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二十九章 寻宝(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双方很快接近,阿漓挽了个剑花,往冲在最前的老大撒去,同时以右脚为轴,一个转身,纤腰一扭,借着腰力,左脚狠狠抽向紧跟其后的老三。

那老大眼见前面剑花撩起,急忙运刀去挡,哪知还没挡住,前面的剑花突然不见,再看时,两人已错身而过。

老三本想在前面老大跟敌人接触后,好从旁包抄,却没想到前面人影一晃,一只秀脚已经往他而来。

慌忙中不及变招,被那一脚正踏中胸口,顿时一股大力出来,稳不住身子,腾腾腾地往后就退。

阿漓借这一踏之力,身子凌空一翻,手中长剑顺势往老三咽喉刺出。

老三这时还没有稳住身子,手忙脚乱,眼见那长剑剑尖如一点寒星袭来,却是无力去挡。

“噗”得一声,老三只觉喉头一凉,接着一股血箭飙出,双眼一黑,往后就倒。

阿漓一剑得手,心中大定,扭身一转,长剑顺势抽出,往前面老大背部划去。

旁边老四看得清楚,朴刀一摆,照着阿漓持剑右手,狠狠剁了下去。

阿漓见状,不待招式用老,右手一翻,长剑收了回来。

同时右脚用力,人往左走,错开那砍过来的一刀,不待老三变招,手中长剑一屈一弹。

“啪”得一声,长剑正好弹在老三右腕上。

老三顿时痛得大叫一声,右手手指不自觉地张开,朴刀再也握不住,“当”得掉在地上。

此时前面的老大回过身来,怕阿漓趁势杀人,抢到跟前,将老三一拖,同时朴刀举起,往阿漓砍去。

阿漓却是矮身一晃,落到老三身后,左脚抬起,狠狠踢在其背后。

老三只觉背后一股大力传来,双手乱挥,身不由己地往前面老大扑过去。

老大见状,心叫糟糕,正要后退,只见一点剑尖从老三胸口穿出,余势不断,带着一蓬血雨往前直飙。

由于两人相隔很近,老大砍出的朴刀来不及回收,避无可避,被袭来的一剑跟着刺了个对穿。

先前被阿漓伤了脚的老二,因脚受伤,行动不便,所以落在后面,本想等其他三人先将阿漓稳住,然后自己赶到,再从旁协助。

但哪知自己跛着脚还没赶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三人已经就见了阎王。

而那被他一直咒骂不已的丫头,此时正缓缓从老三跟老大胸口抽出长剑,一双原本清澈无邪的双眼,正冷冷地看着他。

老二心头一慌,连忙后退,一边退一边摆手道:“这位姑奶奶,刚才只是个误会,只是误会,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个废人吧。”

阿漓也不说话,脚步轻移,踏在地上“沙沙”作响,就像一道道催命符一样。

老二见她那样,心头更慌,不由“噗通”一声跪下,一连串地磕头哀求道:“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

阿漓走到近前,右脚猛得踢出,这脚用了内力,只听“咯”得一声,老二右肩被直接踢断。

老二顿时惨叫一声,往后就倒,阿漓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他胸口上,长剑指着他咽喉,冷然道:“像你们这样的恶人,要是饶了你,就是害了更多的好人。”

老二睁大眼睛,还想再说,阿漓持剑右手一松,长剑坠下,直接穿吼而过,将其钉死在地上。

在一支火把完全燃尽后,张傲秋醒了过来,

没有睁眼,先内视一番,见丹田跟识海好像还是原来那样,遂放下心来。

接着在心底问道:“老人家,这么大的虫子你以前见过没?”

独叟这次倒是积极,立即接话道:“这么大家伙,老夫以前也没见过。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张傲秋想了想道:“你说它们会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

独叟道:“老夫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你看那些即使是小虫子也有人拳头大,这相对于外面的虫子来说,也是不得了了。

若真是因为吃了什么东西而变成这样的,那么多虫子,就是一只一口,长年累月下来,那东西可不小啊,嘿!”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能够将那些小小的虫子变成这么大,不管它们吃的是什么东西,嘿,都要找到看一看啊。”

独叟也跟着笑道:“不错,甚合我意,甚合我意,哈哈。”

张傲秋睁开眼睛,见紫陌还在调息,也不敢发出大的声响,只是细细查看了一遍紫陌的伤势。

经过这段时间调息,紫陌右胸的红斑也已消失,只是留下一个深深的肉馅,估计将这肉馅消失,怕要调养好一段时间了。

夜无霜见张傲秋醒来,立即凑了过去,小声问道:“你怎么样?”

张傲秋望着她一笑,暗地里牵起她的小手,细细抚摸一番道:“没事。”

夜无霜被他摸着手,面色一红,白了他一眼,心里骂了声:小色狼。

但也没有挣脱,靠在他身边,一时竟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紫陌也跟着醒过来,刚一睁眼,就看见自己周边四人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紫陌倒是唬了一跳,笑了笑道:“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

欧阳雪怡难得语气温柔地打断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紫陌抬起胳膊,拔掉金针,做了几下扩胸动作,半响后道:“秋哥,你这神医的名头紫大师给你定下了,这么重的内伤,现在居然只是有点隐痛,当真针到病除啊,哈。”

周围几人闻言不由都松了一口气。

张傲秋道:“既然这样,那就赶紧穿上衣服,我们还有事要办了。”

紫陌恨声道:“不错,首先就是要收拾那些虫子,他妈的,不把这些东西剿干净了,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张傲秋摇摇头道:“剿杀虫子的事等会再说。你们想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大的虫子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要是我们能找到原因,嘿,说不定……。”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立即想到宝贝,接口道:“不错,不错。还是秋哥考虑周到。”

接着拾起那件莽皮背心,犹豫了一下,对欧阳雪怡道:“你,过来。”

紫陌这话有点命令的口气了,但出奇的是欧阳雪怡居然一点脾气都没有,依言上前两步问道:“做什么?”

紫陌将手中的莽皮背心递给欧阳雪怡道:“这件背心你穿上,等会还有正事要办。”

欧阳雪怡被说得一愣,呆了一下道:“你把背心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紫陌满不在乎道:“本大师福大命大,上次是不小心,以后小心些,有谁能伤我得?哈。”

夜无霜看了看紫陌,又看了看欧阳雪怡,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低头想了想,接着道:“雪怡妹妹,这莽皮背心刀枪不入,阿陌也是一片好心,他让你穿,你就穿上吧。”

欧阳雪怡垂头接过背心,双眼悄悄往上,偷偷看了紫陌一眼。

哪知紫陌正拿眼看着她,两人眼神一接触,顿时让她心中莫名一虚,心如鹿撞,一张俏脸羞得如红布一样。

欧阳雪怡这个表情,剩下三人都看得清楚,而且这种表情的含义,就算是铁大可这样木纳的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不由转过头,询问的眼神看了紫陌一眼。

紫陌双手一摊,却是一脸的无辜。

不过张傲秋当着欧阳雪怡的面也不好过问,于是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刚才欧阳姑娘说起那石粉的事,既然那些石粉是虫子的克星,而且我们也要往里走,那么那些石粉能多带就多带。”

夜无霜皱着眉头道:“阿秋,这里地形不熟,而且还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其它什么东西,你……知道等会往哪边走么?”

张傲秋知道她担心,安慰道:“霜儿,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在这里担心也没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紫陌边穿衣服边道:“秋哥说得不错,我就重来不去想那些没有丝毫头绪的事情,先做了再说,错了再改,不摸索,哪会有结果?”

顿了顿接着道:“既然决定了,那我们就先到那边石屋采集石粉,然后再大干一场。”