,一动不动。

而剩下四人则守在圈外警戒。

一直到第四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刚照射到三生草上时,第十二朵花终于张开等候已久的花瓣。

独叟立即道:“动手。”

张傲秋早已准备多时,闻言手中绿芒一闪,一整株三生草被轻松采了下来。

张傲秋看着手中的三生草,一时感慨万千,竟久久不语。

独叟提醒道:“别感慨了,赶紧将它装入玉箱才是正事。”

说完又道:“对了,这三生草土下的部分,也要连根带土运走。”

张傲秋看了一眼地上的断茎奇道:“还要那做什么?”

独叟听了立即骂道:“个败家的东西,三生草是灵物,是灵物,灵物的每个地方都有作用,哎呀,你倒是大方,还问要那做什么?你要气死老子啊?”

张傲秋被骂得缩了缩脖子,立即回头叫道:“霜儿。”

夜无霜走了过来,张傲秋将三生草交给她,神识放开,老老实实将下面的部分连根连带土挖出。

张傲秋将外衣脱下,将其包好,还了欧阳雪怡玉蝶,长呼一声道:“打道回府。”

几人这时也不知现在身处何方,但大致方向还是知道。

张傲秋一马当先,一个时辰后,选个高处,一声长啸。

没多久,在其西方传来一声狼嗷,张傲秋招呼一声,往那边直奔过去。

到了先前那地府的入口,狼首还称职地守在几人包裹旁。

张傲秋拍拍它大头,夸了几句,接着将三生草放入玉箱。

张傲秋拍拍手道:“这里大事已了,不如我们再到那水潭休息休息,也顺便好好洗个澡,你们看怎样?”

众人齐声欢呼一声,带着人狼立即出发。

到了水潭,几人放开玩了一天,到了晚上,干脆就露宿在潭边石滩上。

这次晚餐就不用铁大可打猎了,有了那些人狼,一头抓一个,也有三十二只猎物了。

几人好一通忙活,直到月上柳梢头,方才搞完。

这下不光夜无霜几人,就连那三十二头人狼也大饱了顿口福。

只是在此过程中,欧阳雪怡显得格外沉默,再没有刚才那种嘻笑的快乐。

吃过烤肉后,欧阳雪怡独自一人坐在一处高台,愣愣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夜无霜本想过去陪她,但被张傲秋拉住。

一会后,一声笛声在这寂静的空间响起。

笛声起始低沉婉转,慢慢又在其中带有些许欢愉,只是这欢愉不长,又被一种矛盾难解,辗转反复的情绪代替。

张傲秋几人,除了铁大可外,均是豪门大派继承人,从小就有琴棋书画各种培养,特别是夜无霜,在音律上,更可以算是大师级别,尤其擅长古筝。

几人听了一会,夜无霜小声道:“没想到雪怡在音律上竟有如此造诣,这首曲子显然是即兴之作。

所谓音如其心,字如其人,这曲子中既有欢愉,又有不舍,更有对前路的渺茫无助,正是她此时心情写照。

唉,可怜如此年纪,却要承担这么多事情,却又身不由己,真是苦了她了。”

说完话题一转,看着紫陌道:“阿陌,雪怡明显对你有好感,你准备怎么办?”

紫陌闻言一叹,望着前方潭水道:“我也知道,只是她毕竟是……。”

张傲秋打断道:“医圣门门规,冤有头债有主,不可伤及无辜,阿陌,怕什么,堂堂凌霄门少门主,三妻四妾很正常,先收了她再说。”

夜无霜闻言脸色一寒,看着张傲秋,鼻音拖长:“嗯……。”

张傲秋听了立即道:“我当然就不会了,我这人感情最是专一,就算我是门主,有霜儿一人,也就人生圆满了。”

夜无霜重重“哼”了一声,扭头不理他。

张傲秋最怕夜无霜打翻醋坛,连忙转移话题道:“医圣门,嘿,这名字取的好。阿陌,回去后跟师父说下,就让师父做医圣门第一代门主,哈,阿陌就做第二代门主,到时候阿陌就是双门主,江湖美名远扬啊。”

张傲秋自顾自说得口沫横飞,身边的紫陌却看着潭水,愣愣出神。

张傲秋见他那样,“呃”了一声,干脆就地一躺,看着天上月亮,也想起心事来。

第二日一早,几人起个大早,直奔来时入口。

到了入口,张傲秋掏出烟火信号,对天一并放完,然后坐下干等。

哪知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天后,喻千祁带着大队骆驼过来,双方一照面,均是大吃一惊。

在喻千祁心里,那三生草十有八九找不到,而就算找到了,等他们几个出来时,也是疲惫不堪,没个人样。

哪知现在一看,个个干干净净,笑脸如花,就像刚刚踏完青回来一样。

不仅如此,身边还多了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子,这样的状况,大出他的意料,如何不大吃一惊。

而喻千祁这帮人,自从与张傲秋他们分别后,在戈壁滩喝了几个月的风沙,天天啃着干粮,好几次连水都差点喝不上,此时一个个才真是疲惫不堪,蓬头垢面。

这个样子也让张傲秋几个大吃一惊。

而更让喻千祁震惊不已的是,这几个居然有三个灵境,两个天境。

这样的年纪,灵境修为?是不是再过几天他们修为就超过自己了?

那这么多年的修行……,难道是自己太笨,一把年纪活狗身上了?

喻千祁压住心里的震动,上前道:“圣……,霜儿,一切顺利?”

夜无霜手提玉箱,“嗯”了一声,就不再言语。

此时的夜无霜又回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魔教圣女身份。

气质端庄威严,凤目含威。

这次出黑月林,因有三生草及无极丹这两样至宝,所以必须小心再小心。

喻千祁虽是古阳城老大,但到了外面,不说其他人,就算魔教的人,也不一定会买他的帐。

所以为保安全,就必须要由夜无霜这个圣女出面,调动魔教各方人手。

而那些人狼,也只有张傲秋能搞定,所以只能留在黑月林等下一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