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 风铃老祖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前后看过,由衷赞道:“好玉,好雕工。”

接着问道:“这玉是古物,极其难得,等会用于采摘三生草,要是不小心弄坏了,那就很难再找到相同的了。”

欧阳雪怡道:“秋大哥不是说过么,有所为有所不为,这玉再珍贵,毕竟是外物,比起性命来说,又算得上什么。”

张傲秋闻言深深看她一眼道:“你不同,我错了。”

说完将玉蝶还给欧阳雪怡,接着立即开始闭目打坐调息。

张傲秋这句话,只有紫陌三人能听懂他意思。

欧阳雪怡接过玉蝶,奇道:“秋大哥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紫陌怕她误会,笑着解释道:“秋哥的意思是,你能舍得这么珍贵的玉蝶,说明你心胸宽广,与众不同。

他心胸狭窄,以为你会舍不得,所以他说他错了,就这样。”

欧阳雪怡嫣然一笑道:“秋大哥能舍性命去取三生草,才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你不要乱说。”

夜无霜闻言笑了笑,对欧阳雪怡道:“雪怡妹妹,你那玉蝶也给我瞧瞧。”

欧阳雪怡将手中玉蝶递了过去,夜无霜接过来,细细把玩一番道:“都说蝶儿双双飞,此语正是形容两情相悦的人会永远在一起。

这只玉蝶是雌蝶,若是取成双成对之意,应该还有一只雄蝶才对。”

欧阳雪怡听了俏脸一红,双瞳如睑,悄悄看了紫陌一眼。

夜无霜说得不错,这玉蝶确实是一对,是欧阳尊者当年一次偶然所得,那时欧阳雪怡还没有出生。

这对玉蝶因是古物,雕工又精美,而更为难得的还是暖玉打制,因此欧阳尊者甚是喜欢。

于是决定,若生的是女儿,则从小佩雌蝶,另一只雄蝶则在其定亲时,做为嫁礼送给男方。

若生的是男孩,则刚刚相反。

所以这只玉蝶从小就由欧阳雪怡贴身佩戴,另一只雄蝶放于欧阳尊者手中,等她定亲时再送出。

不过此时欧阳雪怡一颗芳心已悄悄系在紫陌身上,所以夜无霜问起时,她就想着,那只雄蝶会不会最终戴在紫陌身上。

阿漓带着账簿,作别风铃大师,一路赶回临花城。

回到临花城,阿漓没有先去悦来客栈找谢梦旋姐弟,而是直接回大宅,洗漱一番后,带着账簿去丹房见师父。

进了丹房,慕容轻狂正惬意地煮着茶,看到阿漓进来,微微一笑。

阿漓躬身行礼道:“师父。”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笑道:“这么久以来,这声师父叫的最让为师喜欢。”

阿漓闻言俏脸一红,没有经历又哪来的的感触?

慕容轻狂招招手道:“来来,过来坐下喝茶。”

阿漓上前两步,将账簿放在茶座上,乖巧地收拾茶具。

阿漓边收拾边问道:“师父,你觉得无暇寺那几个和尚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慕容轻狂不答反问道:“不妥?”

阿漓“嗯”了一声道:“当时那矮子要杀人,师父将他击退后,那几个和尚却是面不改色,若是普通人,应该早就吓坏了才对。”

慕容轻狂呵呵笑道:“阿漓,你看得很准。那几个和尚确实不是一般人哦。

老和尚当地人叫他风铃大师,当年江湖上却是叫他风铃老祖,这老家伙一生都是游戏江湖,只是二十年前不知所踪。

按为师当日所看,他的修为应该比为师还高,而那四个小和尚,年纪轻轻就是灵境修为,而且更难得的是,他们居然能隐藏修为,看来佛门武学,真是博大精深。

要是为师年轻时,或许会忍不住跟他过个两招,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再没有这个心了。

风铃老祖虽是和尚,但却嫉恶如仇,手上人命比为师只多不少,不过关于此人来历,却是众说纷纭,没一个靠谱的。

唉,这世上又有哪个人没有故事了?”

阿漓这才知道那老和尚居然这么厉害,咋舌道:“比师父还厉害?可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也甘心被那三个恶棍欺侮?”

慕容轻狂道:“别人的秘密,你就算打听也打听不到,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

阿漓闻言点点头,转移话题道:“师父,我那日连杀四人,这样算不算入了江湖?”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江湖不一定就是打打杀杀,那些明争暗斗,又何尝不是江湖?

只是一入江湖,再想退出就难了,恩恩怨怨,没完没了,你以后……,唉,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阿漓正要再说,外面却传来敲门声,阿漓起身开门一看,却是云历带着几个随从过来。

阿漓见到云历,福了福道:“云城主。”

云历笑着虚扶一把道:“阿漓,几日不见,变化不小啊。”

阿漓低头小声道:“云城主见笑了。”

云历“嗯”了一声,走到茶座旁坐下,对慕容轻狂道:“前辈这几日游历可好?”

慕容轻狂笑了笑道:“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好不好的。”

阿漓乖巧过来,替云历斟好茶。

慕容轻狂道:“云老弟来得正好,老夫正有事找你。”

云历还没答话,站在一旁的阿漓跟着道:“阿漓也找云城主有事了。”

云历“哦”了一声道:“好好,阿漓,先说你的事。”

阿漓笑道:“有一个叫霍星含的人在云一哥那里受训,阿漓想跟他请假一天,不知可不可以?”

云历愣了一下道:“就这事?”

阿漓见云历这样问,连忙道:“我本想是找辛七哥帮忙的,只是城主正好过来,所以阿漓斗胆……。”

云历呵呵笑道:“阿漓,何必拘谨,找我也是一样啊。”

说完对后面侍从吩咐道:“立即去办。”

那侍从躬身行礼后,立即离开。

阿漓见她的事了,也跟着告辞离开。

云历等阿漓离开后,对慕容轻狂道:“阿漓这几日可是有杀过人?”

慕容轻狂看了他一眼,笑道:“**湖就是**湖。不过杀了四个恶棍罢了。”

云历喝了口茶道:“杀人这件事,进入江湖总有第一次的。不过晚辈看阿漓这孩子还好,没什么不适的。”

说完话题一转道:“前辈刚才说有事找我,不知是何事?”

慕容轻狂轻轻将茶座上的账簿推了过去道:“阿漓这几日出去,带了这本东西回来,这里面内容可是精彩,相信对云老弟有所帮助。”

云历“哦”了一声,接过账簿,打开看了一会,眼中精芒一闪,片刻后合上账簿道:“果然是精彩,不知前辈是如何得来的?”

慕容轻狂笑道:“这事啊,还是阿秋跟阿陌两人搞到的,老夫跟阿漓只是去取来而已。”

云历将账簿交给后面侍从,轻轻拍了拍手道:“说到小先生,不知这段时间可有消息传回来?”

慕容轻狂喝了口茶,摇摇头道:“还没有。”

云历却是不以为意道:“晚辈倒是有种感觉,他们几个回的越晚,得到的越多。”

慕容轻狂叹了口气道:“但愿如你所说。对了,这些俗事你们自行处理,老夫现在要开始静心炼丹了。”

云历“嗯”了一声道:“前辈尽可安心炼丹,其他的事,我会跟雪教主他们一起商量的。”

阿漓在大厅没坐多久,霍星含就赶了过来,见到阿漓,两人寒暄一番。

此时的霍星含,虽然容貌未变,但身上却明显多了一股军人气息。

霍星含看着阿漓问道:“不知阿漓姑娘找我是为何事?”

阿漓抿嘴一笑道:“霍大哥,现在你别问,先跟我走一遭吧。”

霍星含被他说了一头雾水,还想再问时,阿漓已起身往外了。

两人坐了马车,一路直奔悦来客栈。

因青天堂现在已是临花城家喻户晓的医馆,而阿漓更是里面的风云人物,而且又多做善事,所以在临花城就很少有不认识她的。

掌柜的一看阿漓过来,立即热情招呼,阿漓问明谢梦旋姐弟二人所住房间后,遂带着霍星含上楼。

敲开房门,一身布衣的谢梦旋探出头来,见了阿漓跟霍星含,不由喜极而泣。

阿漓见他们真认识,心里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悄悄退出,让他们在一起叙话。

叙完话,阿漓又带着谢梦旋姐弟俩大肆采购一番,喜得谢晨上蹦下跳。

在外面逛了一天,霍星含自回军营,而阿漓则带着谢梦旋姐弟回到大宅。

自此宅子里又热闹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